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十九章 柠檬与少年亦如清新的夏天

第十九章 柠檬与少年亦如清新的夏天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2787更新时间:2016-03-13 13:19:29
  1992年伟人南巡之后,全国上下掀起了一股经商高潮,不少人辞掉公职投身商海赶潮,‘下海’和‘全民经商’成为这个时代最广为人知的词汇。

  但由于经济泡沫太重,随着国家宏观政策的调整,民营经济由刚开始的急剧增长逐步走入稳定期。

  时间的车轮又继续向前悠悠滚动,到了1998年。

  这是经济快速发展的又一新春,处于世纪末与千禧年的交汇点,国民经济总体运行良好,改革和发展的各项目标基本实现。

  国民经济扭转了上半年增幅回落的状况,保持了较快增长的态势。全年国内生产总值79553亿元,比上年增长7。8%。

  这一年同样也是思想碰撞火花的年代,许多人在寻觅前进的星光和希望。

  早些年下海经商的人已经赚的满盆钵体,而有一些因为慢了一步的人却在懊恼不已。

  伴随着互联网浪潮的袭来,一批拥有知识、资本的民营企业迅速成为市场的热点。

  而民营经济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经解决了生存问题,横亘在其面前的是如何保持持续发展的问题。

  于是众多民营企业走上了上市的路。

  同时一些经营不善的国有企业也开始寻求改变的路线,自己找市场、搞竞争,也渐渐的存活下来了,并逐渐做大。

  当然这只是经济发展中极少数的幸运儿。

  更多的大部分的国有企业,试行承包制改革和厂长经理负责制,不但没有改善国有企业的处境,反而因为监督缺位,造成国有企业资产的进一步流失。

  在国有企业没有改制之前,虽然有工人小偷,领导大偷,但吃相还不是那么难看,到了厂长经理改制时代,出现了大量的弊端。

  许多上任的心厂长经理,看到国有企业有改善的可能,把国有企业掏成空壳后一拍屁股走人,自己发财或者异地做官去了。

  一股国有企业破产倒闭、工人下岗失业的风潮席卷了中国神州大地。

  在这场来势汹汹的失业大潮中,苏灿在杭州的两个表姐、两个表姐夫、表嫂均成为数千万失业大军的一员。

  苏父苏母是多年的老教师,虽没有下岗证,但也跟下岗人员差不多了。

  最近的一个月,两人都只在学校拿到150块钱的工资,还有一半的工资是打着白条的。

  全家收入大部分的来源只靠林安琴教补习班,带些高二的学生,赚点钱贴补家用。

  因为家里拮据,所以苏灿要交的学费都是东拼西凑来的。苏成业半夜也老是唉声叹气,一筹莫展,头发都白了几根。

  苏灿知道再有一个月,平海县的县政府教育局,教师体系也将遭受到一场更大的、新一轮的失业大潮的冲击。

  首当其中的就是平海县第一中学。

  平海县第一中学的财政收支出现赤字,这个老牌县级高中也陷入到捉襟见肘的困境,学校大规模裁员,以缓解赤字压力,辞退近100多名教职工。

  通过这种裁员辞退,减少教育开支的方式填平了200万的预算窟窿。

  而苏灿的父母也在第二批被辞退的教职工之内,所以必须为早点为自己这个家早作打算,寻找一条出路,是目前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

  ※※※

  星期四,学校。

  “时代在召唤,第八套全国中小学生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原地踏步走……”一个浑厚洪亮的男中音在校园里面回荡。

  穿着蓝色校服的学生们一排排整齐的做着早操,苏灿在人群里面尤为显得显眼,毕竟就他一个跟不上调子和节奏。

  各个楼层的教室厕所里面,教导主任宋淀捉了一堆逃做操的学生,然后在校园的广播里点名通报批评。

  ……

  下午,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日子就在一个个阳光灿烂的夏天里流走。

  午后的阳光洒在窗外照耀在苏灿身上,满是阳光的味道。

  操场上,枝繁茂盛的梧桐树荫,斑驳点点的遮蔽了阳光,蓝天、云朵、晴空组成了一副与世隔绝的美好画卷。

  苏灿一觉醒来,仿佛看见时光的飞逝,心中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惆怅,金色的阳光镀在脸庞,鼻梁上,望着前方的眼睛没有焦距,就这样走着神。

  此刻正好是下午两点,午睡时间,虽然已经打了下课铃,却没有多少人醒过来。

  苏灿看到刘磊他们几个趴在桌子上,毫无形象的口水直流,不忍直视,忍俊不禁。

  苏灿坐在第一排的倒竖第三座,而程可淑坐在第三排第二列,这是老师们安排的位置,算是对好学生的特殊优待。

  坐太前了容易吃粉笔灰,坐稍微后一点,黑板反光又看不清楚,后面也不是成绩好的同学坐的,那都是差生的风水宝地。

  很多老师都有个习惯,喜欢站在教室中间的位置讲课,坐第三排听课清楚还不吃粉笔灰。

  而且,坐前排比较容易和老师产生交流,对学习帮助很大。

  恰好程可淑坐的位置和苏灿坐的位置形成了一个45°的夹角,不偏不倚,从苏灿的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到少女绝美如画的侧脸。

  因为午睡,她伏在桌子上睡着了。苏灿大起胆子,用手托着一边的腮帮子,温和的眸子看着她。

  阳光偷偷地落在程可淑如瀑的发丝上,散发出金黄色的光泽,时而抖动的睫毛让人误以为下一秒眼睛就会睁开。

  这一幕美好的就像坠入凡间的天使,让人不忍心去打扰,一身白色的夏季短衫校服恰到好处,将她玲珑剔透妙曼的曲线展现出来。

  “叮铃铃!”

  下午短暂的休息时光很容易被消磨掉,三三两两的女生成群结队上厕所,一些男孩子则磨磨蹭蹭不肯起来,非要得等到快做眼保健操的时候,才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苏灿起身到走廊,双手靠着栏杆吹吹热风,让发懵的脑袋清醒一下。

  一阵清风吹来,女孩子特有的清香吹进苏灿的鼻子里。

  他转过头来,诧异一下,却也没有太过于惊讶,说道:“苏小小,你昨天说找我有什么事?”

  来的人正是高二三班的苏小小,明眸澄净,月牙般的眼睛带着笑意,脑袋后面是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穿着白色的夏季短衫校服,衬托出优美的身段,胸部饱满挺拔。

  苏小小将手臂放在后面,笑吟吟的说:“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苏灿眼睛一转,一本正经的拖着长长的腔调,道:“没事找我的话,会有很多人吃醋的。”

  苏小小怪嗔道:“真是的,好自恋的啊,苏灿,你倒是说说哪个人会吃醋呢……不会是她吧?”

  走廊右侧的尽头就是男女厕所,程可淑和李芸刚好出来,苏小小看到苏灿的眼神下意识看向程可淑,水灵灵的眸子就转了转,开口说道。

  “不是,你想多了。”

  苏灿是谁,后世有着十多年经验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被苏小小一诈唬就套出话来。

  程可淑和李芸从苏灿两人的身旁走过,她微微一笑对苏灿点头。

  然后和苏小小打声招呼,不动声色,进入教室的瞬间,她的眸子中掠过一缕不易察觉的黯色。

  苏小小月牙弯弯的眼眸,乌黑明亮,伸出雪白凝脂皓腕的手掌,脆生生的说道:“好了,等下就上课了,不和你贫嘴了,我是代表我校青墨文学社对你做出邀请的。”

  “原来你是代表文学社来邀请我入会啊?只不过有些意外罢了。”苏灿没有立刻表态说加入,而是反问道:“为什么是我?”

  “这有什么好意外的,凭你写那一片范文就足以自傲了,难道这还不够吗!”

  “能写出好文章的,校里大有人在吧?藏龙卧虎还是有蛮多的,其实……”苏灿赶紧谦虚一下,找个借口推掉。

  “其实?其实什么?”苏小小疑惑的看着苏灿。

  “其实……”

  “你倒是快说啊。”她可爱的一跺脚,情不自禁的撒娇道。

  “其实……我是逗你的,我过段时间再加入吧。”苏灿觉得再逗这个可爱的女孩,她就要走人了。

  苏小小扑哧一笑,满意的点头,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道:“好了,我知道你不会辜负我的信任!好啦,我先走了,下次带你先去青墨文学社参观参观。”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