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三十一章 伤

第三十一章 伤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2164更新时间:2016-03-22 14:58:03
  嘭!

  雨水夹杂着血水在飞!寸发男子看着眼前少年眼瞳呼之欲出的疯狂,他的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从未惧怕过的心,渐渐产生一种恐惧。

  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

  进攻,侧鞭腿,膝撞,再进攻,肘击,没有任何招式,孙悍低着头,完全就是生死无规则搏击格斗的章法。

  却比如何招式都来之有效,暴力,血腥,令人热血沸腾!

  “你是一个疯子!”寸发男子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惊慌,不断的格挡住孙悍的进攻。

  看着眼前这个少年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齿。

  他的心底腾起莫名的恐惧感,雨水干扰了他的视线,他锐气已失,只求退后一个安全的距离。

  雨越下越大,豆子般大小的雨点打到人的身上生疼,那些社会上的青年混混错愕的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打斗,吓得亡魂大冒,心惊胆战!

  终于,寸发男子从怀中掏出了一把五四手枪,心中彻底激发了杀机,原本是想活抓回来的,然后交给别人,但在确定抓捕无望之后决定将他击杀。

  轰!

  子弹从孙悍的肩膀下的锁骨穿透而过,只差半寸就离心脏不远,鲜血狂飙。

  而孙悍的也瞬间黏上了西装男子的身体,双臂抓住他的脑袋一齐发力,咔擦一声,西装男子的脖子成诡异的180°旋转。

  孙悍松开他的脑袋喘出粗气,跌坐在地上,胸膛剧烈的起伏喘气,雨水瞬间打湿他的衣服,左肩膀深处暗红色的血液泪泪流出。

  那些社会上的青年惊恐的看着孙悍,有的人吓得差点尿裤子了,杀人了!

  虽然是地痞无赖,腌臜的事情干过不少。

  但是违法犯罪的事情却没真做过啊,眨眼之间就看到把人的脖子给咔擦一下扭断了,你能不害怕?

  指不定下一个就是你。

  孙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眸光阴鸷且流露出危险的目光,心知这里不能久待,必须要赶快的离开才行,不然会有麻烦。

  孙悍扶着青石巷子的墙壁,踉跄的离开,很快的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几个社会青年面面相觑,脸上还残留着惊恐的神色,看到这个杀神离去心里同时落下一块大石头。

  “怎么办?”

  “报警吧……”

  “报你个头啊,我们是坏人,找你妈的警察啊?赶紧打电话给那些人啊!”

  几个伤势较轻的社会青年纷纷摇头说没有手机。一个机灵的混混起身,从那个死去的寸发男子怀里,掏出一个古董的摩托罗拉手机,摁下号码……

  瓢泼大雨越下越大,夜色更深,在没有照明的条件下能走出的距离实在是有限。

  孙悍的伤势越来越重,血水从锁骨豁开的伤口中流出,止也止不住。

  眼皮愈发的沉重,脚步也愈轻,感觉头重脚轻,飘飘乎乎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

  砰!

  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溅起浑浊的水花。

  铺天盖地落下的水幕突然被隔断,孙悍脸侧贴在地上,任由雨水倒灌进口里鼻子里,艰难的抬起头,眼前出现一只脚踩在青石板上,可以看到鞋子的纹路。

  “是你……”孙悍苦涩一笑,天昏地眩,终于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彻底昏过去了。

  ※※※

  小西门私人诊所,灯火通明,外面一辆的士飞奔过来,轮胎踏过水坑溅起泥浆全部甩在了木门上面。

  “三伯,他怎么样了?”苏灿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姜汤,趁着热腾,仰头一口喝掉驱驱寒气。

  苏成方,苏灿的三伯,一个拥有从事5年以上临床工作的医师。

  苏灿在三伯家拿到了治疗胃病的西药后本来是要回家的,从老街电影院的巷子里出来,就看到青石巷深处踉踉跄跄的走出一个人,倒在水洼里。

  他走近了一看,没想到是孙悍。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事情……

  苏成方和苏灿的父亲苏成业模样长得差不多,只不过苏成业面向看起来较老,再加上时常皱眉形成的抬头纹,让他有一点老教师的威严。

  而苏成方面向稳重,脸上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穿着医生大白袍,略显斯文。

  苏成方扫了一眼苏灿,道:“他的伤势很严重,锁骨的贯通伤伤口比较深,除了前面一个伤口,背后还有一个伤口,中间有个窦道相连接。一般窦道是在皮下组织中的,如果直接包扎,易形成表面伤口,好了里面还有脓液的,如果形成了这样的伤口,细菌就容易在里面滋生,形成局部感染。”

  “还有他的锁骨枪伤骨折,也要仔细清创冲洗,合并锁骨骨外折2枚松质骨螺钉固定,内置头孢曲松4.0g、庆大霉素32万单位。”

  “然后置冲洗,引流管,修复锁骨囊,韧带,术后抗生素灌洗15天后拔管。我看了他锁骨附近的腘动脉损伤经血管清创后损达5cm,取对侧大隐静脉架桥修复,静脉损伤予以结扎。”

  苏灿瞪大眼睛,一阵发呆,随后挠头苦笑道:“三伯,你说的一大堆专业名词,我一个都没有听懂啊。”

  苏成方喝一口茶差点呛到,说道:“诊所药品有限,先治枪伤,只能尽人事而听天命,能不能挺过就看这小子的造化了。对了,我记得你是O型血,我带你去抽血,输血给他。”

  苏灿点头跟着苏成方一同进去里面,白色的幕布遮下来。

  几分钟后,苏灿走出来,放下袖子,脸上有些苍白。

  他并没成年,骤然抽血之后,感觉大脑有点天昏地眩,两眼有点发黑,好在他的身体体魄强健,并没有大碍。

  苏成方皱眉一下,说道:“回去叫大嫂多给你炖鸡汤补补身体,你这瓜娃子不皮实,抽这点血就扛不住了,想当年我们抽血后,还健步如飞。现在的年轻人啊,身体素质越来越下降,孱弱的跟小鸡仔一样!不堪大用,不堪大用。”

  苏灿讪讪的道:“知晓了三伯,对了,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医疗的费用我过段时间给你补上,还有看他的样子,估计也要给他雇个生活保姆来照顾。”

  苏灿成方摆了摆手,说道:“小兔崽子,还用你说,去吧去吧。路上小心点。”

  苏灿打开诊所的大门,掀开盖着的布,外面的雨下已经停止了。

  夏天的雨就是这个模样,初时猛烈骤然又停止反复无常。

  “做好人真难啊,也不知道救他会不会惹上麻烦。”苏灿摇头笑了笑,然后踏着不疾不徐的步子消失在夜幕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