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十章 谁给你的优越感?

第十章 谁给你的优越感?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3409更新时间:2016-03-05 20:01:29
  苏灿瞥过脑袋静静地看着孙浩东并没说什么,瞳孔在阳光的倒映下透出一丝澄澈。

  孙浩东被他盯得有些发毛,还没等他张口,刘磊就仗义出言道:“灿哥会不会数学题目关你什么事?你有本事你上啊。”

  “我……”孙浩东面对刘磊有些心虚,毕竟刘磊人高马大,挺有威慑力。

  “我什么我,再我我你试下?!”另一旁赵顺扫了孙浩东一眼。

  他本来就是学校的混子,打架不要命,也能镇得住人,许多同学都害怕他,当然他还是有原则的。

  至少苏灿没见过他欺负过老实的同学,不然苏灿也不会和他玩在一起,本性并不坏,只是家里没人管他而已。

  坐在倒数最后面一排有人懒洋洋的出声,说:“赵顺,你这有点过了吧,给我点面子,算了吧。”

  听到这声音,孙浩东顿时觉得心里有底了,心也不虚了,强自镇定的看回去。

  这个人叫孙悍,是孙浩东的表哥,成绩一塌糊涂,却极为能打,虽然没有正规的学过武术,身体素质却比专业搏斗运动员还厉害,这点不是吹的,而是有实打实的战绩。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孙悍在全国2001年4月开始的“新世纪严打”,打黑除恶中,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处以死刑。

  “给你面子?谁给我们面子啊?”赵顺冷笑。

  孙悍是蹲班生,家里无依无靠。赵顺是附二初中升上来的,他家开的是汽修店,当时的汽修店大都是混子流。氓开的。

  赵顺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长大,狐朋狗友人多势众,根本就不怕孙悍。

  当然这也是孙悍一直以来没有和赵顺碰撞过的缘故。

  赵顺也挺能打,不然也不能在学校树立威信,当听到其他人说孙悍一个人可以打十几二十个,心里的念头是不信,没人能强成这样,还那是人吗?

  “我看有些人啊,仗着某些人的撑腰,家里有几个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该敲打了,免得在外面给班上抹黑。”

  刘磊身材高大,虽然没有和别人打过架,但真要是狠心起来,是个人都得发怵,毕竟一米八九的体格在那里摆着。

  教室里一些人眼皮子都轻微的跳动着,嗅到了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只要言语稍有不慎,就会发生摩擦和冲突,这是大家和老师最不想看到的。

  一旦发生打架斗殴事件,就会给班级形象造成很大的影响。

  毕竟这才开学第二天,就闹出了打架事件对学校的影响也不好。

  并且打架的同学都会受到处分,会记在学校档案,会影响日后的生活。

  因为多了十几年的阅历,苏灿有一种低调的张扬,而又因为这十几年的记忆,使得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嗫嚅不敢说话的窝囊废。

  他制止了刘磊和赵顺的挑衅,眼神示意他们不要说话了。

  苏灿站起身朝何军老师微微鞠躬一下,又朝同学们微微鞠躬。

  苏灿这才平静的道:“我一向喜欢以德服人。我确实是什么都不懂,你不是什么都懂吗?那我问你,你知道托勒密定理还有海伦公式吗?你知道琴生不等式以及柯西不等式的几种变式吗?你了解数论方面的大小费马定理吗?”

  刘磊眼睛一亮,以德服人?这个词我喜欢。

  紧接着阴阳怪气的对孙浩东说:“我们灿哥说了,他喜欢以德服人,麻烦你就给我们解释一下托勒密定理还有海伦公式啊。”

  托勒密定理?海伦公式?班上同学们都不知道是什么,纷纷交头接耳谈论。

  李芸望向她的闺蜜程可淑,程可淑樱唇轻启,道:“都是奥数上用的公式和定理。”

  孙浩东憋了半天,说了一句:“这不考……”

  然后苏灿笑了,一口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照射下闪亮,平静道:“那是谁给你的优越感?”

  全班同学再也忍不住了,一起哄堂大笑,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托勒密定理,海伦公式是什么,但不妨碍他们起哄。

  同时班上许多女生也对这个看起来乖乖男生模样的苏灿有了很多的好感。

  在这个懵懵懂懂的年代,男生们说着比同龄人读不懂的话,似乎总是能够引起女孩子们的注意,要是你在成绩好点,穿着打扮帅气点,也许会成为某个女孩子藏在心里的小美好。

  话有些扯远了,总之,这场课堂上争斗以苏灿胜出暂告一个段落,孙浩东也默不作声,铁青着脸,埋头看书。

  这矛盾看似消散于无形,但苏灿明白其实质仍是一样的,孙浩东肯定怀恨在心,这个仇算是彻底结下了。

  孟子云:“敬人者,人恒敬之。”

  苏灿本就不是以德报怨的圣人,也没有康德般高尚的心灵,所以也不会去忍让他。

  苏灿想要低调,但低调并不意味着知道的装做不知道,吃了亏也不吭一声,什么人都可以踩上一脚。

  何军老师出来打圆场,说道:“好了,大家都别闹了,我们继续上课,有什么事情课下解决。”

  苏灿点头坐下来,朝刘磊、赵顺、张家斌他们做出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几个损友心领神会的笑了笑,又点了点头。

  苏灿微微侧着身子做着他的胜利手势,还不知道他举动,已经落入某个关注他的人眼里了。

  程可淑反过身来拉书包拉链,偷偷打量着苏灿。

  阳光透过窗沿玻璃间隙落到他那凌乱而柔软的头发上,侧脸镀上一层金辉,睫毛微微翘起,令程可淑心头微微一酸,有几分莫名的悸动感。

  初次见到苏灿是在一坛红花之中发愣,却能准确无误的叫出自己的名字,她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惊讶,心底却还是有那么一丝动然。

  毕竟能被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生一眼就认出来,谁的都有那么一丝虚荣和满足感,程可淑亦不能免俗。

  当然,那只是匆匆一瞥,后来分到同一个班做板报的时候,才感觉到面前的这个男生还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突然。

  苏灿回过头来,朝程可淑灿烂一笑。

  程可淑一惊,慌忙的转身,紧张的避开他的眼睛,白皙修长的脖子布上一层浅浅的粉红,脸颊也有点淡淡的晕红,十分动人。

  苏灿淡淡一笑,心里想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站在你身边呢?”

  余下的一节半课,各自都相安无事的上完了课,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平静的表面下通常是波涛汹涌,好比安静的前提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吃了个闷亏的孙浩东不会轻易罢休的。

  下课之后,苏灿他们围在一起聊天,才记起来等下要进行摸底考试,都各自鸟兽散回到座位上坐好。

  罗曦狡黠眨了眨眼睛问道:“要不要我等下给答案你抄?”

  苏灿咳咳一声,道:“我想我自己做还是可以的,实在不行再抄你的。”

  “OK。”

  “叮铃铃!”

  上课铃响了,教室顿时安静起来了,任教语文的言老头拿着一叠作文本走进教室,将作文本放在讲台上,转身在黑板上写上三个正楷大字——感受。

  “言老头又不按常理来啊?”有高一是他学生的同学悄悄说道。

  这个言老头在二中还是非常有名的,怎么有名呢?一是姓氏古怪姓言,不是严格的严,而是言语的言;二是性格古怪,不按常理出牌。

  比较有名的是,高一时候有次他上语文课前发现黑板坏了,言老头没有找人帮忙,而是直接爬上了黑板,跨腿伏在黑板上,一分钟修好了它。

  等到校工来修理黑板的时候,竟然自愧不如。

  言老头转过来对同学们说:“同学们,今天呢,本来是摸底考试的,但我想,语文摸底高一的基础不重要,重要的是作文,毕竟作文在高考中占的分数还是蛮大的,所以这次我们考试作文。”

  “作文题目是《感受_____》,要求:将题目补充完整,给你们提示:空白处可填大自然、生活、幸福、亲情、事物等等,第二个:题目自拟,立意自定,文体自选,除诗歌外。”

  “字数在800字以内,时间是两个小时,写完就可以交上来,我当场批阅,写的好的作文,我会当做范文,让同学在教室里朗读!”

  言老头宣布完作文要求之后,就把作文本通过临时课代表发给在座的每位同学,就背着手走出了教室。

  他一出去,原本寂静的教室顿时就像炸开了锅,同学们纷纷议论起来,有的交头接耳,有的窃窃私语,有的低头深思,有的愁眉不展,像刘磊则是咬着笔头直挠头,对着空白的作文本无可奈何。

  李芸低声对程可淑说:“可淑,你怎么写啊?告诉我你的技巧。”

  程可淑微微蹙眉,修长的手握笔在草稿上沙沙的写出作文大纲,道:“这种半命题作文还算是好写的,给出一个既定的题目,要求我们根据这个给定题目进行写作,所以要留心身边的事物,你觉得所供选择的词语中哪个最好写,你就补上哪个,关键是在于审题,找到题眼,也就抓住了文章要突出的重点。”

  李芸轻笑,道:“可淑真是冰雪聪明,又温柔又贤惠,真不知道以后要便宜了哪个混蛋?”

  程可淑白了一眼李芸,开始低头提笔在纸上沙沙的写着:“一粒沙里见世界,一瓣花上说人情……”

  与此同时,苏灿正提着笔趴在桌上发呆,突然灵光一闪而过。

  随后苏灿就想到汉服,之所以想到了汉服,而不是汉字来作为感受的题目,是有原因的。

  汉服作为华夏文明中一颗璀璨的明珠,一直在历史上放射着璀璨的光芒,影响了至今,不可磨灭,汉服就像汉字、汉语一样,是一个文明进程的缩影。

  既然要写感受汉服之美,那经典的莫过于天涯在小楼的《为汉服的浅吟低唱》。

  苏灿虽然对那篇文的细节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印象,但能够肯定的是,一篇在天涯论坛引起震动的文章,放到现在绝对是经典中的经典,并且是2006年发表的,不存在时间差距抄袭的问题。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