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十章 不留皮

第十章 不留皮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22更新时间:2015-10-19 09:03:41
  于何推门进来,从怀中取出小包裹放在桌子上,笑道:“刘先生,事情都办好了,都在这里,您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

  “这么快!“刘成心中一喜,他打开包括一看,只见里面放着六七张挺括的硬纸,都是路引、度牒之类的东西,有了这玩意他就不再是一个身份不明的黑户,而是有来历、有身份的大明百姓了。刘成知道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大明政府无法像现代社会国家那样对人民实行严密的管理,但对于那些想要领功入仕的人还是管理的很严格的。不过他对于明代的具体方式还是不太明了,翻了几下后有些惴惴的问道:”于老先生,没有什么问题吧?“

  “刘先生请放心!这些都是我托请华阴县知县的幕友做的,官府里都有存档,比真的还真!”

  “这也可以!”刘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眼珠子是黑的,银子是白的,有白花花的银子有啥办不成的?“于何笑了起来,他对刘成的观感不错,看来他说自己以前是在寺庙里长大应该是实话,否则怎么会说出这种可笑的话来,他对于完成教主的交代的任务又增添了几分信心。

  “那明天就可以将那些俘虏送到城里去了!“刘成小心翼翼的将那些文牒收存起来,随口问道:”徐兄呢,我这两天怎么都没看到他?“

  “敝教教主昨天早上已经离开了,他临别前交代小人诸事听从刘先生吩咐!“

  “徐兄走了?“刘成听了一愣:”怎的也走的怎么急?那莫非只有我一个人去官府了?“

  “汉中那边出了点事,需要教主前去处理,夜里得到的消息,教主说就不要打扰刘先生了!再说就算是教主在这儿也不会去县城领赏的,毕竟——“说到这里于何停住了,脸上露出了有点诡秘的笑容。

  刘成的反应很快,他立刻意识到对方指的是徐鹤城的白莲教教主身份,毕竟对于这种介于黑白两道之间的组织大明官府的态度是颇为暧昧的:“若是如此,岂不是我占了徐兄的功劳,那天夜里若是没有徐兄,只怕——”说到这里,刘成叹了口气。

  “我家教主将刘先生当做自家兄弟一般,先生如此倒是生分了!“于何笑道:”先生若是明天要去县城,我就先去安排一下!“

  “那就劳烦先生了!“

  潼关又称函谷关,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说这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大体上来说,古代中国的内战可以分为两种:南北对峙、东西对峙。而后一种即东西对峙的焦点往往就是潼关,黄河、太行山脉、秦岭在这儿收束成为一条窄线,山西高原、关中平原、豫西山地也在这儿连接,关西的中心西安和关东的中心洛阳或者开封的距离最近的一条道路也通过此地,无论防御还是进攻,控制这个要点对于东方和西方的割据势力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

  “刘先生,前面那座小城就是潼关城了!”于何指着不远山坡上的一座小城说道。

  “那便是潼关城?哎呀——”马背上的刘成兴奋的站了起来,但随即他就抽了一口凉气,又坐了回去,原来为了锻炼自己的马术,他这几十里路都骑在马上的,大腿内部早已磨破了皮,刚才那下子触动了伤口,自然痛的叫出声来。

  “等伤口好了有层茧子就没事了!”一旁的脱脱不花说道:“老爷你皮太嫩,俺们蒙古人哪个不能在马背上几天几夜的!”

  “闭嘴,脱脱你这个骚鞑子还不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一旁的杜固赶忙骂道,他转过脸对刘成谀笑道:“老爷,脱脱他就这张嘴,您可别太在意,要不您先下来歇歇。”

  “歇啥歇,就这么点路了,咬咬牙就到了,要歇就在城里歇!“刘成摆了摆手,对于脱脱不花那张没有遮掩的大嘴,他早就已经无视了。

  崇祯三年冬天的潼关城一片肃杀之气,与不远处的华阴县城不同,这座关城一开始建设的目的就是军事用途。洪武二年,明太祖朱元璋出兵攻打割据关系的元朝军阀李思齐,大将冯宗异破潼关,明太祖以为此地乃三秦门户,扼守此地李思齐便为穴中鼠,便在此地建城设卫屯守。由于北面是黄河,因此这座关城的没有北门,只有东门、西门、南门和上南门,城门也比普通的县城要小的多。本来自“靖难之变”后的两百多年时间里,中原大地上在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战事,这座潼关城的戒备也早已放松,但由于陕西已经连续几年灾荒,民变四起,加上去年勤王北京的军队有不少出现哗变,无论是为了防止饥民冲入中原,还是为了阻截乱兵归陕,控制位于陕、晋、豫三省交界的潼关都是极其重要的,因此潼关城的四门之外都有一个千总领兵率领士兵设卡把守,严查出入,来往的商旅行人排成了一条绵延两三里的长龙。

  当刘成一行人来到潼关城前时,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而他们的奇怪样子也引起了当值千总的注意:几十个被捆成一串的俘虏,手持武器的轻装汉子,但却没有任何旗号。很快就有一个骑马的军官带着一小队士兵赶到了刘成他们面前,喝问道:“你们是哪里人,居然敢私藏军械!“

  “军爷息怒!“于何赶忙迎了上去,唱了个肥诺:”我等乃是于家寨子的村民,前几日一股过路的乱兵贼寇被我等打败,特来献给官府请赏,还请军爷替我等通传一声。“说到这里,于何将那军官带到后队,扯开大车上的草席,露出下面缴获的军械火器、还有割下的首级,以及各种旗号印玺。

  那军官一开始还有些不以为意,但随着他看到军械和首级,脸上渐渐露出了且妒且羡的神色,最后他冷笑道:“想不到你们这个土团儿倒是有本事,连朝廷的兵都给你们打败了。不过你这厮不晓事的很,让俺给你们跑腿却连个茶钱都没有,天底下有这等道理吗?“

  “军爷教训的是,小老儿糊涂了!“于何赶忙躬身谢罪,他从怀里取出几块碎银塞了过去,低声笑道:”劳烦军爷了!“

  那军官将银两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约莫有三两左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算你识相,跟我来!“说罢他带着刘成一行人来到城门附近的一块空地,说:”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通传一声!“

  “多谢军爷!“于何赶忙拜谢。看着那军官远去的背影,刘成冷笑道:”感情啥事都少不了银子。“

  “那是!”一旁的杜固接口道:“这也是没法子,朝廷给的那点饷银够干嘛,还经常克扣拖延,要是不找机会弄点,大伙儿难道都去喝西北风呀!”

  刘成闻言语塞,这时先前那军官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体型魁梧的军官,看样子应该是他的上级,刘成正琢磨着这次应该给多少贿赂的时候,一边的杜固突然喊道:“不好了,是‘不留皮’!“

  “不好?不留皮?”刘成一愣,回头问道:“你这是在说谁?“

  “老爷,不好了!“杜固一脸惶急之色:”俺说的就是过来的那个千总,那厮姓贺名锦,是贺人龙贺疯子的侄儿,平日里仗了他叔叔的势力,杀良冒功、陷害同僚啥事都干得出来,于是延绥镇里就有了个外号‘不留皮’,这次遇到他可算是倒大霉了!“

  他看到刘成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赶忙说:“老爷您不信可以问问其他几个人,这家伙的行事全延绥镇就没有不知道的!“

  “不错!“

  “正是!“

  果然其余几人都连连点头,就连脱脱不花这个平日里总是有些木讷的蒙古人脸上都露出了惶急的神色。

  “那该怎么办?“遇到这个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变,刘成也有些慌乱起来。“会不会是杜固他们几个的诬陷?刘成脑海里闪现过一个念头,但穿越以来说遇到的所见所闻增添了杜固话语的说服力,眼见得对方越来越近,刘成咬了咬牙说:”你们几个到那门弗朗机哪儿去,把火药都装好,情况不妙就轰他娘的!“

  “可是那弗朗机已经没炮子了!“

  “那就只装药!对人群头顶上放,这么多人只要有个响就乱了,人一乱他们还顾得上我们?”刘成看了看不远处挤得满满当当的人群和车辆,狠狠的说。

  “是!“杜固应了一声,赶忙往后面弗朗机那边跑去,脱脱不花也想跟过去却被杜固推了一把:”脱脱儿你留下来,你骑术最好,待会要是情况不妙,你就带着老爷先跑!“

  “诶!“脱脱不花应了一声,一边将角弓上了弦,又整理了一下弓袋里的羽箭,受他们气氛的感染,刘成也觉得口中一阵干涩,紧紧握住腰间的刀柄。

  “你们就是击败乱兵的乡勇?”贺锦问道,手中的马鞭一下下的轻轻击打着自己的掌心,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正是!”于何恭声道:“首级、俘虏,还有缴获的军械旗帜都在那边,还请将军查看!”

  “哼!估计就几个落单的土贼,这点事也来烦人!”贺锦一边嘀咕着,一边有些不耐烦的走了过去,但他的眼睛立刻瞪大了,掀开的草席下面是排列的整齐的首级,足足有四五十枚,虽然还无法确认这些首级是属于谁的,但从面部的众多旧刀疤、箭疤来看,这些人应该都是士兵。

  接下来的东西让贺锦可以确定这个老儿没有撒谎了,这么多火器、武器、盔甲都不可能是伪造的,他甚至还认出了杜如虎,这个昔日的延绥镇参将被五花大绑,坐在一辆驴车上,神情漠然。贺锦的心里产生出一股莫名的恼怒,虽然他只是一个千总,但他的叔叔贺人龙当时已经做到了参将,这是一个介于中级与高级军官之间的职位,负责独领一军分守各路。通过贺人龙的口,贺锦很清楚被陕西民变和勤王兵兵变夹击下的三边总督杨鹤是处于怎样一种焦头烂额的状态,无论是陕西的士绅还是朝中反对他“主抚”政策的官员,弹劾他的折子如同雪花一般落下,在这个节骨眼上假如有这样一场胜利,无异于久旱逢甘霖。杨鹤定然会在这场胜利上大做文章,而带来这场胜利的人必然会得到丰厚的赏赐,可老天不长眼,让这块热腾腾的大馅饼砸到了眼前糟老头子脑袋上,为啥不是自己呢?

  想到这里,贺锦看了看押送俘虏和战利品的村民,约有三十余人,再回头看了看自己带过来的亲兵,也有二十余人,但这些都是厮杀惯了的汉子,又是兵甲齐全,心里便下了决心。他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问道:“我怎么觉得看着不像是乱兵呀?尔等莫不是杀良冒功,那可是大罪!“

  “将军说的哪里话,这些都是我等斩杀的乱兵!“于何还以为贺锦是在诈唬自己勒索贿赂,赶忙从怀中摸出五两银子双手奉上,低声笑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将军通融通融,事成之后必有一份心意奉上。“

  “大胆!“贺锦将于何的银两扫落在地,喝道:”杀良冒功已是重罪,还敢贿赂朝廷武将,罪加一等!来人都给我拿下!“他看了看满脸迷茫慌乱的村民们,冷笑道:”若有敢抗命者,格杀勿论!“贺锦的那些亲兵虽然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但这些勾当也都是做熟了的,轰然应了一声就拔刀压了上去。

  刘成虽然事先被杜固提醒了,但看到白晃晃刀子逼了过来,心还是慌了起来,他还以为对方最多以势相逼要求分功,可眼前这架势分明是要杀人抢功了。刘成正犹豫应该如何应对,贺锦一声惨叫扑倒在地,咽喉上已经多了一支白羽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