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美大唐 > 049 怒火

049 怒火

小说:北美大唐作者:白面黑厮分类:历史字数:3100更新时间:2015-07-31 12:24:56
  白南觉得以十三万大唐国民推翻大清朝并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一百多年前,努尔哈赤只不过是李成梁的家奴,带着十三副甲起兵,最终他的子孙夺取了中原,成就了一个偌大的王朝。大唐可仅是十三万人和十三副甲,这里有着先进这个时代二百年的科技和武器,同时历史的先知先觉使得他们存在着巨大优势。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就算内阁真的支持了白南的“反清大计”,那也需要周密的筹划,和之后长达数年的用心经营。现在,大部分的唐人还只能看得到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事情。甚至很多人连近在咫尺的印第安人也没有太多认识。

  但是这不代表印第安人也对已经是个庞然大物的大唐没有任何感触。

  苏穆里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拿着一个饭团往嘴里送去。这个饭团是带有中式特色的饭团,虽然使用的还是鲑鱼,不过这鲑鱼可是烧制的,而不是烤的。外出行动的人们现在已经会用一张纸保住几个干燥了的饭团,然后当成干粮食用。

  面粉在洛杉矶还算是比较珍稀的粮食,甚至现在食堂里的馒头都已经不是白馒头了,而是掺上了玉米面和地瓜面的馒头。真正的白面馒头,必须花钱买。相比口感比较粗的杂面馒头,人们宁愿选择同样不需要花钱的米饭去吃。

  印第安人在之前根本就没有吃过米饭,不过苏穆里现在已经很习惯这种粮食了。他的饮食习惯已经非常洛杉矶化了,以大米等主食为主,同时食用蔬菜和鱼肉。再让苏穆里去吃蛮荒落后的印第安食物,打死他也是不愿意的。

  苏穆里带领的印第安猎骑连走在田边的大路上,田里忙碌的农民正在赶着种麦子。这里是中央谷地的肥沃平原,大唐共和国已经在这里建立了多个农场,多达万人在中央谷地进行垦殖。

  手中香甜的饭团就是这些农民种出来的,苏穆里已经体会到了种植的力量。当他看到洛杉矶的粮仓装满了一仓仓的粮食,苏穆里知道,这里的人们不会挨饿了,他们种出了足够的食物,无需大量进行猎捕和采集。

  农耕文明,苏穆里从白南嘴里学会了这么一个词。

  “如果让楚马什人也都学会种地,建立起自己的农场,我们的族人也不会再挨饿,不会碰到自然灾害的时候就面临危机,种地的话可以有余粮,能够渡过艰难的时候。”苏穆里直观地想道。这大半年来自己的所见所闻冲击了他一直以来的认识,他越发坚定只有改变印第安人落后的生活状态,才能使得印第安人过得更好。

  由于大片中央谷地的土地被唐人开垦为了田地,所以严重排挤了当地约库兹人的生存空间。可是约库兹人也很明白,“唐人部落”不是好惹的,如果抢了他们的东西,杀了他们的人,自己就会像通瓦人以及另一个约库兹部落一样被直接消灭掉。

  苏穆里现在的猎骑兵小队,基本上就是负责巡视中央谷地的农耕区,震慑那些约库兹人。以印第安人的观念,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可以什么事情不做,天天骑着高头大马乱转。生产力的低下使他们没办法组织起常备军,而苏穆里带领的猎骑连这种常备军力,就使得他们格外恐惧。

  约库兹人不断地向外迁移,避免与唐人冲突,当然也有一些约库兹人跑到了唐人的农场,在那里他们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能够获得足够的食物,这对于很多吃不饱的约库兹人来说明显比部落生活更棒。

  在历史上,其实背叛自己种群生活,加入到白人一方的印第安人不在少数。很多探险活动,都是在印第安向导的指引下完成的。在更好的生活的驱使下,不断有印第安人逃来洛杉矶及大唐的农场,虽然他们没有办法完成很多太复杂的工作,甚至还有语言不通种种障碍,但是慢慢地这些印第安人也都融入到了大唐社会的生活中。

  唐人从来不主动侵犯约库兹人的村落,即便他们的农场可能就在约库兹村落很近的地方,唐人也不阻挡约库兹人正常的狩猎和采集的活动。可是,唐人的大规模开垦还是严重影响了约库兹人。

  在苏穆里经过中央谷地中部的野河农场的时候,遇到了一起冲突。

  几个约库兹猎手在捕猎到了一些小型猎物后,返回他们的村子,可是他们却在野河农场的农田里穿了过去,破坏了田里的一片庄稼苗。这可气坏了农场里的人们,这些农场社员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都是发放了枪支的,而且还有专门的民兵组织。本来唐人就对印第安人存在一定的歧视心理,现在这些约库兹人居然糟蹋了自己的装甲,这哪能忍。

  先是有几个农场社员跟印第安人打架,印第安人丝毫意识不到自己是破坏了别人的庄稼才挨打的,他们只以为是社员们不讲理,要欺负他们。于是有约库兹猎手用弓箭射伤了一名社员,这更了不得了,农场的民兵端出了S1步枪,开了几枪,射死了几名约库兹的猎手,但是有一个人见机得快,居然飞速得逃了。

  苏穆里的部下原本想要去追杀这个逃掉的约库兹人,苏穆里却挥手阻止了他们,“只不过是误会引起的一场冲突,没必要赶尽杀绝。”

  就连杀了人的民兵和社员都有点胆战心惊,他们只不过是出于一时激愤,所以想要教训一下这些约库兹猎人,可没想到闹出了人命。

  农场的书记跑来跟苏穆里说道:“苏连长,劳烦你这几天多看顾一下我们农场,我怕这些约库兹人会跑回来报复我们啊。”

  苏穆里对此只是哈哈一笑:“给这些约库兹人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欺负到我们大唐的头上,放心好啦,我这几天会专门留一个骑兵连在附近巡逻的。”

  书记微微放下了心,道:“那太感谢了。”

  与此同时,在约库兹人最大的部落泰旗部落,一桩公案也在发生着。

  “特隆,你的女儿怀孕了,不知道是部落里哪个混小子做的。我一定为你做主,让你的女儿能够嫁人。”泰旗部落的领袖埃克隆豪气冲天的说着。

  特隆有点驼背,而且病弱,虽然只有三十多岁,却不能继续打猎了,他有些懦弱,在强势的酋长面前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埃克隆一把抓过来特隆的女儿,问道:“说罢,是谁让你有了孩子,叔叔可以为你做主。”

  特隆的女儿薇卡满脸通红,唯唯诺诺,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埃克隆哈哈笑道:“是东巴吗?我早看出来他对你有意思。”

  薇卡摇头。

  埃克隆又道:“是约迈吗?这个小兔崽子就是个色胚。”

  薇卡又是摇头。

  埃克隆又连续说了好几个部落里年青男子的名字,可是薇卡始终在摇头。

  埃克隆脸色已经不好了,“难道是已经有了女人的家伙坏了你吗?”

  薇卡仍旧摇头。

  看着往日无比威严的酋长似乎已经十分不爽了,薇卡这才说道:“不是部落里的人,是外面的……河边上那里新来的部落,种草的那个部落里的一个男人。”

  “什么?!”埃克隆整张脸都青了。

  薇卡更加害怕,她连忙解释道:“爸爸身体不好,哥哥们又不想赡养他,弟弟妹妹还小,帐篷里没有吃的了,我就想拿些草编去外面的部落换。就遇上了一个男孩子,他给了我好些吃的,我高兴,忍不住亲了他一下,然后他就把我按在地上了……”

  虽然约库兹部落比较原始,甚至贞洁这样的词汇根本就没有,但是父系氏族的他们已经有了保护自己部落女人的观念,自己部落的女人跟外面的男人发生关系甚至怀孕,都是不可接受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部落里跑回来了一个浑身是血的族人,他直接趴到了埃克隆的脚前,哭诉道:“酋长,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埃克隆大吃一惊,连忙扶起了地上的青年,问道:“约迈,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青年哭着道:“我和大伙儿打猎回来了,想要抄近道所以穿过了河边新来的部落的地方,他们什么都没说,就上来想要攻击我们,我对他们射了一箭,结果短头发的人就拿着可以发出火焰的武器打我们,除了我大家都死了,都死了……”

  埃克隆此时已经快要把指甲攥入拳头里,鼻子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大声道:“可恶的唐人,他们侵占了我们的土地,还欺侮我们的族人,真的以为自己强大了,就可以恣意凌辱我们泰旗人吗?”

  情绪已经暴怒的所有泰旗部落的约库兹人呐喊道:“不可以!”

  埃克隆伸手将约迈身上的血迹,抹在了自己的脸上,他高举起拳头:“这片土地,是神灵赐予我们的约库兹人的,我们不能让唐人抢走,给我向其他部落传令,我要集合所有约库兹部落能够拿得起武器的男人,我们要把唐人全部杀死,用他们的头骨做酒杯,用他们的头皮作为我们武勇的装饰品!”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