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美大唐 > 065 父子

065 父子

小说:北美大唐作者:白面黑厮分类:历史字数:3007更新时间:2015-08-08 12:35:10
  白南根本没有在那个混混厨子身上再多浪费一丝精力,白南从来不怕浑人,特别是不会选择犯浑对象的那种。即便今天没有那几个海魂衫恰巧路过,白南也有不少手段能够料理这个厨子。想从白大中校身上敲诈,占白大中校便宜的人,恐怕在洛杉矶还没有呢。

  白南蹲下来,拉起那个有些惊慌的印第安小孩,问道:“你能听懂叔叔说话吗?”

  小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白南,半晌才点了点头,“学校,教过。”

  白南问:“你是通瓦人,还是约库兹人?”

  “约库兹。”小孩老实地回答道。

  “什么偷公共食堂的包子?”

  小孩的汉语似乎还是比较生疏,不过看到白南指着他手中的包子,也大体猜出了白南的意思,他又将包子往身后藏了藏,道:“自己吃。”

  白南皱了眉头,道:“难道你们的学校不给你们吃饱吗?”

  小孩脸色有些发红,但是最后还是小声道:“吃得饱。”

  连续覆灭了通瓦人和约库兹人之后,洛杉矶将大批的战争难民设置在了固定的区域中,除了大部分男性战俘被送往矿山等地进行重体力劳动,大部分印第安妇女进行洒扫、编织等女工工作,而印第安小孩则被统一安排进入小学,开始学习汉语、汉字。维持一群原始人小孩的课堂纪律当然很困难,不过老师们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慢慢地这些孩子也习惯了这种不用干什么,留在学校学习东西,同时还不用挨饿的日子。

  白南相信,教育系统一心想要转化印第安下一代为大唐的下一代,对于印第安小孩是不遗余力地好,不可能在食物上有克扣,而且相信学校里是歧视最少的地方。那么,这个小孩子跑出来偷包子,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科欧。”小孩很快地回答了自己的约库兹名字,但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努力地蠕动了一下嘴唇,说道:“刘正义。”

  显然这个“刘正义”是科欧的中文名字,教育系统的天然使命就是给这些孩子去印第安化,所以他们都拥有了自己的中文名,这些名字取出来的时候可能带有很强的随意性,很多老师根本不在乎其家长叫什么,或者他们的印第安名字有什么含义,直接安了一个中文名在他们头上。

  “好吧,科欧,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去偷东西?”

  科欧经过了一番挣扎,似乎感觉到白南身上的气场像是自己的老师,撒谎会被他一眼看穿,于是他用自己不怎么丰富汉语表达道:“爸爸在桤木岭的矿场,很辛苦,我和妈妈很心疼他,我去偷偷看过爸爸一次,爸爸吃不饱,我想省下自己的吃的给他,可是我太贪吃,总是留不住,只能出来找吃的给他……”

  短短几句话,却让人听了十分鼻酸。

  约库兹大部分男性都参与了约库兹战争,所以他们几乎都是战俘战犯,按照内阁的处理,他们都被分配到了一些苦力性质的工作上,比较突出的就是几处已经开发的矿场。这样一来,很多约库兹家庭虽然人丁没有少,但是却被人为地分离了,丈夫见不到妻子,孩子见不到父亲。

  小小的科欧,是个胆子大的孩子。他听说自己部落的男人在桤木岭做工,便偷偷跑去看,找到了自己的爸爸。他怀有的只是朴素的儿女之爱,见不得自己爸爸受苦,想要给爸爸更多的食物。

  白南叹了一口气,这样的事情他没办法解决。对战俘的强迫劳动,不仅仅是压榨他们的劳动力价值,同时也是改造印第安人成为唐人的重要一步。通过集体劳动和各种措施,印第安人会变得更加温驯和融于社会。这不是因为一个个体家庭的悲剧能够改变的事情。

  大多数的约库兹人,他们只不过是盲从部落的命令,参与到了战争里。战争中,数千约库兹人丢掉了性命,更多的约库兹人变成了战俘。他们也许并没有什么错,但现在却必须恕罪。毕竟,如果在战场上弱势的是唐军一方,被屠杀的一定就是唐人。

  战争不容情面,同情敌人是对自己的残忍。

  白南拍拍科欧的肩膀,道:“走吧,我带你去见你的爸爸。”

  处理过许可馨的被咬的手腕,白南租了一辆马车,前往了桤木岭,此时夜色已深,大部分矿工都已经睡下了,白南找到了矿场的负责人,唤出了科欧的爸爸。

  科欧看到爸爸很是激动,忘了身边的任何东西,他冲到爸爸的面前,将包子举到爸爸的面前,用约库兹语说道:“爸爸,吃的。”

  科欧爸爸看到包子,本能地想要咽下口水,但他没有去拿包子,道:“科欧,爸爸今晚吃的很饱,你吃吧。”

  科欧摇头:“这是给爸爸的。”

  科欧爸爸想了一会儿,拿走了一个包子,道:“你一个,爸爸一个。”

  科欧眉开眼笑,“一起吃。”

  一对印第安父子坐在黑漆漆的矿场外面,一座煤山就在他们后面堆着,白南和许可馨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看着。许可馨眼角有些湿润,即便是再蛮荒的族群,在亲情上仍旧让人感到温暖。

  两父子吃完了包子,科欧父亲摸着科欧的头,道:“小辫子都没有了,是他们给你剪掉了吗?”

  科欧的短头发就像普通的华人小孩,要不是他的肤色偏暗,跟华人小孩也看不出分别,科欧对爸爸道:“是老师给我剪的,大家都剪了。”

  科欧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进矿山的第一天,爸爸也剪了。”

  “有没有人欺负你,照顾你的那些唐人有没有打你?”

  夜色深沉,科欧爸爸看不清科欧身上刚被打的淤青,科欧也根本没有提这事儿,他道:“没有,班里大都是约库兹的孩子,大家一起玩,比在部落里好玩,我学会了踢足球,踢得很棒,大家都很喜欢我。老师们,对我们也不差,就是背不过字的时候,会骂我们。”

  “学习唐人的文字啊,也好……会说唐话,会写唐字,大概就能像一个唐人一样过更好的日子了。科欧你要努力啊。”

  “爸爸,你什么时候能够回家?”科欧满眼都是期待。

  科欧爸爸道:“如果爸爸表现得好,三年后就能转成矿场的合同工,我也不太明白合同工是什么,总之就是能够发那些花花绿绿的纸片。”

  科欧道:“我知道,那是钞票。”

  科欧爸爸生硬地重复着这个汉语单词,“是啊,钞票。那个时候就能获得自由,在不工作的时候可以离开矿场了,能够和科欧和妈妈一起生活。有了钱,可以给科欧买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父子的谈话进行了二十多分钟,站在那边的白南一直都没有去打扰他们,直到科欧拥抱了一下爸爸,然后朝着白南这边走了过来。

  “说完话了吗?”许可馨问道。

  “说完了。”科欧有些羞赧地点点头。

  他不好意思地对许可馨道:“姐姐,对不起,我不该咬你,你是好人。”

  许可馨展颜一笑:“没关系的。”

  科欧看向白南,道:“爸爸叫我以后不要再给他送吃的,爸爸说他现在够吃了。”

  白南不清楚科欧的爸爸这话说的是真心还是假意,但对于自己的孩子,那也是一种保护。

  “叔叔,谢谢你,我以后赚到钱,会还给你的。”

  白南笑道:“两个包子而已。”

  科欧摇头:“老师说,做人要讲信用,还要知恩图报。我不太懂这些道理,但是我今天感觉到,叔叔和姐姐帮了我,我应该做些什么报答,不然心里不舒服。”

  白南点点头,带着些郑重,道:“那我等着你的包子吧。”

  许可馨蹲下来,抓着小科欧的手臂,问道:“科欧,你告诉姐姐,如果让你选,你想回到部落里生活吗?”

  年幼的印第安小孩想了半天,然后摇摇头:“不想。”

  “为什么?”许可馨有些讶异。

  “部落里的生活太苦了,每年到了冬天的时候,部落里都没有什么吃的,都要饿死很多人。孩子是最先饿死的,爸爸为了给全家找食物也很辛苦。我原本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都夭折了。在这里,虽然不能经常见到爸爸,但是爸爸还活的好好的,不会被猛兽咬死,得病了也有药治,我天天都能吃饱,还可以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科欧娓娓道来。

  子夜时分,白南才从桤木岭把科欧送回了学校。这个小子是偷跑出来的,害的几个老师担心了半宿,白南虽然提早通知了他们,但是连带白南也被这里的老师骂了一通。白南并不生气,老师们尽责尽心,值得敬意。

  回到自己的宿舍,白南找出了一张稿纸,提笔在上面写了一个标题:《关于允许原住民家庭探视劳改战俘的几点建议》。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