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十三章 招抚

第十三章 招抚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57更新时间:2015-10-22 09:05:24
  “是呀,多亏了老爷!俺还以为要被拖下去砍了呢!”另外一个士兵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呸!会不会说话呀!叫大人!”杜固踢了那个士兵屁股一脚:“俺们老爷现在已经是官身了,是堂堂的百户大人!”

  “是,是,百户大人!”几个士兵的目光中都露出了羡慕的光,纷纷朝刘成下跪磕头,倒把刘成吓了一跳。杜固从地上爬起身来,笑道:“大人升了官,小的们讨个酒钱也有讨个吉庆!“

  “那百户是个多大的官儿?”对于明代的官制他还是两眼一抹黑,杜固等人赶忙你一言我一语的替刘成解答起来,原来这百户乃是明代卫所制度中最小的卫所百户所的长官,正六品,掌管一百军户,临战时将从卫所军官中选拔各级指挥官。看起来这个官职不高,但要紧的是这是世职,也就说刘成之后的子孙如果从军无需从普通士兵做起,直接便是百户。对于一个普通的明军士兵来说,百户是需要几代人来攀登的权力高峰了。

  “小的有一事不明!“杜固看刘成此时的心情不错,便低声问道:”据小人所知,这贺人龙打仗不怕死,性格又十分暴烈,还读过几年书,前几任巡抚、总督都颇为看重他呢!大人您是用什么办法才让杨总督站在我们那边的呢?

  “

  “其实也没啥!“刘成笑了笑:”据我所知现在陕西遍地饥荒,民变四起,又出了你们这档子事,这杨总督定然忙的焦头烂额。他在陕西是最大的官儿,可还有北京的天子可以管着他.北京离这儿几千里地,天子也不长千里眼顺风耳,全凭下面的官儿奏折上写啥。这杨总督要想升官,就看这折子上写啥,怎么写了!“

  “哦,那您的意思是杨总督为了能升官,所以救了咱们?”杜固问道。

  “不错,陕西现在是啥情况是一回事,但折子上写啥,怎么写可就全凭杨总督了。既然他要报功,总不能把我们这几个有功之臣都杀了吧?”

  “可天子也不知道是谁立了这功呀?杨总督为何不把我们几个杀了,然后把功劳都归到那贺人龙头上?”

  “一来是杜家叔侄已经替咱们说话了,二来你看看贺人龙那模样,要是又多了这一功,只怕更是不得了,换了你是杨总督,愿意把这功劳记在贺人龙头上吗?”

  杜固回想起贺人龙在城楼上拔刀踢人的样子,本能的摇了摇头。刘成叹了口气道:“其实刚才我也只有六七分把握,不过这个时候也由不得我们不搏一把了!”

  正说话间,外间传来一个高亢的声音:“有人不,总督大人召见!”

  院中人一愣,刘成看到几个手下的眼睛里都流露出不相信的神色,这时外间的声音变得不耐烦起来:“还不开门,杨大人召见!”

  “来了来了!”这次所有人都听得清楚了,杜固的反应最快,飞快的跑去开了门,忙不迭的躬身行礼:“小的们想不到军门相召,还以为是听岔了,还请海涵!”

  “砍头的贼配军!”门外站着一个青年汉子,青衣小帽,神情颇为倨傲,他冷笑了一声,朝刘成那边拱了拱手:“随我来吧,莫让军门久等了!”

  “请稍候,我马上就来!”刘成应了一声,便往里屋去了,那汉子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片刻之后刘成重新出来,从怀中取出银子双手奉上:“大哥来得辛苦,这点拿去买点茶水喝,方才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那青年汉子稍一掂量,约有二两,脸上立即便有了笑容,大拇指也翘了起来:“刘百户果然是个好人儿,晓事的很,定然是官运亨通,不出十年,参将总兵也当上了。”

  “借您吉言了!”刘成也拱了拱手:“不过大哥是否能提点一句,杨总督召小人去有啥差遣,小人也好有点准备。”

  “呵呵,老爷的意思我哪里知道。”那汉子卖了个关子:“不过我来时见老爷心情不错,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

  刘成听了心里方才落了地,就随那个仆人一路行去。两人来到杨鹤所居住的院子外,那仆人吩咐道:“刘百户在这儿稍候,我进去通传一声。”

  刘成赶忙应了,待到那仆人进了门,刘成方才松了口气,开始观察起四周的环境,只见两名身着青衣的健仆垂手侍立在院门外,不时有捧着碗碟壶杯的婢女进出,但却连一声咳嗽都听不见,不像是在潼关城这种军事要塞,倒像是在江南世家大族的庄园里。

  “看样子杨鹤莫不是在宴请某个人吧,他这个时候召见我作甚?“刘成暗忖道,在他的内心深处还隐藏着深深的不安,那种刀锋在脖子上掠过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突然而来的百户官衔并不能带来安全感,毕竟从杜家叔侄的遭遇里可以看到如果自己易地而处恐怕也不会有更好的结果。想到这里,刘成禁不住开始后悔为何不应允徐鹤城的要求,加入哪个劳什子洪阳宗的邪教混混了,好歹掉脑袋的危险要小得多。

  “刘百户请随我来!“一个声音打断刘成的胡思乱想,他赶忙在脸上挤出笑容,尾随着那青衣仆人穿过两重院落,来到门前站定了,那仆人低咳了一声,沉声道:”老爷,刘百户来了。“

  “嗯,进来吧!“屋内传来一个略有点干涩的声音,正是杨鹤。那青衣仆人替刘成掀起门帘,刘成进得门来,只见杨鹤一身青衣宽袍,头上裹了东坡巾,斜倚在罗汉床上,一副闲适打扮,身旁两名十五六岁的美貌婢子一个替他捶着腿,一个捧着唾壶。

  “果然是腐朽的剥削阶级!“刘成一边腹诽,一边躬身下拜道:”小人刘成参见总督大人!“

  “起来吧!“杨鹤做了个虚托的手势:”现在不是官面上,就不讲那些虚礼了,桃儿,替刘百户看座!“

  “是!“捶腿的婢子应了一声,转身搬了一张圆凳到刘成面前,又在凳面上轻轻拂了两下,朝刘成福了一福,轻声道:”百户爷请坐!“

  俗话说“当兵三年,看到母猪都是双眼皮的“,自从穿越以来,刘成看到的成年女人基本都是蓬头垢面,突然看到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对自己细声慢语的说话,整个身子已经酥了半边,下意识的答道:”你也请坐!“那婢子见状捂嘴一笑,羞红着脸退后了几步,回到杨鹤身旁。

  刘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闹了笑话,脸上顿时红了起来,罗汉床上的杨鹤微微转过头去,低咳了一声,在唾壶吐了一口,装出没有看到方才刘成窘状的样子。待到持唾壶的婢女取了一块手帕替杨鹤擦了擦嘴,他方才笑道:“刘百户,你那宅院可还住的合意?”

  刘成登的一下站起身来,躬身道:“合意,合意,多谢军门垂询!“

  “嗯!“杨鹤点了点头:”你可知道今日在城楼上拔刀要杀你那人是谁吗?“

  “听说是贺人龙贺参将!“刘成小心答道。

  “不错,那你又知道为何他要杀你?“

  “这个小人就不知道了!“刘成装出一份一无所知的模样,他觉得在杨鹤面前还是少暴露一点自己的底牌为好。

  “那个在关口诬陷你,被你所杀的那个千总便是他的侄儿,你现在明白为何贺参将要杀你了吧?“

  “多谢总督大人秉公处置!“刘成赶忙起身拜谢。

  “你不用谢我!我这么做是因为你是个人才。“杨鹤喝了一口茶:”能带着几百个村民击败一百多武器齐全的叛军,己方死伤却不过几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了。如今正逢乱世,国家内外交困,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若是要谢我,就替朝廷效力,多杀几个贼寇吧!“

  “是!“虽然刘成很清楚对方所说的并非都是实话,但他也感觉到杨鹤此时有相当部分的诚意,不管对方的出发点是什么,但眼前的这个老人的确救了自己的性命,是自己的恩人。

  “不过你现在还有一桩麻烦事!“杨鹤做了个手势,两名婢女福了一福,便收拾了家什退出屋外,屋内只剩下刘成与杨鹤两人。

  “贺参将与你有杀侄之仇,他官位远在你之上,要想找个由头杀你简单的很,我在这儿还好,若是我离任了恐怕你就有**烦了!“

  “糟糕,估计又有啥麻烦事要来了!“作为一个在甲方与施工队的夹缝中腾挪多年的项目经理,刘成对于杨鹤的这一套实在是太熟悉了,先示好,然后指出你面临的处境,最后给一条出路,迫使对方在苛刻的条件下接受自己的任务,他可不认为杨鹤会对一个区区的千总的死活那么在意。不过自己现在寄人篱下,明知道眼前是个坑也得闭着眼睛往里面跳了。

  “我当时也没想到那是贺参将的侄儿呀!再说乱兵之中——,哎,都怪俺那个鞑子手下,射伤也就是了,为啥射死了。”刘成装出一副懊恼的模样,大声抱怨。

  “你也不要太着急了,你现在在我的标营里,贺参将他也不敢拿你怎样。”杨鹤微微一笑:“其实只要你再立下几桩功劳,做到都司、游击,便能独领一部,贺参将虽然职位还比你高,也拿你没有什么法子了!“

  刘成听到这里,赶忙跪倒在地,装出一副感激涕淋的模样:“还请老大人替小人指点一条明路来。”

  “刘百户请起!”杨鹤上前将刘成扶起:“据我所知,和杜如虎一起的叛军不过只有百多人,当时良乡兵变的叛军却都还在四处游荡,你若是能将其招抚平定,与国与民与己都是大有好处的事情呀!”

  “果然是没有好事,敢情是在这儿等着老子了!”刘成不由得腹诽道,脸上还是不得不挤出笑容:“多谢总督大人提点,不过老大人您麾下多有兵将,为何却让小人去呢?“刘成心知此事极为凶险,说话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不过出乎刘成意料的是,杨鹤并没有对刘成的话语中明显的不敬着脑,而是耐心的解释起来,原来明朝初年太祖朱元璋在兵制上仿效前朝,采用一种叫做”垛集军“的世兵制:即将大批民众划分为军户,世代从军,这些军户平时要耕种军屯,自耕自食,战时则从中抽调士兵组成军队。明太祖对于这种兵制十分得意,自称”养兵百万,不废百姓一粒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底层军户们的地位日渐低下,到了明朝中叶实际上已经沦为了军官们的农奴和官府的免费劳动力,军户们纷纷逃亡,五军都督府里的军籍上的名册不过是一些空名罢了。

  因此到了明代中后期,军队实际上已经是改为募兵制,即使是从军户中募集士兵,也必须支付薪饷。但由于明末的财政困难,即使是九边重镇这样的野战军,拖欠两年到三年的薪饷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除了少数将领的亲兵以外,大部分士兵不得不通过耕种土地、做小买卖、成为手工业者来养活自己和家人,但只要没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一切还能勉强的维持下去。而崇祯三年后金破边西北军镇勤王这一事件却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各镇总兵不得不从手下抽调最有战斗力的一部分军队前往北京,而一旦这些军队发生兵变,身为三边总督的杨鹤就不得不用剩下的那些农民、手工业者和买卖人来对付原来的精锐镇兵。与高高在上的崇祯皇帝不同,身为三边总督的杨鹤是很清楚这一点的,这也是他力主招抚的原因,打输了自然不必说,即使打胜了,他也首先必须拿出钱来支付军队的开拔费和盐菜银子,补足欠饷;长期欠饷的军队会四处劫掠补偿损失,会激起更多的民变;最后被击败的叛军会四散逃亡,这些零散士卒会成为西北无数流民的核心和军事骨干,让西北民变更加扩大化。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