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三章 似水流年

第三章 似水流年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3168更新时间:2016-03-02 12:06:01
  一缕金黄的阳光落在香樟的树冠上,灰白格调的楼房一排排紧密的挨着,电线柱子连着电网纵横交错。

  街上汽车嘟嘟的喇叭声,自行车叮叮当当的铃声,霎时构成一组和谐美妙的曲子。

  繁杂的立交桥,构成了小城的血脉和骨架,推动着覆盖香樟内陆小城,大踏步迈向现代化的城市高速进展。

  卖早点的摊贩早就起来做生意,来来往往的路人穿着蓝色或深色的衣服。

  偶尔会有惊鸿一瞥的女孩坐在公交车里,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苏灿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在街上,街头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

  苏灿失败的人生是从高中开始的,中考失利,分数线勉强上一个二流的高中。

  他就读平海县第二中学。

  那时候的苏灿成绩也是中上游的水平,不给班级拖后腿,但也不算拔尖。

  他记得逢年过节,还有叔叔阿姨拉着他的手说成绩中上游的学生以后最有出息,可事实证明都是客套的话。

  最后高考落榜,分数线只够上一个三流的大学,受尽人的白眼。

  在苏灿的高一的班级中,所有学生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优生,学习好,考试考名列前茅;成绩稍微逊色一点的,也因为总是帮助老师干这干那而倍受他们喜爱。

  第二类是成绩中游的学生,平时不吵不闹,在班里也没什么存在感,苏灿就属于这种人。

  第三类就是差生,逢大小考必挂科必作弊的那种存在。

  古樟街有一处多辆公交车的靠站点,苏灿就在站牌底下,随着人流涌动,一辆怀旧感十足地矮小绿色公交车缓缓开过来。

  驾驶的玻璃前窗放着一个纸号牌写着大大“6”字。这是6路公交车,是全县城绕的路线最远最长、停靠点最多的一辆车子。

  司机穿着灰扑扑的工作服,剃着时下很潮流行的头发,显得很有精神,浓眉大眼,下巴和两腮上都是刮得铁青的胡子茬。

  他按一下气阀门,前门后门打开,鸣喇叭,上下行人。

  1998年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公共交通纷纷开始由国有转向自营。

  同年4月交通局也组建运保分离的专业场计划,使公共汽车的运营和保修走上了专业化、区域化管理道路,更好的服务于社会上的百姓。

  苏灿右肩挂着书包,垂下的左手插在口袋里,左手举高紧紧拉住吊环。

  车里面拥挤着不少和他一样的学生,但大都是拘谨着,没有他那样慵懒散漫。

  6路公交车绕着电器厂直行走了几百米,右转进入君子巷,斑驳的绿蔓爬满墙头,颠簸了几下后依次经过电力宾馆,沿江路,平安巷,青石巷等等几个老巷子,终于到了十字街的民建路。

  民建路的街道有一段很烂的路面,他在车辆上下颠簸中享受这乐趣,几个怯生生的校服女孩子微微的避开了他。

  毕竟苏灿现在有点像坏小子,却又有点其他男孩子所没有的魅力,女孩子们悄悄的叽叽喳喳讨论着这个男生是哪个学校的。

  苏灿丝毫不以为怵,他眯着双眼望着窗外,看着街边的景物发呆,享受这个时代流行的文化烙印。

  蓦然,一个的身影映入了苏灿的瞳线中,“铮”的一下,触动了心底那根柔软的弦。

  一个骑着粉色自行车女孩在十字街上坡方向吃力的踩着踏板。

  因为侧着身子挤公交车,苏灿只能看到她的侧脸、黑发,还有染上阳光而呈现淡黄的发梢,乌黑长发格外柔顺,发丝随着风摆动,脸色有些苍白。

  这苏灿在茫茫人海中能唯一能认出的背影。

  汽车往来的声音也越发清晰起来。

  他也跟着心涌澎湃不安分起来,微微喘着气,双手撑在窗户上,隔着玻璃车窗死死盯着那人影。

  有那么一霎那,他仿佛忘记了自己正身处在拥挤的公车内。

  只觉得淡蓝的天,暖暖的阳光,还有自行车女孩,一切是那么的温馨美好。

  公车突然一个右转弯急刹车,苏灿因为没抓住吊环,“啊”的一声,猝不及防地向靠近窗户的一侧靠过去,然后……似乎贴到了一个柔软的身体。

  而他的视线,也随着自行车女孩消失在街道转弯处而收回来。

  被苏灿碰到那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孩子突然抬头,微微蹙眉,眼中带点微怒的嗔意,抿嘴露出两个小虎牙。

  苏灿敏锐地注意到她胸前校服上绣的和自己一样是二中校徽。

  同时他会意到自己撞到了某个柔软的东西是什么了,尴尬轻咳一声,朝她露出善意的微笑,嘴巴一张,低声说了声,对不起。

  然后,微微退后一点,随着车辆一起一伏颠簸,两人就这样相安无事的相处静默着,似乎陷入了一种奇妙尴尬中,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味道。

  “喂,同学。”她抬起头,月牙的眼睛明亮起来,主动打破沉默。

  “嗯?”

  苏灿下意识的回一句,然后疑惑的看着她。

  “刚才那女孩子,一定是你喜欢的人吧?”她说。

  苏灿有些诧异道:“你是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呀,但是书上说,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而你喜欢那个她恰好又在,你的眼睛里会只有她一人,会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心跳会加快。”她嘴角带着促狭的笑意,声音悦耳的像清脆的银铃,令人舒心。

  “呵呵,是吗?!”苏灿不自觉的摸摸鼻子。

  “同学,你刚才撞了我。”

  “啊?我说了对不起啊。”苏灿无辜的道。

  她轻轻摇头,说道:“不行,要不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我,就算是赔礼道歉了。”

  “好吧。”苏灿看着这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孩子,实在生不起什么厌恶感,只好老实道。

  “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女孩子憧憬着问道。

  “恩,应该是会发光吧!”苏灿想了想道。

  “哦。”她微微沉思不再说话。

  恰好,公交车路过香樟树下白絮飘落街道上,车窗被她推敞开,阳光透过斑驳树影间隙,剪碎成不规则形状的影子。

  一阵微风吹过,女孩也刚好站起来,似瀑的发丝缠绞在她的腰身前飘舞起来,划过苏灿的脸颊,带着少女特有的清香钻进苏灿的鼻腔里。

  苏灿静止住了。

  女孩也呆住了。

  然后,默契地互相对视一笑。

  ※※※

  6路公交车的终点站梨头嘴的山坡上,拥挤的人群也开始缓缓下车。

  苏灿和一群学生顺着梨头嘴民居小巷子的间隙小路走路到第二中学的门口。

  1998年特有风格的青瓦小巷,墙皮斑驳的学校,苏灿读了三年书的母校就在他面前,阳光映入他的眼瞳温暖却不浓烈。

  校门口的街边总是弥漫着煎炸小食油腻腻的香气。

  男孩子们踩在发出叽吱声响的自行车上高声谈笑,女生穿着宽大的校服,在婆娑的香樟树里淡淡微笑。

  苏灿突然想起在二中校门口总会有人路过然后叫住自己,喂,某某某,等我。

  只是现在估计就算那么几个死党,站在自己面前也不会来打招呼,因为他的那群死党大都是高二分班后认识的。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一大堆家长送自己的子女上学,校门口显得热闹非凡,人来人往,几个熟面孔的门卫走来走去,防止社会上的人员混进来。

  苏灿老想着在人堆里找熟悉的身影,找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看到她,只能遗憾的摇了摇头。

  “喂,在发什么呆?”公车女孩,朝苏灿明媚一笑。

  “在想等下要干嘛。”

  “肯定是先报道,再去交学费啊。”她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灿。”苏灿很是平静道,并没有因为被女孩子感兴趣问名字,而心涌澎湃,他早已经过了那种躁动的年龄。

  “很好听的名字,灿烂的灿。”她促狭的笑了笑。

  “苏灿!”后面蓦然传来一声大叫,把他和她都吓一跳,同时转过头去。

  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男孩子呼啸而来,叮铃叮铃,从苏灿和女孩身旁擦肩而过。

  刘磊颇为暧昧的瞄了一眼她,然后对着苏灿挤眉弄眼,说:“好小子啊,真行,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然后脚一蹬自行车的踏板,还一边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苏灿,露出一个你懂得的表情,扬长而去。

  苏灿颇为头疼的捂额头,道:“他是我的死党刘磊,有些人来疯,你别介意啊。”

  她微微一笑说:“我倒是挺喜欢这样性格的同学。”

  刘磊是体育生,爱打篮球,身体出众,长得也蛮帅气,不过性子有些跳脱,高三时在市里得过体育奖项,班上成绩中下。

  后来在高三最后学期一度发奋刻苦学习,又因报考志愿达到了浙江警校分数线,成为班上三个之中第一本科批次的幸运儿之一。

  2005年上半年,刘磊从浙江警察学院毕业回到家乡平海小县城,成为一名普通的民警,安安稳稳的过一生。

  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他的性格,严肃外表下有着一颗逗比的心,内心老实本分血液中却总有悸动。

  “你先去吧,我不着急,对了,你叫什么?”苏灿道。

  “我叫苏小小。”她轻笑一声,又道:“那,我先去报道了!拜拜。”然后返身马尾一跳,踩着白色网球鞋飘远而去。

  苏灿这才恍然大悟的记起来,原来她就是和程可淑齐名的苏小小啊?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