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章 山村

第三章 山村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75更新时间:2015-10-12 09:04:06
  刘成坐在一张缺了半边靠背的太师椅上,伸直两条酸麻的腿,一边喝着热茶,一边好奇的打量着所在的这栋余家大宅,与村子里的其他在废墟上重建的土木结构的房屋不同,这栋宅子保存的非常好,院墙的墙基用条石砌成,用砖石建成的院墙足有一丈多高,十分坚固。宅子的前面临街,后面是晒谷和存放农具的空场,左侧便是山坡,唯有右侧被一条小巷子与邻居隔开,但右侧的厢房相对于宅子

  的其他部分要矮的多,显然这样规模的宅子不是现在村子人家的财力有能力修建的。说实话,到现在他对自己的穿越还是没有什么真实感,唯有酸胀的小腿在提醒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并非一枕黄粱。突然,刘成感觉到太师椅下面一阵响动,赶忙弯下腰去一看,却只见椅子下面蹲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怀中抱着一只黑猫,看到刘成这个陌生人也不怕生,甜甜一笑:“小黑是我家的,好看吗?”

  刘成看那女孩长得修眉大眼,皮肤白皙,梳了两条垂髫小辫,笑的微微咧开的小嘴露出两颗小虎牙来,怀中的猫儿犹如黑玉一般,不由得笑道:“好看好看!“说话便伸手要去摸那只黑猫,却不想那黑猫瞄的一声,已经在刘成手上抓了一道血口。

  “坏小黑!“那小女孩见刘成被猫挠了,赶忙拍了两下黑猫的头,以示惩罚,那猫儿倒也乖得很,躺在女孩怀中不动。女孩对刘成说道:”大叔你莫要怪小黑,它平日里乖得很,今天怕生才抓伤了你,熟了就不会了。“

  刘成苦笑了一声,伸手在上衣口袋里摸了摸,翻出几块花生奶糖来,应该是出门前随手抓的,塞到女孩手里:“它不过是只猫儿,我怎么会怪它!来,叔叔给你糖吃。”

  女孩儿有些迟疑的接过奶糖,却不知道怎么吃。刘成见状便剥去糖纸,掰成两块,一块放入女孩手里,一块塞入自己口中,笑问道:“如何,甜不?”

  女孩儿有些迟疑的将奶糖塞入口中,一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她钻出椅子底,飞快的向外间跑去,那只黑猫跳到地上,回头看了刘成一眼,也跟了上去。

  刘成看着女孩和猫的背影,脸上泛出一丝笑容,如果说不久前他心里只有自己的安危,希望慧能把消息带到后就尽快离开,免得遭遇池鱼之殃。现在他的心里才开始关心起村民的安危来,不希望这个可爱的女孩受到牵连。

  突然刘成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他觅着气味寻去,却只见在走廊的角落里堆着十几个大木桶,里面盛放着一些灰黑色的凝结物,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刘兄,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一个声音把刘成从遐想中惊醒了过来,他回头一看只见慧能站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几分疲惫。

  “无妨!”刘成看了看站在慧能身后的几个村中长老,压低声音问道:“可有什么结果?”

  “哎!”慧能摇了摇头:“有人说要守,有人说乱兵未必会经过这儿,留在村子里就是,还有人说要禀告官府,可就是没人说要走的,都怀着一个侥幸之心。”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这也难怪他们,现在已经是冬天了,若是跑到山里面,粮食牲口一时间也搬不走,要是给乱兵糟蹋了,只怕老人孩子都熬不过春荒。”

  刘成没有说话,他刚才进村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山村并不富裕,他想了一会,低声道:“大和尚,以你看来若是守守得住吗?”

  “守不住!”慧能摇了摇头:“这村子青壮也就百多人,还不及乱兵一半多,村子又太大,对面还有火器,肯定是守不住的。”

  “嗯!”刘成点了点头,慧能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本想开口提出尽快离开,但看到慧能神色惨淡,一时间也不好开口,便随口岔开话题,指着那些木桶问道:“慧能师傅,这些木桶里的是什么东西?“

  “哦,是松脂。“慧能看了看木桶:”这村子后山都是松树,每年村子里都要割树采脂,也算是一笔收入。“

  “若是如此,我倒是有个办法,只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刘成稍一犹豫低声道,他方才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办法,可若非看到那个小女孩,只怕也只会埋在肚子里,毕竟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千言不如一默,可千万别一时好心给自己惹出祸事来。

  “刘兄请讲!“慧能闻言精神不由得一震,他已经被那几个纠缠不清的老人弄得已经有些绝望了,不由得将希望都寄托在这个有些奇怪的青年身上。

  “兵法上不是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吗?”刘成微微一笑,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等待着慧能的答复。

  一条溪水从山上蜿蜒而下,到了谷底汇成了一个小水潭,在水潭旁的高处上有一个很小的山神庙,这个山神庙其实只是个一进深的院子,进得院门便是供奉着神像的正殿,正殿左侧有个丈许见方的耳房供庙祝居住。也许是因为灾荒,也许是因为战乱,这山神庙早已荒废,庙里的神像上的金漆早已掉光,只剩下一个破败的泥偶,成为了狐鼠的巢穴。

  “潼南锁钥!“

  杜如虎站在庙门前,借助晨光念出了庙门上的那个破败门匾上的字样,相比起几个月前那个大明延绥镇参将,此时的他已经瘦的脱了形,仿佛是个影子,在他的身后,近百名衣衫褴褛的乱兵正乱哄哄的围在水潭旁饮水洗溺,不时因为争夺更靠近水潭的位置而相互咒骂甚至斗殴,可奇怪的是杜如虎却好似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全不理会。

  “叔,进去歇歇吧!“杜国英小心的对杜如虎说,自从在良乡兵变以来,杜如虎就变得奇怪,很少说话,吃的更少,夜里也不睡觉时常坐在两眼瞪得大大的一言不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问了也不回答。杜如虎虽说年龄比他不过大了十岁,但从军以来他的武艺、骑术、兵法都是杜如虎一手点拨出来的,在杜国英心里这个小叔和父亲没有区别,因此杜国英一路上越发小心侍候,生怕出了个什么闪失。

  杜如虎没有回答,推门进去,久已无人的屋内立即溅起了一阵灰尘,杜如虎本能的掩住了鼻子,一旁的杜如虎赶忙道:“叔你等会,我让人进来打扫一会。“

  “不必了!“杜如虎摇了摇头,脸上泛出一丝苦笑:”都这个时候了,还讲究这些干嘛,你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吧!“

  4、叔侄

  “是!”杜国英应了一声,退出门外。带到侄儿出去后,杜如虎走到神像前,虔诚的拜了拜,门外传来一阵阵打闹喧哗声。原来自从良乡兵变以来,他被乱兵挟持,名义上虽然还是将领,但实际上已经基本失去了对乱兵的约束,乱兵们之所以还让他当这个名义上的首领一是由于他过去为官颇为清正,并没有什么克扣军饷的行为,这些乱兵也多半是他的同乡,有的甚至还是他的远房族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依照当时明朝处置乱兵的通例都是只诛杀首恶,胁从不计,而这些乱兵只是想回到家乡,并没有起兵造反的想法,因此他们硬把杜如虎顶在头上也有当做替罪羊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杜如虎自然没有什么能力约束士兵,结果这几个月来乱兵分成了四五股,也时常有人逃散,最后剩下的不到百人多半是杜如虎的族人。

  杜如虎拜完了神,伸手到怀里想要摸出点东西供奉山神,一摸却只摸出一枚天启钱来,他看了看铜钱,又看了看破烂的神像,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山神呀山神,俺身上也只有这一个铜钱,你也莫要嫌我穷,保佑我杜如虎能回乡,能再见妻小一面,自当重塑金身相报!”说到这里,杜如虎便在神案上投掷卜卦,结果却是个凶卦,他咬了咬牙,又投了两次,结果还都是凶卦。杜如虎胸中不由得一阵怒气上冲,一把抓住铜钱向神像投去,破口大骂道:“尔这山神,当真欺人太甚,莫非以为我杀不得你?”话音未落,杜如虎便跳上神案,一刀将那泥偶头部斩落。

  正当此时,外间传来一阵喧闹声,杜如虎越发恼怒,跳下神案,正要推门叱骂,庙门却被推开了。却只见杜国英拉着一个头上包着白布的军汉进来,笑着说道:“叔,杜固这小子回来了,你说的那条小路没有官兵把守,他还找到落脚的地方了,还有酒有肉,啥都有,今晚可以过个舒坦了。“

  “哦?”杜如虎上下打量了下杜固头上的白布下透出的血迹,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头上这是怎么回事?跟你去的那两个人呢?”

  “禀告将主爷!”杜固叉手行了个礼:“俺受了军令在前面探路,遇到两个奇怪的和尚,便打了起来

  ……”于是杜固便将自己三人遇到慧能刘成二人,发生冲突,同伴两人被杀,自己被俘的事情,被带到村子里的事情一一道明。

  “俺哄骗那村子里说咱们有两百多人,还有火器,那村中人听后怕得很,便将小人放了。让小人转告军主爷:村中已经杀好了两口猪、两只羊,粮食柴火也都准备好了,咱们可以放心取用,住上一宿。只是请莫要损毁房舍,杀伤牲畜,平安过境即可。”

  “杀了我们两个人想这么简单就了事了?叔,你给我三十个人,我去把那个村子给屠了!“杜国英一听就火了,对杜如虎大声喊道。

  “罢了。“杜如虎是个聪明人,从杜固的话语中已经听出了对方的意思:”动起手来刀枪无眼,再说那两个和尚也不是傻子,会呆在村子里让你杀,肯定早就跑远了,咱们现在身处险境,潼关城就在左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是!“杜国英虽然不服气,但还是习惯性的低下了头,一旁的杜固也插嘴道:”将主爷说的是,那两个和尚可不简单,一个武艺精熟,另外一个更了不得,会法术呀!“法术?”杜国英一旁心中正气闷,便嘲笑道:“杜固你这小子该不会又在哪儿灌饱了黄汤,又胡咧咧起来,小心吃荆条!“

  “千真万确,那和尚会引雷劈人,手一挥便电光四射,俺便手脚酸麻,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说到这里,杜固扯开衣服领口,露出一块明显与旁边颜色不同的皮肤:”您看,这就是被电到的地方。“

  杜国英看了看,脸色微变,回头看了看杜如虎,眼光中满是探询之色。杜如虎却神色如常:“纵然有法术,最多也就是敌得一二人,防身罢了,咱们百多人刀枪火器都有,又怕他什么,若是法术这般厉害,早就是白莲教的坐了龙庭了?杜固,你休得在军中胡言乱语,不然小心军法无情,国英你传令下去,整装出发,我倒要看看那个和尚的法术有多厉害!“

  杜国英见叔父突然恢复了平日的镇静自若,心中也颇欢喜,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不一会儿外面便传来乱兵们的欢呼声。杜如虎转过身来,看着已经没有脑袋的山神像,沉声道:“山神呀山神,莫非这就是你对我杜如虎的报应?“

  于家寨。

  刘成与慧能站在村口的牌坊旁,看着村民们正扶老携幼赶着牲口离开村子,几乎每一个人身上都背着或大或小的包裹、箩筐,那里面装着他们为数不多的一点财物,绝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呈现出一种悲伤和茫然的神色,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他们完全不明白。看着这一切,刘成的心中有些慌张,自己的计策能奏效吗?

  “慧能法师,你看能骗过那群乱兵吗?“刘成低声问道。

  “行事在人,成事在天。“慧能头也不回,只是凝视着正在离开的村民,口中低声道:”这等事计策最多也就三分,还有三分是看行事的人,剩下四分是看老天。“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