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十七章 敢谈一谈吗?

第十七章 敢谈一谈吗?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2990更新时间:2016-03-11 19:24:58
  有一种关系,叫做青梅竹马。

  有一种结局,注定只能是童话,并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马都能如童话般幸福,懵懵懂懂的爱情萌芽于年少时光,止于时光的洗礼中。

  她家在古樟街自来水厂附近,离苏灿他们物业小区一百多米的距离。苏灿和袁小蕊从学前班到初中一直都在同一个班,岁月在无忧中晃悠。

  自从初中毕业后,苏灿在本地的第二中学读高中,袁小蕊则跟着爸妈搬迁到一线大城市星城市,进入了重点高中。

  从此,相依相伴的日子成为一种美好的回忆。

  去年袁小蕊一家从星城回这里过年,两人再见面的时候,儿时的亲昵变成了淡淡的寒暄。

  在苏灿遥远的记忆里,袁小蕊高中毕业后,终于如愿以偿去了北方的大学读书,而自己则走进了梦想中的大学,慢慢地真的天各一方了。

  袁小蕊大学毕业后,扎根到深圳,自主创业,开办饮食餐厅公司,2009年,饮食连锁业务在全国以星火燎原之势发展。

  她成为餐饮界中的女强人,为了扩大了交际面,袁小蕊认识了一大公司的高管,快速堕入爱河,成为恋爱白痴,以为能够一直幸福下去。

  但她男人在美国的华裔老婆抱着三岁女儿来到深圳找她丈夫。袁小蕊这才知道自己爱上的是有妇之夫。

  2010年六月份中旬,她陷入“小三”风波之中,闹得割腕自杀,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整个梦幻的人生如昙花一现。

  苏灿知道消息之后,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愤怒和惆怅,痛心之余,身为一个小白领的他却无能为力!

  也衬托了这个社会灰色阴暗的一面。

  而现在,这个女孩于回眸中盈盈一笑,埋藏在苏灿心中那沉痛的记忆,一被唤醒是否便恍若隔世?

  “苏小灿,你好啊——”

  袁小蕊红润的嘴唇微隙开,眸子望着这个与记忆中不一样的男孩:白色短衬配着牛仔裤略显清瘦的身影。

  想要在他的身上找到儿时熟悉的味道,静默几秒,却只能看到他那平淡的瞳孔中一抹弧光,很熟悉却也很陌生,一时间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灿?”

  沐暖阳淡然的回眸,和他对视一眼,微不可察觉的皱眉一下,大步朝苏灿这里而来。

  其他的几个男生一齐皱眉,也毫不犹豫的跟着沐暖阳一起过来。

  沐暖阳和苏灿两人之间的事情,他们几个人也有过听说过,此时也不好多说什么,跟进沐少的步伐并保持一致这才是他们的目的!

  管它什么苏灿不苏灿的,先看着再说,要是有肢体上冲突他们也好站在沐少这边帮腔。

  “哗啦!”赵顺眼眸立刻凌厉起来了,腾然站起了身,下意识地握紧拳头,便如一只预备捕猎的豹子,绷紧全身的肌肉蓄势待发。

  他朝苏灿看了一眼,换来了苏灿一个缓缓摇头,便也没了下文。

  赵顺不屑的看了沐暖阳身后亦步亦趋的几个男生,身材没有几量肌肉,都不是能打架的男生,他和刘磊联手就可以放倒他们。

  倒是这个沐暖阳看似不壮硕,但以赵顺打架多年养成的毒辣眼光来看,这家伙不是个善茬,行走有矩,下盘稳健,走路虎虎生风,一看就是练家子,不容易对付。

  刘磊拉住赵顺的衣角,侧耳低声,道:“顺子,不要乱动,这几个人都是县里的小衙内,家里长辈都有点小权势,那个戴眼镜看起来斯文的男生叫侯明橘,他是县民政局侯魏然的儿子,那个小白脸模样的男生叫张朔,是县教育局三把手,张顺法副局长的小儿子。”

  赵顺听完,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顿时惊呆了。

  沐暖阳也不看赵顺,单刀直入,眸子直盯着苏灿,站在台阶上以俯视的角度望着平静的苏灿,道:“敢谈一谈吗?!”

  苏灿身子微微靠在椅子上,晒然一笑,道:“乐意奉陪!”

  沐暖阳环视一周,沉声说道:“我们出去说吧,这里不方便说话。”

  “好!”

  沐暖阳转身就走,其他几个男生面面相觑,这唱一出什么戏?两个人一见面火药味那么浓烈,会不会打起来?

  苏灿丢一个‘你放心’的眼神给刘磊他们四人,昂胸阔步走出去。

  袁小蕊秀眸一睁,拦在两人面前,道:“你们要去干嘛,我不放心!”

  “没事。”苏灿和沐暖阳同时出声。

  袁小蕊默然,道:“如果你们两个打架的话,我就不会理你们了。”说完,缓缓退后一步,看着两人离去。

  刘磊淡淡一笑,道:“你们坐吧,斌子,再叫杨叔多烤几个鸡腿羊肉串送过来。”

  ※※※

  北街对面就是浮桥了,桥底下穿梭的人群都是神色匆匆漠然而行。北街的街道尽头人来人往,商铺林立。

  而苏灿他们所在的浮桥河滩边,鹅卵石遍地,杂草丛生,偶尔有微风拂过。

  带热浪的风卷起沙沙的灰尘。平整的鹅卵石沙滩上,点了几个碳火堆,风一吹,火就烧旺了,照的人脸也红彤彤的。

  “苏灿,你抽烟吗——”沐暖阳熟稔的拿出一包黄金色硬盒烟,抽出一支烟,夹在修长的手指间,微佝着,用手背挡风,ZIPPO打火机点火。

  随后把整盒香烟丢给苏灿。

  苏灿也没多说什么,熟练地抽出一支烟,点燃,动作看起来非常自然。

  他微眯起眼睛,收着唇的模样分明就是一老烟民,深呼吸一口,吐出一个烟圈。

  一个个烟圈顺着一条直线斜斜地飘上去,烟圈中央居然都重叠在一起,一圈圈地放大,整套烟圈叠合在一起,像是排练了无数遍一样。

  “牛逼!”沐暖阳瞪大眼睛,错愕的看着他。

  没想到苏灿的动作比他还熟稔,简直像是抽烟多年的老烟枪。

  苏灿暗自一笑,心想,我十几年我每天的应酬都不知道抽了多少烟和酒,要是连你都唬不住,我回来到这个时代来干嘛,还不如跳河算了。

  “黄鹤楼1916现在市面上好像没有吧?我记得这款牌子的软1916姊妹烟很响亮啊。”苏灿看了一下黄金色黄鹤楼商标,心中了然。

  天赐淡雅香,黄鹤楼品牌始创于20世纪90年代,是湖北省名优烟之一。

  其品牌名取意于江南四大名楼之一的黄鹤楼,名楼与名烟相得益彰,尽显楚都今昔辉煌。

  尤其是黄鹤楼1916系列的烟,要2500元一条。

  在后世简直就是千金难求,虽然有点夸张的嫌疑,但现在确实也值这个价,毕竟有品牌的传奇色彩在里面,很容易感化消费者。

  而沐暖阳手中的这包黄鹤楼1916香烟,于2004年底才面市,现在市面上根本没有流通。

  只有那些有当官有权势的人才能享受到,这就是上层社会人的特权。

  “你懂得还挺多的嘛。”沐暖阳心情不错,笑道:“我偷偷的拿了老爷子的。”

  沐暖阳的父亲沐庭延是星城市的市委、书记,许多人送礼给他父亲,烟酒礼品太多了,他偷偷的拿一两条也没人注意。

  不过沐暖阳也就轻笑了两声,烟也抽了,闲话也扯了,开门见山说道:“苏灿,我想你那么聪明,你应该知道我找你干嘛对吧!”

  苏灿掐灭烟蒂,苦笑,道:“是关于袁小蕊的事情吧。”

  沐暖阳缓缓点头,深邃的眸子直盯着苏灿的眼睛,就好像两把利剑一般锐利,看了半晌,微微一笑,道:“苏灿啊,你说我妹漂亮吧?”

  袁小蕊大姨夫就是沐庭延,所以在血缘关系中,沐暖阳还是袁小蕊的哥哥。

  “漂亮。”苏灿老实道。

  “那我妹善良吧?”沐暖阳道。

  “善良。”苏灿讪讪道。

  “那你告诉我,你怎么就那么不待见我妹妹?难道说,你对她连一点喜欢都没有?”沐暖阳咬牙切齿,眸子射出锐利的光芒,像是要把苏灿的心脏刺穿。

  苏灿眼神飘过老杨烧烤里那个轻灵的身影。

  然后,记忆里程可淑的影子突然从心底如潮水涌来,揪的一下,很心疼。

  苏灿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神情复杂的道:“喜欢是没有一点喜欢或者两点喜欢之分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很抱歉,不喜欢。”

  沐暖阳听到这句话后本来是火冒三丈的,想要冲上去揍苏灿。

  但面对他眸子中澄净的瞳色,最终还是放下了扬起的拳头,叹了一口气,凌厉的眸子也变的无奈了。

  “走吧,这件事情你还是亲口对我妹说,不管这件事情结尾如何,我不希望你伤害到我妹。”沐暖阳转过身,背对着苏灿,修长的身形在冷风中略显萧瑟。

  “你喜欢她。”苏灿也叹了一口气。

  沐暖阳身体一滞,肩膀微微颤,脸一僵,表情很奇怪,可惜背着着他的苏灿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绝对没有!”他冷声说完,旋即加快步伐离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