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六章 覆灭

第六章 覆灭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58更新时间:2015-10-15 09:04:49
  在余家大宅的后院,有一栋半独立的两层小楼,这在明代较为富裕的人家后院中是颇为常见的,通常是用来供主人家小姐或者爱妾等重要女眷居住,楼上住主人女眷,楼下则是仆妇丫鬟。由于这个小楼是整个大宅的制高点,因此杜家叔侄便将住处放在小楼的楼下,而他们被击败后便带着十来个部下逃到了这个小楼,准备在这儿做平死一搏。

  “来人,快把那个老儿给我抓来,老子要活剐了他!”赤裸着上半身的杜国英呲牙咧嘴的喊道,他的右肩已经肿起了老高,估计就算没有断骨一时半会也用不上了。

  “且慢!”说话的是杜如虎,他做了个手势让不知所措的士兵退了下去,说:“你不觉得这个村子有些蹊跷吗?那些愚民所使的应该是戚南塘戚少保的鸳鸯阵法,那粗树枝便是狼筅,门板便是长牌、使用草叉连枷的便是短兵,投掷石块的便是鸟铳、三眼铳手。可就算是在军中这也是口口相传的秘诀,又怎么会流传到一个山村中呢?”

  “戚少保?鸳鸯阵?叔父你没有看错?”杜国英听了一愣,连肩膀上的重伤几乎都忘了。原来当时距离戚继光去世已经有四十余年,而戚继光又是在中国古代军事将领中极少数几个既有军事才能又有良好文化修养和著述能力的,因此能够留下了《纪效新书》、《练兵实纪》这些有很强操作性的军事著作。但古代社会信息传播的速度之慢远非现代社会可以想象,这些军事著作也属于保密的材料,杜家叔侄虽然已经属于明军的中级军官了,但还是属于半文盲,自然没看到过这两本书,对于著名的鸳鸯阵只是从袍泽口中听说过一些兵力编排、所用器械的细节,而最重要的如何配置兵力、战场上的具体战术变化就一无所知了。

  “我生的迟,未曾见过戚少保的武威,不过我在当百户时手下有个老把总是从宣大镇过来的,倒是曾经在酒桌上提到过一些戚少保的轶事!”说到这里杜如虎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努力回忆的神情来:“应该是没有错,别的有假,那狼筅可是戚少保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的!”

  “莫不是这村子里有戚少保的余泽?怪不得如此难缠!不如我们凭借火器固守这小楼,等到天明后看清楚再做主张?”杜国英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来,也难怪他如此,戚继光并非明代中后期唯一的名将,但若论练兵之精、制器械之锐,用兵之神妙,却是无人能及,自他于嘉靖38年在浙江练兵成功后,大小数百战未尝一败,而且每战都是斩首千百,己方不过死伤数十人,当时虽然早已过世数十年,但在明军将士耳中依然威名极盛。

  “恐怕敌将不会让咱们等到天明,你没觉得我们从一开始就步步受制吗?恐怕我们一开始就中了那厮的圈套。”

  仿佛是为了印证杜如虎的揣测,此时窗外传来了叫喊声:“尔等已入绝境,还不交出人质,束手待缚,保尔等不死。若是不从,待会玉石俱焚,莫要后悔无及!”仿佛是为了印证自己的威胁,话音未落,从外间就升起几个火把,借助火光可以看到距离小楼二十余步外已经有四个门板,门板后面依稀有人影晃动。杜国英闻言大怒:“狗贼欺人太甚,来人,快将弗朗机拉到窗口,给尔等一点颜色看看!”

  “且慢!”杜国英止住手下,对杜国英低声道:“这弗朗机一共也才三发炮弹,能打死几个人?这小楼乃是用松木建成,若是惹怒了他们用火攻我们岂有活路?”

  “叔父,那怎么办?总不能真和他们说的那样束手就擒吧?”

  “那也不必,派个人过去和他们谈谈,就知道他们首脑在哪儿了,举火为号,再用弗朗机打。”杜如虎看了看外面的人影,自言自语道:“奇怪了,我们位置高所以烟雾稀薄了不少,还忍得住,可为啥他们在低处也不怕浓烟呛人?”

  “鬼知道!“杜国英现在也懒得关心这些事情了:”叔,你看派谁去好呢?“

  “就让那个杜固去吧,这厮和那伙人打过照面,也算个熟面孔,使功不如使过嘛。“

  听到杜固的名字,杜国英脸上立即阴沉了起来:“也好,本来我还想将这蠢货活剐了,就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院子里,刘成与慧能正指挥着手下将隐藏在暗处的一个个装满松香的陶罐搬走,每个人的脸上都用布巾蒙的严实,这些布巾都用水浸湿了,里面还包裹了碾碎的木炭,可以起到相当的过滤作用。在临走前,刘成让村民将掺了少量硫磺的松香分别放在几十个个临时搜集来的陶罐内,又将这些陶罐藏在宅院隐蔽处,这宅院原本是属于一个大户人家的,为了防备盗匪修建了一条地道,先前那两个村民就是从那条地道进入宅院,点着了那些松香迫使乱兵们开门的。

  “师傅!”一个年轻人跑过来,神情兴奋的禀告:“楼里出来个人,说是要见咱们首领,见不见?”最后他又补充了一句:“那人我认识,就是那个被师傅您带到村子来的那个贼。”

  “杜固?”慧能皱了皱眉头,向刘成询问道:“这些贼在打什么主意?见是不见?”不知不觉中,慧能已经将首领的位置让了出来。

  “见见也无妨!说不定还能从那厮嘴里套出点话来。“刘成笑嘻嘻的把玩着手中的三眼铳,这是一种明朝特有的火器,三根竹节状的铁质铳管联装在一起,火药与铳子装填好后,可以通过点燃火绳或者敲击尾部的火帽发射,尾部还有或长或短的木柄,在发射完毕后可以当铁棒或者战锤等钝器。

  “带他上来!“慧能沉声道,他看了看正沉迷于第一次见到的明代火器实物的刘成,小心问道:”看刘兄这样子,莫非以前还见过这等火器?“

  “嗯!“刘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玩意距离远点也就能听个响,野战是不行的,守城倒是不错,射手用不着冒着敌人射中的危险探出头去瞄准,还可以当铁锤使,但还是及不上鸟铳,那才是军国之器。”

  “刘兄倒是对兵事懂得不少?”慧能小心的问道:“莫非祖上乃是将门?”

  “哪里,哪里!”刘成这才发现自己有些说漏嘴了,赶忙干笑着掩饰道:“不过是些皮毛罢了,过去在庙里看的杂书多,胡扯几句罢了!”

  “原来如此,刘兄果然渊博!”慧能点了点头,脸上却明明白白的写着四个字——“鬼都不信。”刘成有些尴尬的低下头,避开慧能的视线。这时杜固已经被带了上来,相比起第一次被俘,此人身上的那股子骄狂之气早已荡然无存,离得刘成与慧能还有七八步开外就跪倒在地磕了个三个头,方才站起身来躬身道:“小人参见二位掌盘(明代中后期对土匪首领的称呼)!“

  “掌盘?“刘成闻言一愣,一旁的慧能低声解释道:”这厮只怕是把我们当成路上的强人了。“

  刘成一听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但转念一想这种误解对自己有利,便装出一副颇为威严的样子:“现在你们已经身处绝境,还不快些交出人来,束手投降,还派你过来作甚,莫非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杜固此时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他被派来之前曾经因为中了圈套,将己方带入陷阱而被杜国英狠狠的责骂了一番,又被派来承担这个几乎是必死的任务,来时一路上又想起刘成“法术“的神妙,心中又是担心又是害怕。结果又被刘成无意间道破了他的真实目的(拖延时间),心中不由得闪现出一个念头——”完了“。双膝一软便又跪了下去,一边磕头一边喊道:“上仙慈悲,上仙饶命,我是被逼来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快起来吧!”刘成见杜固突然像发了颠一般,赶忙让人将他拉起来,见此人脸上涕泪横流,额头上先前的伤口又裂口了,鲜血涌了出来,心头不由得一软,对旁人吩咐到:“把他带下去,把额头上伤口重新清洗包扎一下。”

  杜固本以为自己这次性命难保,却没想到得到如此待遇,心头不由得一暖,几分钟后他重新来到刘成面前的时候,杜固的心理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刘成换了一下姿势,让自己在椅子上坐的更舒服一点。

  “两位掌盘的!小人有一事禀告!”杜固咬了咬牙,指着不远处的小楼道:“小楼上还有一门弗朗机!”

  “什么?”刘成不由得大惊失色,为了防止小楼上的鸟铳,他选择的地点位于左边厢房的拐角处的一个小耳房,还用两个门板挡住了窗户,可谓是密不透风。但弗朗机这种火炮就不同了,乱兵们控制的小楼是整个院落的制高点,整个宅院都在其火力控制范围内,门板和瓦片可是挡不住炮弹的。

  “掌盘的请放心!贼人们只有三发炮弹,夜里也看不清不敢乱打。”说到这里,杜固在胯下摸索了一会,取出一个小竹筒来,双手呈了上去:“

  首领让小人来到二位面前,就拉响这发火筒,丢出窗外,指示炮手用弗朗机轰击。”

  “感情这是信号弹呀!”刘成掂量了两下这个有着浓厚硫磺味道的竹筒,额头上不由得冒出一层冷汗来,楼里面的贼人也不是草包,若不是环节上出了写纰漏,自己恐怕见了阎王爷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刘成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杜固,低声问道:“你为何告诉我这些!”

  “小人不想死,若是将这竹筒丢出窗外,待会就算不被炮打死,恐怕也要死于乱刀之下。而且您是个善心人,不应该被炮打死!”

  “那我先前用计引你们来村中,你也不恨我?“

  “两军对垒,自然是尔虞我诈无所不用其极,力弱智短者中计兵败,是他无能,恨你作甚?“杜固答道:”倒是我家首领中计不怪自己蠢,却怪到我这个带话的人身上,实在是可笑之极。“

  “喔,原来如此。“刘成点了点头,对方话语中的意思颇为值得玩味,他微微一笑问道:”那你说说那边是如何安排的?“刘成向小楼的方向指了指。

  “先以炮轰,然后楼内剩下的人乘乱杀出,直取你们首脑。只要杀了你们首领,剩下的不过是乌合之众,人再多也不足为惧!“

  “阿弥陀佛,果然是一啄一饮莫非前定。“一旁的慧能听到这里,合十笑道:”若非刘兄弟你以善意待人,如何能得此福报?“

  “大和尚说笑了,怎知不是您平日里唱经念佛得来的福报?”刘成此时心情甚好,随口打趣道。

  “神佛不过是些泥塑木偶,水火来时自顾不及,如何还能赐人福报?”慧能冷笑道:“天意辽远,口中整日里念经诵佛的定是欺骗愚夫愚妇的贼子无疑。”

  小楼上,那门弗朗机早已被搬到窗口,子药火绳装配完毕,就等待着预定的信号了。杜家叔侄二人侧身站在窗旁,目不转睛的等待着预定的信号.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外间的天色已经微明了,但山间的雾气还是如同牛奶一般浓密,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该不会发火筒被搜出来了?还是杜固那厮胆小临时变卦了?“杜国英的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又一个疑问,又一个个消失了。他很清楚这个计谋有许多破绽,但此时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杜国英微微的闭上眼睛,低声祈祷起来。

  “火光!就在那儿!“几个兴奋的声音让杜国英猛地睁开双眼,果然在不远处升起了一团略带绿色的火光,正是发火筒的特有的。他赶忙招呼手下将炮口对准火光所在的方向,点燃了火绳。随着一声巨响,炮口喷出一团火焰。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