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四十九章 宁古塔六

第四十九章 宁古塔六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186更新时间:2017-01-05 08:00:01
  “没有!”戈什哈疑惑的摇了摇头:“我没看清,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去!”

  正当安巴焦躁不安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一阵哭号声,他赶忙跑到城墙内侧,向城内望去——一栋房子倒了半边,火光升起,一群人在四周惊诧的看着,几个女人在旁边哭号。他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旋即转过身来,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远处的平台。

  平台上,炮手们正飞快的给发射完的火炮清洗炮膛,准备下一次射击,平台下二十多个火堆上,一枚枚实心铁弹被烧的通红,转眼间另外两门火炮也次第发射。这些炮手都是从特别挑选的西班牙炮手,经验十分丰富,他们根据第一发打高了的偏差,立即调整了炮口,结果第二发就射中了目标,炙热的实心铁弹击中了城门口上方的城楼,火光立即升起。

  城楼上已经是一片混乱,被烧的通红的实心铁球打断了城楼的一根立柱,然后一头扎进了城楼里,将里面原本用来对付攻城器械的油脂点着了,四溅的碎片打倒了好几个人,这几个倒霉鬼在地上翻滚着,发出凄惨的哭号声。但更多的人站在那儿不知所措,突然而来的打击让他们完全蒙了。

  “快,快趴下,蛮子有红衣大炮!”安巴疯狂的叫喊着,亲自参加过第一次宁远之战的他立即就认出这是什么玩意,城外蛮子们的古怪行动也真相大白了——他们是在修建炮台。以当时的火炮铸造技术,除非是大口径的臼炮或者专门铸造的大口径攻城炮,明末中国的绝大部分红衣大炮是无法对城墙本身造成威胁的(红衣大炮是根据当时英国海军的十八磅加农炮仿造的,即使是当时的夯土城墙,其城墙的厚度也不会少于两丈,如果红衣大炮可以直接摧毁城墙的话,而当时的风帆战舰的防御只不过是橡木板,在十八磅加农炮前比纸板强不到哪里去。),但红衣大炮发射的实心弹足以摧毁城墙上的女墙和各种防御器械,对上面的守城人员造成大量杀伤。修建了炮台之后,攻城方的加农炮不但能提高射程,而且还能克服仰角的问题,直接射击城楼上的守军了。

  “大人,小心!”身后突然传来戈什哈的尖叫声,安巴茫然的转过头,只见一根立柱朝自己迎头砸了下来,他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扑,顿时眼前一黑,痛昏了过去。

  炮台下,乞列迷人先是陷入了一片沉寂,这些一生中都在森林中生活的人们被火炮的巨大威力给惊呆了。片刻之后,欢呼声如雷鸣一般响起,与之一同响起的还有鼓声、号角声、笛子声、口哨声、以及用武器敲击盾牌的声音。狂喜的人们在头顶上挥舞着武器,向炮台上高声欢呼。多少年来,他们在和女真人的战争中都是在被压迫、被攻击、处于劣势的一方,而今天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他们占据着优势了。

  经过数轮炮击,烤热的实心弹已经用完了,城门楼上已经是一片火海,虽然守兵们还在用水和沙子扑火,但那不过是徒劳——他们的主将已经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不断有致命的炮弹飞来,被灼烧的立柱和梁木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随时都可能崩塌下来,将周围的一切埋葬。而在数百步外,数万野蛮人正跃跃欲试,准备冲进城发泄嗜血的**,将一切都撕成碎片。

  “击鼓、吹响号角!”阿克敦发出了命令,身后的护卫立即吹出两声绵长的号角,平台下的十几面皮鼓也隆隆的响了起来,鼓声与号角声引起了数万乞列迷人的呼喊声、口哨声、号角声和各种声音,他们开始缓慢的向前移动,在最前面的是一具新的攻城锤,有先前那个被烧毁三倍那么大,而且在攻城锤的上面还蒙有木板和兽皮,以保护下面的人们。

  安巴是被沉重的撞门声惊醒的,刚刚醒来的他就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剧痛无比,他下意识的惨叫了一声,随即便听到亲兵惊喜的声音:“大人,您醒了!”

  安巴咬紧牙关,只是点了点头,以避免让部下看出自己现在的状况有多糟糕。他竭力想要站起身,但从右腿传来的一阵刺痛让他惨叫起来,旁边的亲兵赶忙将其扶住:“大人,您的右腿已经断了!”

  安巴看了看自己的右腿,正如那亲兵所说的,右腿已经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大夫正在想方设法将其纠正回正常的形状,然后上夹板。安巴正想扭过头好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但城门传来一声声巨响将他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过去了。他顾不得腿部传来的剧痛,一把抓住亲兵,厉声喝道:“城门那边怎么了?”

  “是蛮子的攻城锤!”

  “该死的,竟然冲到城下了!”安巴看了看城头:“难道没人管吗?就这么让他们胡来?”

  “大人,城头上着火了,而且还有蛮子的火炮!”

  “混蛋!”安巴给了那亲兵狠狠的一拳:“火和炮弹可以杀人,难道城门被攻破后蛮子的斧头和弓箭就不能杀人?快扶我起来!”

  亲兵从地上爬起身来,吐出两颗牙齿来,安巴的老拳的分量可不轻,几个亲兵将他半扶半抱起来,他拿起一根长矛做拐杖,便在领着十几个人爬上城楼。

  城楼上已经是火光四射,灼人的热浪扑面而来,安巴下意识的伸手挡了一下,顿时问道一阵焦臭味——自己的两鬓的头发已经有些枯黄了。他顾不得这么多,一步一拐的来到一段残破的女墙旁,向下望去,只见下方是一个巨大的攻城锤,上面的木板和兽皮让这个丑陋的巨大机械有些像一头巨大的乌龟,龟壳上零零闪闪的插着箭矢,城门两侧突出城墙上的守兵们还在进行着徒劳的努力,他们不断向攻城锤发射箭矢、投矛和石块,但都被木板和皮毛拒之门外。安巴知道,在木板和兽皮下面,有几十个强壮的男人正在拼命的推,用肩膀抵住,用脚蹬地,好让尖头木桩一下下撞击厚实的城门,当城门被撞开,他们就会把绳子变成斧头,将面前的一切砍成碎片。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来阻止他们,弓箭和投石都没有用,只有油、对滚油,滚油在哪儿?安巴下意识的四处搜寻,可是城楼上已经是一片火海,他的目光突然停在了一柄被人遗弃的铁斧上。

  “快,快用这个!”安巴指着铁斧高声喊道:“把女墙橇松了,砸蛮子的攻城锤!”

  亲兵们一涌而上,他们飞快的用手中的武器刺进砖缝里,将里面的粘合砖块的石灰挖开,然后用力橇松了,最后他们将肩膀抵在砖块上,用力将其推下城。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沉重的半截女墙狠狠的砸在攻城锤上,兽皮和木板制成的龟盾就好像硬纸板一样被轻易粉碎,被砸中的那半截攻城锤已经破碎变形,无法辨认。鲜血从碎片下方流了出来,幸存的乞列迷人从残余的那一端涌出,争先恐后的逃走,城门两侧城墙上的女真士兵向他们瞄准射击,好让他们跑的更快。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大人!”亲兵们发出欢呼声,狂喜的人们忘记了身份的差别和安巴身上的伤,将其举了起来,直到安巴忍不住剧痛,发出惨叫声,他们才回过神来,小心的将其放了下来。

  “给我弄杯喝的来,快去加固城门!”精疲力竭的安巴半靠半躺的地上,狠狠的灌了一口酒,这玩意的确管用,至少能让自己暂时忘掉那条伤腿。此时的他突然觉得死亡也没那么可怕了,至少那时自己就不用忍受这条腿了。

  阿克敦坐在椅子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右手托着腮,左手轻轻的敲打着椅子的把手,在他的下首站着十二个酋长。这在乞列迷人当中可是非常罕见的——对于这些生活在无边无际的密林中,还没有来得及被文明社会的等级观念所腐化的人们来说,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是不言而喻的。在这些部落里,每一个能通过成年仪式的男子都是同一个祖先的后裔,部落的大事必须经由全体部落男子组成的大会商议决定,在大会和平时,每一个人的地位都是平等的,酋长也无权将权力留给自己的后裔。仅有在战争和狩猎时,酋长才拥有发号施令的权力——这并非因为酋长的身份高于部落的其他成员,而仅仅是因为狩猎与战争的特殊需要,当战争与狩猎结束,这种权力即被取消。(韦伯在这里闲扯几句,很多读者认为野蛮人等级观念更强,比文明社会的人“奴性”更强,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看法。等级观念是随着人类进入文明社会而逐渐产生的,在原始部落里,部落的所有男性成年成员是平等的。这一点在刚刚进入文明社会的民族里还可以找到一些痕迹,比如古罗马人在参加军队时,必须举行仪式宣布暂时放弃自己的公民权,因为所有的古罗马公民都不可以未经审判而受到处罚。但在军队里上司是可以随意处罚部下的,因此加入军队的罗马人必须首先主动放弃自己的公民权。古希腊城邦早期的公民军队、古日耳曼军队,指挥官的位置不在后方,而是在方阵的第一排,和自己的同胞们平等的处于行列里,并没有任何特权。对这方面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看看摩尔根的《古代社会》,里面对人类古代社会学有很精彩的论述。)

  “在进攻这里之前,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天神面前发过誓,除非将城里的每一个女真人杀死,绝不后退!”阿克敦的声音并不大,但充满了力量:“违背誓言的人就砍断四肢,丢到密林里,让野兽吞食他的身体,灵魂永远飘荡在荒野之中,忍受寒风,我没有说错吧?”

  酋长们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们相互交换着目光,几分钟后一个人答道:“阿克敦,您说的没错,可是方才城头上用巨石往下砸,就连有龟甲保护的攻城锤都砸坏了——”

  “你是希望我宽大为怀,是吗?”阿克敦打断了对方的话语,那酋长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赶忙答道:“正是,如果这样,那些人一定会感激您的仁慈。”

  “我的仁慈?”阿克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就好像冬日里的那一缕微弱的日光,一闪即逝:“可是我刚刚已经宽容了一次了,第一次失败后我没有惩罚任何人,”说到这里,他站起身来,上前两步,直到与那位酋长几乎紧贴着脸才停了下来:“可是结果呢?他们又一次逃了回来,你说要我仁慈,请问是为了让他们再跑回来一次吗?”

  在阿克敦的质问下,那位酋长窘态毕露,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没说出来。阿克敦转过身,面朝着其余的酋长,高声道:“我知道,你们会说敌人从城楼上用大块的石头砸他们,连攻城锤都砸坏了,所以他们才后退的。但后退就是后退,是的,在城门下可能会被巨石砸死,但城楼上的敌人也有可能会被火烧死、被炮弹打死,为什么他们没有逃跑?我们一起在天神前发誓,一起进攻宁古塔,向女真人复仇的时候。你们每一个人都说女真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唯一的长处不过是有更好的武器罢了,如果有相同的武器,每个乞列迷人可以对付一打女真人。可是现在呢?同样的危险,女真人没有后退,而你们掉头逃跑,请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每一个酋长都羞愧的低下头,说不出话来。阿克敦沉默了一会儿,用高亢的声音继续说道:“毫无疑问,假如我这次仁慈的对待这些逃兵,他们会感激我。但这种感激又有什么用?让这些懦夫保住性命好在下一次遇到女真人的时候掉头逃跑,把一切都搞得一团糟?不,我宁可让他们恨我,让他们的家人诅咒我,让活下来的人怕我。我不在乎这些,一个将军如果不能让手下的士兵比害怕敌人更害怕自己,那这个将军就是失职的!把逃跑的人押到平台上,砍断他们的手脚,然后丢下去,让所有人看看后退是什么下场!”(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