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四十章 初心莫负

第四十章 初心莫负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2438更新时间:2016-03-29 20:51:33
  或许每个人都曾遇见过那样一位明媚胜雪,笑靥如花的女孩,曾许她一生不负,曾牵起她的手从日出的街头走到落日的街尾。

  可走着走着,一道影子撕成两半散在时光的无尽荒崖里。

  那年的风花雪月,那年的雨过天晴,那年的日出日落,似乎全部都只是一场华美盛大的梦境。

  梦醒了,一无所有。

  ……

  2路公交车走走停停,一路向前,从东街进入十字街干道,拐弯后又来到国土局附近。

  看到远处西街浮桥那边氮肥厂浓烟滚滚而起,苏灿就微微皱眉,心里想着这个氮肥厂居然还没有倒闭?看样子不过应该也快了。

  苏灿和程可淑靠在车子的扶手处,车内乱哄哄,两人被挤来挤去。

  程可淑被挤到了最后面的台阶上,站在最里面,颇有些手足无措的惊惶。

  “你没事吧?”苏灿抬头说道,程可淑轻轻的摇头。

  刚好有个乘客要下站,给她让出一个位子。

  程可淑顺势坐下来,伸出纤细的手臂,将苏灿的装练习册袋子给提过来了。

  苏灿贫嘴打发时间道:“还是程仙子魅力大,一上车就有座位给你坐,像我这样的就只能站着了。”

  扑哧~程可淑哈哈一笑,眼睛里露出狡黠的神色。

  “看来你的书是不想要啦?”

  她白嫩的指尖轻轻扣着袋子,摇了摇,装作要把书丢到窗户外面去的样子。

  看到苏灿可怜巴巴的眨眼睛,像一只无辜的小狗,于是无语的笑道:“苏小灿,你再扮小狗也不可爱啊,所以就别卖萌了。”

  苏灿一本正经的道:“卖萌无罪。”

  车窗外凉风微微吹来,金灿灿的阳光落在她白玉般的脸庞上,神色恬静。

  苏灿逆光而立,碎散的长发下那眸子,同样也静静地凝视着她。

  心跳的感觉。

  程可淑感觉胸腔那么柔软的心快要蹦出来了。

  无言的默契瞬间将两人的距离拉近。

  那一刻,咫尺一瞬。

  不远不近。

  如梦幻般的七色彩虹,如飘忽天边的云彩,将少年少女的温柔梦,埋藏在春与夏,秋与冬之间。

  四周寂静无声,仿佛变成了无声的哑剧。

  苏灿嘴唇微张着,低声以不可言状的忧伤,对女孩喃喃道:“我跨越千山万水,只为我们的相遇,无论十年之后,二十年以后,乃至多年以后,你都是这样的,是我一直魂牵梦绕的,也是我引以为傲的女孩。”

  时间无论过去多久,岁月在我这里如故。

  而我仍待你眉眼如初。

  看着已经陷入发呆的程可淑。

  苏灿用收指了指胸口,释然的苦笑。

  车子一路向前转到民建路的几个站点,下来几波乘客,又上了几波乘客。

  这时,不知从哪冒出个时髦的青年来,20岁左右,叼着一根烟,穿着绿色的喇叭裤,脸上写满了我是混混我怕谁的表情。

  平海小城的地貌以山地和丘陵为主,地势东南部和东北部高,西南部低,境内山丘分属连云山脉和幕阜山脉,整个小城可以说是被群山环绕。

  由于地理位置偏僻,经济发展水平不高,当地政府甚至没有支柱型经济产业。

  因为经济落后,所以民风彪悍,虽然如今改善了许多,但还是有大量的地痞和混混在街头无所事事游荡。

  那个青年踩灭了烟头上了车,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元钱,往投币箱一扔,然后准备找个座位坐下。

  忽然2路公交车司机叫了起来:“喂!你投的是游戏币。”

  青年愣了一下,先是心虚的环视四周,看着拥挤的人群没一个人敢说话。

  然后又理直气壮地指着司机的鼻子说道:“说我放游戏币,你有证据吗?”

  司机指着投币箱的背后说:“你自己看!”

  青年一看,原来投币箱后面有一块透明的玻璃,能看到投币箱里的一切。

  而他投的游戏币,正在硬币堆上静静地躺着。

  2路公交车原本是有售票员负责收钱的,后来交通集体改革引进来这种无人式的投币箱。

  一些混混对这些新奇的投币箱发现了一个漏洞,就是司机在乘客多的时候容易忽视投币的真假,以为有利可图,纷纷用游戏币代替硬币。

  “那个小伙子怎么能这样呢!”

  “是啊,太没素质了!”

  其他的乘客也议论纷纷,青年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刚才那股嚣张劲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好重新投硬币,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靠在公交车的窗户口。

  司机不忿的看了眼那个小青年,踩一脚油门车子晃晃悠悠的前进。

  在拥挤喧嚣的乘客之中,谁也没注意到那个青年眼中闪现的阴狠神色,拿出一个古董机打电话。

  司机一遍骂骂咧咧一遍开车,大热天火气大。

  再加上这个司机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开车跟赶着去投胎一样。

  一脚踩刹车,一脚油门,车子颠簸摇晃的厉害,乘客们哀声人怨。

  有些彪悍的妇女们大骂起来,吵吵囔囔,吵成一团烂麻。

  车子开到三阳街的育才小区的转角处。

  吱嘎——!

  2路公交车的司机猛地一个急刹车,轮胎停止转动与地面摩擦的声音重重的响起,在地面上滑动出一条长长的道。

  轮胎表面温度急剧升高,冒出一阵青烟,刺鼻的味道弥漫开来。

  乘客被巨大的冲击力和惯性搞的东倒西歪,站着的乘客们绝对不好受,因为头碰头很常见。

  苏灿在司机踩刹车之前就紧紧的握住车内的扶手。

  程可淑则因为惯性的冲击力从座位上颠簸出来,向前一冲,幸好苏灿就在她面前,拦住了她。

  同时苏灿的手也在慌乱中,触碰到程可淑柔软的胸脯。

  “啊!”

  “啊——”

  有一声是程可淑的,另一声则是苏灿的。

  后者不好意思的呲牙告罪,程可淑淡眸看他一眼,微微的翻白眼,脸上也腾起可爱的晕红。

  “公交车司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灿疑惑的道。

  程可淑摇了摇头,虽然她坐的位置比较高,但她一直在看着外面的风景,根本就没注意前面发生的事情。

  嘭!

  公交车前门被一脚踹出巨大的声响,司机心疼车门赶紧打开。

  这司机虽然长得人高马大,满脸横肉,也怕出什么意外,从左手坐垫底下的工具箱顺手扳手。

  但他一下车出来就吓傻了。

  2路公交车的周围最少停着十几辆摩托车,摩托上面上面都是小混混,嚣张加大油门轰轰。

  而前门被撞则是一辆改装过的摩托车,一个偏瘦的男子穿着皮夹克,叼着烟,斜睨的看着司机,就这样你瞪我着我,我瞪着你。

  公交车司机抖抖索索的攥着扳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满脸横肉的表情也顿时一收,化做谄媚的样子道:“大哥,你,这……我我……”

  “我什么我!”车内的青年激动蹿出来,狂笑道:“狗家伙,看你跟我横!不就是丢了一块游戏币给你嘛,让我丢面子,我弄死你!”

  青年跳下车指着司机的鼻子,对那个偏瘦的男子说道:“二哥,就是他让我丢脸的!”

  司机哭丧着脸,吓得面无人色,看着一票的摩托车混混嚣张谩骂。

  早知道就不多嘴不生事,这下可好了,都不知道怎么个死法。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