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四章 圈套

第四章 圈套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382更新时间:2015-10-13 09:04:31
  这时村民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末尾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姓于名何,很年轻就考上了秀才,却始终考不上举人,只得出外游幕,到老了倒是积了一笔钱财回了村中,村中最大的宅院便是他家的,在村子里颇有威望。按照计划他将留在村子里与乱兵们周旋,正在牌坊下与家人作别,刘成与慧能赶忙迎了上去,慧能拱手道:“于公,接下来的事情便请你多多担待了!”

  “莫要多说了。”于何摆了摆手:“我心里都清楚,便是让那伙乱兵一刀刀活剐了,也不会说出半个字来!”

  刘成心知若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这于何老汉能活下来的危险微乎其微,心里不由得生出一股歉意来,低声道:“老先生,我出的主意却让你留下来,实在是——“

  “刘先生何出此言!“于何打断了刘成的道歉:”这本来就是我们村子的事情,先生替本村出谋划策已经是有恩于我等,又岂能让先生替再去冒险。老夫再过三年便是古稀之年,便是为了村子死了也是得其所哉,能有这个机会说来还要多谢先生呢!“说到这里,于何整了整衣冠,非常正式的向刘成长揖为礼,他身后的家人也赶忙一起行礼,倒把刘成弄得手足无措,一时间受礼也不是让开也不是。

  “多谢大叔,多谢您的糖!”一个熟悉的声音吸引了刘成的目光,在于何的身后的毛驴上坐在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那可爱的垂髫女孩,怀中还是那只黑猫,刘成上前两步伸手想要抚摸那女孩的头,突然想起那猫儿的利爪,手又缩了回去了。

  “大叔莫怕,小黑这次不会抓人了!”

  刘成被女孩看出心思,脸上不由得微红,口中正想说几句搪塞的话,却听到远处传来尖利的哨音,抬头一看,不远处的山头上升起了一股黑烟,真是实现约定的信号。

  “这伙乱兵来的好快!”慧能冷哼了一声,朝于何拱了拱手:“乱兵将至,那就此作别了,于老先生保重!“

  “保重!“于何肃容道。

  在迤逦的山路上,乱兵们在杜固的引领下鱼贯而行,由于缺乏纪律的约束,许多乱兵将自己的武器、盔甲以及财物都放在抢来的牲口的背上,这些牲口和乱兵们混杂在一起,不但将队伍拖的很长,而且在山路的狭窄处经常会堵住,将行军行列弄得混乱不堪。

  “叔,你看!“杜国英指着不远处山头上的烟柱:”怕是前面有埋伏,让我带一队人做前哨探探路吧!“

  “嗯!。“此时的杜如虎已经恢复了几分往日的威严,他看了看前后的乱兵,眉头皱了皱道:”所有人披甲持兵,牲口都赶到路边去!“

  在杜如虎的命令下,乱兵开始忙乱的从牲口上取下武器和盔甲披挂,一时间牲口的鸣叫声和乱兵的叱喝声充斥了整段山路,杜如虎大声呵斥着,废了好大功夫才把乱兵们展开了队形。这时杜国英也回来了,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叔,那村子就在前面,也就一里多路了。”说到这里,他手一招,身后押上一个身着长袍的老人来,却是那于何。

  “这老汉便是那村子里的,村子里其他人都跑了,就剩下他一个!”

  杜国英正说话间,那兵士猛地推了于何一把,喝道:“小老儿还不跪下,见过将军!”

  那于何却强项的很,踉跄了一下又站直了,口中嘟囔道:“将军,将军,也不知是哪家的将军?“

  “大胆!”杜国英刚要拔刀却被杜如虎拦住了,他看了看于何的打扮,笑道:“老先生也是进过学的吧?坐下说话吧!“一旁的杜国英有些不情愿的取了一只马扎放下。于何也不客气,径直坐下道:”村子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要杀要剐都由得你,只是莫要胡乱糟蹋了村子。“

  “老先生请放心,我等只是路过,住上一宿便是!”说到这里,杜如虎的脸色严肃了起来:“不过那两个和尚的下落了还请告知,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也不是乱来的人。”

  “这两人是过路的游方僧人,老儿我如何知晓?”

  “游方僧人?那为何将我们的人带到你们村子去?”杜如虎冷笑了一声:“你若是不想死,便让你家人用那两个僧人的下落来换。”说到这里,杜如虎沉声道:“押下去,好生看管,莫要慢待了他!”

  在山顶的磐岩间,刘成与慧能趴在几块巨石间,小心的观察着村子里的动静。只见乱兵们进入村中后,并没有分散开来住进各家,而是住进了位于村子中央最大、也是最坚固的一个大院子里。刘成敬佩的看了慧能一眼:“不出法师所料,这伙乱兵果然是住进了于家的院子。”

  “其实没啥稀奇的,按照那杜固的说法,这伙人曾经是大明的官兵,里面肯定有知兵的人,又被我们杀了两个人,在陌生的环境下肯定不会分散开来,而是选择一个最利于防守的地方住宿。别的屋子多有用茅草木材,唯有于家这栋多半是砖石,不怕火攻,而且院墙又高又坚固,若是我也肯定选这儿。“说到这里,慧能微微一笑:“可他们却没想到这院墙不但可以抵御外敌,也会成为自己逃跑的障碍。”

  “如果说武艺还可以一个人练成,但这些分明是兵法,他不过是一个僧人,怎的知道这么多东西?”刘成看了看慧能的那张英武的脸,心中越发被疑云重重,但他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没有把疑问说出口。

  冬天的白昼过去的很快,不过刚刚酉时,天色就已经颇为昏暗了,由于常年行军打仗的缘故,杜如虎睡的并不沉,不过在合衣床上小憩了一个多时辰,就醒了过来。门外听见动静的杜国英送了饭食进来,一边看着叔父吃饭一边试探性的问道:“叔,这村子粮食柴火都是现成的,前些日子弟兄们都辛苦了,要不停下来歇息两天?”

  “不行!”杜如虎坚定的摇了摇头:“停不得,歇息一宿,明天天一亮就走。”

  “叔——!”杜国英脸上露出难色来:“弟兄们都累的很,还是歇两天吧!“

  杜如虎看了侄儿一眼,他已经大概明白侄儿的意思了,那些村民虽然逃散了,但四周都是荒山野岭,又是冬天,无法在野地里呆多久,只要再呆上几天肯定要回来,显然部下们并不甘心只在这个村子里弄到几顿饱饭和一张床,若是过去杜如虎肯定严词叱喝,但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大明延绥镇参将了。

  “也罢,那就多呆两天吧,最多两天!”

  “是!”杜国英出得门来,六七个百户把总围了上来,不待他们开口,杜国英一摆手道:“将主爷已经应允了,在这儿呆两天,大后天出发!”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都很高兴,没口子的感谢杜国英,有人还表示一定把收获会留给杜国英最好的一份——无论是东西还是女人,而杜国英很大度的都拒绝了,这些日子来实际上他而非杜如虎在实际指挥和维持这支小队伍。相比起曾经身为参将的杜如虎,那场兵变对于年轻的杜国英的打击要小得多,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良乡兵变让他觉得很解气,比起那种多年欠饷、到处求爹爹告奶奶难求一饱的生活,他更喜欢现在的日子。对于未来杜国英坚信这一点:天旱饿不着好汉子,关西已经连续几年闹饥荒了,拉杆子四处抢掠的强人趟将到处都是,像他们这样装备齐全又有着丰富军事经验的队伍在哪儿都是受欢迎的。

  山坡上的松林里,刘成与慧能在耐心的等待着时间的流逝,在他们的身后的山坳里或蹲或躺着百多个青年汉子,为了防止被村子里守夜的乱兵发现,所有人都不能点火取暖。刺骨的山风让许多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但没人敢于抱怨,甚至连要咳嗽的都用衣袖捂住了口,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自己和整个村子的命运就在决定于今天晚上的行动。

  “已经寅时两刻了!”刘成看了看手腕上的夜光石英表对慧能低声道,他费了好大力气才弄明白古代十二时辰和现代二十四小时制的对应关系。慧能点了点头,他转过身低声喊了两个人的名字,两个身手敏捷的年轻人压低身形向村子跑去,他们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刘成看了看外面浓的如墨的夜色,低声道:“外面伸手不见五指,那两个人能行吗?”

  “天黑才好!”慧能很有信心:“这两人都是我的弟子,对这村子熟极了,便是蒙上眼睛也不会走错路。”

  果然正如慧能说预料的,过了约莫一盏茶功夫那两个年轻人回来了,年龄较大的那个满脸兴奋的说:“弥勒保佑,俺从地道进去,将松脂都点着了,守夜的根本就没发现。”

  “咳咳!”慧能低咳了两声,打断了那年轻人的讲述,低声下令让所有人按计划行事。

  杜如虎是被一股刺鼻的气味从梦中惊醒的,他一个骨碌跳下床,将放在枕旁的佩刀抓在手里,从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叫喊声,他猛地一把推开房门,立即被扑面而来的浓烟熏得睁不开眼。

  “来人,来人呀!”杜如虎用衣袖蒙住口鼻,大声喝道。

  “叔!”一个人从走廊上跑了过来,正是杜国英,从他红肿的双眼来看,他也吃了不少苦头。

  “这是怎么回事?是有人烤火把屋子点着了吗?“

  “不清楚,应该不是,这烟大的邪性,咱们快出去透透气!“

  杜如虎叔侄二人相互搀扶着向大门跑去,到了门口才发现已经挤满了被烟雾熏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的乱兵们——为了防备遭到偷袭,大门内不但上了沉重的门榫,还用铁链锁紧了,浓烟笼罩下一时半会也打不开。

  “娘的,快开门!老子快给憋死了!”

  “咳咳,这是啥玩意这么熏人!”

  “快点快点,怎么和娘们似的,半天连扇门都打不开!”

  士兵们的叫嚷声和刺激性的烟气让杜如虎的脑子里就好像一团浆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袖子紧紧的捂住自己的面部,一旁的杜国英则大声的呵斥着乱兵,让他们赶快用斧子劈开门

  经过十几分钟的混乱后,乱兵们终于找到了一把劈柴用的斧子,三下五除二将铁链劈断,将门木下来了。在乱兵们的欢呼声中,沉重的榆木大门被推开了,几个最有力的乱兵立即冲了出去,想要抢先享受第一口新鲜的空气,但迎接他们的并非想象中的新鲜空气,而是两排斜指上方的木枪,最前面几个人的躯干立即被一根或者更多枪尖刺穿,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但不幸的是,他们的惨叫声被混乱的叫嚷声给掩盖过去了,后面的人的视线又被前面人的身体和烟雾挡住了,他们用力的推搡着挡在前面的同伴,这使得木枪刺入他们身体越来越深,很快施害者又变成了受害者,刚才还在推搡前面同伴的人又被后面的人推上了受刑台,当剩下的人发现门口的陷阱后,已经有十几个最强壮、最敏捷的汉子痛苦的倒在地上流血**,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将在几分钟内痛苦的死去。

  陷阱的结构很简单,但非常有效——只是两排木枪,这些木枪的一端被插入土中,而朝上的一端则削尖后用火烤硬,这两排木枪都绑在两排横木上,很像七八十年代机关单位大院那种尖头栏杆,所不同的是尖头栏杆是竖直向上,而那些古代的危险兄弟则是衬四十五度角指向斜上方,上面一层矛头的高度大概位于人的胸口,下面一层大概位于小腹。被刺中人的奋力挣扎只会让木枪的另外一端更深的插入土中,只有将一定数量的木枪折断后才会让陷阱失效。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