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美大唐 > 052 约库兹战争(中)

052 约库兹战争(中)

小说:北美大唐作者:白面黑厮分类:历史字数:3138更新时间:2015-08-01 20:25:40
  苏穆里一个简单的战术设置,就杀伤了近百名约库兹战士,自身仅阵亡两人。约库兹骑兵虽然在马上,却不精熟马背上作战,苏穆里带着他的骑兵这几个月来基本上吃住都在马背上,骑马砍杀已经十分溜了。

  一番作战,印第安骑兵连的士兵们已经有些疲惫,他们也不是铁打的,先是纵马疾驰射杀敌方右翼,现在又杀了一个回马枪,吃掉了敌方一支骑兵,一般战斗中,他们已经做得足够多足够好,可以扯下去交给别的部队了。

  但这里没有别的部队!

  苏穆里看着那边似乎火气上来的约库兹军阵,区区的一队骑兵的失利并没有让敌军胆寒,反而让他们十分愤怒,已经有不听招呼的约库兹士兵,在埃克隆没有下令的情况下,冲了出来,想要给苏穆里等人一个颜色瞧瞧。

  壕堑中的民兵队长也立即下令:“开枪,干掉他们!”

  民兵们在壕堑中朝着冲过来的那些约库兹战士开枪,这些稀稀拉拉跑过来的约库兹人数量不多,民兵们射出了几发子弹,已经把他们干掉了一半,苏穆里忍着疲累,带领着骑兵连再度冲击了上去,高头大马对于步兵的冲击力更大,安达卢西亚马将约库兹勇士们撞倒,马蹄狠狠地踩在他们的胸腹上,无情的马刀砍在约库兹人的脖子上,一些头颅直接滚落到了地上。

  虽然一些勇敢的约库兹人用骨矛想要将马上的骑兵掀下来,但是效果非常不好,苏穆里的马军战术就是强调一阵风,突击冲过,一刀剁死,绝对不停马跟敌人纠缠。

  又是几十名约库兹人被杀死,这开战以来,已经有超过二百名约库兹战士的死伤,不过在埃克隆眼中,他无法详细计数,他只知道自己这边人马还有很多,而且死掉的没有泰旗部落的人。

  已经被连番的失败激怒,埃克隆举起手中带有宗教祭祀意涵的一支手杖,他高喊道:“上啊,全给我上啊,干掉这些敌人,让他们瞧瞧约库兹人的厉害!”

  当埃克隆带领着泰旗部落向前冲锋时,这次不需要什么传令员了,所有的约库兹战士都开始嚎叫着向着印第安骑兵连冲过来。苏穆里根本想也没想,打了一声唿哨,领着一队骑兵开始向后奔跑。

  在壕堑中的民兵们,隔着六七百米的距离就开始放枪,不过他们只打了五六发子弹后,民兵队长就已经承担不住压力,怒喊一声,和所有的民兵一起跃出了战壕,开始向后退却,躲进了野河农场修建的碉堡中。

  这座碉堡是土石结构,连唯一一扇门也是铁门,所以民兵们不是特别担心会被约库兹人攻进来。只是,碉堡里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防御武器,连一挺机枪都没有,只有民兵们几十杆枪,以及所剩不多的子弹了。

  在碉堡中,民兵们仍可以在高处进行有限的射击,约库兹人簇拥在碉堡跟前,却发现无法攀爬上去,而且也打不开碉堡的那扇大铁门。

  更多的约库兹人选择追赶印第安猎骑连,有战马的约库兹战士紧随其后,苏穆里不得不再度回身射箭,一些猎骑也跟着他一起射击着,不过效果并不是太好。这样的追赶,很快就闯入到了野河农场的农田中。

  战马的马蹄、约库兹人的赤脚,踩在了农场社员辛辛苦苦播种下的庄稼苗上,只留下了一片狼藉。苏穆里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咬着牙,胸怀愤恨,但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了,敌人实在太多了。

  “连长,我们的左侧,有一队敌人冲过来了!”羽哈维大声向苏穆里示警道。

  苏穆里连忙向左看去,果然看到一队二百人左右的骑兵队,凭借着更好的马力,朝着自己这边冲击过来。猎骑们已经消耗了不少马力,他们的马虽然能够继续奔驰,但是速度上已经比不上那些抄近道冲过来的约库兹骑兵了。他也没想到,约库兹人居然也玩了一手,让步兵和骑兵在后面追赶他们,然后又派一支骑兵抄截他们的侧翼。

  “往前跑,不能被他们拖住!”苏穆里明白,一旦脚步被牵制,那么后面大批的约库兹步兵将冲上来,然后将他们这几十个人重重包围,没有人能活下去。

  “这样跑,会被追上的!”苏穆里心理很明白,敌人追击的速度很快,而且后面的敌人实在太多了。

  这个时候,年轻的瑟拉诺骑手羽哈维狠狠地咬牙,叫道:“连长,你带着大家继续撤退,找到我们的援军,我带着我们排的人,阻碍他们一下,为你们断后!”

  苏穆里大惊:“羽哈维,你不要!”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羽哈维已经拨过马头,口中驾的一声,冲向了左翼追过来的约库兹骑兵,他的身旁都是一脸决绝的印第安骑手们,他们在马上将自己的弓箭拉断,绝不给敌人留战利品,拔出了自己的马刀,像是一阵旋风一样冲进了敌人的骑兵阵中。

  二三十个骑兵狠狠地撞进了二百多人的骑兵队里,但是这二三十名大唐印第安猎骑的凶狠,却是约库兹骑兵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只见羽哈维纵马而上,手中马刀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狠狠地斩在了敌人的马头上,敌人的战马当即跪倒,羽哈维回手又是一刀,将这名敌人直接刺死。

  两名敌人同时拿着手中的武器朝羽哈维戳来,羽哈维矮身闪避,然后横着一刀又砍在了一名敌人的腰上,将他从马上砍了下来,另一名敌人将长矛用作棍棒,猛敲在了羽哈维的胳膊上,撕心裂骨的疼痛让羽哈维差点拿不住手中的钢刀,不过他又是一咬牙,再度砍中了这名敌人。

  每一名印第安猎骑至少都杀死了一名敌人,厉害的猎骑甚至连续杀死了三四个人,可是他们的人数毕竟少,后面的步兵们赶过来的时候,这些猎骑也已经差不多精疲力竭了。

  羽哈维的余光能够看到,一个接一个的猎骑从马上被打下来,即便落了地,还有一口气的猎骑还会抱住敌人战马的马蹄,或者像是虎豹一样撕咬着敌人,直到敌人的骨矛和大棒将他们生生刺死或者棒杀。

  羽哈维的身上也已经伤痕累累,甚至敌人的骨矛刺破了他的腹部,拔出来的时候还带出来了一截肠子。羽哈维砍翻敌人,又将自己的肠子塞回了肚子里,继续作战。他数不清自己砍倒了多少敌人,更数不清自己身上有多少道伤口,当五六只骨矛同时刺入他的身体时,羽哈维似乎全身轻松了,他已经感觉不到痛苦,只是眼睛望向苏穆里他们撤退的方向,心中道:“我已经完成了我的职责,军人应尽的天职……剩下的,交给你们了,连长。”

  苏穆里没有看到羽哈维和其他猎骑壮烈牺牲的场景,但是他能够想象那到底是怎样的惨烈,从来都坚毅无比的楚马什汉子眼角噙着泪,他从来不曾恐惧,但是面对自己袍泽的英勇和伟大,他的心被感动装满。

  羽哈维等人的牺牲并没有拖住敌人太久,剩下的骑兵再度冲杀了上来。苏穆里他们又狂奔出去了一两公里的距离,后面的敌人骑兵又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猎骑连的箭已经射完了,马也有些疲乏了,而敌人的骑兵却仍旧穷追不舍。

  这时候,另一个骑兵排的排长说道:“连长,约库兹人没有多少骑兵了,只要我们再派人断后,把他们的骑兵再冲杀一阵,伙伴们就都能跑回去,找到我们的援军。”

  还没等苏穆里说什么,这名排长已经勒马调头:“连长,替我们报仇!”

  跟在他身旁的印第安骑手们,出奇地沉默,在他们初次登上战场的通瓦人冲突中,他们还都习惯怪叫着,坐着各种奇怪的动作,可现在,他们每个人眼中都燃烧着火焰,但却不发一语。

  直到,排长的马刀越过马头,指向敌人的方向,“猎骑兵,冲锋!大唐万岁!”

  “万岁!”这呐喊声比带着他们本族语言的叫喊更富有气势,也更加沉凝。

  几个月前,他们只是一群连棉布衣裳都没有穿过,还过着原始氏族生活的印第安青年。他们走进了大唐的军营,开始彼此依靠,并开始学习成为一名军人,一种自豪感和荣誉感无形中已经渗透进入了他们的骨子里。哪怕他们仍旧戴着各种风土的配饰,哪怕他们的汉语可能根本说不流利,但军人和国家的意义他们已经全部深刻。

  他们中绝大部分人的家人已经居住在了洛杉矶,享受到了更好的生活。他们在军营的生活让他们感觉到坚强和满足,加上印第安民族仍旧保留的血性和勇敢,让他们这必死的冲锋是如此的义无反顾。

  最后一声万岁,气势冲霄,苏穆里能够清晰地听到,和他一同保卫野河农场的八十六名袍泽骑兵,现在自己的身边也只剩下了十几人。他想回头,跟同袍们一同赴死,但他不能这样做,他背负着牺牲战友的使命——找到援军,将约库兹人全军覆没!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天空中轰鸣的声响惊醒了苏穆里的沉痛,夕阳里被染成金橘色的一架直升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