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一章 夜行

第一章 夜行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3000更新时间:2015-10-10 16:07:33
  寒风如刀,掠过山顶的松林,惊起一群夜鸟,尖声鸣叫着扑动翅膀,飞入夜空中。

  “娘的,冻死个人了!哪个王八蛋说现在地球正在变暖,就让他来这儿喝喝西北风。“刘成缩了缩脖子,将大衣的拉链拉到自己下巴,向前看去,只见在月光之下,两边山坡上黑乎乎的满是松树,中间一条羊肠小径蜿蜒向前,看不到尽头。

  “这几年中央退耕还林生态恢复的也太好了吧,山上的林子那么密,连个灯都看不到。”刘成摸出手机一看,果然信号一栏上还是让人绝望的零格。他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的“啥都懂,啥都不精”的建筑业项目经理,俗称搬砖狗,整日里在甲方的无理要求和总是出各种纰漏的施工队之间腾挪。几个小时前他开车从临潼附近的工地开车去洛阳,不想半路车抛锚了,手机又没有信号,想要找个地方住一宿,在公路上走了一段依稀看到一个村落,就从公路上下来想要过去,却不想路越走越窄,两边的林子越来越密,风也越来越大,村落却不见了踪影,刘成不禁有了打退堂鼓的心思,想干脆回车上对付一宿,等天亮了再说。

  正当刘成犹豫间,不远处传来一阵悠远的铃声,刘成侧耳细听,发现这铃声颇有节奏,暗含节奏,两长一短,夜里听起来颇有几分鬼气。刘成平日里胆子倒是不小,但此时在陌生的环境里背上也不由得冒出了一层冷汗,他右手下意识的深入大衣口袋里,紧紧的握住了防身用的电击器的手柄。

  铜铃声越来越近,借助月光刘成已经依稀可以看清是一个戴着斗笠的男人,这男人手里拄着一根长杖。虽然对方打扮有些古怪,但此时能看到一个活人还是让刘成十分开心,他上前一步大声问道:“老乡,我迷路了,附近最近的村子在哪儿?”

  对面那人并没有立即回答,过了一会才用有些奇怪的口音答道:“这里是潼关县,最近的南原村沿着这条路再走个四五里路就到了。”

  说话间那人走的近了,借助明亮的月光刘成这才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只见对方手中拿着的分明是一根禅杖,莲花状的杖首悬挂着几个铜铃,想必刚才听到的铃声便是行走时一步一顿手杖上发出的,身上穿了一件式样颇为奇怪的宽袍。突然,刘成惊讶的发现对方脚上居然没有穿袜子,赤着脚穿着一双草鞋。

  “草鞋,这年头怎么还会有人穿这玩意,这么冷天连袜子都不穿?”刘成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寒意来,正惊疑间,却听到对面那人双手合十行了个礼,问道:“敢问禅师前往何处?小僧也好参详一番。”

  “禅师?”刘成一愣,这时对面那人已经将斗笠取了下来,只见对方约莫三十多岁年纪,生了一张国字脸,浓眉方口,颔下胡须浓密,看上去颇为威武,精光的头上留有九粒戒疤,却是一个和尚。刘成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禅师”是在称呼自己,可自己哪点像是和尚?

  那和尚见刘成站在那儿发呆,又问了几句。两人站的近了,刘成也越来越发现眼前这人身上的奇怪之处越来越多,心中的怀疑之心越来越重。突然刘成伸出手抓住对方的衣袖用力搓了几下,问道:“您身上这衣服用的是什么布?”

  “出家人粗衣素食,自然是麻衣!”

  “麻衣?这年头还有人穿这玩意?”刘成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那今年是哪一年?”

  那和尚看来脾气还不错,被刘成问来问去也耐烦的很:“已经是大明崇祯三年年尾了,再过两个月就是四年了!”

  “完了!”刘成好似当头挨了一棍,一屁股坐倒在地,好死不死自己怎么穿越了,父母、女友、工作、安稳舒适的生活都永远与自己说再见了。

  “不,我要回去!“刘成猛地跳了起来,掉头沿着回去的路狂奔而去。刘成突兀的行动把那个和尚吓了一大跳,他看到地上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应该是刘成方才丢到地上的,赶忙捡了起来,追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禅师别跑,你丢下东西了!“

  刘成毕竟是开惯了车的现代人,虽然比办公室的白领体力强不少但跑了一段山路就觉得气喘吁吁,两腿如同注了铅一般又酸又沉,慢慢的停了下来,正气喘吁吁间,听到身后有人笑道:“且停步,您拉下东西!”刘成回头一看,只见方才那和尚正笑嘻嘻看着自己,手中拿着一个物件,正是自己的电击器,想必是自己方才不小心丢掉的,心头不由得一暖,伸手接过电击器,按照电视里看到的样子别别扭扭的抱拳行了个礼:“多谢禅师!“

  “当不起,当不起!“那和尚笑着摆了摆手:”俺只是个大庙不收,小庙不要的野和尚,如何当得起禅师二字!禅师若是瞧得起俺,就叫称呼我慧能即可。“两人寒暄了几句,气氛渐渐活络起来,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沿着刘成来时的路走去,刘成想就算不能返回现代世界,至少找到那辆车,也可以作为穿越之后的一点本钱。

  两人正边说边走,突然慧能停住脚步,一把将刘成拉到自己身后,他用力极大,险些将刘成摔了个踉跄。还没等刘成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就听到慧能压低声音道:“小心,前面有埋伏,可能强人劫道!“

  刘成往慧能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片草丛林子,侧耳一听只有呼呼的风声,哪里有半个人影。正半信半疑间,只见慧能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冷笑一声道:“夜黑风高,道旁潜伏,必有不测之心,就莫怪贫僧不恭了!“话音未落,慧能手腕一抖便听到不远处的草丛里一声惨叫,随即走出三个人来。

  这时天上云开,月光如水一般照了下来,刘成看的来人形貌,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只见那三人皆手持兵器,为首那人伸手按着额头,脸上肌肉扭曲,鲜血正从指缝间流了下来,染红了半张脸,看上去宛若恶鬼一般,想必方才被慧能投石打中惨叫出声的就是他。

  “娘的,把这两个贼僧的秃瓢给某家砍下来当尿壶!“那受伤汉子不由分手便指着刘成那边暴喝道,后面两人爆然应喏扑了上来,刘成哪里见过这般见仗,两腿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幸好慧能大喝一声,舞动禅杖上前拦住两人斗了起来。

  刘成向后挪了几步,想要转身逃走,但又觉得这样将慧能独自丢下太不义气了,毕竟若非自己往这边走慧能也未必会遇到这三个强人。可以说是因为自己才将他牵连进来的。可要上前厮杀却又不敢,只得站在一边给予精神支持。只见那慧能将一根禅杖舞动的和车轮一般,进退有据,虽然以一敌二依然进手多遮拦少,逼得那两个强人步步后退,虽然刘成对于冷兵器厮杀是个门外汉,也觉得这慧能武艺相当不错,不由得心中大定,大声叫好助威。

  刘成这一叫好不打紧,却惹恼了被打伤的强人头目,他解下背上的牛角弓,一边上弦一边骂道:“娘的,真是冲了门神,探个路都能碰到这等硬手。你武艺高,再高看你能挡得住老子‘养一箭‘几箭!“

  刘成看那强人头目三下五除二上好弓弦,心中不由得慌了,那慧能虽然以一敌二也占了上风,但距离取胜还差的远,若是加上这个放暗箭的匪首必然死路一条。他想要转身逃走,但又不忍丢弃慧能,再说这深山之中若是没有慧能的保护自己估计也跑不了多远。想到这里,刘成一咬牙,捡起几块石头向那匪首投去,一边扔一边骂道:“千刀杀万刀剐的狗强盗,暗箭伤人算啥本事,有本事和你爷爷我斗一番呀!“

  那匪首刚上好弦,正准备一箭了解了那伤了自己的臭和尚,耳边一阵凉风刮过,本能的一缩脖子,回头一看,只见那个刚才躲在一边的胆小家伙一边朝自己丢石块,一边大声叫骂,不由得火冒三丈,正要弯弓将那混球射个对穿,那家伙却机灵的很,一猫腰就钻进路边的林子里。那匪首看刘成动作就知道身手有限的很,冷哼了一声拔出腰刀追了上去。

  那匪首进了林子,向里面走了十几步,只见树影憧憧,刘成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匪首叫骂了几声,也无人回应,恼火的虚劈了几刀,转身正要回去,突然听到脑后风声一响,赶忙往右边一扑,便感觉到右边脸上火辣辣的,却是被刘成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树后一棍扫来刮了一下,血立刻流了下来,一只眼睛给糊住了。那匪首顿时大怒,抢上前去一刀当头砍了下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