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七章 被俘

第七章 被俘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477更新时间:2015-10-16 00:04:01
    “快,快,把子铳装上去!”还没等炮口的余烟散尽,杜国英就大声催促着,他很清楚胜负就取决于时间。当仅有的三发炮弹打完后,他就带领着剩下的十几个手下向被炮击的房屋冲去。

  “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都到哪儿去了?”看着眼前因为被炮弹击中而正在塌了半边的耳房,地面上到处是被打碎的门板和家具的碎片,但无论是屋内还是屋外却没有一具尸体,杜国英的心中生出一股疑念,这时右侧的厢房里传来一阵细微的嘶嘶声,依稀是火绳的燃烧声。

  “快散开,有埋伏!”

  话音未落,右侧传来一阵枪响,遭到伏击的乱兵们倒了一地。杜国英的大腿传来一阵剧痛,膝盖一软便跪在地上,他勉力用佩刀支撑着站起身来,只见从两边的厢房冲出二三十个青年汉子,其中不少人手中都拿着不久前从乱兵们手中夺来的三眼铳,当中的却是两个光头汉子,杜固微躬着身子,正谀笑着对其中一人说着什么,一瞬间杜国英什么都明白了,他大喝一声:“恶贼!”就一瘸一拐的举刀向刘成扑去,但刚迈出几步,就被七八支长枪逼的退了回来。

  “看来这三眼铳在十米以内对披甲敌人还是有不错杀伤效果的!”刘成从一边的厢房走了出来,踌躇满志的检查着自己精心策划的这场伏击战的战果: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个被打死或者重伤的乱兵,剩下的几个人虽然还紧握着刀枪,但从他们四处游离的目光和苍白的脸色看,这些人已经没有什么继续抵抗的斗志了。

  “放下手里的家伙吧,咱家掌盘的心善,放下兵器的就不杀!”杜固站了出来,大声的叫喊起来。

  “就这样吧!“杜如虎拍了拍要回骂过去的侄儿肩膀,第一个丢下手里的兵器,刚才他的运气很好,七八支三眼铳近距离发射的铅弹居然都连点油皮都没擦破。

  “叔父!“杜国英盯着杜如虎,好像是第一次认识对方一样。

  “再打下去除了多死人已经没意义了,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此时杜如虎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解脱之后的轻松:“出了良乡那事,咱们早晚都有这一天的,就这样吧,一切都结束了!”

  杜国英看了看两旁脸色惨白的同伴,又看了看眼前黑洞洞的铳口和矛尖,绝望的泪水从眼里流淌了下来,他猛地一刀砍在地上,钢刀折成两段。

  漫长而又血腥的一夜终于结束了,当在山上忐忑不安了一宿的老弱妇女回到村子里时,惊喜的发现村子安然无恙,也没有死人,只有十来个人受了伤,而那股威胁村庄的乱兵已经被全部消灭掉了。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已经比他们预想的最好结果还要好得多了。每个有幸留下来村民人都得意洋洋的在亲人和爱侣面前吹嘘自己的武艺和斩杀敌人的数目,不时有人因为斩敌的数目争吵起来,只有有一点是相同的——每一个人都将刘成的谋略夸上了天,整个村子被欢乐的气氛笼罩了。

  但余家大院里的气氛却是截然相反,堂前的院子里二十多个汉子或蹲或坐,神情沮丧,他们当中许多人身上都有伤,有的还在流血,但相比起他们身上的伤,被一群村民击败对精神上的创伤要重得多,以至于当院门被推开时,只有少数几个人抬起头来。

  “吃饭啦,吃饭啦!”杜固喊话的调门很高,在他的身后两个村民抬着一个装满粥的木桶。如果说不久前杜固成出卖袍泽的行为还有不少是出于冲动,此时的眼前的情景让他经非常庆幸自己先前的决定了。像他这样一个和蒙古人打了二十年交道的老兵痞来说,将领光心善是不够的,还必须足够的狡猾和勇敢,能够给部下不断带来胜利,而刘成在这一点上无疑是做的非常好的。在杜固看来如果硬要说刘成还有什么美中不足的话,就是心软了点,没有把杜家叔侄和最亲信的几个手下都杀掉,以绝后患。

  绝大部分败兵们看到杜固神气活现的样子都被吓了一跳,只有少数几个人在那场伏击战中活下来的人才知道杜固的背叛,而院子里的绝大多数人是被打散了以后在天亮后被村民们俘虏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昨天夜里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杜固对于昔日同伴们的表现十分满意,他用木勺在粥桶里用力搅拌了两下,打了一勺粥起来尝了一口:“十足的稠粥,筷子插进去都不倒,还加了盐,掌盘子的可是善心人呀!”

  俘虏们中产生了一股轻微的骚动,此时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从昨天夜里算起已经过去接近二十个小时了,加上一夜的厮杀,昨天傍晚吃的那点东西早就已经消化的干净,热乎乎的粥香就好像一根无形的钩子,扯动着每一个人的心。但杜国英还是如同雕塑一般坐在墙角,一动不动,有几个俘虏屁股都抬起来一半了,但看到杜国英的样子,又坐回去了。

  看到没人来吃粥,杜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作为一个刚刚投降的人,他很清楚自己的未来完全取决于新主子刘成对自己的观感,可如果自己连分粥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那又怎么能指望刘成会看重自己呢?他咬了咬牙,木勺狠狠的敲了两下粥桶,高声喊道:“当家的心善,不要给脸不要脸呀!”话语中已经露出了威胁的气味。

  杜国英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昔日部下话语中的威胁,依然像一尊木像一般坐在墙角,院子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眼看一场冲突就要爆发了。杜如虎看着这一切,心中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杜固面前,伸出右手道:“给我粥,两碗!”

  “是!”杜固有些惭愧的低下头,尽可能快的打了两碗粥递给杜如虎,杜如虎拿着粥回到侄儿身旁,将一碗递给杜国英,用命令的口吻说:“接过去,吃粥!”

  杜国英赌气的扭过了头,杜如虎将粥碗放到他身旁,坐下独自吃了起来,吃了几口后他低声说:“吃才能活下去,活下去才有指望!”几分钟后,杜国英也拿起粥碗低头吃了起来。

  杜如虎的行动仿佛是一个信号,俘虏们纷纷站起身来,用到粥桶旁取粥,几个平日里与杜固走的比较近的还忝着脸和对方拉着关系。

  “杜固兄弟,俺们两家可还没出五服,往上数一百年祖宗可还是在一个锅里吃饭,可要关照俺呀!“

  “俺两家可就村头村尾,小时可是一起在河里摸鱼的!“

  看见形势大变,杜固的脸上笑开了花,他拍着胸口笑道:“大家放心,掌盘子的是个善心人,一定不会让大伙吃亏的!“

  后院的小楼上,刘成站在窗旁小心的窥探着院子里的情况,看到俘虏们开始抢着领粥,刘成松了口气:“总算是放心了,要是这样僵下去,说不定还真得杀几个人了。”

  “真是看不懂你这个人!”一旁的慧能笑道:“昨天晚上死在你手上的少说也有四五十人,现在反倒在乎多杀三五人来,若非是知晓你的为人,我倒以为你这是在惺惺作态了。“

  “那可是两回事,昨天夜里杀人乃是自卫,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杀人是不得已。现在他们不过是些手无寸铁的俘虏,多杀何益?“说到这里,刘成笑道:”杜工部不是说过吗?苟能制侵凌,岂在多杀伤?“

  “那不杀也就罢了,何必又给他们粥吃?”

  “既然不杀他们,自然要给他们口饭吃,人活着总应该有口饭吃吧?“说到这里,刘成狡黠的一笑:”再说这粥也不是白吃的,我让那杜固去放粥,那些俘虏见了杜固的待遇,心思就活了,人一上十,形形色色,十个指头还不一般齐了。就算里面有几个想闹事的,人心不齐自然也就闹不起来了。“

  “说的也是!“慧能笑了笑,心中却并不以为意,在他看来饿上两顿这些俘虏也就没力气闹腾了,无论是送到官府领赏还是偷偷杀了都行,不过现在他的兴趣早已转移到刘成这个人身上,在没对对其有足够深入的了解之前,他不想暴露出自己的底牌。

  “那刘先生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这些人?“

  “如何处置?“刘成闻言一愣,对于这点他还真没有考虑过,毕竟作为一个穿越者对于当时的社会环境并不熟悉,乱说话很容易露怯:“我刚出寺庙不久,对这些并不清楚,您觉得应当如何处置呢?”

  慧能微微一笑:“刘先生若是在功名上有些想法,便将这些人解到官府,官府总要给些好处。若是无意功名倒也简单。“说到这里,慧能右手下劈,做了个”杀“的手势。

  “那还是送到官府去吧!“刘成听到要将这些人都杀了不禁皱了皱眉头:”弄个官儿当当也挺好的。“他看了慧能一眼,赶忙补充道:”自然也少不了法师的一份!“

  “呵呵,我一个出家人四大皆空,这些功名利禄还是算了吧!“慧能摆了摆手:”其实对那些人来说,送到官府和死在我们手里都差不多,都是死路一条。“

  “什么?“刘成闻言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我听那杜固说他们已经多日没有领到粮饷,不得已才起事的,难道官府不会因此减轻

  他们的处罚吗?“

  “减轻处罚?“慧能哑然失笑道:”怎么可能,九边镇兵哪个没有欠饷个两年三年的,若是欠饷就可以作乱,那朱家天子还怎么坐得稳龙庭?越是如此就越是会严刑重罚,下面的兵丁也还罢了,领头的几个肯定必死无疑!“

  “九边镇兵都欠饷两年三年?“刘成的眼睛立即瞪大了起来,他穿越前在网上也看过一些关于明末军队欠饷的文章,但远没有想到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慧能所说的九边重镇乃是西起嘉峪关、东抵大海的北方边防线上的九个重镇,自从明朝中后叶以来,由于内地与京师的驻军日渐腐化,九边重镇已经成为了仅有的维系着大明存亡的野战军,连这种军队都普遍存在几年的欠饷,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

  “不错,辽东镇这些年直接与东虏交兵,可能会好点,其他边镇欠个两年三年军饷是很正常的。“

  “那这些边军靠什么生活?”

  “若是在驻地倒也可以依靠屯田、做些小买卖、做工勉强维持。”慧能笑了笑:“若是出征就麻烦了,行装、军器、牲口都要钱,青壮出征家里老小也要一笔钱安置。所以往往在驻地欠饷多年也无妨,可要是一出兵打仗,一文钱也省不得,不然就要出大事。眼下西北的乱象,倒是十有六七是由于去年后金破边勤王所致。”

  刘成一边听慧能叙说,一边暗自心惊。自从穿越以来他都深陷凶险之中,********都在求生,到现在才有空闲来考虑自己的未来。听了慧能这番叙说,前世在网上的那些救世济民的雄心壮志、挥斥方遒的豪气早已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现在他奇怪的不是大明后来被满清征服,而是崇祯皇帝是怎样又坚持十几年时间的。

  “天下事到了这等地步莫非天子不知晓?”

  “哈哈哈!”慧能突然大笑起来:“贫僧先前看刘兄你用兵筹划何等老道,现在怎么说出这等话来?今上继位不久便铲除阉逆,并非碌碌无为的庸主,宣大距离京师不过两三百里路程,锦衣卫、内厂又不是吃白饭的,天子又怎会不知道?”说到这里,慧能随手捻起自己身上那件直缀的前襟,问道:“刘兄,您说它还能恢复成素色吗?”

  刘成看着慧能身上那件黑色直缀,摇了摇头。

  “当今天下便如同俺这件皂衣一般,由白色染成黑色容易,要从黑色变回白色却是万万不能。今上虽然英果,但破山中贼易,破朝中贼难,恐怕到最后还是落得个一场空!”

  作者的话:书好书坏,应该一看就知道,觉得好的,有钱打几文赏,有票投几票,要不帮韦伯打打广告也好。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