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十一章 内奸

第三十一章 内奸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11更新时间:2015-11-09 09:04:45
    “告诉你侄儿,放下武器开门投降,我饶你们叔侄不死!”大红狼恶狠狠的盯着李鸿基,他是一个丑陋的汉子,狭长的脸上生了一双细长的眼睛,很少有人能够在他的逼视下保持镇定。但李鸿基就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他只是微微偏过脸,脸上露出鄙夷的笑容。大红狼被对方的行为激怒了,他猛地一把撕开李鸿基的袍子,袒露出胸口来,拔出匕首抵住对方的心口

  “信不信我活剐了你!”

  “罢了!”神一魁喝止住大红狼:“这些对他没用的,还是花些心思怎么把宅子拿下来才是正经!“

  “便宜你了!“大红狼气呼呼的将匕首插回腰间,转过身对神一魁道:”掌盘子的,让俺带着孩儿们上吧,定然将李过那兔崽子抓来见你!“

  神一魁看了看天色:“再等一会儿,宅子里最多还有两三百人,从昨天打到现在,早就该累垮了,只不过是一根弦紧绷着,不过这弦松下去再想绷起来就难了!”

  正如神一魁所猜测的那样,宅子里面已经是鼾声一片,甚至就连两个站在高处担任岗哨的人也已经打起盹来。李过也不例外,虽然他竭力用意志力抵抗睡魔的降临,但人力毕竟无法抗拒客观规律,很快他的头就低垂了下去,沉入了梦乡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一阵剧痛将李过从睡梦中惊醒了,他睁开双眼,只见一个手持刀牌的汉子正背朝着自己,原来方才李过睡的太死,又和几具尸体躺在一起,突袭的敌人将他当做死人,一脚踩在他的大腿上。李过并没有立即跳起来与敌人厮杀,而是小心的看了看四周,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大红狼正站在墙头上,招呼着更多的士兵爬上来,相距李过的距离不过四五步远。李过小心的伸手在四周摸索了下,找到一杆折断了半截长矛,他小心的爬了起来,猛地将断矛向大红狼的背脊投去。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大红狼转过身来,他的脸被巨大的痛苦扭曲着,伸出手指向李过,口中想要说些什么,但鲜血从咽喉里涌了出来,将声音堵住了,随即他从墙头上摔了下去,发出沉闷的响声。

  “杀!”李过大声吼叫着,挥刀向最近一个人扑去,在对方做出反应前将其砍倒,他一边砍杀,一边大声叫喊着,仿佛有正在指挥己方的士兵,遭到突然袭击的士兵们惊慌失措的寻找他们的头领,但却找不到,而且援兵也没有继续爬上墙来(大红狼的死吓倒了后继部队)。这些袭击者以为自己中了埋伏,纷纷丢下武器仓皇的转身逃走,不少人甚至来不及从梯子上爬下去,而是从两丈多高的围墙上跳下去,摔得头破血流,狼狈的向己方营地逃去。

  “废物,一群废物!”看到这一切的神一魁一拳砸在桌子上:“丢弃首领逃走,全部都抓起来,打一百鞭子,插箭游营!”

  神一魁的命令很快被坚决的执行了,在阵前传来一阵皮鞭抽打皮肉的闷响和哭喊声,他猛地扭过头来,恶狠狠的李鸿基说:“李过是条好汉子,可他命不好,是你李鸿基的侄儿,所以他今天才会死在这儿!”

  正当此时,一个小头目快步跑到神一魁身旁,跪下磕了个头:“大当家的,官兵过河了!”

  “什么?”神一魁一愣,厉声问道:“当真,官军是全动了还是只有一部分动了?”

  “全都动了!”那小头目答道:“昨天早上天刚亮就过河了,走了一上午还没过完,过河之后就沿着河岸向我们这儿来了,前锋距离这儿也就十来里路了。”

  神一魁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他看了看一旁的被五花大绑的李鸿基,又看了看还没有拿下来的大宅子,突然一顿足道:“来人,把这家伙押下去,好生看管。”

  “那这宅子呢?”一旁的副将问道。

  “不管他们了,先召集各家头领议事,打完了官军再来收拾他们!”神一魁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走去。

  神一魁老营。

  十几个首领们围坐在火盆旁,虽然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披着厚厚的皮袄,但来自蒙古高原的北风依然从门缝、烟囱等一切不严实的地方钻进来,寒冷好像一条无形的蠕虫,从地上沿着脚上爬上来,让人的手脚僵硬。

  “该死的,再拿两壶酒来!”不沾泥将空了的酒壶往桌子上一顿,大声喊道。

  “别喝了,神一魁喊咱们来定然是有要事要商量,你喝这么多酒还怎么说事?“旁边的一人劝阻道。

  “娘的,这屋子就和冰窖一样,不喝口酒暖暖身子怎么说事?”不沾泥反驳道,他将酒壶递给进来的卫兵,指着已经空了一半的火盆道:“再添点炭,都快烧完了!”

  “不沾泥,你现在身上皮的两三层还要酒喝,真不知道当年冬天你怎么过的。”另外一人调笑道。

  “说的好像你身上穿的比老子少一样!娘的,咱们把脑袋拴在腰带上拼命可不就是为了天天好酒好肉好婆姨吗?“

  不沾泥的反驳声引起了众人的哄笑声,屋里的人们相互轻松的说笑着,而刘驴儿有些尴尬的坐在角落里,沉默不语。如同所有的人类组织一样,流寇也是有上下等级之分的,按照流贼之中的潜规则,刚刚取代两面光位置的他在众人中处于最低的一个等级,是没有资格参与这种轻松的谈话的。

  不沾泥和众人说笑了几句,正好看到角落的刘驴儿,眼珠一转便随口笑道:“也不知是怎么的,好半天酒也没送来,刘驴儿,你出去催催,看看那个短命鬼跑哪儿去了!”

  刘驴儿站起身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不沾泥,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应该拒绝还是应允,但最后他还是转头向屋外走去,他刚走出门,就听见屋内爆发出一阵哄笑声。他狠狠的一顿足,低声骂道:“喝喝喝,让你们个个都烂肚肠!”

  “大当家的,不在里面烤火,出来作甚?“

  刘驴儿转过头来,只见刘成正靠在墙角,身后或蹲或站着七八个汉子,都是随着一起来的护卫。他赶忙走了过去,将屋内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恨声道:“这些家伙将我看做奴仆一般,好生可恶!“

  “大当家的莫怒!“刘成笑嘻嘻的答道:”其实这是好事,他们越是看不起你,到时候您行事就越是方便。他们现在不过是占点嘴上便宜罢了,您又何必和这些要死的人一般见识?“

  刘驴儿听了刘成的话,心中的怒气消去了些,他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到时候再给他们好看!“

  正说话间,院子外面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就传来神一魁到了的通传声。刘驴儿的脸上立即露出惊慌的神色,他紧张的一把抓住刘成的胳膊:“神一魁来了,怎么办?“

  “别乱说话,若是问到你就说其他几个人为了争夺首领之位自相残杀而死了,大头领在伤重而亡前把位子传给了你!“

  “把位子传给了我!“刘驴儿将刘成的话重复了一遍,刘成见他神色惊惶,便从腰间摸出一个东西:”俺这是从庙里求来的神药,吃下去便能凝神定气。”

  “还不给我!”刘驴儿一把抢过刘成手里的东西,看也不看就一把塞入嘴里,整个吞了进去,片刻后神色镇定了少许,才回屋去了。

  “大人,您这是从哪儿求来的神药,也给我吃点吧。”一旁的杜固看得眼馋,忝着脸问道。

  “就是这玩意,你要吃吗?”刘成冷笑着张开手掌,掌心却是一把喂马的黑豆。

  神一魁快步冲进屋内,目光微转,眉头就皱了起来,屋内的每一个人都在一边说笑一边猜拳,不少人脸上都泛着红光,显然他们都喝得不少了。

  “掌盘子的回来了!”不沾泥看到神一魁,站起身来,他喝得已经三四分醉了,虽然脑子还明白,但脚下已经有些踉跄,他笑嘻嘻的迎了上来:“您回来了,想必李过那小儿已经被生擒了,小弟这儿先道个喜了!”他一边说话一边摇摇晃晃的做了个揖。

  神一魁的两颊现出一片愤怒的红晕,不过他还是强忍了下去,沉声道:“没有,杨鹤那老儿已经领兵朝这边来了,我顾不得李过,先召请各家兄弟过来商量应对之策,是打,还是跑?“

  “打,当然是打!“不沾泥大声喊道:”咱们这边有六七万人,官兵那边撑死一万出头,咱们六七个打他一个还怕打不过?“

  不沾泥的喊声在众人中引起了一片附和声,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他们的赞同声特别大,几乎要把房顶都掀飞了。

  神一魁微微侧过脸,以避免不沾泥口中浓重的酒臭直接冲到自己的脸上,其实他平时也很喜欢和同伴们喝酒作乐,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对其他人的行为分外的厌恶。

  “掌盘子的!“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出来:”打也好,不打也罢,得先议定个列阵先后吧!“

  “不错!“神一魁精神一振,他很高兴的发现还有一个人没有被酒精弄糊涂,只是声音有些陌生。他有些疑惑的看着从人群后面挤出来的刘驴儿,问道:”这家兄弟请见谅,俺怎么觉得你眼生的很。“

  “在下刘驴儿,原先在刘大威手下做事,我家头领前两天受了重伤,已经去世了。“

  “刘大威?“神一魁好一会儿才将这个名字和”两面光“这个绰号对应起来,他用欣赏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下刘驴儿,决定试探一下这个新人有什么本事。

  “刘兄弟,你说说应当怎么列阵呢?“

  “这么多家首领都在,哪里有小人说话的份!“刘驴儿赶忙答道。

  “哎,既然你接了刘家兄弟的盘子,便与我等是一般齐了,怎的没有说话的份?“

  “那在下就托大了!“刘驴儿低咳了一声,便按照事先刘成逼他背下来的说道:”虽说官兵人少,咱们人多,可用兵打仗和乡里殴斗不同,得讲个先后秩序,否则人多的一边自相冲突,动起手来自相践踏也是寻常事。以在下所见,大家都把骑队和歩队分开,分为前阵与后阵,骑队为前阵,步队为后阵,前后之间保留个一两里距离。“

  不沾泥听到这儿,再也忍耐不住的,打断了刘驴儿的发言:“驴儿你又在胡扯淡,哪有前阵与后阵拉的这么开的,再说歩队和骑队分的这么开,各家头领怎么指挥?你要是胆小便掌盘子的位子让出来,换个有胆气的汉子,莫要在这儿瞎拉呱。“

  不沾泥的话语在人群中激起了一阵哄笑声,刘驴儿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了起来,他的嘴唇轻轻的颤抖着,却又不敢反驳。倒是神一魁听出了点味道,喝道:“是对是错先听完了刘头领的话再说。“说罢他转过头对刘驴儿低声道:”他们都灌饱了黄汤,瞎胡咧咧,别理会他们。“

  刘驴儿感激的点了点头,低声道:“咱们人多,官兵人少,说句直白的话,只要咱们能和官兵打成混战,就赢定了。就怕交起手来,各队心不齐,前队一败,后队就跑,自相践踏,就是人再多也没用。这般列阵有两个好处,手下前后两阵拉的距离开,即使前阵被击败,也有足够的空间重整队形再战;其次,各家的老本钱都在前阵,绝不至于后阵看到前阵不利,就掉头就跑的局面。不沾泥头领说的不好指挥,可以让二头领指挥自己的歩队,大头领指挥骑队即可。““不错!“神一魁点了点头,他心思灵敏,已经听出了刘驴儿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和绝大多数古代军队一样,农民军中的精锐是骑队,绝大多数歩队不过是乌合之众和辎重兵的代名词。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