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六十一章 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

第六十一章 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2277更新时间:2016-04-10 11:09:09
  在苏灿未来的记忆里,夏天是不完整的琐碎片段。

  早晨有清爽利落的风,午后有恍然隔世的梦,夜里有惹人讨厌的虫鸣,可无论有益或有害,它们都只是在无辜的过活。没有女孩,没有好成绩,没有好幸运,就和很多男生一样过着平平凡凡的生活,找一份不好不坏的工作,然后娶妻生子。

  但现在都已经被改变……一切都可以重来,一股热流沿着脊髓就这样毫无征兆措手不及的冲了上来,手下意识的就攥紧了车把,脑袋有点恍惚。

  他觉得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从脚底板涌上心头满满都是悸动。

  山是绿色的,沿江湖清澈的像一条蓝色的玉带,骑着自行车男孩载着女孩穿梭在沿江的风光带上,白色的鸽子从远方飞过来,沿岸栽种着一排排的香樟,阳光透过树叶间隙的投射成树影斑驳,清晰了少年的眉眼,化为了最初的模样。

  苏小小的脑袋紧紧贴在苏灿的背上,伸出洁白的手臂,轻轻的搂住了他的腰身,轻轻哼着歌,感受到那结实的背部和宽阔的肩膀,带着一股淡淡的、温暖的感觉,俏脸微醺,乌黑的发丝轻舞飞扬,少女埋藏的懵懂情怀在柔软的心底,终究有一天会生长根芽,逐渐长大。

  白色的蒲公英划过女孩的脸颊。

  我会记得那一个中午,我坐在你的单车后面,穿过沿江前面那一条长长的路,我唱歌的时候,风迎面吹来,单车骑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大群白色的鸽子从我们的头顶飞过。那一刻,关于我的所有小女生的虚荣心都被满足了,今天,真的很开心。。。真希望每天都这样。

  青春的情愫就是在阳光下骑单车的少年载着女孩慢慢的游遍沿江,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是满足了女孩心里的所有对梦的幻想,浪漫而温馨。

  苏灿骑着单车载着苏小小冲上一个高坡。

  “哈哈,苏灿,加油!”

  苏小小在后面为他打气,明亮的眼睛顾盼有神,看到苏灿努力的踩着单车的脚蹬,似乎就要停下来,有点着急,一动身单车摇摇晃晃,然后苏灿回头一笑,加一把劲冲上去,又冲下一个长长的坡道,在女孩的笑声和打闹中化作一串串清脆的银铃。

  “苏灿,你看,那前面的平地好像有一个休息的场所啊,我们过去歇一歇吧。”苏小小指着前面欢快的说道。

  “嗯嗯。”苏灿点点头,加快的踩单车的脚步。

  这是一个沿江眺望平台专供骑单车累了的游客休息,绿色的油漆护栏,下面是岳州洞庭云梦的支流泪罗江。

  江面水波平静没有波澜,微风拂过水面,白色的鸟儿掠过江面,有一些游客拿着尼康单反专门来拍摄取景,有些则是小情侣亲密的坐在护栏的凉石椅上,有些则是上班累了的人出来放松一下,有些则是一群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女生,在那里说说笑笑。

  对于那些朝五朝六的上班族来说,一般是难得的放松机会,临江而立,看着波澜江面,自有一番感悟。

  在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

  苏灿骑着单车冲下来,身后的女孩紧紧抱住他的腰身,像一片云朵从山顶下飘下来,吸引了平台凉椅上和绿漆护栏旁休息的人注意,他们将目光投射过来。

  这就像丢一颗石子到水中,激起一阵阵的涟漪,由内向外扩散,激起波澜。

  正在拍摄的摄影师按下了快门健,抓拍到这灿烂而和谐的一幕,将这个美丽的画面留在了相片上;喝水的男生呆呆的看着苏小小的身影忘记喝了矿泉水,以至于水渍打湿胸口衣服都不知道;几个大学生们都停下了讲话和笑声,将目光都看向苏灿和苏小小,白领模样的大叔则眯着眼睛,默不作声,从他们的身上似乎看到自己高中时候的影子,那个藏在心底永远都不会再提起的暗恋;小情侣中的男生把目光停留在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身上,引得女朋友吃醋捏了腰间的软肉,惊呼一声打破全场的呆滞。

  苏小小纵然穿着一身红蓝白的校服,也惊艳了全场。

  “到了,起来吧。”苏灿撇过头轻声道。

  “嗯。”苏小小侧身,轻轻一跳从单车的后座上跳下来,绑马尾的长发甩动。

  阳光下,女孩是瓜子脸,浅浅的笑,黑白分明的眼睛,乌黑的头发,红蓝白的校服,红色的网球鞋,素雅而立,漂亮到不像话。男孩则是浓眉大眼,没有青春期男孩的毛毛躁躁,就算被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也平静沉稳的将单车放好,然后露出半片洁白的牙齿,朝所有人都灿烂微笑,让人高看三分,平静大气,和女孩并肩走在一起是那么的和谐。

  “你们好。”苏灿道。

  “大家好。”女孩明眸一笑。

  在平台上休息的大家纷纷开口自我介绍,苏灿走到他们身旁的凉椅子上休息。

  苏小小和苏灿坐在一起,护栏外的微风吹来,少女淡淡的香气缠绕在苏灿的鼻端。

  在那群大学生之中,有一个穿着白色休闲T恤男生突然说道:“好像还有一个人没有介绍一下吧!瓶盖,快来介绍自己。”听到这个男子略带讽笑的声音,所有人将目光集中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大学生群体中往里面角落的地方,坐着一个瘦弱的戴眼镜的男生,其貌不扬,看到别人投射来的目光,有些拘谨的缩了缩脚。

  苏灿微微皱眉,难道这两个人有矛盾吗?

  秦梓此时在心里把那个穿白色T恤的男生骂了十八遍,还是硬着头皮站了起,吞了吞口水,说:“大家好,我叫瓶盖。”

  此语出口,在平台上休息的所有人都爆笑,连苏小小都掩嘴一笑,然后反应不对,吐了吐粉红的舌头,朝瓶盖歉意一笑。

  秦梓觉得此时要是有块镜子的话,那么自己的脸色一定和饭桌上的猪肝一个颜色。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我爸妈平时都这么叫我,都叫习惯了,我的名字叫秦梓,秦叔宝的秦,木辛梓,梓是一种树,古文中有‘梓为百木长,故呼梓为木王。罗愿云:屋室有此木,则馀材皆不震’这么一句,这就是我名字的由来。”

  苏灿微微一愣,不由得鼓起掌来了。

  随后苏小小也被秦梓的言语给惊到了,跟着苏灿鼓起掌来,大家们集体发呆,也一起鼓掌,那个穿白色T恤的男生此时脸变得和猪肝差不多。

  秦梓只记得那天,那个叫苏灿的大男孩带头鼓掌,而他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别人鼓掌的对象。

  往后的岁月是那么长,事业成功秦梓回想起那段往事,被那个大男孩带头鼓掌激发自己的信心,再也不是那个拘谨、说话有些停顿的瓶盖。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