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十四章新兵

第十四章新兵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421更新时间:2015-10-23 09:04:58
  出兵镇压叛军对于那些武将来说也许是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但对于大明朝廷来说绝对是稳赔不赚的买卖。而刘成的出现却让杨鹤看到了一丝曙光,指挥

  一群乡民干净利落的消灭了在叛军中颇有声望的杜如虎和杜国英叔侄二人显示了他的军事才能;而随后被迫杀死贺锦还能逃出生天显示了他的出色的随机应变;更要紧的是这个人完全是横空出世,与盘根错节的西北将门没有任何关系,不用担心刘成是背后某个人的牵线木偶,有了这样一个人选就可以执行他考虑已久的招抚计划了。

  “刘百户,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所得不过是遗尸千里,生灵涂炭。招抚之事若成,不但是国家的幸事,也是百姓的幸事,还是你的幸事。”

  “总督大人所言甚是,只是小人与叛军并无半点关系,招抚之事也没有一点由头。“说到这里,刘成小心的观察了一下杨鹤的脸色:”可否将杜家叔侄交予小人?也好有个引路人。“

  “可以,待会那两人还有那些俘虏都会被送到你那儿去。“

  杨鹤如此痛快的答应了刘成的要求,这倒把刘成吓了一跳,原先肚子里准备好的用来说服杨鹤的说辞一下子都用不着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刘百户你先前与杜家叔侄有协议的吧?他们两人帮你说话,你想办法救他们两个出来?“杨鹤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容:”否则他们两人当时也不会都替你说话,我便成全了你吧。“

  “这个——”刘成脸上一下子涨红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底牌一下子被眼前这个老人这么简单的说破了。还没等他想出什么辩解的话,杨鹤便笑着的摆了摆手:“刘百户,你不用解释,我若是在你那个位置上,恐怕也会这么做的。不,恐怕我还没法像你做的那么好!“

  “多谢总督大人体谅!“这时刘成能做的也只有躬身行礼了。杨鹤摆了摆手,叹道:”罢了,我也知道此事危险的很,但世间有非常之人,故有非常之事;你就是非常之人,所以会遇到非常之事,你也不要称谢,只要别要怪我投你于虎口之中就好了。“

  听到这里,刘成呆住了,杨鹤方才那番话触动了他内心最深处的秘密。难道对方通过什么神秘的手段看出了自己的底牌?整个大明朝难道还有谁比身为穿越客的自己更有资格说是非常之人?

  “刘百户,刘百户,你怎么了?”

  杨鹤的声音让刘成惊醒了过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随便向杨鹤身后的墙上一指:“方才看到墙上那个物件颇为新奇走神了,失礼之处还请大人见谅!”

  “哦,原来是这个!”杨鹤随着刘成手指的方向看去,笑道:“这是几年前一个西域商人送给我的,说是西夷第一等的犀利火器。桃儿,你进来一下!“说话间方才那婢女推门进来,向杨鹤福了一福。

  “你去将那物件取下来,与刘百户看看。“

  “是,老爷!“

  刘成小心的接过那婢女送来的火器,心中却激起了万丈波涛,凭借他穿越前在网上看到的近代火器知识,他眼前的应该是一支土耳其火绳枪,一米六长的枪身,八棱形的枪管从尾部到枪口处渐渐变细、弯曲的枪托用坚硬的胡桃木雕刻而成,细细的涂了好几层清漆,散发出木材特有的香气、鸟嘴形状的火绳击锤在灯光下反射出青铜特有的美丽光泽、两条皮带将十二个青铜火药瓶和推弹杆与枪身连接起来,在枪管的下方固定着一柄大约两尺长的短剑、在枪管、护木和剑身上铭刻着美丽的几何和植物图案。古代工匠巧夺天工的手艺让这件杀人武器成为了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看刘百户的样子,莫非以前用过这玩意?“杨鹤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须知当时明军中鸟铳早已普及使用,但真正懂得正确瞄准射击的官兵却并不多,而且这种火铳与明军中普遍使用的鸟铳在结构上有所不同,而刘成比划着装弹瞄准的样子显然是个内行人,这就颇为奇怪了。

  “不错!“刘成有些不舍的将这只土耳其火绳枪放回几案上,笑道:”这火器打制的十分精细,若是用得好,70步外(大约100米)取人性命等闲事耳。“

  “嗯!”杨鹤点了点头,沉声道:“时候不早了,刘百户回去歇息吧!”

  “是!”

  看着刘成的背影,杨鹤脸上神情复杂,自言自语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今天城楼上救他一命是对是错呢?”

  在回住处的路上,刘成的内心并不平静。如果说他一开始对杨鹤逼迫自己前往险地的行为十分反感,但到最后这种反感就渐渐消散了,正如杨鹤所说的自己是个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事,像穿越这么离谱的事情都发生在自己身上,想要安安稳稳平平静静的过一辈子恐怕已经是一种奢望了,更不要说按照历史的正常发展,未来几十年里这片土地上恐怕是夷狄腥膻,污染华夏,学校废驰,人纪荡然,自己既然知道未来历史的发展总该做点什么吧。杨鹤的确有利用自己的成分,但也是这个老人在贺人龙手上救了自己一命,恩与仇有时候也没法分的那么清楚了。

  怀着复杂的思绪,刘成回到了自己住处,发现杜家叔侄已经被送到了,显然自己的要求已经在杨鹤的意料之中,被人看透的感觉并不好,刘成回到自己的屋里,翻出那个装满金沙的鹿皮口袋,取了只碗将金沙倒了进去。阳光从窗口里照进来,落到堆满金沙的碗上。刘成迷醉的看着碗里的金沙,突然叹了口气:“要是有个十袋八袋这么多金沙,干脆不当这个百户去江南算了。“

  这时外间传来几下敲门声,却是杜家叔侄来求见,刘成赶忙将金子收好,方才开了门。三人在屋内一时无语,过了约莫半响功夫,杜如虎起身下拜道:“多谢刘百户的救命之恩!”杜国英却继续站在一旁不动,杜如虎扯了一把,才不甘不愿的俯身拜了一拜。

  “免礼,免礼!”刘成赶忙起身还礼:“我也是还了二位的人情罢了,若非两位在城楼上替我说话,恐怕我也活不到现在。“

  看到刘成这般好说话,杜家叔侄脸上颜色也好看了不少,三人随便闲扯了几句闲话,之间的气氛也渐渐活络了起来。刘成也乘机询问起一些关于叛军的消息,

  当得知杨鹤想要让他招抚叛军之后,杜国英冷笑了一声,脸便扭到一边去了。一旁杜如虎问道:“杨大人给了多少钱粮,有多少兵马?“

  “这个倒是没提!“

  “那倒是有些为难!“杜如虎苦笑道。

  “叔叔你就是不肯把话说透了!啥叫有些为难,就是不可能!”杜国英冷笑道:“这当兵的一旦举了反旗,就和脱了缰绳的野马一般,要么你拿出香喷喷的诱饵,要么你亮出刀子来

  ,不然傻子才愿意回去受那股子闷气呢!”

  看到刘成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杜如虎只好解说起来:在古代中国的绝大部分时间里,当兵都不是啥让人向往的职业。菲薄的军饷,沉重的劳役,严苛的军纪,唯一能够增添这个行当吸引力的就是丰厚的战利品,换句话说就是允许合法的抢劫了,对于古代的名将来说让士兵在正确的地方有效率的抢劫是一门必备的技能。久而久之,士兵在民众中自然不会有不会啥好印象,“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这句话不是没有由来的。对于那些叛军士兵来说,相比起回到闹饥荒的边镇苦挨,现在四处劫掠、欺男霸女的生活简直就是在天堂,想要他们放下屠刀,要么有强大的武力,要么是足够的好处,想要凭几句空口白话就让他们回去怎么可能?

  “可我带着那些村民不是把你们打败了?”

  “哼!”杜国英冷笑了一声:“乡勇只能守家,若是拉出去肯定还没动手就一哄而散了,这年头没好处谁肯给你卖命?我看你还是别当这个百户了,找个机会溜了拉倒,至少还能保住小命。”

  听到这里,刘成将目光转向杜如虎,杜如虎低咳了一声:“刘百户,我这侄儿虽然言辞粗鲁了点,但理还是不差的,自古用兵之法,要么以威临之,要么以利诱之,两者必居其一。说句失礼的话,那天夜里若非我指挥不灵,恐怕你也未必赢得那么容易。”

  刘成点了点头,那天夜里叛军的行动虽然凶猛,但却失之莽撞,比如在夜里看不清楚敌人的情况下,最前列三眼铳手就在很远的距离贸然开火,结果没有伤到躲藏在蒙着棉被的门板后的村民们一人,反而浪费了许多火药和铅弹;若是按照《纪效新书》中所要求的使用方法,像三眼铳之类的火器的发射距离一般都要在十米之内,给敌人以最大程度的杀伤,在这个距离他们已经看清楚敌人隐蔽在门板后了,完全可以迂回到侧面攻击,显然这是由于杜如虎和杜国英已经无法有效控制手下士兵的体现。刘成那天夜里赢得非常漂亮,但实际上从头到尾村民一方的行动都是被动防守的,而用各种计谋迫使或者引诱叛军撞到村民的陷阱或者坚壁上。原因很简单,刘成根本不敢让这些村民进行任何主动的行动,只敢让村民们隐藏在门板后面安全的位置刺杀敌人,因为一旦前面几个人被打倒,后面的人很可能会转身逃走,局面变得不可收拾。

  看到刘成眉头紧皱的模样,杜如虎狠狠的瞪了侄儿一眼,杜国英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只当没看见叔父的眼色。杜如虎没柰何的叹了口气,对刘成道:“如今之计,还是得向杨大人恳求,能不能多要些兵丁、还要写钱粮,否则肯定是不行的。“

  “不行!”刘成果断的摇了摇头:“你们两个要是不愿意,过两天找个机会悄悄离去便是,我绝不阻拦!”

  “也罢,我杜如虎在良乡就该死了,那天夜里在村子里也没有死成,今天在城楼上又活过来了,算起来我早就是个死人了。这次就能够跑掉也只能隐姓埋名活下去了,死后也没脸见祖上列祖列宗了,国英”说到这里,杜如虎转头对杜国英道:“你还年轻,就替我带句话给你母亲,说如虎无能,没能把你拉扯出个样子来,不过能让你全须全尾的回去,算是报答嫂子的大恩于万一了。”

  “叔父,是我害了你!”杜国英跪倒在地,大哭起来:“若非我在良乡没有弄来粮食,又怎么会弄到这般境地。“

  “自家叔侄,有啥怪不怪的,再说良乡那事也怪不得你!”杜如虎伸手抚摸了两下杜国英的头发,对刘成说:“刘百户,让我这侄儿回家去,我就全力助你如何?”

  两日后。

  “这些都是总督大人派到我麾下的吗?”虽然刘成介意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但嘴角的肌肉依然不住的抽动。

  “不错,一共两百一十五人,都是青壮汉子,刘百户你点收一下吧!”押送的军官懒洋洋的答道,在他的身后黑压压的人头,正如他说的那样,这些人的年纪基本都在15到40之间,不过每一个人都被捆住了双手,他们的脖子也被绳索串联了起来,就好像几条巨大的蜈蚣。

  “可,可怎么都绑起来了?”刘成指着那些汉子问道。

  “废话,不绑起来不是都跑了?”那军官冷笑道:“为了你的事情,俺几个把周边几个州县都跑遍了,拖欠税粮的、贩卖私盐的、欠田主租子的都拉来了,连马都骑倒了两匹,才凑足了这两百一十五人,个个都是青壮汉子,你连个‘谢‘字都没有?好不识相!”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