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美大唐 > 051 约库兹战争(上)

051 约库兹战争(上)

小说:北美大唐作者:白面黑厮分类:历史字数:3116更新时间:2015-08-01 12:26:58
  约库兹联军是一个松散的大联军,名义上泰旗部落的酋长埃克隆是军队的指挥官,但是约库兹联军根本就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军事组织,他们更像是被召集在一起的一批乌合之众。埃克隆只看到了约库兹联军的人员之多,却看不到这个联军中的种种问题。

  在约库兹联军集结到一半多的时候,苏穆里已经察觉了约库兹的军事行动,从而通知了野河农场,让他们赶紧向后方撤退。而约库兹人又花费了两天的时间,但一些偏远部落的军队还是没有到来。这个时候埃克隆已经本能地觉得,再这样拖下去不行,于是他点齐了十八个部落,总共五千名士兵,跟着他的战马浩浩荡荡地杀奔野河农场。

  埃克隆根本无法做到有效地命令这支规模庞大的军队,他需要将命令通过自己的族人传递给各部落的首领,再由各部落的首领去命令自己部族的战士。这种模式有些类似于游牧民族的战争模式,但远不及蒙古、契丹等游牧民族那样有效率。埃克隆是第一次召集起这样一支军队,首先那些部族首领们对于他的认同度就有限,而且在命令传达的过程中,可能也出现各种问题,远不像当年蒙古人的军事组织那样严密。

  这支约库兹联军又花费了一天多的时间行军,才抵达了野河农场。而这个时候,野河农场的社员不仅撤离了,而且连同另一个在附近的农场也从完成了撤离。

  但是,苏穆里连同他的印第安骑兵们,外加野河农场和另一个农场赶来的总数约五十人的民兵,仍旧留在野河农场。苏穆里决心在这里狙击约库兹联军,阻碍他们追击大唐农场的社员。同时,苏穆里还希望,能够多为农场保留下一些庄稼就多保留一些。

  苏穆里面容严肃,“已经是第三天了,虽然野河农场距离洛杉矶路程遥远,但是如果快的话,今明两天我们就能够看到来自洛杉矶的援兵了。”

  这话明显让留守的士兵们轻松了一些,以一百多人的规模,对抗数千名凶狠残暴的约库兹人,实在是让人心里没底的事情。民兵们在农场之外挖了壕堑,但是不足以阻挡大片约库兹人的进攻。他们还可以利用在农场外围修筑的小型碉堡,约库兹人很难凭借长矛和弓箭,攻破这样一座工事。

  可苏穆里却必须带着印第安骑兵连,对约库兹人进行游击。他希望尽可能地阻击对手,防止他们破坏刚刚栽种下的庄稼,同时尽可能地拖到后方援军的抵达。

  毕竟,如果约库兹人发现野河农场的碉堡攻破不了,他们可能选择绕路,对农场的其他设施进行破坏,甚至去威胁已经撤走的社员。毕竟约库兹人也有骑兵的,这是苏穆里最担心的东西,这些骑兵可以在一天之内就赶上撤出的农场社员们,所以苏穆里需要牵制住他们。

  苍茫的大平原上,埃克隆骑着自己的花马,终于带领着五千约库兹战士抵达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野河农场。

  “首领,是猎骑!”身旁的战士对埃克隆叫道,他指着的方向,一群身穿绿卡其色军服的骑兵正停在那里。

  “哼,一群投靠唐人的狗腿,去召集各部的骑兵,干掉他们,我们在杀死这里的唐人!”埃克隆还不知道野河农场的社员们都已经撤走,只有少数的民兵留在这里防守,对于这支印第安猎骑,虽然他嘴上说得很轻蔑,但是他也是很重视的,这支猎骑曾经独自消灭了一整个约库兹人的部落,战斗力非常强。

  有人也是帮着约库兹联军壮胆:“这些狗腿骑兵,没有唐人那种发火的长矛,根本不可怕。”

  可是就有人不合时宜地提出:“可是他们的箭头和砍刀都是锋利的铁,我们的骨质和木质武器看上去都会碎的。”

  埃克隆却道:“这不正好吗?最勇猛的战士们可以杀掉那些为唐军卖命的败类,然后获得更坚固的武器作为战利品。”

  虽然这不足以减免约库兹战士的恐惧和不安,但是也隐隐为很多人增添了一些期待,毕竟对于任何一个战士来说,更锋利的武器都具有更大价值。

  远处的苏穆里用军用望远镜观察着那庞大的阵型,从出生到现在,苏穆里没有见过这么庞大的军阵,如此多的印第安武士聚集在一起,给了他很大的压迫感,连同他的部下也是一样,甚至有人握着缰绳的手都有些发抖了。

  “哼,约库兹人居然在上了战场的时候,都没有把自己的骑兵组织集中起来,果然他们的组织力很成问题啊。”苏穆里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在来到大唐共和国之前,他也不能相信有一个什么势力可以有如此强的执行力和组织力。更不会想到仅仅是打仗还会有这么多的讲头和技巧。

  以他现在的军事眼光,已经发现了约库兹联军阵中的不稳定。如果他现在的骑兵数量再多五六倍,他就敢带着骑兵冲击约库兹人的阵型,一举将他们击败,但是他之后八十几个骑兵,不够对手的一个零头。

  “右翼似乎不是很稳固,我们不要冲击敌人,现在是展现你们骑射本领的时候了,我们冲过去,用弓箭射击敌人,让他们慌乱!”苏穆里下了命令,打了一声唿哨,带着一彪人马卷起滚滚尘烟,冲向了约库兹联军的右翼。

  埃克隆根本想不到,处于人数绝对劣势的猎骑兵居然率先对他们发动了攻击,而这个时候他想要召集起来的骑兵还没有组织好。埃克隆也想不到什么办法来应对这一变化,事实上就算他有什么打算,也无法有效地传递给右翼的联军,这五千人的部队实际上只不过是一群各自为战的乌合之众。

  苏穆里拍马冲锋,控制着马速,他双手引弓搭箭,瞄上了右翼出现在射界中的敌人。印第安人不是蒙古人,没有什么太多的骑射本领,苏穆里的骑兵连也都是这几个月来训练才获得的这项本事。事实上现在清国的八旗铁骑也不是那种马上骑射的弓骑兵,而是上马机动、下马步战的龙骑兵(可以理解为骑马的步兵)。

  印第安猎骑们一轮箭打,射了这群约库兹人一个措手不及,更让联军大阵的右翼变得更加混乱了一点。苏穆里十分可惜,以他突飞猛进的军事素养,他知道,如果现在他还有一支军队,可以直插右翼突击这支约库兹联军,甚至很有可能以比较少的兵力击溃这支约库兹人的军队。

  但是,苏穆里没有那么多兵力,他只有自己能够信赖的八十几名骑兵兄弟!

  这样的来回在外围逛游,然后朝着阵型中射击的战术,虽然已经带走了数十名约库兹战士的性命,但约库兹人也很快镇定了下来。甚至,在苏穆里射出第六根箭,已经手臂有些发麻的时候,约库兹人终于捏起来了一支二百来人的骑兵。

  苏穆里知道不是硬拼的时候,虽然他坚信这二百多约库兹骑兵正面也不是他的骑兵连的对手,但骑兵连经过了一番游击骚扰,状态有些下滑,苏穆里叫道:“向壕堑方向撤退。”

  骑兵的指挥艺术有一个关键,就是绝对不能硬拼,利用机动解决问题。骑兵连已经不是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一群印第安莽夫了,他们在苏穆里的指挥下,自如地朝着民兵们挖好的壕堑的一侧,有序地撤退。

  而约库兹人的骑兵却以为猎骑们是胆怯了,更是嚣张怪叫着朝着他们追杀过去。

  在壕堑中布防的民兵们,这时候也有些紧张,不过这些民兵中有不少人都是前国府军的士兵,开过枪打过仗,民兵队长在看到敌人骑兵进入了五百米的射程之内后,高叫一声:“打!”

  民兵们只装备了S1春田步枪,没有自动火力,但是几十人同时打出的子弹,也形成了一道比较密集的弹网。顿时便有几个倒霉的约库兹骑兵从马上栽了下来。

  埃克隆在不远处也看到了,惊道:“是可以发火的长矛!”

  不过他也救不了这些骑兵了,在堑壕中的民兵们基本是安全的,虽然马跑起来很快,但在五百米的距离上,这些民兵能够进行三四发的射击,这一口气就干掉了几十个约库兹骑兵。

  甚至在后撤的时候,一些技艺出色的印第安猎骑,还能晚一点类似曼古歹一样的技法,回头向约库兹人射箭,也斩获了一些成果。

  民兵的火力掩护打得约库兹人十分狼狈,苏穆里已经带着他的部下们绕了一个圈,又绕了回来。

  “冲锋!”无需冲锋号的激励,这就是充满热血的战场,苏穆里已经将弓箭挂在了马鞍上,抽出了自己的马刀,没有任何犹疑地一头扎进了约库兹人的骑兵阵里。他挥舞着的马刀锋利无匹,一刀就切开了一个约库兹人的气管。更多的猎骑也冲了进来,猛砍他们的对手,约库兹人虽然拼死抵抗,但是士气已经在刚才被火枪袭击的时候泄了,遭受到这样的冲击后,后面的骑兵甚至根本没有作战的欲望,直接打马撤出了战斗。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