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十章 决战之前

第三十章 决战之前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05更新时间:2015-11-08 09:05:26
    正当两人说话的时间,屋内已经静了下来,随即门被从里面推开了,刘驴儿看见屋内已经是尸横满地,几分钟前还在和自己勾心斗角,内讧不已的几个首领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每个人身上都至少挨了七八刀,尤其是那个平日里最为骄横的贺文虎,更是被砍的如同血葫芦一般,若非身上的衣服,根本就认不出来了。

  “都办妥了!”杜国英低声禀告道。

  “嗯,把头都割下来,尸体弄两床蒲席卷了,丢后院去!”

  “是!”

  看着这一切,刘驴儿的身体就好秋风中的叶子一样剧烈的颤抖着,突然跪倒在地,不住的叩头:“刘千总,刘大人,刘将军,求饶了小人一条贱命吧!”

  “刘头领,你这是何必呢?“刘成将刘驴儿从地上扯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尘土:”我若是要杀你,何必把你从屋子里拉出来?在屋子里面多你一个少你一个又有什么区别?“

  刘驴儿一想也是,可心中还是惴惴不安:“那你为何要杀他们?“

  ”哎,当真是不识好人心!“刘成叹了口气:“我做这些事情不都是为了你吗?你想想,你那几个同伴哪个是省油的灯,若是不在这儿宰了他们,他们肯服你的气?有了他们你这个位置坐得稳?“

  “那,那你为何选了我?“

  “那就只能说你我投缘呗!“刘成笑了起来,其实他选择刘驴儿的原因很简单——他要选一个最笨、最无能、最容易控制的人,只有这样他才能确保控制住对方,不用担心对方反水,当然这个理由是不能拿出来说的。

  “投缘?”刘驴儿看着一具具被抬出去的尸体,几分钟前这些还是鲜活的人,和自己争吵叫骂喝酒的人,可是现在却已经变成了没有呼吸、血淋淋的肉块了,而自己没有和他们一样被抬出去的原因竟然是投缘,他的身体如同筛糠一样剧烈抖动起来。

  “刘驴儿。”刘成仿佛看出了对方的心理,他轻轻拍了拍刘驴儿的肩膀,低声道:“你不要想多了,我不但不会杀你,还要让你封妻荫子,富贵满门,只要你听话!”

  “大人,我一定听话!”刘驴儿条件反射般的答道:“你放心,您说一句我动一下,绝不会让您为难的。“

  “那就好!“刘成满意的拍了拍刘驴儿的肩膀:”现在告诉我你有多少人马,在哪儿吧。“

  明军行辕,杨鹤坐在签押房,手中拿着一封文书细看,脸上神色忽喜忽愁,变幻莫测。突然他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道:“自古未有权臣在内,而大将能立功于外者!武穆王且忠且勇,祸且不免,况杨某乎?“

  杨鹤正慨叹间,外间传来通传声:“杜总兵到!“杨鹤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请,快请!“

  随着通传声,一个身穿盔甲的将领进得屋来,从他头盔下露出斑白的头发来看,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但他的脊背依旧挺得笔直,被朔北的寒风吹得古铜色的脸庞上满是只有经历过无数艰险和痛苦的人才能拥有的坚定和平静,此人正是当时提督陕西诸军的延绥镇总兵杜文焕,大明西北武将第一人。

  “弢武,来来。“杨鹤对来人的态度十分热络,指着面前的椅子道:”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不敢!”杜文焕郑重的行了全礼,方才在椅子上坐了半边屁股,沉声道:“总督大人召末将来,不知有何事相商?”

  “有两件事情,一喜一忧!”杨鹤叹了口气,将方才那封书信递给了杜文焕,叹道:“这是朝廷的邸报,昨天到的,你也看看吧!”

  杜文焕接过邸报,打开翻看了下,两条浓密的眉毛立即紧皱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将邸报递还给杨鹤,道:“言臣弹劾也是常有的事情,天子圣明,定然能够体谅督师的苦衷的。“

  “但愿如此吧!”杨鹤苦笑了两声:“我出售盐引以筹集军资,言官们便弹劾我与民争利以自肥,谁都知道背后是谁,可我有什么法子?天子是将其留中不发了,可没有斥责对上折子的言官呀?也没有说我这么做是对是错。这分明是等着看我能不能把陕西乱事给平定了。若是事成了自然是一笔勾销,若是不成,恐怕就要新账老账一起算,恐怕我杨鹤就要落得个斩首东市的下场了。“

  “大人!“看着眼前的杨鹤,杜文焕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慰对方,但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到了最后,他从牙缝里憋出来一句:”请放心,杜某这次一定将陕西群贼一鼓荡平,不余一人。“

  看着杜文焕刚毅质朴的面容,杨鹤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前这位将领虽然是由荫序(通过祖先的荫庇)从军,但历任游击将军、参将、副总兵、总兵,屡起屡落,先后与套虏、永宁奢崇明、农民军

  苦战数十年,可谓是任劳任怨。自己担任三边总督后,由于五总兵领兵勤王,乱起之后不得不委任他延绥总兵,都督固原军(三边总督的驻地),这次神一元、神一魁兄弟乱起,杜文焕的家乡也被波及,家人流散,而杜文焕却一直在杨鹤麾下督军苦战,从某种意义上讲两人的政治命运已经被紧密连接起来了。

  “弢武,你我年纪都不小了,这次一战是替天子,替大明,也是替我们自己打的,一定要干干净净的扫平贼寇,堵住朝中那些言官的口!”说到这里,杨鹤紧紧握住了杜文焕的小臂。

  “大人请放心。“杜文焕也握住了杨鹤的小臂:”群贼虽然人多,但多为求食的乌合之众,善战的边贼不过万余,与我军人数相当,但分属多股,人心不一,只要饷足,定然能一战而胜。“

  “不错!“杨鹤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从几案上又拿起一份信笺递了过去,笑道:”弢武请看,我方才说的喜事便是这个了!“

  杜文焕接过信笺,看了几行笑道:“原来督师早有庙算在胸,贼中已有内应,那胜算又多了几分。“

  “嗯,也是天子洪福,我前几日派了那刘成前往,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结果,想不到在潼关一念之仁,竟然得了个人才!“杨鹤捋着颔下的胡须笑道,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当时派刘成前往,也不过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赢了就赚了,输了最多丢一个军官,却想不到刘成办事如此得利,居然已经说服了两面光投到自己这边来。想到这里,杨鹤也不禁为自己的眼光而感到自得。

  “托督师洪福!“杜文焕将书信看完了一边,抵还给杨鹤:”既然如此,今天晚上犒赏,那明日就出兵吧,对了,您那儿还有多少银两?“

  “还有四万两左右吧,这一仗打赢了,若是能从贼人手中缴获一些就能撑下去了。”杨鹤叹了口气:“这次说来还多亏了建生,若非他出卖盐引筹钱的法子,哪里还能撑到现在。”

  “嗯,是呀,若是这一仗打赢了,论功建生当居第一!”杜文焕笑道。

  “呵呵,第一还是杜将军你!”杨鹤笑道:“运筹帷幄,使军给无缺,这是文官的本分,杀敌建功是武将的差使,各司其职,文武合力才能克敌制胜。”

  “都督教训的是!”杜文焕站起身来:“既然已经议定了,那就召集众将分派差事吧。”

  依照旧例,军议是由杨鹤的讲话开始的,他捋了一下颔下的胡须,就开始说话,他首先称赞了众将一年多来的辛苦和战功,然后又称赞了杜文焕的韬略和功勋,在说完了这些激励的话后

  ,杨鹤的语调变得沉重起来:“自天启以来,大明内忧外患,交相煎迫,无一日安宁。流贼愈剿愈多,灾变愈演愈烈。最近两年,西北百姓死亡流离,如水如火,往往赤地千里,炊烟断绝,百姓易子而食,惨不忍言。我大明三百年来从未如今日一般民穷财尽,势如累卵。而东虏却于关外伺机,为我深患,前年破边,入围京师更是骇人听闻。自古攘外须先安内,若内贼不除,何以平外患?幸赖二祖列宗之灵,群贼自相反侧,多有弃暗投明,归向朝廷的,我等大军一击,定然能一鼓破之。望列位明日激励将士,一战而竞全功,我等上报君恩,下救黎民在此一战!”

  诸将听到农民军中已经有了内应,纷纷骚动了起来,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喜色。杨鹤低咳了一声,脸色变得严峻起来:“但若有畏缩不前者,莫怪我军法无情,我辈宁死于贼手,不可死于军法!”

  说到这里,杨鹤看了看诸将都带有畏惧的神色,心中暗自满意。他微微一笑,转头对一旁的杜文焕问道:“杜大人,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杜文焕也不谦让,目光扫向两厢的将领,相比起杨鹤,诸将对他要畏惧的多,看到他的目光扫过来,大多数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列位,方才制台大人的话你们也都听见了,明日一战光是打败流贼还不够,还须得将贼首神一魁、不沾泥、黄来儿等人或者斩杀,或者生擒,才算全功。”说到这里杜文焕走到地图旁,指着上面解说道:“贼人依河而阵,若是我军往攻,他们定然会先驱使流民冲击我阵,老贼居阵后待机,寻隙而入。因此我打算分兵两路,我领步兵和标营走大路,直逼敌营;贺虎臣贺将军领两千骑兵走小路,经禾山崖、贺家原绕到贼人侧面,待到敌兵攻我时,贼人中的内应就会点火,贺将军便领兵侧击,我则渡河进攻!”说到这里,杜文焕的右手握拳狠狠的打在自己的掌心。

  “将贼人一网打尽!“

  “那若是那内应是假的,贼中无人响应呢?”说话的是一个黑脸汉子,正是方才杜文焕命令指挥骑兵走小路的贺虎臣。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杜文焕冷声道,他的目光扫过其余的将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将领们都摇着头。

  “那就各自退下吧!“

  李鸿基老营。

  地面潮湿滑溜,李过一脚踩在上面,险些摔了一跤。这一半要归功于昨天晚上的那场小雨,还有一半要归功于昨天苦战中流下的鲜血。他费力的穿行于尸体中,其实其中有很多人没有死,从昨天早上到现在不间断的苦战已经把活下来的人累得精疲力竭,许多人干脆乘着战斗的间隙躺在尸体间打个盹儿,能够将他们与尸体的区分开来的只有起伏的胸脯和鼾声。

  李过疲惫的一屁股坐在一具尸体上,脊背靠上土墙的时候禁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他很清楚眼下的情况糟糕透了,自从叔叔前去神一魁的老营不久,进攻就开始了,最初是农民军惯用的伎俩——偷营,几十个自称是神一魁亲兵的汉子说奉命送礼物过来,但早就被李鸿基叮嘱过的李过十分警惕,他下令对其搜身,这成为了引发战斗的导火索。第一次突袭被李过击退了,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就超出了李过的能力范围了——超过两千人包围了他的老营,几个大嗓门的汉子说李鸿基投靠了官府,要把义军弟兄出卖给官军换自家的富贵,现在李鸿基已经被拿住了。李过手下的大部分军队都逃散了,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前些日子投靠的小杆子,不过留下来的都是李鸿基的同乡和族亲,他们十分顽强的击败了敌人的进攻,但他们的人数有限,最后只能退守到老营内的一栋大宅子里,那宅子原本属于一个当地的举人,院墙都是用条石砌基,两丈多高的青壮墙,李过下令手下将里面的屋子拆了几间,用来当滚石檑木,打死了不少人,外面的也一时攻不进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