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楔子

楔子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2871更新时间:2015-10-10 16:06:26
    崇祯三年五月,北直隶良乡东关镇。

  镇子里一片狼藉,除了位于中央的城隍庙以外,其余的房屋几乎都被烧毁了,只留下被熏得乌黑的残垣断壁。这都是几天前一股路过的后金骑兵的杰作,他们没有攻下紧闭城门的良乡城,就将位于东门外的镇子抢掠一空,临走前放了一把火,将其付之一炬,若非那城隍庙是用青砖筑成,又与四周的房屋隔着一大块空地,隔开了火焰,只怕也不能幸免。

  城隍庙

  “你去一趟县城,禀告县尊我延绥镇勤王兵已经抵达迅地,请其发粮。”大明延绥镇参将杜如虎说到这里,从一旁的木箱里取出一个皮囊,颇有些不舍的掂量了两下,丢到案上:“若是县尊推诿,你便将这些银子与他,一定要把粮食弄来!“

  “是!”千总杜国英磕了个头,拿起皮囊,出门跳上战马,踢了两下马肚子,战马嘶鸣了一声,就疾驰而去,很快就消失在杜如虎的视野里。

  “哎!”看着自己的族侄远去,杜如虎叹了口气,向外走去进行例行的巡营。沿途只见士兵们三五成群在废墟上翻检,寻找可以作为薪柴的木料,人群中不时发生小规模的殴斗,那是发现了什么值钱的财物。城隍庙外的空地上并列开的十几口大锅里热气腾腾,但细看就会发现锅中翻滚的多是野菜,少见粮食。原来去年十月后金大军从河北遵化、蓟县破口,兵锋直抵北京城下。大明遵化巡抚王元雅被杀,山海关总兵赵率教阵亡,辽东督师袁崇焕论罪下狱,辽东总兵祖大寿领关宁军逃回山海关。情急之下崇祯皇帝发出旨意要求各路督抚火速勤王,身为大明延绥镇游击的杜如虎受命率领一营兵(大约千人)前往京师勤王,一路上粮饷皆缺,到了北直隶地界后情况越来越糟,所到之处多半被后金军抢掠一空,地方官员无不竭力推诿,声称府库空虚,无力供给粮饷。他们已经是连续第三日没有得到补给,士卒们甚至不得不宰杀驼畜和收集野菜果腹,杜国英方才骑走的那匹马已经是营中为数不多的几匹战马之一了。

  “将主爷,气氛有点不对,咱们回去吧!“身后的亲兵压低声音说,杜如虎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也感觉到周围气氛很不对,他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向作为自己的行辕的城隍庙走去。

  杜如虎回到庙里,解下身上的盔甲,刚刚吃了几口饭,就听到外间人声鼎沸,刚刚站起身就看到十几个士兵冲了进来,一旁亲兵头目赶忙大声喝道:“行辕重地也敢擅闯,都皮痒了吗?“

  “罢了!“杜如虎赶忙制止住亲兵头目,他已经从人缝隙里看到外面围得黑压压的人头,现在可不是甩威风的时候,他竭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沉声道:”怎么回事?“

  冲进庙里的士兵们为杜如虎的镇定所慑服,嚅嚅喏喏的不敢开口,相互看了几眼,为首那人上前一步道:“禀告将主爷,军中已经断粮三日了,弟兄们实在是熬不住了——“

  “我知道了!“杜如虎打断了那士兵的话语:”我已经让杜千总前往良乡县城催粮,应该再过个把时辰就回来了,耽误不了大伙的晚饭。“

  在杜如虎的多年积威之下,士兵们没有说话,但杜如虎还是感觉到众人心中的不满情绪,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必须做点什么,否则很可能会引起一场兵变。

  “来人!“杜如虎低喝了一声,对亲兵下令道:”你去将我那两匹马都杀了,还有拉铳炮的那十几头骡子,都分给将士们!“

  “将主,那马可是总兵大人赏给你的——“

  “那又如何,快去杀了!“杜如虎下令道,转过脸对那十几个士兵道:”你们都回去吧,晚上粮食必到!“

  士兵们被杜如虎的行为所感动,或者说慑服了,都恭顺的退出门外。杜如虎看到外面的人渐渐散开方才松了口气,这时他才感觉到背上凉津津的一片,冷汗将内衣都浸透了。一场眼看就要爆发的兵变总算给对付过去了,现在就要看杜国英是否能在晚饭前把粮食运回来,想到这里,这个经历了数十次生死考验的男人虔诚的跪倒在缺了半个头的城隍神像前,低声祈祷道:“苍天有灵,圣天子护佑,城隍老爷保佑国英能及时把粮食弄回来,熬过了这一关,杜某一定为您重塑金身,若有食言,定当死于万箭之下!“

  也许是真的城隍爷听到了杜如虎的祈祷,晚饭之前杜国英果然回来了,与他同来的还有几十辆大车,上面堆满了麻袋,不过杜国英胯下却由去时的一匹四岁口的甘凉好马变成了一头毛驴。等待已久的士兵们围拢了上来,眼中全是兴奋的光。

  “叔,弄点粮食可真难呀!“杜国英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一开始那狗县令说啥也不肯给,说啥朝廷制度,客军抵达迅地第二日方能开粮。俺嘴皮子都磨破了也没辙,最后只得把叔给俺的那些银子都给他了,还嫌不够,才肯给一半,却让我画了一倍的押,这狗官的心简直黑透了。”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话,能弄来粮食就好!”杜如虎轻轻拍了拍侄儿的肩膀,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这一关熬过了:“快放粮,让将士们吃顿热饭!

  “好咧!“杜国英应了一声,正说话间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怒喝:”咱们千里迢迢过来舍命打东虏,就给咱们吃这玩意?“

  杜如虎几乎是被愤怒的士兵们扯到粮车旁的,只见打开的口袋里流出的并非黄灿灿的谷粒,而是已经变黑发霉的陈谷,里面还掺杂着许多谷糠和沙子,发出难闻的味道。

  “将主爷,您看看这是给人吃的吗?“一个士兵抓了一把陈谷送到杜如虎面前,指尖几乎戳到他的脸上,但他此时已经没有余暇顾及这种无礼的举动。杜如虎艰难的挤到另一辆大车旁,拔刀划破麻袋,里面流出的也是发黑的陈谷,又换了一辆车,还是一样。当杜如虎划开最后一辆大车的口袋,看着流出来霉烂的谷子,眼前不由得一黑。杜如虎闭上眼睛,突然喝道:”杜千总,这是怎么回事?“

  杜国英扑的一下跪倒在地,膝行几步一边磕头一边喊道:“叔,不,将主爷,银子都给县令要走了,俺没钱给掌仓的官儿,那官儿就不肯开仓,最后最后把俺那匹青鬃马都要走了才给了这些呀!是俺没用,耽误了军机,您砍了我吧!“杜国英猛地扯开上衣的领口,嘶声喊道:”叔,往这儿砍,腔子里流出的全是血,流不出一粒粮食。“

  侄儿的哀求就好像一盆冰水泼在杜如虎的头上,他的眼前晃动着嫂子的脸,杜如虎父兄都亡故的早,是守寡的嫂子将他拉扯大的,这个侄儿是长嫂的长子,虽说是叔侄,但年纪也就差个十来岁,自小感情就好的很,从军后更是在阵上救过杜如虎的命。杜如虎手中的刀剧烈的摇晃着,却砍不下去,最后杜如虎一脚将侄儿踹了个跟斗,年轻的千总扑倒在地大哭起来。

  “锵!“一个士兵拔出了腰刀:”娘的,勤王勤王,几千里路赶过来连口糜子都不给吃,咱们回陕西去!“

  “对,回去!“

  “欠饷也就罢了,当兵的连口糜子都吃不上,反了!“

  “对,反回陕西去!”

  一把又一把钢刀被拔出鞘,举向天空,杜如虎绝望的向四周看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闪亮的白刃和愤怒的脸。杜如虎颤抖的举起佩刀,突然反手向自己的脖子抹去,眼疾手快的杜国英扑上去死死的抱住叔叔的胳膊,喊道:“叔,死不得呀,死不得!“

  “混蛋,放开手!“杜如虎狠狠的踹着侄儿的胸口,杜国英却死也不放手,这时一旁的亲兵也回过神来上前抱住了杜如虎,夺下了佩刀,绝望的杜如虎仰天长啸:”苍天呀,这是咋回事呀!咋就不给人条活路呢?“

  崇祯三年十月戊戌,延绥镇兵反于良乡,乱兵攻良乡县城不克,大掠四方,往西而去。

  开始连载前说几句:1、本书为买断合同,所以基本不会太监。2、韦伯时间有限,争取一天一更四千,每天早上九点发。3、作者认真写书,读者订阅打赏,韦伯希望建立这样的关系,当然,看盗贴的不算读者。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