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二十八章 被俘

第二十八章 被俘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20更新时间:2015-11-06 09:04:42
    但甜蜜和美好的事总是不会长久的,当黎明来临,晨光从窗口流入,李鸿基不得不从美好的回忆中醒来,引入眼帘的是自己那双已经习惯了剑柄和弓弦的手,他不得不提醒自己,都已经过去了,自己现在是一个掌管着数千人的大头领,必须为自己和部下的生命而殚精竭虑。

  与神一魁不同的是,李鸿基在这些天里并没有将辎重先期运走,他认为既然自己的东渡黄河的建议被采纳,那么提出建议的自己就应该带领本部留下来承担最危险的断后任务。这些日子来李鸿基不顾马力,不断将不多的骑兵派出,一方面侦查对面官军的行动,另一方面是为了给敌人一种假象——农民军还呆在原地,并没有离开的迹象。

  但不管李鸿基派出了多少骑兵,但他心里清楚这种假象维持不了多久——原因很简单,在农民军营地的周围有太多跟随着他们的流民了,官军可以派出探子夹杂在这些流民中,也可以通过观察这些流民的动向判断农民军的行动,发现农民军的动向不过是时间问题,而作为三边总督的杨鹤绝不会看不出农民军东渡黄河的意义,李鸿基已经做好了迎接官军猛攻的心理准备了。

  “叔,神一魁那儿来人了,说请你去有事情商量!”从窗外传来李过的声音,正在穿衣的李鸿基皱了皱眉头:“这么早,有没有说是啥事?”

  “没有!”李过从外面推门进来了,这个平日里看上去有点腼腆的年轻人在战场上特别的勇猛,已经在农民军中赢得了“一只虎”的绰号,他看了看李鸿基,有些犹豫的说:“来人不肯说,只说是要紧事。俺有个小同乡在两面光手下当个队头,他昨天私下里来咱们营里说神一魁要对您动手,叔,要不就说您病了,推脱过去就是了。”

  “不行!“李鸿基已经穿好了衣服,拿起一顶陕北农民常用的白色毡帽:”应该是官军又有了动向,大掌盘的让我去商量,我知道眼下里各家瞎传的不少,越是这个时候咱们越是不能给人落下话柄了。“

  “俺看神一魁派来的那人看咱们的眼神总是有点怪怪的,这种事小心些还是好些,大杆子吞小杆子的事情咱们看的还少吗?您去可以,让我挑一百骑兵跟着您去。“

  本来已经准备出门的李鸿基停住了脚步,他看了看目光中满是期望的李过,稍微考虑了会:“不,你留下来严守营寨!“

  李过一听就急了,大声道:“叔,这怎么行——”

  “你想想,我带的护卫再多能多过神一魁老营的兵?要是神一魁真的要对我下手,带的人再多都是送死。你这里守的越牢,我那儿就越安全。”

  李过跟着李鸿基走到院外,看着叔叔跳上战马,终于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抓住缰绳问道:“叔,要是那神一魁起了歹心,你回不来了大伙儿怎么办?“

  李鸿基看了看已经热泪盈眶的侄儿,又看了看院外已经坐在马上的护卫们,突然一笑:“要是我回不来了,你就替我带着兄弟们往东边闯,你要是也不行了,就再换一个人,一定要替咱们穷人闯出一条活路来!“话音刚落,李鸿基便一鞭子抽在李过抓在自己缰绳的手上,李过吃痛刚一松手,他便猛踢了一下马肚子,战马离弦之箭一般向外冲去,护卫们赶快打马跟上。李过抢上几步,看着李鸿基在蹄尘间的背影,大声喊道:”叔,你一定要回来呀!“眼泪禁不住已经从眼眶淌了下来。

  当李鸿基抵达神一魁老营的时候,一切都如同平常:懒洋洋的哨兵、道路上随处可见的马粪,破烂的旗帜、已经蹲在墙根打着叶子牌的各家头领护卫,这让他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当他敏捷的从马背上跳下来的时候,神一魁的中军迎了上来,伸手抓住他的马笼头,笑嘻嘻的喊道:“黄头儿您可来了,其他几家的头领都到了,就候着您了。“

  “哎呀,那可是罪过了!“李鸿基笑着跳下马来,将缰绳交给对方,顺便小心的打量了下街道两旁的房屋,敞开着的门后空荡荡的,看不到手持武器的伏兵。

  “您说笑了,您的路最远,晚来点也正常!“那中军笑嘻嘻的转过头对身后喊道:”人都死光了吗?还不过来帮个手!“随着他的喝骂声,六七个士兵跑了过来,他将李鸿基的战马交给其中一人:“多放点麦子和黑豆,酒肉也快点拿过来。”说着他转过头对李鸿基笑道:“掌盘子的,您随我来。”

  当李鸿基走进屋内时,农民军的首领们正在围坐在火盆旁说着闲话,大门开合的声音让谈话暂停了,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到了李鸿基身上。李鸿基有些不自在的笑了起来,拱手道:“兄弟我来晚了,让大伙久等,恕罪恕罪!“

  “自家兄弟,说啥罪不罪的,路上风大吧,快过来烤火!“神一魁的嗓门很大,他将自己的椅子往旁边挪了下,一旁的大红狼赶忙搬了张椅子过来,李鸿基赶忙上前几步,在椅子上坐下,神一魁笑嘻嘻的问道:”如何,这椅子还舒服吧!“

  “舒服,当然舒服!“李鸿基有点莫名其妙的答道。

  “我看未必,俺们这椅子硬邦邦的,恐怕没有官老爷的椅子舒服吧!“神一魁脸色一变,喝道:”给我拿下!“话音未落,李鸿基的脖子便被套索勒住了,旁边的两个首领也扑上来一把按住了他的双手,他虽然奋力挣扎,但脖子上的套索却越勒越紧,让他透不过气来,情急之下,他猛地用力一踹地上的火盆,只听得一声惨叫,便看到一人倒在地上打滚,接着李鸿基便听到有人喝道:”没吃饭吗,绳子拉紧了。“李鸿基两眼一黑,便昏死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鸿基才重新醒来,他的第一个感觉得就是脖子上火辣辣的疼,耳边传来一个人的**声。

  “掌盘子的,刘头领的左眼废了,右眼也够呛!”医生低声对神一魁道,一旁两面光躺在放倒的门板上,正在低声的**着,他的双眼蒙上了一层白布,露出的脸部皮肤就好像马蜂一样,到处都是裸露出的红色皮肉,看上去十分渗人。

  “这两人还真是冤家对头,黄来儿刚来脚上那一下,一火盆炭火都泼他脸上了!”一旁的大红狼附耳低语道,从他语气中不难听到幸灾乐祸的意思。

  神一魁冷哼了一声,低声道:“算了,把人抬下去吧,本来还想让这家伙和黄来儿对质的,这下倒好,用不着了。”

  “还对啥质呀!”大红狼看了看其他头领,低声道:“两面光都这样了,还有谁不信?按我的意思,一不做二不休,就把黄来儿砍了,把他的人马吞了,再加上两面光的人,东也好,南也罢,有人有马哪儿去不得?”

  神一魁没有回答,他看了看门板上**的两面光,对医生道:“把刘头领抬下去,好生照顾!”转身走到李鸿基面前,用鞭柄挑起神一魁的下巴,冷笑道:“别装死了,别逼我用冷水泼你!”

  “为什么这么做?“李鸿基睁开双眼,直视着神一魁的眼睛。

  “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神一魁转过头对旁边的两个头领说:“不沾泥、闯塌天,劳烦你们两个去一趟这厮老营那儿,把那儿平了,别放走了他侄儿一只虎李过。”

  “放心吧,掌盘子的!”

  “误不了事!”

  不沾泥与闯塌天很兴奋的拱了拱手,按照农民军的惯例,虽然战利品的大头要交给神一魁,但是他们两个也可以从战利品中分到很大一块,其他的几个头领也露出了羡慕的目光,几个沉不住气的还低声抱怨起来。神一魁猛一挥手,制止住众人的私语:“黄来儿,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拿下你吗?“

  “哼!”李鸿基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脸上满是鄙夷不屑的神色。

  “你当然不肯说,也罢空口无凭,我就让你死的心服口服!”神一魁说罢,从怀里取出一个物件,在李鸿基面前晃了晃,问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李鸿基冷眼看了看,只见花绫夹边,白麻做底,俨然是一份官员告身,他在驿站里当了多年驿卒,自然是认得的。

  “是告身,那又如何?莫非你要投靠朝廷,拿俺去做投名状?“

  “呸!“神一魁吐了口唾沫,骂道:”俺还没生你这厮的蛇蝎心肠。哪像你为了自己的乌纱帽,要把咱们几万弟兄都送到黄河喂鱼去,这心肠何等歹毒!“

  听到这里,李鸿基如同坠入五里雾中,反问道:“这从何说起,你这告身又不是从我身上搜出来的,凭什么说我要当朝廷的官,这不是血口喷人吗?”

  “哼!你黄来儿办事何等细心,身上自然是搜不出来的。”神一魁冷笑了一声:“可你用官职收买两面光,想要让他帮你说服大家渡河去山西,我们渡河到一半的时候,官兵就可以暗中下手。却不想两面光却不是你这等狼心狗肺的东西,要不然咱们这几万弟兄可都丧在你手上了!”

  “这不过是两面光的一面之辞,如何做的准?”李鸿基反驳道:“你让他来与我对质!”

  “对质?你当然不怕对质,刚刚他脸上挨了你一火盆,眼睛瞎了,命保不保得住都不知道,如何和你对质?“神一魁冷笑道:”好,你说你两面光诬赖你,那你他为何要诬赖你?这告身从何处来?莫非是两面光投靠官府换告身来害你?为何刚才那么多人你都不伤,独独把火盆踢到他的头上,是不是要灭他的口?“

  李鸿基一下子被神一魁一连串连珠炮般的问话给问住了,他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无论自己怎么辩解挣扎也无济于事,反而会让自己在这个陷阱中越陷越深,最后灭顶。

  “现在我说什么你们也不会信!我李鸿基自从反出门那天就下了决心,这辈子就要和朱家江山拼到底,不是我死就是他亡。俗话说,日久见人心。”

  李鸿基的辩解立即激起了围观众人的愤怒,一人对神一魁拱了拱手:“掌盘子的,把这家伙交给我,我活剐了他,那心肝给列位做醒酒汤吃!”

  “对,活剐了他!“

  “还想日久?老子现在就活剐了你!“

  “诸位兄弟!”神一魁张开双臂,压下众人的叫骂声,指着李鸿基说:“且留下他这条性命,等把他老营抄了,将他那侄儿李过抓来叔侄两人一同活剐了便是!“

  “对,还是掌盘子的思虑周到!“

  火炕上,两面光已经昏睡过去,但即使在睡梦中,他脸部的肌肉也不时轻微的抽搐着,被炭火烧坏的皮肤下面露出鲜红色的肌肉和白色的肌腱,看上去分外渗人。几个头目围在他的身旁,他们满怀戒备的看着彼此,屋内的气氛十分紧张。

  “怎么样?“刘成迎上从屋内出来的杜国英,他还没有资格进去查看。

  “还能怎么样,那个姓刘被炭火泼了个满头,也就比死人多了口气,哎,事到临头除了这等事!”杜国英站在一边,低声叹道,也难怪他这般焦急,为了防止招安的事情泄漏出去,两面光连他最亲近的几个手下都瞒在鼓里,一切都是让杜国英这个“新人”去联络。现在万事俱备,他却变成了这副摸样,叫杜国英如何不恼怒。

  “杜兄,我倒是还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试试!“刘成看了看在挤在火炕旁的几个头领,低声对杜国英道。

  “这个时候你还卖什么关子,你说啥我做啥!“杜国英急道,他很清楚事情不成刘成还能回去当他的千总,他自己难道当一辈子流贼?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