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美大唐 > 023 圣地亚哥号

023 圣地亚哥号

小说:北美大唐作者:白面黑厮分类:历史字数:3075更新时间:2015-07-18 12:14:50
  阴冷的冬季已经逐渐远去,没有什么大气污染的天空,阳光直直地照射下来,即便是春日暖阳,也显得多少有些酷烈。在甲板上辛苦地刷洗着甲板的水手们抱怨着,他们离开港口,在船长的带领下,向着一片不毛之地进发,未知的困难在等着他们,也许那意味着送命。

  这是一支西班牙风帆护卫舰,舰名“圣地亚哥号”(Santiago),吨位只有五六百吨,承载着总共86名船员,在船长佩雷兹的带领下,奉命沿着北美西海岸,探索北美西北部地区。

  从十五世纪末,西班牙通过教皇令和托尔德斯里亚斯条约和萨拉戈萨条约,确定了自己在美洲西海岸的占领权。不过由于以上所有的法理性文件,只包含了西班牙和葡萄牙两个早期殖民霸主,新崛起的大不列颠、法国和荷兰等势力,难以从中得利,所以在两国认真执行了以上文件一百年后,已经名存实亡。

  俄国人通过白令海峡,从西伯利亚来到阿拉斯加,英国人从加拿大一路来到了西海岸,英俄两国的毛皮商人从当地的印第安人手中收购毛皮,已经对西班牙人对这片土地的声索形成了挑战。

  在欧洲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也就是谁发现、谁探索、谁占领,便为谁所有。在感到自己的地位遭受到了挑战之后,西班牙人开始了连续地对北美西北海岸地区的探索远征行动,以保护自己的“主权”。

  1774年,佩雷兹所带领的圣地亚哥号,就是带着这样一个任务从墨西哥西海岸出发,前往北部,宣示自己的领地的。

  佩雷兹手中拿着的是一份文稿,这是十六世纪西班牙先辈探险家探索北美西海岸的一些记录。当时的西班牙人并没有仔细全面地对整个北美西海岸进行探索,也没有进行地图和海岸线的测绘,只有一些不辨真假的只言片语。

  佩雷兹船上的大副马努埃尔抱怨道:“船长,我们的情况并不是很良好,这次的远航准备并不是很充分,但是我们却受命航行到阿拉斯加,恕我直言,对于圣地亚哥号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佩雷兹沉静地点了点头道:“我当然知道我们不太可能到达阿拉斯加,不过这不代表我们的这次远航会一无所获。一系列的远航和测绘行动正在计划中,西班牙王国会用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来完成对整个北美西海岸的占有。而我们的这一次行动,是继1513年之后第二次有西班牙人来到这片海岸。我们要了解大致的情况,从而为后续的计划开展做好准备。”

  马努埃尔问道:“船长,您认为俄国人已经在西海岸建立了他们的据点了吗?或者,这里还有英国人?”

  这个时代可不是后世,没有谷歌地图,没有北斗卫星,地球上每块土地上的任何变化都能被人掌握。消息传播的闭塞,还有欧洲国家本身的矛盾和敌对,都使得佩雷兹他们无法知道自己要探索的土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许吧,不过就算那里有俄国人或者英国人,他们的力量都不会很强,也不足以对我们形成什么威胁,我们需要做的只是跟他们打个照面,然后把情况反应回墨西哥城和马德里,自然有那些大人物们来考虑如何对付俄罗斯人和不列颠人。”佩雷兹对自己这次远航的定位十分清楚,他就是一个探路者、情报搜集者,多余的事情他不会做。

  就在这个时候,圣地亚哥号桅杆上的瞭望手突然高喊道:“船长,前方看到了船,是没有任何旗帜,而且外型上也不像是欧洲的船!”

  “什么?!”佩雷兹大吃一惊,急忙来到船头,拿出了自己的伸缩单筒望远镜,出现在海面尽头的是两艘个头并不大的船舶,比起形状修长、挂满横纵软帆的欧洲帆船,这两艘帆船显得比较臃肿,而且每根桅杆上挂着一张泛着焦黄色的硬帆。

  佩雷兹并没有去东方服役过,对于神秘而富有的中国,也仅限于道听途说,所以他并不能从帆的形状来判定这是中式硬帆,继而推断出这两艘吨位比圣地亚哥号还要小的船舶,是来自中国的船型。

  瞭望手再度汇报道:“船上没有炮位,不是武装船舶,好像这两艘船中间拖了一道渔网,是渔船!”

  佩雷兹本能感觉到不好,“这个地方怎么会出现渔船呢?”

  这个时代并不是没有远洋渔船,很多北欧国家的渔船都跋涉数百上千海里,在北大西洋进行捕鱼活动,甚至有人说比哥伦布更早到达北美的欧洲人就是维京海盗和渔民们。可是,绝大多数渔船都是在近海活动的,这里出现在了渔船,那么就说明,这里的近海可能存在人类栖居地。

  “会是印第安人的渔船吗?”佩雷兹怀疑道,不过他很快就推翻了这种想法,他见过太多的印第安人,他不觉得印第安人有能力制造数百吨排水量的船舶,这必须是文明世界具有的技术。

  马努埃尔建议道:“要不要登临那两艘渔船,我们进行一下盘问?”

  佩雷兹还是十分犹豫,圣地亚哥号毕竟是只舰而来,如果这渔船所属的势力拥有可观的海军,就可能引发什么冲突,毕竟任何国家都无法接受自己的渔船随便被别的国家的军舰登临外加盘问。

  马努埃尔又怂恿道:“船长,这些船的形状一看就知道不适合快速航行,我们圣地亚哥号航行起来的速度肯定能超出他们一大截,就算真的出现什么情况,我们也可以快速离开。我们毕竟是来收集情报的,这里显然已经出现了某个不明身份的国家的活动,还有什么比我们抓些俘虏来盘问一下,能更有效地帮我们获取信息呢?”

  佩雷兹还是被马努埃尔说动了,他抽出了腰间的手铳,下令道:“右舵25,向那两艘渔船的方向前进,全体士兵做好战斗的准备,西班牙万岁!”

  “西班牙万岁!”

  经过长久以来无聊的航行,这群水手们看到有仗可以打,变得更加兴奋起来。虽然佩雷兹没有明言,但是他们真的“登临”这两艘渔船之后,必然可以进行一番抢劫活动。普通的探险对于水手们而言利润微薄,但是很多大航海时代的商船、军舰在必要的时候都会客串海盗,如果能从这些渔船上抢到一些财物,显然是一件足以令人满意的事情。

  而同一时刻,在前方的渔船上,进行捕捞活动的水手们,也发现了西班牙人的踪迹。

  “干特娘,居然还遇上海贼了。”一艘渔船上的船长明显有些惊慌。“快快,把渔网剪断,撑起帆全速往岸边撤退!”

  这里距离长滩港并不远,只要运气好一点,船长就能带着这艘渔船回到那里,而长滩港有着数百艘船舶,其中能够作战的舰船更是不少。他是一名明代众,在见识过现代众强大的战舰之后,就认为殖民点的海军力量足以战胜海上的任何敌人。

  “船老大,那个传声盒、传声盒!咱们可以用传声盒求救!”一个水手急忙叫道。

  船老大一拍脑门,道:“怎么忘了这玩意!”

  他慌忙从船舱里找出了被他们乘坐传声盒的东西,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军用电台,并不是所有的渔船上都有这个东西,即便是搜集了所有民国众的无线电器材,这种东西在整个殖民点也是稀缺的。只有外出的渔船编组中,会有一台电台,也配一个专门的无线电通讯员。

  渔船上这个通讯员是原本国府军的人员,经过训练后被派到了渔船上,平日里没有什么事情,今天却派上了用场。通讯员紧急地向长滩港发出了求救信号。

  “母港、母港,我们遭遇到了袭击,不明军舰正在高速向我们接近,请求支援,请求支援,重复,我们遭遇到了不明军舰的追踪,请求支援!”

  在这个几乎没有什么无线电杂波污染的时代,这些固定功率的电台的作用范围可以达到更远。而实际上这个海域距离长滩港并没有超过五十海里,所以信号十分清晰。长滩港港务办公室也专门设有无线电联络的人员,消息一传过来,便立即呈报给了决委会。

  圣地亚哥号上,马努埃尔带着嘲讽地对佩雷兹船长道:“船长,这些不识好歹的家伙居然企图逃跑,我觉得我们应该开几炮震慑他们一下,让他们老老实实地把船停下来,让我们上去。”

  这种行动并不罕见,这毕竟还是一个混乱的年代,不像21世纪后一个国家的军舰朝别国渔民开炮可以变成国际新闻,这种举动实际上就是这个时代的惯例。军舰的开火,甚至可以当成是一种打招呼来看。

  “船首炮,装填,对目标进行警告射击!”佩雷兹做出了开火的决定,当他开始了对渔船的追击,他已经不会再有其他念头了,正如马努埃尔所说,他需要情报,所以他必须捕获对方的船。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