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十五章 悠悠非我心

第十五章 悠悠非我心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2527更新时间:2016-03-09 17:04:16
  悠悠闲闲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快,放学过后,人如潮水般涌向校门。

  苏灿本想一放学就回家,好好的做作业,却被几个死党死盯着脱不开身,只得无奈的跟着走。

  苏灿一伙人勾肩搭背的走在街道上面沿着君子巷、青石巷走着,街道两边是鳞次栉比的商店铺子,充斥着商业气息,大量的现代建筑雏形也开始出现,熙熙攘攘的人群攒动。

  十字街的上坡顶上是人民医院,东面栽满林荫的下坡道也有一个中医院,北街大道那边是汉昌小学和城北小学。

  北街的侧面是老建设局和老干部宿舍,一些老人在晒太阳,东街菜市场热闹无比,苏灿家过年买蔬菜就在这里采购的。

  苏灿漫步在十字街的街道上,这里依旧是白墙黑瓦,如同水墨画般清晰。

  曾无数次走过这几条街道,或匆匆无心,或奔波路过,但从没有静下心来好好看过。

  人总是对自己司空见惯的东西习以为常,熟视无睹。

  脚踏在厚实的青石板铺就地路面上。

  苏灿看着熟悉的场面,一瞬间怀念十年。

  记忆中应该是在时光斑驳的深处,那些长满青苔的墙砖似乎也是那么的令人唏嘘。

  他看着身旁嬉笑打闹的兄弟们,似乎以前的重担都卸下来。

  在这些青春沸腾的年纪,不必伪装什么,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有定数一样。

  烧烤是南方城市夏季街头常见的美食。

  傍晚,一盘烤得香喷喷的肉串,再加上几分钱一大杯冰凉的扎啤,咕噜咕噜顺着喉咙流到胃里面,羊肉串的香辣混合着扎啤的冰凉,这种感觉绝对爽到爆!

  老街中的北街浮桥路边那儿有一排排的烧烤摊,热闹非凡,搭建烧烤的大圆木桌子,摆好烧烤摊位。

  虽然现在还不到十点以后的黄金时段,此时却早已经人声鼎沸,去晚了的话就没位置了。

  苏灿隔着遥远就看到那里冒着浓烟,一股混合着木炭燃烧和烤焦肉的味道飘来,喧嚣、嘈杂的人群都围桌而坐,光着膀子,地上堆满了喝光了的啤酒。

  “就选择这家烧烤摊吧,我和摊主比较熟,可以有些便宜点。”张家斌笑着,道:“也算是我们兄弟几个第一次正式的聚会,总得吃点什么吧。”

  “我没意见。”君耀笑着说。

  刘磊则和赵顺两个人低头聊着什么,然后赵顺还起抬头,挤眉弄眼的看一眼苏灿。

  这些家伙又在八卦什么,问都不用问,苏灿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刘磊和赵顺心中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

  十年后的苏灿已经很少来这样的烧烤摊了,不是说他不想来,而是没时间。

  每天醒来,苏灿都要坐着拥挤的公车去上班,就算下班也是匆匆漠然的行走在街道,作为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小白领,一天累得要死,哪有时间去吃烧烤夜宵。

  烧烤,说便宜不便宜,说贵也不贵。

  无产阶级,如学生,如民工是没有条件天天吃的,然而真正的有钱人又不屑于吃,毕竟烟熏食物对健康不利。

  他们就应该坐在法国餐厅吃着中华鲟的鱼子酱和黑松露,或在夜店过着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

  于是,烧烤就是那些中产阶级小资白领吃的最多。

  苏灿在学生时代,常常羡慕别人吃烧烤,三五个人,又吃又喝,畅所欲言,岂不快哉。

  之后苏灿有了经济基础,偶尔也去吃,却觉得没什么好吃的。

  其实,吃烧烤要的就是一种感觉,一种和知己亦或死党聊得来的感觉,人不管是吃饭,唱歌,一切娱乐活动,其实都在找一些聊得来的人,一种能说得上话的感觉,这是很难的。

  提到烧烤,苏灿就不得不提扎啤。

  扎啤是一种生啤酒,一般是桶装,但喝的话是用杯子装的。

  装扎啤的杯子是不固定的,大扎啤杯有800毫升,小的扎啤杯也有300毫升,能喝的人可以喝一桶。

  几分钱一杯的青岛扎啤,任你畅饮。

  吃着喷香金黄的烧烤鸡翅羊肉串,喝着冰凉到骨子里的青岛扎啤,先不管对身体有没有害了,爽到爆的快感是肯定有的!

  “你看那些人,天天烤啊烤啊,吃啊吃啊,你走过,看着满满的人,吃喝的人,嘈杂的人,突然感觉一种难得的和谐,在红尘中摸爬打滚,也算是一种修行吧。”苏灿失声而笑。

  刘磊等人面面相觑,苏灿什么时候也这么有哲理了?

  这是一个异常火爆的烧烤摊,不过二十平方米的沙子地上就摆放了六七张木桌,一些残羹的烧烤都来不及收拾掉。

  一个瘦弱的男孩提着一捅脏水放在地上,将桌子残羹全部倒入另一个桶里,然后将脏兮兮的抹布被打湿,把桌面抹干净。

  “这是哑巴杨,老杨他们那村里的人,家里贫困,出来帮忙做事的。”张家斌低声对苏灿道。

  苏灿五个人来的时候,已经坐了五六桌的客人,还好还剩下一两桌没坐满,至少吃烧烤的地方是有的。

  “杨叔,生意不错啊,嘿嘿!我给你带生意来了。”张家斌甩了甩三七分长,非主流的长发,熟稔的对着一个笑眯眯的胖子道。

  两米多长的烤炉旁,身材微胖的老杨对着狭长烤炉里红红的炭火,频繁地翻动着四五十串肉串。

  他正忙得不可开交,头也不抬,趁着翻动肉串的机会,擦了一下汗,这才抬头,满脸堆起笑意,笑呵呵的道:“要吃什么自己拿,随便点,家斌啊,顺便把这十份肉串送到那邻桌男女上去。”

  他的右手边,烤炉的尽头,一个铁丝网夹里夹着十个骨肉相连,同样不时地被老杨翻动,慢慢由生变熟。

  此时,炭火正旺,烤炉上的各种肉串很快烤熟。

  老杨伸手从炉架内侧的作料碗里捏了辣椒面、孜然粉,两三下看似不经意的撒动,均匀沾满了作料的肉串,便被放到罩着塑料袋的长方形不锈钢餐盘里。

  张家斌苦笑着,道:“得嘞,敢情我是被拉壮丁的。”虽然是如此说着,但他还是快速的将肉串端到了客人的面前。

  “想要吃什么,我帮你们拿。”张家斌转身回来对众人道。

  “我随便都可以,来个鸡翅膀鸡腿就行了,问下这里有没有扎啤,什么牌子不要紧,关键是要有冰镇的那种。”刘磊随意的坐在椅子上道。

  “废话,没有冰镇扎啤还开什么烧烤店子,还不如回家带孩子。”老杨没好气的回答,同时手像是变魔术一样,捏了点孜然辣椒粉撒在香喷喷的鸡腿上。

  鸡腿、鸡翅已经被烧烤的金黄油亮,油滴答的落在火炉的铁丝网上,发出‘嗤嗤’的响声,盐津和香料早已均匀的润透了进去,诱人的香味在四处弥漫,

  确实有一种让人食欲大增的感觉!

  众人眼睛一亮,这个烧烤店难怪异常的火爆,看来这个老杨还是真有一手绝活,光是闻到这香味就足以让人吞口水了。

  张家斌已经下单了,四十串羊肉串、两个烤茄子、五串韭菜、七个烧生蚝、七八片豆腐干,五个鸡腿鸡翅等等。

  赵顺、刘磊则抱了一桶冰镇青岛扎啤出来,冰凉、透着一丝丝寒意。

  在烟熏火燎中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点单的烧烤终于到手,豆腐干最后没有烤成,老杨他的生意实在太好了,烤架都没地方放下可怜的豆腐干了。

  苏灿几个也终于被腹里的馋虫勾起了食欲,食指大动,敞开了肚皮,一边吃一边喝,畅所欲言,激情飞扬。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