笔趣阁 > 都市武圣 > 第三百六十三章你不配当我兄弟

第三百六十三章你不配当我兄弟

小说:都市武圣作者:河帅分类:都市字数:3085更新时间:2014-08-26 09:30:48
  “大哥,你放心,我……我一定让他把顾先平的下落说出来!”侯三匆忙冲进人群,把那几个壮汉推开,将被人打得奄奄一息的侯大扶了起来。

  侯三愤然埋怨道:“哥,你这是干什么啊你?你疯了啊?何老大跟你无冤无仇,你这是要做什么?为了一个顾先平,值得这么拼命吗?你别忘了,嫂子还怀着身孕,你把命搭上了,嫂子怎么办?”

  侯大被打断了两根肋骨,嘴角鲜血不断涌出,但他眼中的凶芒却没有退去分毫。他咳了几声,喷的侯三满身都是血沫子,看起来很是凄惨。

  “哥,你这是何苦呢?”侯三道:“哥,你把顾老师的下落说出来。我跟大哥求情,让他饶你一命。别忘了,你还要照顾嫂子啊!”

  “不……不可能……”侯大咬着牙,拼尽全身力气朝何彪啐了一口,道:“我……我就算是做鬼,我也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何彪大怒,破口骂道:“,你他妈真是欠死啊!”

  “大哥,大哥,别生气,别生气。给我个面子,给我个面子。”侯三匆忙起身安慰道。

  何彪愤然瞪了侯三一眼,道:“妈的,侯三,我这是给你面子。要不,有几个他都早死了!”

  侯三连连点头,弯腰看着侯大,道:“哥,你能不能别这么固执了啊?我知道,你这条命是顾先平救出来的,但你也不至于赔条命给他啊。你要死了,大嫂谁来照顾,你那个没出世的孩子谁来照顾?你就算不心疼大嫂,也心疼心疼你的孩子吧!”

  “孩子……孩子……”侯大连连苦笑,突然抓住侯三的衣服,大吼道:“你知不知道,你大嫂已经流产了啊!”

  “什么?”侯三不由一愣,惊呼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好好的为什么要流产?为什么不要孩子?你们不是一直想要孩子吗?哥,你忘了爸去世的时候怎么说的了?你是老大,你得承担起延续家族香火的使命啊!”

  “你以为我不想要孩子吗?你以为你大嫂想流产吗?”侯大扭头看着何彪,狂吼道:“就是他!就是这个畜生!是他派人去诊所,把你大嫂活活打流产了。三儿啊,你……你知道你大嫂怀了个什么吗?是个儿子啊,是个儿子啊!才两个月,你知道才多大吗?就……就那样没了啊……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啊,为什么好人就没有好报啊……”

  侯大这一刻仿佛崩溃了一般,瘫软在地嚎啕大哭起来,哭得声嘶力竭。

  侯三也愣住了,过了良久,他方才失魂落魄地站起身,转头看着那边的何彪。

  何彪有些尴尬,摆手道:“我不知道这件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让涛子去抓人的,谁知道他做了什么,这可不是我的意思!”

  侯三盯着何彪看了许久,突然弯腰将侯大搀扶起来,起身便往外跑去。

  “,你他妈去哪!”何彪大吼道:“侯三,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侯三根本不理他,搀扶着侯大径直往外走去。

  何彪皱起眉头,摆了摆手,屋内几个汉子立马跑了出去,将侯三拦下了。

  一个汉子沉声道:“三哥,麻烦你回去跟彪哥说清楚,不要让兄弟们难办!”

  这时,楼下也有几个男子跑了上来。看到这情况,不由大为诧异,为首一人低声道:“三哥,怎么了?”

  这伙人都是跟侯三一起玩大的兄弟,是侯三最亲信的人。侯三虽然是何彪的手下,但是,这几个人,却更听从侯三的命令。

  其实,侯三与何彪的关系就类似疯狗与叶青的关系。疯狗虽然是叶青的手下,但是,疯狗那群手下,跟疯狗的关系,却比跟叶青的关系更铁了许多。

  “妈的,干什么?想造反啊!”见侯三的兄弟上来,何彪顿怒,咆哮道:“都给我滚下去,这里没你们的事。侯三,想再当兄弟,就把顾先平弄出来。你大哥的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不然,今天谁都别想走出这里!”

  “交代?”侯三扭头看着何彪,道:“我那未出世的侄子都死了,你用什么给我当交代?把你堂弟杀了,行不行?”

  何彪紧皱眉头,沉声道:“侯三,你他妈别太猖狂了。我把你当兄弟,所以不想跟你动刀子,你别以为我收拾不了你。这他妈是九川县,要是没有我,你就是一个瘪三,老子一只手都能捏死你们!”

  “何彪,从今天开始,咱们不再是是什么兄弟!”侯三扶着侯大,沉声道:“姓何的,你他妈不配当我的兄弟!”

  说着,侯三扶着侯大扭头便往外跑去。

  何彪气的脸都扭曲了,怒吼道:“给我拦住他!”

  屋内几个汉子立马冲了过去,侯三几个兄弟也立刻迎了上来,其中一人沉声道:“三哥,你先走,我们断后!”

  “好兄弟!”侯三大声道:“何彪,我兄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跟你拼命到底!”

  “操,吓唬老子?给我弄死他们!”何彪大声喝道。

  屋内几个汉子立马冲了上去,与侯三的兄弟打在了一起。

  侯三的五个兄弟拦住了何彪那些人,剩下两个人护着侯三奔下了楼。下面还有何彪几个人,却被这两人拦住,给侯三争取了时间。

  侯三搀扶着侯大奔出了茶楼,走出一里多地,终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侯三把侯大放进车里,对前面司机道:“去县医院。”

  见侯三根本没进车里,侯大不由急道:“三儿,你要去哪!”

  “大哥,我不能扔下我那帮兄弟!”侯三关上车门,大声道:“帮我报警,我们死不了的!司机,麻烦你开车,快点把他送到医院。”

  说完,侯三扭头便朝茶楼奔了过去。经过一个卖甘蔗的摊位,侯三突然跑过去,将削甘蔗皮的刀子拿起来,用布条缠在手中,直奔茶楼而去。

  侯大在车里挣扎爬起来,大喊道:“三儿!三儿!”

  侯三连头都不回一下,侯大的泪水顿时涌了出来。过了一会,突然想起侯三的话,匆忙把手机掏了出来,打了电话报警。

  同一时间,县第二招待所。叶青带着周宏斌他们刚回到宾馆,房间也早就开好了,刚好可以让周宏斌他们一家人住进去。

  叶青看着周宏斌,淡笑道:“周局长,咱俩要说的话,恐怕不方便让周夫人和你儿子听到吧。”

  周宏斌紧皱眉头,沉声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大飞立马瞪眼道:“都说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你这都撞了南墙了,还不准备回头啊?洪天祥都把你老婆孩子抓起来了,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这个时候你还维护他,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周宏斌冷声道:“洪书记这是误会我了。再说了,我老婆孩子又没有事,洪书记只是暂时把他们转移走而已。姓叶的,你不用骗我,洪书记不会害我的!”

  “是吗?”叶青冷冷一笑,道:“是不是非要洪天祥朝你开枪了,你才能醒悟呢?”

  周宏斌冷声道:“你就在那里忽悠吧,洪书记不会这么对我的!”

  “我倒不这么认为。”叶青笑了笑,道:“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打什么赌?”周宏斌皱起眉头。

  叶青笑道:“跟我一起出去走一趟,看看洪天祥会不会派人杀你。”

  “放屁,洪书记怎么会做这种事?”周宏斌看着叶青,道:“你他妈少跟我玩这一套,随便找个人假扮杀手来吓唬我,你以为我就会详细你了吗?”

  “周局长,实不相瞒,我本来的确是准备请几个群众演员来帮我演出戏的。但是,现在我看出来了,以洪天祥这个人的性格,我根本不用派群众演员的。”叶青站起身,道:“周局长,跟我走一趟,你就能知道你那个洪书记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了?”

  周宏斌紧皱眉头,沉吟了好一会,最后还是起身跟叶青一起走出了房间。

  “老周!”胡月红有些害怕。

  周宏斌笑着安慰道:“别害怕,你们留在这里,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洪书记很快就会救咱们出去了!”

  叶青把门关上,看了周宏斌一眼,道:“孩子才十岁,这么早没了父亲,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周局长,有没有想过这些问题?”

  周宏斌冷声道:“你少吓唬我了,姓叶的,你蹦跶不了多久了。跟国家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你肯定会死的很惨的!”

  “跟国家作对?”叶青不由一笑,道:“这个罪名挺大的啊,我怎么的就跟国家作对了?”

  周宏斌冷声道:“劫持警察局副局长一家人,这就是滔天大罪了,就是跟国家作对!”

  “哎呦,你这罪名安得倒是挺大的。说实话,我也学过法律,还第一次听说什么跟国家作对的罪名。周局长,你法学是跟谁学的啊?”叶青淡笑,道:“再说了,我也没劫持你们一家人啊。你老婆孩子,那是被洪天祥劫持的,我可是救了他们,你可不要倒打一耙啊!”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