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美大唐 > 050 掩护

050 掩护

小说:北美大唐作者:白面黑厮分类:历史字数:3164更新时间:2015-07-31 20:25:22
  泰旗部落所经历的事情,其他的约库兹人部落同样在经历着,有的甚至遇到了“更过分”的待遇。不管这些是不是误会,总之约库兹人无法接受唐人的各种行径,另外唐人占据了原本他们的土地,即便这些土地他们没有任何用处,但是看到唐人利用起来了,约库兹人也觉得是对自己本身的一种侵犯。

  所以,当约库兹人极具威望的泰旗部落酋长埃克隆向各约库兹部落发起动员令,并且承诺夺取的土地大家共享,获得的利益大家共享的时候,大部分的约库兹部落都响应了埃克隆的动员。

  约库兹人是加州地区最强大的几支民族之一,在疫病和屠杀尚未侵袭这片土地之前,约库兹人的人口可能超过2万人。在感觉到来自唐人的巨大压力之后,富有魅力和能力的埃克隆通过原始的方式,整合起了一支约库兹联军,几乎占据了约库兹所有部落中男性的大半,总人数达到了八千之多。

  “我们去过唐人部落的族人说,唐人能够进行种植活动,那些东西并不是真的草,而是粮食。种出来的东西都是可以吃的,而且足够我们所有人吃好多好多年。这一次,我们在神灵的感召下集中在了一起,为捍卫我们的土地和尊严而战。只要能够击败唐人,我们就能够得到他们的食物,我们可以奴役唐人让他们为我们种吃的,约库兹人再也不用为食物而发愁了!”埃克隆的声音很大,也许是为了达到振聋发聩的效果。

  虽然很多部落参与了进来,但是他们还是很担心的,有人道:“唐人的数量是约库兹人的好几倍,而且他们有着可怕的武器,能发出火焰的长矛是最可怕的,在很远的地方就能让我们最勇猛的士兵倒下。我们真的能够打败唐人吗?”

  埃克隆板着脸,叫道:“约库兹人的勇猛是无敌的,我将带领泰旗部落的勇士冲在最前面,唐人只不过是一些会用花巧东西作战的懦夫,真的要肉搏的时候,他们只会哭爹喊娘的求饶。我们集合了最多的约库兹战士,我们的祖先也没有完成的壮举我们已经完成了,只有战斗才能拯救约库兹!”

  “战斗!战斗!”这些全身血气的约库兹人又被埃克隆给调动了起来。

  埃克隆对这个场景十分满意。当初他在召集所有的约库兹人的时候,真的只不过是一时激动。但是看到所有的约库兹人都响应了他,埃克隆心中不禁满足感爆棚,而且还产生了别的心思。

  对于唐人,他的了解不算多,但是他知道唐人确实不容易击败。但是,他对于掌握现在的权力十分痴迷,如果他真的能够战胜唐人,夺取唐人部落的所有物,包括可以发出火焰的长矛,还有那大量的粮食,以及逼迫着唐人成为他的奴隶,那么约库兹的实力将会极为强大。

  他可以尝试像唐人一样建立一个如洛杉矶一样的大型城镇,然后让所有的约库兹人继续听从自己的命令,他会继续征战,击败东方的莫诺人、西南方的楚马什人、西部的萨利南人等等,建立一个强大的统一部族。

  带着这种雄心壮志,约库兹人联军向大唐共和国的野河农场进发了。

  约库兹人在中央谷地的动作频频,不可能一点都没有被唐人察觉。不断有一波波的人离开自己的部落,然后去往另一个地方,在当地进行巡逻的猎骑肯定会发现这一情况。一开始规模还不大,苏穆里并没有认为是什么大事,但是几天后,一名侦察的猎骑发现,在泰旗部落附近,一支数千人的军队已经建立起来了。

  这让年轻的楚马什队长立即明白了问题大了,约库兹人正在联合,而在中央谷地约库兹人最大的敌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唐人。

  苏穆里不敢大意,连忙派遣跟随印第安猎骑一起行动的华人士兵,用无线电发报机向洛杉矶报信,另一方面找到了野河农场的书记。

  “书记同志,据我们的可信情报,约库兹人正在联合军力,准备向我们的农场发动攻击。”

  野河农场的书记大吃一惊:“什么?约库兹人怎么回这样做,他们有多少人?”

  苏穆里极为严肃:“保守估计也有五六千的样子。”

  “我的老天,我们野河农场才刚建立,一共只有社员三百多人,怎么能对付得了这么多的约库兹人?”书记立即慌乱了,他心理承受能力很差,大汗接着就下来了。

  苏穆里道:“我已经向国防部汇报了情况,援军应该很快就会到达,但是野河农场应该是守不住了,为了保障社员们的安全,我建议立即撤离野河农场,向其他农场转移,等待援军到来。”

  书记抹着头上的大汗:“洛杉矶离我们野河农场太远了,就算陆军赶来,也至少需要一两天的时间,而泰旗部落离我们太近,我们即便往南撤退,也会被约库兹人的骑兵赶上的。”

  中央谷地上有不少的野马,约库兹人也驯化了一批,虽然约库兹骑兵的数量不会太多,但是对于野河农场的社员来说也是致命的。

  苏穆里一脸坚定,道:“我会带领原住民骑兵连对抗约库兹人的,希望书记集合农场里所有能使用枪的民兵,对我们进行援助,掩护大部分社员的撤退。”

  书记仍旧是纠结:“我们这才刚种下两千亩麦子,这一走肯定全都糟蹋了啊!”

  “白中校跟我说过,在大唐共和国,人命是最重要的,作物被毁了还可以再种,但是人命丢了,就全没了。”苏穆里一板一眼地道。

  书记咬了咬牙,道:“好的,我这就组织大家撤离,什么都不拿,所有的东西都扔下,约库兹人就算给我们全毁了,我们之后也会报复回来的!农场里有三十多号人是民兵,有三十多杆枪,我全都交给苏连长了!”

  印第安猎骑连是不装备制式武器的,印第安战士们还是以弓箭和马刀为主要的攻击武器,也就是苏穆里这个连长才有一把M1911手枪作为自己的配枪。所以,在之后的战斗中,印第安猎骑连很需要来自民兵的火枪支持。

  苏穆里现在手中只有八十多个骑兵,没有战马的民兵三十多个,总攻一百人出头,面对总数八千的约库兹联军,杯水车薪。

  不过苏穆里在大唐军中呆了一段时间,军事素养已经飞速提高,特别是如何统御骑兵和组织小规模的作战,他已经算是得心应手了。猎骑团的骑兵营总共就编制了两个骑兵连,一个是脱喇哈赤带领的华裔猎骑兵,另一个是苏穆里带领的弓骑兵,苏穆里没有少向脱喇哈赤请益。

  在战前,苏穆里不断地派出探马,对敌方进行侦察,掌握地方动向的前提下,他也能够做出更好的战场判断。

  “回报,约库兹人已经开始向野河农场进军了!”苏穆里的手下说汉语远没有他利索,甚至还有些人是用本民族的语言说话。

  “约库兹的骑兵呢?”这是苏穆里最担心的力量了。

  “大约有五百多匹马,跟大部队在一起,没有跑起来。”

  苏穆里稍稍放松了一些,他带领的部队对比约库兹人的骑兵没有特别明显的优势,相反约库兹骑兵数量还多,一旦他们的骑兵机动作战,可以迅速越过苏穆里的部队,袭击到野河农场撤离的社员们。

  “好在约库兹人并不是真正懂的军事,明白这样规模战争该怎么打的人啊。”苏穆里感叹道,在学习到这些知识之前,他也是仅凭着个人血勇跟人拼斗的,但是现在他已经知道,要想获取一场战斗的胜利,需要从战术、后勤等多个角度进行考量。

  “只要传光团能够过来一个营的兵力,就足以将这群约库兹人彻底击败了吧。”苏穆里心想,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取得胜利,他的任务只有尽可能拖住约库兹人的主力,让野河农场的社员能够安全撤离。

  这时候,苏穆里身边一名瑟拉诺族小伙子羽哈维带着一点抱怨地对苏穆里道:“头领,我们如果留下来对付约库兹人,可能要死很多人。那些华人根本看不起我们,我们却要牺牲自己的性命去保护他们,不如我们干脆走了吧。”

  苏穆里回头看了一眼羽哈维,然后突然扬起马鞭狠狠地抽在了羽哈维的身上,辫子打在了羽哈维的脸上,抽出了一道血印。

  “羽哈维,你知道你身上这身军装代表的意义吗?从你穿上的它那一天起,你就不是一个瑟拉诺猎人了,而是大唐的军人。而军人的天职就是保护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在战场上落跑的懦夫,不能保护自己人民的下作货,是不会被回到祖灵怀抱的。即便我们战死在马背上,我们的灵魂是高贵的,会被人所尊敬和追忆,但如果你逃走,让你的人民被残酷的敌人屠杀,那么即便你活着,也不如最肮脏的烂泥。”

  羽哈维脸上通红,所有的印第安骑士都看着他,他咬着牙,用手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鲜血,涂在了额头上,大声喊道:“我不是懦夫,我是军人!我会跟约库兹人战斗到最后一刻的!”

  苏穆里举起了手中的军刀,用中文大喊道:“大唐万岁!”

  “大唐万岁!”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