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美大唐 > 074 转运的出洋人

074 转运的出洋人

小说:北美大唐作者:白面黑厮分类:历史字数:3029更新时间:2015-08-12 20:25:27
  对于陈福仔来说,这两天过得如幻梦一样。原本他只不过是福州地界上的山民,他爹那一代的时候家里还有几亩水田,尚能生活,可是陈福仔他爹命薄,得了一场大病,家里求医问药花了好些钱,田产也都抵了出去,后来他阿母也得病去世,第二年上家里的弟弟就饿死了,全家便只剩了他这么一个人。

  原本陈福仔还去过福州城,给人做工,可是陈福仔脾气孤僻了些,与欺负他是乡下人的工友相处不来,便打了一架,将一人的腿打断了,陈福仔连夜跑了出来,生怕那一伙人在找他麻烦。他知道,如果自己回去福州城,必然让那些混混给打死。

  过了几天流离失所、饥寒交迫的日子,陈福仔在海边遇上了林方的手下,对方承诺,可以借其20两银子,作为船资,送他出洋到吕宋过活。到了吕宋还有人给介绍工作,总之叙述得天花乱坠,好像吕宋是什么人间胜地一样。

  在菲律宾的华人,九成都是福建人,所以福建人对于吕宋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算太陌生。陈福仔在福州的时候,听过别人说吕宋的情况,知道那边的人过得大抵要比在老家好一些,不过那边洋人和番鬼都是凶顽,安全不是很容易保障。

  “还能在坏到什么地方呢,与其在这里饿死,回到福州被人打死,不如去吕宋闯一闯,最起码有一口饭吃,至于欠债,人都快饿死了,还哪能管那么多?”陈福仔的逻辑很清晰,所以他选择了出洋。

  海上的生活很艰苦,运输出洋者的底舱狭小,整日见不到什么太阳。船上的伙食相当差,四百多人只有一大桶糙米饭,还有几块咸菜瓜子。就算如此,在第二天陈福仔的咸菜也被人抢走了。陈福仔有时候饿的眼冒金星,就在船底舱寻找蟑螂、老鼠之类的东西果腹,只是他又不是什么猎手,很难抓到这样的副菜。

  底舱里很快就分帮结伙了,几个比较凶狠的家伙各自拉起了一帮人,每当饭食下来的时候,都是他们先抢,能抢的比较多一些,而那些势单力薄的,往往连一口都不一定抢得上。

  这也是林方在一开始招募移民的时候,就尽量选择身强力壮的,比较年轻健康的,要不然估计行船走到一半就有一片人会死在海上了。

  陈福仔知道底舱上面一点的舱室里,也有几十个女人,下面的家伙们总是对上面的女人想入非非。这些女人大都是下面一些人的家眷,极少有单身的。

  这样好似没有什么光明的航路在不知道进行到第几天的时候,底舱里突然来了一群穿着统一制服的人。陈福仔最为讶异的是,这些人居然都没有留辫子。然后,整艘船上最大的林方在一个这群人脚下哭得是声嘶力竭,不断地扣头求饶,陈福仔这才知道,林方是遇上海贼了。

  说是海贼,看这些人的打扮又不像。他们衣着光鲜亮丽,丝毫不像是在海上漂泊的人,每个人都是健壮挺拔,陈福仔觉得就算是自己见过的绿营里的官兵也没有这些人威武雄壮。他猜测,这应该是一队士兵。而林方嘴里一声声唤的军爷,也验证了他的想法。

  再然后,船上出洋的人们被带到了另一艘船上。这艘船怕是得有林方的盖伦帆船数十倍大,一些人甚至都不敢在这条船上迈出脚步,怕脏了这艘看上去像是大户人家的厅堂一样的巨船。

  所有的出洋者被带到一个公共澡堂一样的地方,有人丢给他们一人一块皂角一样的方块,让他们自己清洁。几大桶清水在那里,很多人忍不住上去先喝了几口,直到管事的人制止他们,才开始洗澡。

  清洁完了之后,便有几个彪形大汉拿着剪刀过来了。他们只说了一声剃头,便架住一个原本在底舱还算很横的家伙,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剃成了光头。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是这些大部分没读过什么书的人,对剃头抗拒不是很大。毕竟剃完了之后自己也觉得比较清爽,而且没有人赶在这些彪形大汉面前造次,谁也不知道自己这是被抓到哪里来了。林方怕成那个样子历历在目,大家为了活命别说剃头了,恐怕没下限的事情都会做。

  洗完澡剃完头之后,这些人又被发了一套新衣服。这衣服跟陈福仔之前穿过的衣服都不太像,裤子居然是不需要腰带直接就能勒在腰上的,也不觉得难受。褂子上的扣子好像是玉石一样,但更轻一些。每个人的布鞋倒没什么特殊的,看上去挺新。

  这时候陈福仔听见有人议论:“又给洗澡剃头,又发新衣服的,恐怕不是想为难咱们吧。”

  四百来号人换了一身行头之后,被都送到了甲板上,一身白色军装的白南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个大喇叭。

  “诸位福建的老乡,让你们受苦了啊。我是来自大唐国的海军中校,你们可以理解成水师提督。”

  他这话刚说完,便有很自觉的,扑通一声给白南跪下了。一个人跪下了,其他人也跟着跪下了,这个时代的人貌似膝盖骨都比较软。

  白南使了个眼色,旁边陆战队员就把跪下的人全都拉扯起来了。

  “好吧,我知道大家在船上条件很苦,我长话短说,说完了就有人送你们去饭堂吃饭。你们都是从福建自愿前往吕宋出洋讨生活的穷苦人,甚至为了出洋有些还借了高利贷。但是吕宋并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好,那里条件也很艰苦。西班牙人会把大家当成奴隶使唤,当地土人也对大家不会特别友好。既然出洋就是为了过好日子,我给大家指一条明路。我们大唐共和国,在万里之外的陆地上,幅员辽阔,不逊大清。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是同胞兄弟,都是汉家儿女,大唐以人为本,以民为贵,绝不会亏了大伙的。”

  白南继续他的蛊惑道:“去吕宋呢,我们是不会送大伙去的。如果大家想去大唐,我们热烈欢迎。不仅给林方的债务一笔勾销,我们还会给大伙一笔安家费,每人30银元,如果是全家的话,给的更多。我们大唐地广,要想种地,我们还会每人授予十亩田地,五年之内,田赋全免,而且还提供所需粮种、肥料等,帮助大家迅速在我大唐国土上成家立业。有做工本领的,我们大唐有工厂上百,一天工作四五个时辰,这薪酬直接用金银结付,绝不拖欠。”

  这时候便有人质疑了,道:“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白南笑道:“为什么不能有,我们大唐就是像你们一样的,一群离开故乡的游子在海外建立的国家,为的就是大伙有好日子过,你们若是不信,这每人三十块银元的安家费,我现在就能发给你们!”

  白南拍拍手,随即便有几个士兵抬来了几个木箱子,箱子盖打开,里面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银元,这视觉冲击力绝对吓人。这里的大多数人,一生之中甚至都没有用过银子,看到这么多钱,两眼都要直了。

  陈福仔也不多想了,他看着那一箱子的银元,想着白南承诺的每人十亩田地,已经彻底被诱惑了,他脑子里念头转着:“也不知道这大唐的田地肥不肥,天候好不好,看这些人一个个养得身强力壮的,说明那边出产也是丰富。有了十亩田地,我陈福仔一定可以养得自己好好的,不止,恐怕讨上一房媳妇,生上几个崽子,也过得下去。”

  想到这里,陈福仔第一个越众而出,道:“我去大唐,我报名,钱能给我了吗?”

  白南哈哈一笑,道:“当然可以。”

  他亲自走过来,从一箱银币中数出了三十枚,然后放进了一个小袋子里,递给了还有些迷迷糊糊的陈福仔,道:“拿去吧。”

  陈福仔还懂些礼数,忙给白南鞠了一个大躬,然后赶忙从袋子里拣出一块银币,用指头弹了弹,喜道:“是真银子诶!”

  立在一旁的常斌嘿道:“当然是真银子,等你到了大唐,还有真的田地、真的粮食呢,你们这波人算是运气好,再过几年移民到我们大唐去的人,待遇便没有你们这么好了。”

  看到有人当场领到了钱,下面的人也彻底激动了。

  “我也报名!”

  “这位军爷,我也去大唐,您给发钱吧。”

  没有多一会儿,这里四百一十五名移民全部都选择了去大唐,而几箱子银币也很快就发完了。

  并没有人坚持要去吕宋,即使真的有,白南也会强行将其带到加州去的。

  一群人每个人都得到了一袋钱,又有士兵将他们引进了海洋之光号的饭堂里。每个人坐在桌子旁后,面前都有一个餐盘,里面有一斤米饭,咸鱼、咸菜,甚至还有水果块,让这些人食指大动。

  陈福仔狼吞虎咽着,不由想:“真的要去过好日子了吗?”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