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九章 收纳

第九章 收纳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440更新时间:2015-10-18 09:04:43
  一夜无事,次日清晨时刘成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算起来穿越以来这还是他在床上睡得第一觉。醒来后刘成并没有立即起床,他摸了摸腰间鼓囊囊的鹿皮口袋,看了看斑驳的屋顶,不由得叹了口气,看来这并非是一场幻梦呀!

  刘成拉门出来,差点被门口的一团东西绊了一跤,低头一看却是一个蜷缩成一团的大活人。那人也被刘成弄醒了,揉着眼睛站起身来,刘成这才看清了是那个投降自己的杜固。

  “你昨天晚上就睡在这儿?“

  “是呀?“杜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按照军中规矩,亲兵就是在将主帐外守候,夜里也招呼方便呀!“

  “将主?亲兵?等等——“刘成捏了捏自己有些发痛的太阳穴:”你啥时候成我的亲兵?我又啥时候成你的将主了?“

  “不是您前天领兵打败了杜如虎叔侄吗?俺不是在那时候投到您麾下了?您不是俺将主,谁是我将主?“

  “可我不是什么将领,手下也没有一兵一卒。“

  “竖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有了将还怕没有兵?“杜固笑嘻嘻的答道:”再说就凭您立下的这功劳,随便去官府至少也有个千户百户的,也算是个小将主了,难道身边不需要几个使唤的方便的人?“

  刘成被对方的逻辑绕的有点糊涂了,听到“吃粮人”三个字赶忙反驳道:“我可是没钱没粮的,你可要事先想清楚了。”

  “瞧将主爷你说的!”杜固笑了起来:“凭您这一身本事,随便拉起杆子来,还不是白面馍馍任吃?好娘们任骑?这年头好汉爷手里有刀难道还怕饿死?”

  “拉杆子?就凭你我?”刘成几乎被眼前这个老兵痞气的笑起来,感情他还没有摆脱乱兵的罪名就琢磨着当土匪去了。

  杜固却以为刘成嫌人少,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说:“将主爷您放心,我人都挑好了,一共四个人,都是能打能杀,能走能熬的,个顶个的好汉子,只要您把他们都放出来,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指东他们绝不走西的。“

  刘成冷哼了一声,心里却活泛起来了。虽然穿越时间还不长,但他经历的事情却不少,显然这个年代公认的规则是绝对的丛林法则:无辜的村民们会被被军队像割草一样杀掉,仅仅是为了满足士兵们发财和淫掠的欲望;而为了自身的安全,村民也会毫无愧疚感的将士兵们杀光。自己如果不是凭借一点运气加上前世在互联网上累计的一点知识,恐怕早已成为了路边的一具伏尸。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无论是为了自保还是做一番事业,都需要拥有强大的力量,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杜固看刘成沉吟不语,还以为对方还在怀疑自己,扑通一下跪了下来,磕了个头道:“将主爷,若是您不收容我,小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刘成对于一个年龄比自己还大的男人跪在面前还有些不适应,赶忙将杜固扶了起来,一问才知道按照明朝的军法,参加兵变的士兵并不会除了为首的几人外通常并不会被处死,而是会被重新编入军中,而杜固先前的背叛行为至少造成了几十个镇兵的死伤,他们的亲属和好友遍布延绥镇中,恐怕到时候杜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因此他唯一的出路只有成为刘成的亲兵,抱紧刘成的大腿。

  “那你为何干脆离开军队,逃到一个不知道你过去的地方重新开始呢?”刘成听到这里,不解的问道。

  “将主爷您有所不知。“杜固叹了口气,苦笑着回答道:”俺自从十四岁结发从军一来,手里就抓惯了刀把子,连锄头柄都没摸过,大字不识一个,也没啥手艺。再说眼下里四方都不平靖,陕西都连续闹三年饥荒了,多少种田的都没饭吃,俺要是脱了这身号坎,也是个路倒的命呀!“

  听到这里,刘成不禁默然,眼前这个满身匪气的老兵痞在他眼里的形象也变得丰满起来。他上前将杜固扶起:“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官身,你就不要将主爷将主爷的叫了,你将你说的那几个人都叫来,若是合意,就留下来吧!“

  “是,那俺就叫您老爷吧!“杜固磕了个头,转身就出去了。刘成看着远去的背影,掂量了一下腰间的鹿皮口袋,突然笑道:“早知道这么快就要花钱,当时为啥不找那徐鹤城再要两袋。”

  过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杜固又回来了,身后跟了四个人,年龄在二十与三十之间,被西北的朔风和太阳染成黑红色的皮肤,粗大的手掌、布满疤痕的皮肤,显然在他们的过去的生活里危险和辛苦是常客。看到刘成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杜固这才松了口气,赶忙领着他们向刘成跪拜。

  “你说的好将主就是这个人?”一个有些怪异的口音将杜固立即扭过头来,之间同来的四个人里三个人都跪下了,唯有一个人还直直的站在那儿,格外刺眼。他赶忙喝道:“脱脱儿,还不跪下?”

  “我才不跪,你看他一双手细皮嫩肉的,恐怕连拉弓都不会,凭啥当将主?”那汉子一边大声反驳,一边扭头向外面走去:“杜固这人忒不老实,又哄骗我!”

  杜固赶忙跳了起来,一把拖住那汉子,一边喊道:“谁骗你了,脱脱你这鞑子又发傻了吗?好好的亲兵不当,要回那边院子里当囚徒?那些家伙抓回去都是要打板子的!”

  “打板子又如何?老爷阵上刀劈箭射都不怕,还怕板子?跟错了将主爷打了败仗可是要掉脑袋的。”那脱脱一边嚷着一边向外边走去,地上的其他三人也爬了起来帮忙,才将他按住了。只见此人中等身高,罗圈腿,宽厚的肩膀上顶着一个硕大的脑袋,几乎看不到脖子,栗色的头发乱蓬蓬的好像一个鸡窝,不像其他士兵那样挽了发髻;一张大饼脸上颧骨高耸,一双不大的眼睛里射出恼怒的光。

  “看他样子,不像是汉人吧?”刘成上下打量了下,问道。

  “老爷果然慧眼!”杜固赶忙应道:“这厮叫脱脱不花,是个鞑子,听说他爹还是个贵酋头人,不过部落里争权失败了就跑到咱们这边来了,骑射本领都是出挑的,就是脑子有点糊涂,多抽几下鞭子就明白了!”

  “且慢,你说他爹还是个贵族酋长啥的?”刘成问道。

  “是呀!“杜固笑道:”老爷您不知道,这种酋长不值钱,草原上几百号壮丁就是个部落,老酋长一死,几个儿子就为争夺部众杀的不亦乐乎,打赢了的继承家业,打输了的运气差的掉了脑袋,运气好的就四处逃生,来咱们这边的多得是。再说了,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还不是凭他一张嘴,谁知道这脱脱不花祖上是不是个放羊的穷汉!“

  “放你娘的屁!“那脱脱不花本来就已经停止挣扎了,听到这里又剧烈的挣扎起来,那三人用膝盖死死顶住他的膝弯关节,方才按得住。

  “俺是黄金家族的血脉,是成吉思汗铁木真的子孙,不是什么放羊的穷汉!“

  “放开他!“刘成突然下令道,杜固有些疑惑的看了刘成一眼,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方才做了个手势,那三人赶忙松开了脱脱不花,这蒙古汉子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有些疑惑的看着刘成。

  “据我所知铁木真挖过草根,抓过老鼠,还当过偷马贼,没错吧!“

  “嗯!“脱脱不花点了点头:”不过那是他穷苦困乏的时候,他后来成为了全蒙古人的大汗,青天之下的土地都成为了他的草场!“

  “那你祖上是不是放羊的穷汉有啥关系?铁木真都放过羊,莫非你祖上比铁木真还要高贵?杜固他又没有说你一辈子都是放羊的穷汉!“

  “可是,可是——”脱脱不花被刘成的反驳弄得语塞了,他的脸色涨的通红,但又找不到言辞反驳。

  “好吧,不提这个了,你说说看为啥不愿意让我当将主?”

  “俺刚才说过了,你这厮细皮嫩肉的,在你手下肯定要吃败仗!”脱脱不花气哼哼的答道。

  “那我问你,这次是谁打输了,谁打赢了?”

  “你赢了,不过这是侥幸,换个地方换个时间,赢得肯定是我们!”天亮后脱脱不花他就看到了那天晚上打败他们的不过是一群村民,因此他输的颇不服气。

  “哈哈哈!”刘成突然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话语,倒是将脱脱不花弄得有些糊涂了,他有点恼羞成怒的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傻!”刘成冷笑道:“我问你假如我抽你一鞭子,你几天能好?”

  “哼,一鞭子有啥,那不过是挠痒痒!”

  “嗯,我要是让他们把你的脖子砍断,你还能活过来吗?“

  “当然是活不过来了!“

  “既然如此,那天我打败了你们,人死了,武器和盔甲也被我夺走了,你凭什么要求再来一次?札木合被铁木真打败,他有要求重新再来吗?你说出这种话来,还能活到今天也是奇怪了。

  “

  刘成的反驳如同一桶冰水泼在脱脱不花头上,札木合和铁木真两人少年时便结为安答(蒙古语中的兄弟),后因为争夺大汗之位而反目成仇,札木合最后战败被俘,当铁木真准备饶恕他时,札木合拒绝了宽恕,而是要求不见血的死,最后被放在羊毛毯下用马匹践踏而死。这个故事在草原上可以说是妇孺皆知,脱脱不花也不例外。刘成的意思很明白:战争不是游戏,不是体育比赛,是没有再来的机会的。如果脱脱不花没有这种觉悟,还是不要上战场的好。

  “您说的是,说出这等话来是我太蠢了。”脱脱不花跪倒在地:“马儿跟着头马,牧人跟着首领,俺脱脱不花一定会成为您忠实的猎狗,撕碎您仇敌的胸膛,将其心呈送到您的面前。”

  “好好!”刘成虽然听不太懂脱脱不花最后面那段半是吟唱半是朗诵的效忠词,但大概的意思还是知道的,他上前一步将其扶了起来:“脱脱不花,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时间过得很快,刘成适应穿越后的生活的速度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粗粝的饭食、宽大的衣服、不那么合脚的鞋子,总是夹杂着粪便和青草气息的茅厕,这些都没有成为不可逾越的障碍。不过他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和手下那几个老兵痞学习怎么使用武器和骑马上。让杜固和脱脱不花非常惊讶的是,虽然刘成在一些非常基础的常识比如刀剑的握法,上马的基础姿势上表现的惊人的无知,但在有些方面却知道的得很多,尤其是鸟铳的使用上,在打了十来次后,刘成就已经可以很熟练的击中七十米外的草人了,这在明军中已经是非常出色的水平了。像绝大多数当时底层社会的人一样,杜固和脱脱不花很省力的将这一切归结为“天意”。

  “zippo打火机一个,一元硬币五枚、硬皮笔记本一个、水性笔一只(无笔帽)——”

  房间里刘成一边念叨着一边小心翼翼清点那些穿越时穿衣服、鞋子以及随身携带的其他杂七杂八的小玩意,这些东西都被整理收存了起来。刘成很清楚哪怕是最不起眼的小玩意都比等量的黄金要珍贵,因为哪怕是在最幸运的情况下,在有生之年里他也不太可能在复制出同样的东西了。

  “刘先生在不?”门外传来敲门声,是于何的声音,刘成赶忙将清理到一半的物件全部藏起来,然后应道:“在,于老先生吗,进来吧!”

  于何推门进来,从怀中取出小包裹放在桌子上,笑道:“刘先生,事情都办好了,都在这里,您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作者的话:讨论区有读者说情节发展的太快了,我也想要起承转合慢慢来,问题是网文的读者恐怕没啥好耐心,所以见谅!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