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五十五章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第五十五章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2549更新时间:2016-04-07 21:25:41
  苏灿也没有细问沐暖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叫他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走,自己出去一下就回来。

  五六分钟后。

  沐暖阳被几个逛街的小女生频频搭讪后,有些失去耐心地踢着地面的杂草。

  “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没有来?”沐暖阳蹲在地上叹气道。

  “来了。”

  苏灿缓缓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手上提着两袋子东西。

  沐暖阳只能隐约看到绿色的铝皮灌装啤酒,其他的就看不清了。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沐暖阳疑惑道。

  苏灿神秘一笑:“去了就知道了。”

  坐公交车在雨花区转悠十几分后下车。

  苏灿带着他来到了一个二层楼房天台建筑,墙壁上全是乌黑的鞋印,白色的墙漆因为年久失修一层层的剥落,在地面上布满一层灰。

  楼道上走廊全是菜水叶子和黑色大袋子包起来的生活垃圾,几只绿头苍蝇被惊飞,又转过来附到垃圾堆里。

  看得沐暖阳直皱眉头,踮着脚走路,生怕脚上那双白色大勾的耐克球鞋,踩到脏水和垃圾。

  “这里好脏啊。”

  “废话,这里没多少人住了,所以基本没有人清理垃圾。”

  “你带我来这干嘛?”

  苏灿道:“上去再说。”

  苏灿熟练的扭开生锈大锁,轻而易举的钻过铁丝网,来到顶层的天台上面。

  沐暖阳也跟着进来。

  一到天台顶上,数十平方米的面积没有晒干货海带或者是晾衣服,水泥地面的大半面积都是干燥,只有死角处的低凹地方才有小水洼。

  绿漆的栏杆是这个年代特有的,无论是大街上还是生活方面,这种绿漆的影子随处可见。

  苏灿把手里的透明塑料袋子放在天台上,绿色铝皮的灌装啤酒,整齐的放在天台地边沿。

  轻轻一跳,站在了天台的边沿。

  然后坐下。

  当然天台顶上有着防护网和扶手,不用担心苏灿从楼上摔下来。

  “来,喝酒!”苏灿回头,对着白衬衣的沐暖阳灿烂一笑,率先用拇指开启了一罐啤酒。

  “好。”沐暖阳颇有深意的看了苏灿一眼,也不甘示弱的站到了阳台的边沿上坐下。

  接过苏灿递过来的啤酒,仰头就是咕噜咕噜一口灌下。

  然后噗得一呛!

  他呛的直翻白眼,缓口气后,怪道:“这是什么马尿,怎么那么辣?”

  “青啤啊。”苏灿眯了眯眼睛,不怀好意的笑道。

  青啤味有个特点,初次尝试的时候有些辛辣,但是尝过几次之后就会越来越上瘾,青啤那特有的落口爽净,以及那淡淡的酒花和麦芽香气会将你慢慢征服。

  “有酒无肉喝不起来啊!”沐暖阳敞开白色衬衣的衣领,任由天台顶上的微风将乌黑的头发吹得凌乱。

  苏灿淡淡的笑道:“早有准备。”

  然后从另个黑色的袋子里拿出:猪耳朵、凉菜、花生米、鸡腿和鸡爪等卤味。

  “不错。”沐暖阳满意的点头。

  发现其实苏灿也蛮顺眼的,如果没有那张阳光灿烂的笑脸,没有袁小蕊的话,自己也许会早点和苏灿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那你准备住哪里?是张朔家还是侯明橘家?”苏灿转过头,棕色的眼瞳中澄净,没有一丝别的杂质。

  沐暖阳摇头,一口啃掉半只鸡腿,白色的骨头露出来,肥嫩金黄的鸡肉还冒着香喷喷的香味。

  也许是饿坏了,高高在上的********公子狼吞虎咽的吃着下酒菜,又喝了一口青啤发出一个爽快的饱嗝。

  过了半响。

  沐暖阳才道:“住个屁,我要是去他们家里住,还不得被他们出卖!说起来他们和我在一起玩,也是因为我家里的原因,这点我心知肚明。”

  “一旦我家那位发话了,他们立马低头倒向他那,你看我有那么傻,像自投罗网的人吗?”

  “所以这是你几天几夜在网吧通宵的原因?”

  “对啊,我身上就一千多快钱,要是住旅馆的话,我这点钱都不够用。”

  “我都省着用了,但几天下来还是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你这个家伙还把我一百块丢给了安华网吧的老板,我到现在还挺郁闷的呢!”

  “身上就剩下一百块了,我都不知道干嘛好。”沐暖阳颇为郁闷地喝一口青啤。

  “你的银行卡应该还有钱吧?赶快取出来。”苏灿提醒道。

  像他们这种根红苗正的大衙内,早就办好了银行卡,而不需要等到成年后才能办。

  沐暖阳无奈的说:“那还用你说,银行卡早就被冻结了,一分钱都取不出来。”

  “那就回家,好好的学什么电影里的主角离家出走。”苏灿道。

  他知道沐暖阳正处在青春期的叛逆期。

  但是他这种衙内经济上还没有独立,没有收入来源,自主上非常脆弱,离家的计划,很快就会因为金钱的原因而夭折。

  少年的鲁莽个性和率性飞扬的叛逆,逐渐屈服在家庭和社会的双重压力下。

  然后规规矩矩遵循家里安排好的路线,直到娶妻生子。

  “不回,才三天就回去,很逊的你知道吗?!”沐暖阳不满的说道。

  似乎在责怪苏灿不该提到这个话题。

  苏灿沉默一下,然后说:“那就先住在我家。”

  沐暖阳斜睨。

  “不住拉倒。”苏灿翻白眼。

  “我就勉强的答应了。”沐暖阳轻咳一声,老脸一红的说道。

  “哈哈,矫情。”苏灿笑的让沐暖阳看得牙根痒痒。

  “比起矫情爱面子的饿肚子来说,有一个温暖的、吃东西的地方,厚脸皮没什么大不了的。”沐暖阳道。

  苏灿和沐暖阳碰了碰青啤。

  绿色的铝皮罐装啤酒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个《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怎么唱来着?”沐暖阳喝一口青啤问苏灿道。

  “我先起个调。”苏灿咳咳一下喉咙。

  “行。”

  “天地我笑一笑,古今我照一照,喔~人间路迢迢……”苏灿坐在天台边沿,清唱起来。

  “天要我趁早把烦恼甩掉,痴情的最无聊几回哭几回笑,喔~哼首快乐调。”沐暖阳接着唱下来。

  ……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扭得飞花随着白云飘。”沐暖阳唱了起来。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扭得飞花随着白云飘……”苏灿也跟着唱了起来。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笑得春风跟着用力摇,摇啊摇摇呀……我将热情燃烧你可知道。”唱到最后,两人唱到嗓子都沙哑了。

  微风抚来。

  苏灿白色的T恤在阳光照射下镀上一层金灿灿的光芒。

  沐暖阳的侧脸,被阳光衬托的棱角分明,扬起的浓眉,英挺入鬓,左手斜撑天台的边沿,潇洒的哼着:“我将热情燃烧你可知道。”

  一个灿烂阳光如邻家男孩的苏灿,一个温润如玉却有点叛逆的沐暖阳。

  两人就这样,看着下面碌碌行走的人群。

  就着青春,一饮而尽!

  青春就是用来叛逆的……

  年少轻狂总是有些色彩斑斓的,一起热血狂奔,一起奔跑的操场,一起逃课的网吧,一起偷看女生的走廊,一起打拼过的球场。

  或是在某个失恋的晚上,高举酒杯,将惆怅换做马尿吞入肚子。

  年少的我们也不懂人世间的黑与白和真假,也不用在长大后磨平了棱角,被家庭折弯了脊梁,向权势金钱弯下腰。

  在多年以后。

  沐暖阳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吞吐着烟和雾,唏嘘回忆曾经的往事。

  如果没有这次率性叛逆后被苏灿改变了命运,自己也许就是家庭里的一个提线木偶,按着家里规划好的路线过完这一生。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