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二十二章 新恨

第二十二章 新恨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12更新时间:2015-10-31 09:06:15
    “得,这会遇到个狠角色了,连自己人都打!”高杰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切,好像在看一幕活剧,他回过头:“兄弟们,把那些溃兵再赶回去,也去去那营盘的火!”

  袭击者们嘻嘻哈哈的应了一声,先前前的那种沉重的气氛早已荡然无存了,骑兵们用粗野而又轻松的戏谑嘲弄着那些被友军射杀的敌人们,在他们看来胜利已经到手的东西了,剩下的不过是花点力气收拾残局了。

  这时,随着几声嗖嗖响,几个骑兵从马背上跌落下来,高杰有些迟疑的转过头来,只见几个黑乎乎的骑影朝自己冲过来,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挡,就觉得头上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就昏死过去。

  脱脱不花勒住缰绳,发现四周空无一人,自己应该是在刚才那场混战中与手下跑散了,这时他才觉得小腹一阵胀痛,他赶忙跳下战马拴好,走到草丛旁解开裤带方便起来,正拉的畅快,突然听到草丛里传来重物的坠地声。脱脱不花赶忙抓几把杂草擦了擦屁股,就拔刀向重物坠地处潜行而去,走了十几步便看到一人躺在地上,一旁的战马正低头舔舐主人的脸颊,借助月光看过去依稀便是不久前被自己一骨朵打伤的那个流贼头目。

  “嘿嘿,果然是命里该有的跑不掉!“脱脱不花大喜,解下腰带将昏迷的高杰五马攒蹄绑了,丢上自己的坐骑,又跳上高杰的战马向车营的方向行去。

  在战场的另外一端,李鸿基皱着眉头听着刚刚跑到这边的手下的报告。

  “也不知道哪来的一队人,从斜刺里冲过来,一下子就砍翻了我们不少人,然后就没影了!”

  “鹞子呢?”没有看到高杰的身影,李鸿基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鹞子哥,俺,俺也没看见,应该是给冲散了吧!”说话人有些紧张,开始结巴起来了。

  “鹞子哥挂花了,俺亲眼看见他头上挨了一下,应该是打昏了”另外一个人答道。

  “那你也不过去帮他下?”李鸿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起来。

  “当时乱的很,天又黑,一眨眼的功夫鹞子哥就没影了!“

  “那鹞子落马没有?“

  “没有,俺看的清楚鹞子哥抱着马脖子!“那人犹豫了下:”要不俺们现在回去找找?“

  “找个屁,鬼知道跑哪儿去了,黑布隆冬的去哪儿找?“李鸿基骂了两声,喝道:“走,官军的骑兵都出来了,再不走谁也走不了了!”

  车营里,刘成瞪大双眼,等待着黑暗中的敌人发起新的攻击,但过了好长时间,预料中的敌人始终没有出现。这时夜空中传来一声悠长的号角声,刘成向一旁的杜如虎投以探询的目光。杜如虎捋了下颔下的胡须:“这是牛角号的声音,塞上的边民时常用这个传递讯息,这应该是贼人看到攻不下咱们,召集部众,准备退兵了。”

  “好,好,那就好!”刘成这才松了口气,方才其他几辆车的情况他不知道,他这辆车上的兵士可出尽了洋相,有人放铳时只装了药没有装铅子的,还有人射箭却让弓弦割伤了手的,若非对面的溃兵早就是惊弓之鸟,只怕就要露怯。

  刘成正犹豫是否让手下放松戒备,黑暗中传来一阵马蹄声,他刚刚放松的神经立刻又紧绷了起来。刘成正要下令手下准备开火,一个声音传来过来,正是脱脱不花那个大嗓门。

  “大人,是俺脱脱不花,这次干的真痛快,不但砍翻了好几个,还抓了个活的,还有马,这回可要给俺记个头功了吧!”

  “这个骚鞑子!”刘成低声骂了句,猛地打了个喷嚏,他转身跳下大车对杜如虎道:“杜老哥,这儿便交给你吧,我身上还是湿的,被冷风吹得有些不得劲!”

  对于杨鹤来说,这天夜里是无比的漫长,自从在梦中被袭营的通报惊醒,他就被恐惧折磨着。作为一个有相当军事经验的指挥官,杨鹤下令各营严守自家营寨,妄动者斩,因为他清楚如果在黑夜里派兵支援最大的可能是一场自相残杀告终。当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他立即下令派出侦骑外出打探,并让各营点检损失向他禀告。

  但等待着杨鹤的另一个坏消息,一个将佐冲进帅帐,禀告杨鹤指挥前营的参将贺人龙指挥军队包围了标营的一个百户,眼看着一场内斗就要开始了。得知此事的杨鹤赶忙在卫队的保护下赶往事件所在地,当他赶到时双方已经剑拔弩张,眼看一场内战就要爆发了。

  “住手,都给本督住手!”杨鹤大声喝道,他从手下抢过尚方宝剑,高举过头顶,大声喝道:“敢擅发一箭者,本督定斩不饶!“

  看到代表着三边总督的墨绿色节旗出现,贺人龙知道已经不可能用武力解决问题了,他恨恨的摆了一下手,会意的亲兵将向前的大旗竖直了起来,外围的士兵开始后退。车营内的刘成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额头上的汗珠如雨般落了下来。

  帅帐里,刘成与贺人龙两人各占一边,身为参将的贺人龙得到了一张马扎的优待,他恶狠狠的盯着对面的刘成,仿佛要一口将对方吞下去似的,而刘成则是两眼朝天,脸上满是无可奈何的表情。

  “督师大人到!”随着响亮的通传声,贺人龙与刘成两人仿佛触电一般站直了身体,面朝杨鹤躬身行礼。不待杨鹤坐稳了,贺人龙便抢上前去告状:“禀告督师,昨夜贼人袭营时,末将领兵与贼人苦战时,背后却遭到刘成的袭击,因而为贼人所拜,这刘成定然是贼人的死间,还请督师大人将其千刀万剐,以祭战死的将士!”

  杨鹤的脸色很难看,他想贺人龙点了点头,转向刘成问道:“刘百户,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禀告督师!”刘成满脸的无奈:“小人昨夜遭到敌袭时守紧营盘,好不容易熬到天明贺大人却气势汹汹的前来问罪,小人实在是莫名其妙,还请督师明察!”

  “刘成你倒是好口舌!“贺人龙冷笑了一声:”俺手下将士被你炮打箭射,死伤了数十条人,莫非还能被你一推了之?来人!“贺人龙对身后喊道:“将尸体抬上来!”不一会儿士兵就抬了七八具尸体上来,贺人龙向杨鹤拱了拱手:“督师大人,昨夜夜袭的贼人并无火器,俺这些将士可是都死于火器的。“

  “刘百户,你还有什么话说吗?“杨鹤的目光转向刘成。刘成苦笑了一声:”督师您知道我手下都是新募的军士,不堪驱使。昨天夜里那种状况,小人只能令手下用铁链将车辆连接起来,让将士们将弓弩火器摆在大车上,若是有人靠近便铳箭齐发,将其击退,哪里又分得清谁是贼人,谁是友军?再说在夜里,就算是友军冲进营来,那是上下离散,又和贼人有什么区别?小人背后便是三军辎重,万一有失可是担待不起的!“

  贺人龙冷笑了一声,正要说话,刘成却继续说道:“贺大人说小人从背后袭击,导致前营挫败,可是小人生俘一名贼人,据他所说昨天夜里他们是用伪装成延安城派回的军使,骗开了营门,那些被我射杀的将士乃是被他们驱赶来冲击我们营垒的。“

  “满口胡言!“贺人龙一听就急了,他赶忙转向杨鹤躬身道:”督师大人,也不知这厮从哪儿找来一个无赖来诬陷末将,还请交给末将,片刻便能让其说出实情来!“

  “督师!就算那人是小人找来的无赖!“刘成走到那几具尸体旁,指着这些尸体说:”若是按照贺大人所言,这些人是在与贼人苦战时被我射杀,那他们就算来不及穿盔甲,难道也没穿鞋子?就算他们连鞋子都没穿,难道也裤子也不穿?莫非贺将军麾下的兵士习惯光着屁股与贼人厮杀?

  “

  “噗!“一个声音打破了帐内的静谧,却是一个幕僚忍不住笑出声来,被气的满脸紫黑色的贺人龙径直冲出帐外,帐帘刚刚落下,他便听到里面传出一阵哄笑声,气恼至极的贺人龙顿了顿足,咬牙切齿的不顾而去。

  帐内的幕僚将吏已经笑开了花,就连上首的杨鹤也转过脸去低声咳嗽,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转过脸来,指着刘成道:“你这厮好生促狭,这等话岂是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的?”

  “督师大人,小人也是没有办法。“刘成苦笑道:”贺将军那罪名可是吓死人呀!“

  “也罢!“杨鹤的摆了摆手:”你昨晚杀贼有功,我赏你纹银五百两,待会你去中军官那儿领了,不过方才话不可再提。“

  “是,大人!“

  富县,刘家原。在关中和黄土高原上,“原”这个字眼在地名中出现的频率是非常高的,比如五丈原、灞原等等。这类带有“原”字的地域通常是指一种台地,这种台地表面地势平坦,而在台地的边缘往往会出现陡峭的深沟,将台地与周围的地域分割开来,古代的西北人喜欢用“原”字来称呼这类地域。不难看出,这类地域对于四周较为低洼的地区具有居高临下、易守南攻的优点,从某种意义上讲,古代关中地区的战争就是围绕着争夺这一个个“原”展开的。

  受挫的明军在第二天中午放弃了位于河旁汲水方便,也较不易防御的阵地,转向东南方向撤退,登上更为易于防守的刘家原。杨鹤这么做的企图很明显:将自己士气受挫的军队转移到更利于防御的台地上,以抵抗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农民军的进攻,假如敌军置明军不顾,径直南下关中的话,杨鹤就可以从背后发起进攻,将敌军打垮。

  对于刘成手下的士兵们来说,这又是一桩苦差事,他们必须将沉重的大车推上陡峭的台地,然后用铁锹修筑工事,但这次再也没有人抱怨了,每一个人都很清楚,那天夜里如果不是大车组成的防线,他们中的很多人恐怕已经看不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了。战争给他们每一个人上了生动的一课——要么流汗,要么流血。

  27、降人上

  三边总督行辕。

  “大人,今天流贼还是没有行动。”

  “还是留在原地?”杨鹤抬起头来,眉头紧锁。

  “正是,几队探骑都是如此回报,应该不会有错,这是从西安送来的邸报。”赵文德小心翼翼的将邸报呈送上来,由于出卖盐引筹饷成功,他在杨鹤心目中的地位上升了许多,实际上已经是幕僚之中的首席了。

  “我有些眼花,你替我挑重要的念念吧!”杨鹤疲惫的闭上双眼,一副心力交瘁的模样,往日里星星点点的两鬓已经是一片斑白。

  “是,大人!”赵文德应了一声,低声诵读起来。邸报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无非是某处民变、某官员被查办,某官员升迁,朝廷发出某诏令。杨鹤只是靠在椅子上,双眼微闭,右手食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扶手。过了约莫半响功夫,赵文德停了下来。

  “念完了吗?”杨鹤问道。

  “嗯,大人,看来这几日朝里还平静。”

  “嗯,不过也不能继续拖延下去,只希望杜、贺两位将军快些赶到了。”杨鹤睁开双眼,目光中满是疲惫。

  原来这几日来杨鹤在与农民军对峙的同时,也在日夜关心朝中的变化。他很清楚陕西缙绅们对于他“主抚”的策略并不满意,因为招抚就意味着要拿出一大笔钱来支付安置农民军所需的种子、农具、耕牛以及一段时间的口粮,而朝廷现在是拿不出这笔钱的,这笔花费必然会落到陕西缙绅的头上。因此朝中陕西省籍的官员对他的不断攻讦,指责他儒弱无能,坐视乱贼作乱。下周要上三江了,各种票啥的都砸过来吧!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