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怦然心动 > 第六十六章 何去何从的孙悍

第六十六章 何去何从的孙悍

小说:重生怦然心动作者:凉小柒分类:都市字数:3199更新时间:2016-04-13 21:22:38
  下午五点最后一节自习课的时候,程可淑对苏灿,道:“苏灿,放学之后帮我弄好这周板报好吗?”

  “好啊。”正在和刘磊聊天的苏灿点点头。

  班上的同学窸窸窣窣的交谈,尤其是男生都恨不得取而代之,能和程可淑单独相处,光是想想就令人浑身兴奋的发抖血液沸腾。

  各科的课代表在黑板上把家庭作业布置完后,就打了放学的铃声,班上的同学都开始收拾书包,结伴走出了教室,还有一些打扫教室的学生则拿起劳动工具,开始进行清洁劳动。

  刘磊赵顺一众死党都朝苏灿挤眉弄眼,然后被李芸给轰走。

  罗曦和苏灿说了一声再见后,就和陈素素走出了教室。

  李芸对程可淑道:“可淑,我在教室走廊外等你。”

  “嗯嗯好。”程可淑点头,高挑的马尾垂在红蓝白的校服上。

  苏灿说道:“那我们开始画吧。”他说完就拿过图纸,对照这上面的图案和文字开始规划出大的方框,他负责写字,程可淑负责画画。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苏灿他们只花了二十多分钟就弄完了整体的画报。

  苏灿不经意间用手背擦一下脸,结果脸上蹭了弄了很多粉笔灰,程可淑的眸眨了眨,对苏灿一笑,“喂,小花猫。”

  苏灿有心逗一下程可淑,把脸伸过来,腆着脸,道“帮我擦掉。”

  程可淑愣了愣,那对青弘的眸子平静而凝视着苏灿,出乎意料的是,程可淑竟然没有嗔怪的白苏灿一眼,而是伸出手去擦。

  她的手微凉,柔若无骨。

  柔软的指尖和苏灿的脸接触之间,有种淡淡的温度。

  她微微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停下来,而是很认真地擦掉了那一丝粉笔灰。

  苏灿看着她的眸,时间像是突然凝固了……

  这一刻此时无声胜有声。

  ※※※

  程可淑和李芸一起坐着2路公交车回家了,苏灿看到了还在校门口的奶茶店闲晃的刘磊,他正逗得奶茶店的一个女生笑得花枝招展。

  刘磊看到苏灿背着书包走出了校门口,丢下女生,道了一句“下次再聊。”就匆匆跟了上来。

  “怎么样怎么样?”刘磊饶有兴趣的八卦着他和程仙子的小暧昧。

  苏灿扬了扬拳头,意义不言而喻。刘磊讪讪一笑,道:“等下去哪里?”

  “带你去见个人。”

  刘磊一听完眼睛一亮,来兴趣了道:“快说带我去见谁?是不是哪个漂亮的妹子?”

  “你想多了。”苏灿想了想,在刘磊的耳边小声的说话。

  刘磊渐渐的皱起了眉头,严肃的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救了那个孙悍?而且他现在就在你的二伯医院里养伤?!我的乖乖,这个家伙这么彪悍啊,竟然在有枪的情况下还打死了人?那不是要坐牢?警察没有来?”

  1998年时期的平海县,曾经历过一次政/府的缴枪风暴,一些村庄疙瘩角落里私藏的枪支都被警方给缴获了。

  还有一个原本只是派出所的小所长,因为缴获到以前战争遗留下来的手雷还有枪支,从而升了官,一路平步青云。

  可以知道平海县的民风是多么的彪悍,而刘磊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能够拥有枪支来杀人的那种势力,根本就不是韩琛能指挥得动的,也就是说韩琛的背后还有一个神秘的大势力存在,再联想到上次韩琛说有人想见苏灿,这事情值得深思啊。

  苏灿看出了刘磊心中的的忧虑,笑着道:“放心,我们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肥羊。”

  刘磊疑惑的看着苏灿,似乎想不出苏灿能有什么底牌。

  不过苏灿也没有继续深究这个问题了,道:“走吧,我们先去看下孙悍再说。”

  两个人在靠近学校的站牌下,很快的就上了6路公交车。

  公交车摇摇晃晃颤巍巍的驶向老街,因为是放学,下班的高峰期,虽然有好多人都是骑单车,但是路上还是有些堵车,由此可见快要进入二十一世纪2000年,后世经济的雏形已经初具规模。

  一些荒芜的平地被铲平推平,有些投机的商人早早的就盘下了地皮,坐等几年之后的地段升值。

  然而上天总是爱开玩笑。

  就苏灿从新闻上看到所知道的是,在2003年的时候,第一中学旁边,包括古樟街连云大道等地段都升值了,而那些开发商早早就买下的地皮,一直没有升多大值。

  苏灿家附近被县政府划为新开发区。

  那个时候,靠着政府的政策优惠拆迁补偿,一夜暴富的确实有很多,但是真正能守住财富的却寥寥无几。

  ……

  二伯苏成方的私人小诊所,里面坐着两三个病人,一个是抱着小孩的妇女,神色焦急,怀中的小孩子一直在咳嗽,另一个则是在打吊针的中年男子,一脸菜色,愁眉不展。

  苏成方穿着白大褂伏在桌子上,正在给那个咳嗽不止的小孩开药,看到苏灿两个人进来了,微微点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苏灿他们也就在旁边等着二伯把事情做完。

  十几分钟后,所有的病人终于都走了。

  “二伯,我们找他。”苏灿道。

  苏成方道:“跟我来吧。”起身进了小房间里面,穿过小房间狭窄的过道,又走过一个房间,才到一个充满消毒水味道房子里面。

  苏灿终于再次看到孙悍了。

  他躺在白色的床上,原本是半睡之中,一听脚步声立刻惊醒,看到是苏灿和刘磊才放下戒备的心下来。

  他的脸色苍白,眼睛却熠熠发光,原本眼中的凶厉之气也柔和下来,那种呼之欲出的疯狂眼神收敛许多。

  孙悍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说:“苏灿,谢谢你。”

  只所以有些勉强尴尬,是因为在之前双方还是有些过结,当然孙悍只是因为孙浩东的缘故,现在突然之间化解了过结,让孙悍有些无所适从。

  这段在养伤的时间内孙悍也想通了,苏灿为什么要冒着得罪韩琛背后的人救自己?也许是因为自己是同班同学念着同伴之情吧,也许……他想的也有些心烦意乱。

  苏灿看出了孙悍的心中所想,道:“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我想对于一个有良知的人来说不可能无动于衷,你放心我不会以恩相胁,在这里的治疗枪伤的手术费和疗养费到时候你再清算更给我就是了。”

  “恩。”孙悍轻轻的“嗯”声,就不再说话。

  “我们这个小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也有80多万人,再加上下大雨将所有的痕迹都清理干净了,那些人想要找到你也非一朝一夕能办到的事情,你就安心的在我二伯这养病。”

  “对了,伤养好之后,你也许不能继续再呆在县里了,毕竟死了人,虽说没报警,但是以他们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灿说道:“看你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我虽然有点本事,但是年龄还不满十八岁,许多事情都做不了,既然想要避祸,那自然是去征兵入伍,寻求军方的背景保护。”孙悍想了想,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行。

  如果自己就这样冒冒失失的走出去,估计都走不到汽车站或者火车站,就被地头蛇给盯上了。

  就算自己真的逃到了外省外市,真的能逃过那些人的追捕吗?也只有军队里面,入伍的时候军车接送谁敢拦车?

  况且也只有军方里面相对来说较为公正一点。

  “好吧,入伍当兵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苏灿想了想点头道。

  不过苏灿此时却想起来院子里的夏老头,他的儿子可是在部队里当兵,而且还是团长级别的军官。

  “那个刘磊?”孙悍朝外面正在院子看去,刘磊正好奇的看着二伯养的芍药花。

  “我兄弟,人你放心,不会给泄露的地址。”苏灿道。

  孙悍点头如今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了。

  苏灿和孙悍聊了几句,就退出了房间,轻轻关上房间的门。

  院子里,刘磊折腾几朵芍药花后就过来,道:“他怎么样了?”

  “还行吧,之后的事情看他靠他自己折腾了。”苏灿回了一句,就到前面二伯那里去了。

  刘磊愣在原地,看一眼孙悍的那间病房,嘿嘿一笑说了句:“好好折腾”,然后就大步走了出去。

  “二伯费心了。”苏灿对苏成方,道:“二伯看他的情况,最多几天就可以好了?”

  苏成方摸着下巴几根短短的胡须,道:“原本以为估计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行,毕竟枪伤不比别的伤,但是昨天晚上刚看了的纱布之下的伤口。估计最多十天的样子吧,这小子的体质真是太好了,伤口愈合的速度很快。”

  “那好。”苏灿点点头,不再聊这个话题,而是说别的事情,道:“二伯,这个周末,三伯要来县里的街上卖西瓜,到时候我给你送点西瓜过来。”

  苏成方说道:“嗯,老三这家伙好好的大学生不做,非要跑去当农民种西瓜,也不知道他是怎想的。”

  苏灿的家里上一代人的三兄弟中,苏成方和苏枋都读了大学,苏灿的父亲苏成业也读了一个中专。

  那个时代大学生金贵啊,不像后世那样泛滥满大街都是,老苏家在家乡只所以骄傲,都是因为家里出了三个大学生啊,一门三个大学生确实挺自傲的。

  老大苏成业是教书育人的老师,老二苏成方是救人性命的医生,就老三苏枋明明是本科名牌大学毕业,却钻到泥土里重新拿出起来锄头,真是让苏成业和苏成方气的鼻子都歪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