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二十七章 神一魁

第二十七章 神一魁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66更新时间:2015-11-05 09:03:48
    但是李鸿基的行为将他逼进了死角,迫使他不得不做出最后的选择:是出卖同党归降朝廷还是跟着大伙渡河去山西,这并不是说两面光不愿意去当朝廷命官,恰恰相反这个三十五岁的陕西穷汉对于朝廷的官位有着超出常人的渴望,但他只是本能的厌恶做出选择,尤其是在被逼迫的情况下做出选择,他想当官但又不愿意冒险给同党背后一刀,因此,他对于将自己逼迫到这种境地的李鸿基分外的痛恨。

  “该死的黄来儿,都是你,都是因为你!”两面光低声咒骂着,他的上槽牙和下槽牙发出轻微的摩擦声,白天里对那个米脂汉子笑的越多,他的内心就越恨。他很想将对方的手脚绑在马尾巴上,然后将其在地上活活拖死,但他不敢这么做,因为这个让他更为痛恨。

  正当两面光在屋子里自己一个人发狠的时候,外间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他刚刚站起身来,门便被推开了,外面的寒风猛地刮了进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两个人走了进来,前面的杜国英向两面光叉手行礼:“掌盘子,这位是刘成刘千户,是领了督师大人的军令前来。”

  两面光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来,他没有想到杜国英竟然带着一个明军军官径直进来了,不禁有些后悔,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刘成就径直走到屋内,从怀中取出一封文书,展开道:“督师大人有军令,刘参将听令!”

  两面光有些慌乱的看了看左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所说的刘参将指的是自己,赶忙慌乱的跪下,磕了两个头,照着往日里戏文里看到的样子喊道:“末将接旨!”

  “宁夏镇参将刘大威,两日后朝廷大军将至,汝当起兵相应,共破流贼,若有临阵畏缩者,朝廷自有法度!”

  两面光被刘成严厉的口气惊呆了,他有些犹豫自己是应该叩首接手还是应该喊来外面的卫兵将刘成拿下,但刘成没有给他思考的机会,上前两步,将两面光从地上扶了起来,笑道:“刘大人,末将方才是代督师传令,得罪之处还请海涵呀!”

  “哪里,哪里!“两面光被刘成前倨后恭的行为弄得有些慌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刘成将两面光拉到旁边两步,低声笑道:”临来之前督师大人曾经让在下给刘将军传话,若是这次事成,不但可以保举您为宁夏镇参将,还准荫一子为云骑尉,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呀!”说罢,刘成呵呵的笑道:“这里小人就预先恭喜大人了!”

  虽然根本不明白刘成所说的“准荫一子为云骑尉”是什么意思,但两面光还是明白这是大好事,他赶忙对外间大声喊道:“来人,快准备酒菜,好好款待刘大人!“

  “不必了!“刘成笑道:”眼下时间紧迫,还是先商量公事要紧!“

  “饮酒误事,那就弄点热汤,炊饼来?“两面光看了看刘成的脸色,便对门外的卫兵下了命令,转过头对刘成谀笑道:”刘千户路上辛苦了,我们坐下说话?“

  三人分开坐下,于是刘成开始询问各个首领的性格、手中兵马多少、主张意向,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方才问完,两面光这才松了口气。刘成思忖了好一会儿,突然问道:“这么说来,那黄来儿手中兵马已经在十七家首领中已经是第三多了,不过要论骑兵已经是第二多了?”

  “正是,其实他本来不过只有七八百步兵,骑兵不到百人,只是那次侥幸得逞之后,许多小杆子投靠他才实力大增!“

  “哦!“刘成点了点头,突然问道:“那神一魁不怕吗?”

  “刘千户您的意思是?“两面光看了刘成一眼,小心的问道。

  “那黄来儿势力增长的如此之快,神一魁有些想法也是人之常情吧?“

  “这个——“两面光看了看刘成的脸色,犹豫了一会答道:”以在下所见,那神一魁应该并无这等举动,毕竟他手下的骑队有两千余人,而黄来儿不过七八百骑,还不及他的一半多。“

  “原来如此!“刘成站起身来,来回踱步起来,突然他停住脚步问道:”若是有人去和神一魁说那黄来儿私下里想要拉拢他呢?“

  “这个?可是那黄来儿平日里行事小心谨慎的很,恐怕不会做出这等事来吧?“

  “谁说不会?就算他没有拉拢过别人,难道连您都没有拉拢过吗?“刘成看着两面光,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神一魁老营的广达数里,不过此时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地方已经变成了空地。在决定了即将东渡黄河的军事会议之后,神一魁就将一部分步兵和装载着辎重的车辆转向东,这个前边军逃兵是个非常谨慎小心的人,自小和套虏(明朝人对河套地区的蒙古人的蔑称)打交道的生活教会了他许多东西,那些狡猾的游牧民会非常耐心的等待着你的麻痹大意,然后把你的家园抢掠一空,用绳索套在你妻儿的脖子上带走,至于你本人,通常会被吊死在路边的大树上喂乌鸦。

  神一魁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必要的时候他会冒险,但在可以不冒险的时候他就谨慎小心的像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子。在刘成和两面光来到他的住处时,他正坐在院子里和一个叫做大红狼的手下分享一条腌猪腿和一瓶已经有些发酸的谷子酒

  “这不是刘兄弟,今天有啥事来?“神一魁回过头对身后的卫兵:“再拿两副碗筷来,再拿一只猪腿来,再添壶酒!”

  “大掌盘子的!”两面光目光扫过院子里的人:“不必了,俺来之前已经吃过了,有事情要和您说!“

  神一魁点了点头,对大红狼道:“你去看住门口,什么人都别让进来!”

  大红狼应了一声,顺手提起已经吃了一半的猪腿走到门口,等待院子里的人都出去了他就一屁股坐在门槛上,用匕首从猪腿切下一片片肉往嘴里塞。

  “掌盘的,昨天下午黄来儿派人来请我去他那儿,说是商量往东边流(明代黑话,即行军)的事,俺也没多心便去了,可是你知道俺去了后那黄来儿都说了些啥?“

  “都说了些啥?”神一魁有些厌烦的看着两面光,在内心深处他并不喜欢这个以墙头草而闻名的头领。

  “那厮说啥过河之后,问我是要分头呢还是继续拢着合灶吃饭。”说到这里,两面光偷偷看了看神一魁的脸色,低声道:“掌盘的,俺听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话咋也轮不到他说吧。”

  神一魁没有说话,他只是捋着自己颔下的短须,用含着笑意的双眼看着两面光,他的年纪其实并不大,现在也不过二十五六,但自从他起兵以来,听到的、看到的都太多了。在神一魁的目光下,两面光有些慌乱,心中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了,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回头路了,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按说咱们十七家兄弟,既然起誓要在一起干一番大事业,就得善始善终。就算要分开,也得事先禀明大掌盘子的——“

  “刘兄弟!“神一魁打断了两面光的话:”你这话就差了,咱们十七家兄弟合在一起为的是官军势大,大伙儿要齐心协力求一条生路,我神一魁当这个掌盘子的也是兄弟们的抬爱。若是过了河,官兵追不上来,大伙儿拢在一起,打粮吃草也都不方便,李家兄弟说要分开了也是正理,刘兄弟你要莫要太多心了。“

  神一魁的反应完全出乎两面光的预料,须知他方才说的那些完全是编造之词,只要神一魁等会去和李鸿基一对质便一清二楚。慌乱间两面光本能的掉头去看一旁的刘成,刘成低咳了一声道:“掌盘子的,其实还有一桩事我家首领没有说。“

  “还有一桩事?“神一魁皱了皱眉头。

  “不错!“刘成转身对两面光说:”将那东西给大掌盘子的看看吧。“

  两面光有些犹豫的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刘成接过布包双手呈现给神一魁,神一魁接过布包,看了两面光一眼,方才解开布包,他突然双手一颤,布包中的东西落在桌子上。

  “呀!这东西是从哪儿来的?”神一魁指着桌子上的一份空白告身厉声问道。

  “自然是黄来儿首领给的!“刘成小心的拿起告身:”他说只要我家首领站在他一边,事成之后就给一个参将!“

  神一魁冷哼了一声,从刘成手中抢过告身,打开细看,他虽然起事前不过是寻常边兵,但起事后见识可不少,官府发出的告身少说也见过七八份了,精美的花绫,清晰的印鉴,以他的眼光看来应该是真的。

  “为何不一开始就拿出来!“神一魁将告身纳入怀中,冷声问道。

  “这个,这个——“两面光在神一魁刀子一般的目光逼视下,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但这种表现反而印证了神一魁内心的猜测——这个狡猾而又懦弱的家伙又在玩脚踏两条船的把戏,一边拿着朝廷的告身舍不得,一边又信不过黄来儿那一边,怕对方连自己一起卖了,首鼠两端犹豫不决,被自己逼问出来。神一魁冷哼了一声:“刘兄弟的情分俺是记下了,不过下次遇到这等事还是一开始就把事情说明白了的好,不要藏着掖着,小心把自己也一起埋进去了。”

  “是,是,掌盘子教训的是,兄弟我一时间猪油蒙了心,还请见谅!”两面光已经是汗流满面,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看在神一魁眼里,更是又增添了三分鄙夷不屑。他站起身来:“既然如此,俺就不留刘兄弟了,只是回去后口严实些,莫要在传出去什么,须得不好看!“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不劳叮嘱!“两面光忙不迭站起身来,满脸的谀笑,待到他出得门后,神一魁冷笑道:”俺们十七家兄弟里面怎么出了这等邋遢货色,当真是恶心死人了。“

  两面光上得马来,便赶紧猛踢马肚子,跑出了三四里方才放松了些,回头对刘成道:“刘千总,方才真的是吓死我了,都丢了半条命去,下次这等事可千万莫要再找我了!”

  刘成笑嘻嘻的拱拱手:“讲几句瞎话,出一身冷汗就能做到参将,荫庇子孙,大人下次若有这等好事,可千万莫要忘记了属下,末将感激不尽!“

  听到刘成这般说,又想起到手的富贵,两面光也不禁大笑起来:“说的也是,不过这次也多亏你了。刘千总你怎么能猜到把那份告身拿出来神一魁就会信了?“

  “呵呵!“刘成微微一笑:”其实也很简单,就和打猎一般,兔子就得用套子,狗熊就得用坑,你用套兔子的套子去套熊肯定是不行的,用坑对付兔子也不行。我听你说着神一魁应该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像这种人你说啥他都是不会信的,但若是他自己看到的、自己想到就会坚信不疑,对付这等人只要顺着他心里想的,让他朝东他就朝东,让他朝西他就朝西!”

  两面光在马背上思忖了会,击掌笑道:“果然是这个理!刘千总这句话可谓是把人的心思琢磨的透了,可笑那神一魁以为得计,却一直在您的掌心里打转!“

  刘成看着两面光在马背上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心中暗笑道:“若非你平日里这反复无常的性子,想要骗过那神一魁可难的很。这样一来神一魁对黄来儿有了嫌隙,无论接下来都会给明军带来机会,不过还是要在火上浇上一桶油,方才放心。”

  李鸿基老营。

  躺在床上,李鸿基梦见自己站在田里,眼前是父亲弯曲的背脊,老人正在弯腰割着庄稼,在麦垄两旁已经摆满了厚厚的一排。田埂上母亲正在喊着他的小名,叫他过去喝口水歇歇,年纪还小的侄儿李过正在大人们收割过的地里捡着遗落的麦穗,一切都是那么甜蜜,那么美好。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