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镜椅宿缘 > 四十七

四十七

小说:镜椅宿缘作者:郭往分类:科幻字数:2443更新时间:2016-11-29 08:23:21
  警长和何书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个的都是一脸的困惑,这个案子确实无法解释,一个警员跑了过来,“报告,现场查封完毕!”警长扔掉烟头,他道:“收队!”他站起身,又对何书成道:“在客厅还发现了几个模糊的足迹,看起来昨天还有人来拜访过她,这也许和案子有联系……”何书成苦笑道:“这应该是我和两个朋友的足迹,昨天是我们送她回来的。”警长道:“哦,可是茶几的烟灰缸里有很多烟头,这情形似乎不同寻常,好象有一个人昨天和她在这里谈了很久,这事你知道吗?”何书成摇了摇头:“我们送她到家,不一会就离开了。”警长有些兴奋:“如果能找到这个神秘的人物,也许就可以找到这个神秘案件的突破口,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你的老同学似乎和谁关系暧昧,这个夜晚造访的人也许就是那个人!”“不,不,”何书成急忙澄清,“这事与他没一点关系。”警长盯着何书成,何书成道:“昨天他和我在一起喝酒,一直喝到凌晨两点钟,他喝醉了,是我送他回的家,在凌晨三点之前他都和我在一起,现场出现的那个人不会是他。”

  警长大为失望,他瞪眼道:“我有些奇怪,为什么每次你都有机会做证人?”何书成双手一摊:“我有什么办法,事实就是这样,昨天一起喝酒的还有好几个人,你可以去问问他们。”他曲指数了好几个名字,这都是他的同事,警长对于这些名字也非常熟悉。

  “我会去问他们的!”警长扔下这句话飘然而去,何书成叹了一口气,他站在小楼前呆了半晌,小楼就和初见时一样,可它的主人已经先后去世,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该怎么去告诉陈震?这个家伙昨天喝醉了还说要和方晴结婚……

  想到陈震一往情深的样子,何书成突然觉得头疼无比,他在旁边的小卖铺买了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半瓶,抹了抹嘴,他掏出了手机,给高远声打了一个电话。

  听到方晴的死讯,高远声吃了一惊,他是知道小琴会回魂的,小琴会去找方晴的,她是方晴亲手制造的恶灵,可是他没想到方晴的报应竟会这么快,他的眼里慢慢渗出眼泪,虽然方晴是死有余辜,她夺去了三条人命,这是她应该偿还的债,可对于这个自己痴恋多年的女子,他的心里多少还存有慈悲,为此他昨晚劝她离开那栋凶灾不断的房子,离开那个冤死的恶灵,他痛悔自己昨晚没有拉着她离开,至少也应该在那里陪着她!他愿意陪着她面对一切!

  可是她会愿意么?这么多年来,他确信她知道自己对她的情感,可她从未在乎过。

  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没有人,就算是陈震。

  何书成在电话里道:“远声,我想你打个电话给陈震,昨天我和他喝酒,他还说要和方晴结婚……”

  高远声木然听着,他木然挂上电话。

  半个小时后,高远声敲开了陈震的门。

  “我想告诉你一个消息,方晴死了。”

  陈震睡眼惺忪,他一时没有听懂这句话,他怔怔地看着高远声,怔怔地流下泪来:“她是怎么死的?”高远声道:“听何书成说,她是用和宋玉宝一样的方式自杀的。”

  陈震靠在门框上,他只觉身子发软,高远声扶住他,他将陈震扶到沙发上坐下,陈震喃喃地道:“你帮了龙承辉,你帮了杨永平,可你为什么不能帮她?”高远声道:“相信我,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帮了她。”陈震跳了起来,他道:“你帮了她?那她为什么会死?你甚至连昨天她要回家你也没有劝阻!”他连声冷笑,用鄙夷的眼光看着高远声,“你一直装着能帮助我们的样子,让我对你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我昨天就不应该让她离开那面镜子!你知道么?我现在觉得你很可笑!”

  高远声道:“你怎么看我并不重要,对于方晴的死,也许并不止你一个人伤心。”陈震惊奇地发现,高远声的声音有些哽咽。

  “她为了自己的爱情不惜一切,可你为她、为你们的幸福做了什么?十三年来,你并没有寻找过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直停留在原地,你甚至没有为你自己努力,你说你爱她,可你能给你所爱的人甚么?若非如此,她也不会死!”高远声说完转身出门,陈震呆了半晌,他颓然坐下,突然间他伏在沙发的扶手上痛哭失声。

  半个月后,高远声和何书成站在站台上,看着远去的列车,何书成道:“你为什么提议将方晴的骨灰葬入宋家的坟山?”高远声道:“因为她是宋家的人,我想她自己也愿意这样做,在那个世界里,她希望陪伴她的人,是一个真正爱她的人,比如说,宋玉宝。”何书成沉默了一会,他又道:“你觉得陈震一个人去办这件事成么?我觉得他从来没有单独一个人办成过任何一件事!”

  高远声笑了,他拍了拍何书成的肩膀:“他会办成的,这是他为方晴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再说,”他神秘地眨了眨眼,“一份感情结束的时候,也许另一份感情就会开始,陈震需要的不再是等待,他需要的是寻找。”何书成一脸迷惘:“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走罢,”高远声亲热地搭住他的肩膀,“以后你会知道的。”两个人慢慢走出站台,高远声道:“还得多谢你隐瞒了方晴的真实死因。”何书成一愣,他站住脚步:“难道你知道方晴的不是自杀的?”根据警方周密的调查,方晴确实在临死前已经神经濒于崩溃,具体原因肯定是因为那具追逐她的尸体,她应该是想通过死亡来逃离这种极度的恐怖,所以确切地说她是被那具尸体所杀害的,可是这种推断难住了所有的专业人员,包括那位警长,总不能对公众说一个死人杀了一个人,最终警方拿出的报告是:死者与自己的家庭服务员发生争执,在盛怒下失手杀死了她,然后畏罪自杀了。

  高远声笑而不答,他转身走开,何书成挠了挠头,他快步追了上去,“我隐瞒了方晴的死因,你为甚么要谢我?”

  列车上,陈震抱着一个大大的旅行袋,他孤身坐在椅子上,就在半个月前,那个美丽的女子还坐在自己的旁边,憧憬着以后快乐的日子,可现在,她就躺在自己怀里的这个冰冷的木盒子里,他的眼眶红了,他已失去了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阿震,你要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

  这场等待终于到了尽头,她终究是别人的妻子。

  秋风渐渐肃杀,满目苍黄,树叶撒落一地,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陈震很方便地找到树上的那张纸,拨通了电话,“喂。”

  “你又来了啊,我马上来接你!”

  听着这嘶哑的乡音浓郁的声音,陈震的眼前浮现出一张朴素的美丽的脸,他的心里一暖。

  马达轰鸣声渐近,那辆五彩的摩托车停在他的面前,阿慧跳下车来,“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