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十一章 花落谁家

第十一章 花落谁家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2897更新时间:2016-03-06 11:39:53
  苏灿右手托着腮帮,左手半俯身在桌子上回忆那篇经典文章的内容,中性笔在手上不停的旋转。

  孙浩东在草稿纸上写好了作文大纲,他的语文成绩十分好,对于自己的文笔也十分自负,再加上他的作文经常被当做范文被宣读,写一个四平八稳、中规中矩的作文就轻驾熟。

  如果不出意外,这次的作文被当做范文的文章,就他和在程可淑两人之间选择。

  他一气呵成的写完一段文字,抬头就看到苏灿发呆愣在那里,一个字也没写,突然想起之前被苏灿落了面子,看到那张灿烂的脸就特别的不爽,心头的无名火气冒了起来。

  于是出声冷讽嗤笑说:“有些人啊,耍起嘴皮子特别厉害,但是一到做正事上,也就那样,我敢说,这两节课下来,他一个字都没动。”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的余光更是瞟着周围的同学,似乎是让自己的行为被更多人看到,得到别人的认同,可惜的没人跟他一致步调。

  毕竟这才分班几天,大家都不是特别熟悉,谁又会惯着他?大家都是高中生了,也学会理性看待问题,从一开始苏灿就没主动挑衅孙浩东,反而他却不断针对苏灿,孰是孰非,一眼明了。

  苏灿放下笔,目光平稳,凝静,淡淡的,道:“首先,和你吵架太没挑战性,你这种幼稚园的水平我不屑于和你浪费口水,再说直白点就是智商水平让人捉急。”

  “世上奇葩千千万,你不过是其中一个。”

  “你!”孙浩东气急站起来。

  “为什么他的智商捉急?”罗曦突然出声道。

  苏灿撇头过来,对同桌解释道:“不要试图跟傻X争论,他会把你拉到他的水平上,然后用他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顿时,班里就爆发了一阵哄笑,这个叫苏灿的同学言论实在是太有趣了,罗曦更是捧腹而笑。

  当然,在言老头一只裤腿踏进教室的一刹那,教室里的哄笑声立即戛然而止,如同排练过无数次队形默契而整齐。

  言老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温和地目光看了一下,满意的点头,就坐在讲台椅子上拿出一本讲义开始看了起来。

  苏灿被孙浩东一搅和,刚刚想好的构思也被打乱了,用手抓着自己蓬散的头发扯一下。

  瞄了一眼正中央的钟表,时间已经过去大半了,索性咬着笔帽,拿着中性笔写起来。

  苏灿酝酿一下情绪,当提笔开始写上第一个字时,沉重的笔墨金戈铁划在作文本出现,大开大阖,苍凉悲壮的情绪也在心底铺开,一个个山河气壮的文字从脑海中迸出,思想的火花在碰撞。

  虽然拼力压抑着内心的情感,不让这些熔岩般炽热的情感外溢,但却难以抑制这汹涌澎湃的心绪。

  ……

  当我登上那古老的城墙,当我抚摸着腐朽的柱梁,当我兴奋的倚栏远望,总会有一丝酸涩冲上喉头,总听到有一个声音大声的说:记得吗?你的祖先名叫炎黄!

  有人跟我说,曾经有一条大鱼,生活在北冥那个地方,它化作一只巨鸟,在天地之间翱翔,巨鸟有如垂天之云般的翅膀,虽九万里亦可扶摇直上,圣贤赋予我们可以囊括天宇的胸襟,为我们塑造一个博大恢弘的殿堂。

  ……

  就在千百年后的今天,我坐进麦当劳的厅堂,我穿起古奇牌的时装,我随口唱着my,heart,will,go,on,却莫名其妙的心伤,因为我听到一个声音大声的说:忘了吗?你的祖先名叫炎黄!

  苏灿现在就有一种迸发感,下笔如有神,恨不得将全部的文字一气呵成的写完,但考虑到作文不许超过800字的限度,只能在一定限制下尽情发挥,终于赶在第四节课半写完了作文。

  苏灿甩甩发麻的双手,揉揉发酸的眼睛,满意的看了一下楷书写的作文。

  环视一周,发现绝大多数同学已经把作文交上去给言老头去批阅了,于是,起身就给言老头送去。

  坐在苏灿背后的刘磊口水已经将作文本打湿,正在大义凛然的睡觉。

  苏灿上去推了一下他,刘磊迷迷糊糊的睁开睡眼,道:“苏灿怎么了?睡着正香呢!”

  “梦到什么了?口水都流出来了。”苏灿笑道。

  “没呢,想着想着就昏昏欲睡了。”刘磊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拿着中性笔在作文本的背面乱涂乱画。

  “你的作文写完了?”

  “早就写完了,我现在去交作文去。”刘磊努嘴道,满不在乎的样子,随手就把作文本丢给了言老头。

  苏灿皱眉,心想这家伙是该管教管教了,不然就这样跳脱闷骚的性格,还怎么考取大学?

  言老头拿着一大堆作文在批改,看的过程之中,有时满意点头,有时哭笑不得,有时忍俊不禁,有时无奈的摇头。

  不一会就改完了,站起身来,在讲台敲了一下,轻咳两声润了下嗓子。

  言老头说:“这次的作文,有的同学写十分精彩,比如程可淑的《感受大海》就写的非常的好,这是一篇考场半命题作文,能在70分钟内完成如此文章,实属不易,程可淑没有见过大海,但她却能认真的观察生活,感悟生活,体验人生,感悟大海就是感悟生活,感悟人生,把对大海的向往转化为对美好未来的追求,写出那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意境,本文语言生动,用词正确,中心明确,读后一定收获不小。”

  底下掌声雷动,程可淑初分到一班就已经有了很高的人气,一些暗地里仰慕她的男生更是卖力的鼓掌,连手都拍红了。

  程可淑淡然的坐着,双手放在桌面上,目光凝静,弧光淡淡的抹在她琥珀的瞳上,竟然出奇的漂亮。

  言老头的话对她来说是一种肯定,但却没有太多激动,因为这样的话,从小学初中高一就听过了无数次,早已经没有动容了。

  不过还是令她稍微有些疑惑的是,言老头也没立刻说她的是标准范文,难不成还要挑选别人的作文来比较?

  言老头不动声色地继续点评,道:“然后就是孙浩东写的《感受校运的灵动》,也写的十分生动,将同学们在运动会上的神态、心理、动作都描写的很到位,令人身临其境,如同真的看了一场运动会。”

  孙浩东表面功夫做得十足,一副不以为意、心静如水、谦虚的样子,但是那眼角闪过一丝得意洋洋的眼神,还是没有瞒过苏灿和几个死党。

  刘磊在底下不屑切了一声,看向窗外的景物,同时底下也只有稀里哗啦的几声鼓掌,看的出来孙浩东在班上不怎么得人心。

  言老头轻咳一声,“当然也有几个同学的作文,写的是漏洞百出,我来念一念。”说完他就念了起来:“有一个同学写树木在空中翩翩起舞,这是龙卷风么?哦,是刘磊的,想象力太丰富如同天马行空般跳跃啊!”

  “而另一个同学写一阵风吹过,尘土风扬,垃圾漫天飞舞,你这是沙尘暴还是台风呢?哦,是劳动委员写的,怪不得呢,垃圾确实要扫一扫了。”

  “还有一个同学写的作文说红旗杆迎风飘荡,同学们都注意这个‘杆’字和‘荡’字,这个是红旗杆断了么?”

  他念完,全班哄堂大笑,有的同学笑得弯了腰,有的同学笑得拍桌子又踏脚,有的同学拍手说好,还有的同学笑痛了肚子。

  言老头忽而面带微笑,显得很神秘,拍了拍手压低大家的声音,道:“好了,同学们安静一下,都想知道今天的范文,到底是谁的一篇吗?”

  哗啦……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喊道:“想!!”

  言老头含笑而道:“我之前所说的两位同学的文章都非常精彩,但是也仅限于精彩,要论大气磅礴的格局程度,苏灿的作文《感受汉服之美》,无疑是写的最好!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学生能写出来的,跳出了学生作文的格局,比那些作家写的都要气势恢弘。”

  “苏灿的作文无论是从情景交融还是文笔老道方面,文章的感染力,民族的自豪感,已经达到了一种直抒胸臆、收放自如的程度!”

  同学们一开始屏住呼吸,直到言老头说出这个名字之后,同学们哗然一片。

  苏灿明显地看到了大家们眼中的都有一副傻掉了的样子,寂静几秒钟之后,教室里立刻就沸腾了。

  孙浩东也彻底傻掉了,喃喃道:“民族自豪感?他写的到底是什么啊?”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