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十三章 自成

第三十三章 自成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351更新时间:2015-11-11 09:02:30
    面对农民军骑兵的迂回行动,明军的步兵们不得不停住脚步,将长矛的末端抵在地上,矛尖斜指向上,形成了一只只巨大的金属刺猬。在冷兵器时代,步兵方阵最大的弱点就是他们的侧翼和背面,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军事家,都千方百计的保护己方方阵的侧翼,而迂回敌人的侧翼。杜文焕也不例外,当他发现农民军的骑兵已经向己方中央部分和两翼的缺口涌去,他立即将仅有的预备队一千五百名骑兵和一千步兵派出,阻止敌军的迂回。于是残酷的肉搏战就在河床开始了。

  站在河岸上的神一魁透过战场的烟雾,观察着河滩上的战斗。在河滩上,双方骑兵们正在激烈厮杀,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后退,很难看出哪一方占据优势。他好几次看到己方的骑兵已经杀到河岸边,又被杀退了回来。神一魁看了看左右,突然问道:“刘驴儿呢?怎么都没看见他的人?“

  他身边的人都摇着头,突然一个人答道:“掌盘子的,那个刘驴儿一开始就落在后面了,我还以为您让留在后面殿后呢。”

  “鼠辈!”神一魁狠狠的虚劈了一下皮鞭:“等这一仗打完了,看我怎么好好收拾这家伙!”他摇了摇头,仿佛要将这一切从脑海中赶出去,他对身后的亲兵下令道:“放烟火,让步兵上来!”

  明军阵中,杨鹤的脸色惨白,虽然他在当时的文臣中是以“知兵”而闻名的,但亲身经历像这样激烈的血战还是第一次。他好几次去侧过头去看正在指挥战斗的杜文焕,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了最后又吞回去了。但当看到远处黑压压的农民军步队也开始缓慢的向这边移动时,他再也按捺不住胸中的恐惧,一把抓住杜文焕的右臂,低声道:”弢武兄,形势如此危急,为何贺总兵那边却不见动静,该不会是出了什么变故吧?”

  “制台大人不必惊慌!“杜文焕却镇静如恒,沉声答道:“贼人数倍于我,只有待其力竭,贺总兵再从后出,才能一举大胜,贺总兵现在应该在等待最好的时机。”

  “等待最好的时机?”杨鹤咬了咬牙,最后还是忍不住道:“贼人已经三面围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再等下去恐怕就只能给我们收拾尸骨了,还有那刘成,拿了个参将告身去,说的天花乱坠,现在却一点动静没有,果然是个无赖子!”

  “大人!”杜文焕答道:“战场上瞬息万变,须得临机应变。您说的那个刘千户在下并不清楚他为人,不过他应该不是那等贪生怕死之人,否则他何必去贼营里做那九死一生之事?大人且静待片刻,必有佳音!”

  正当杜文焕竭力安慰杨鹤的时候,河滩上的战斗又发生了变化,神一魁在发出信号调动歩队上前后,便亲自率领着数百名亲兵参加了战斗,他的这几百人马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冲垮了官兵在河岸上的防御。官兵的步兵们虽然竭力抵抗,但这一股生力军还是将其打垮,他们胯下高大的河西战马尝尝在那些已经断气了的和没有断气的,流着血在地上逃命的人们身上践踏过去。

  “时间到了!”看到最后一股农民军的骑兵也已经冲下了河岸,刘成拔出腰刀,对一旁的刘驴儿说:“刘将军,您的富贵就在眼前了,只要杀败了神一魁,您就是这一仗的大功臣!“

  “嗯!“刘驴儿即有些不安又有些激动,他点了点头,从腰间取出一块早已准备好的白色棉布,捆在自己的右臂上,举起右臂对身后的将士喊道:”现在咱们就是官兵了,手臂上没有白布的,杀!“

  刘驴儿的叛变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许多遭到突袭的农民军骑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被从马背上砍了下来,他们不得不掉过头来抵抗新敌人的进攻,借着这个机会,杜文焕赶忙将被打垮的骑兵重新整理起来,向神一魁发起反攻。神一魁不得不同时抵抗两面的进攻,不管他对于刘驴儿这个叛徒多么痛恨,但他心里清楚今天胜利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贺虎臣的出现给了农民军最后的一击,那两千名骑兵从猛烈的从背后进攻农民军的歩队,这已经不能说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而只能说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相比起官军的刀枪火器,死于同伴的践踏的人要多得多。为了更快的逃走,人们甚至向挡在自己逃跑道路上的同伴挥舞武器。当血红色的落日逐渐沉入地平线,喧嚣离去,只留下遍布战场的尸体,一群群乌鸦在低空盘旋,发出不祥的叫声,仿佛在感谢人们给它们准备的这顿丰盛美餐。

  两个时辰前,神一魁老营。

  李鸿基盘腿坐在地上,他的肩膀上压着一副沉重的木枷,几缕阳光从地窖口的栏杆缝隙里投射下来,给他带来一点难得的暖意。这个原本用来储藏越冬蔬菜和粮食的地窖被临时当作关押他的牢房,里面寒气逼人,李鸿基戴着木枷又无法运动取暖,若不是还有点阳光,恐怕就要冻死了。

  此时的李鸿基虽然表面上如同泥雕木塑一般,但内心深处却并不平静。虽说在出发前他有所预感,但却万万没有想到会落得个为人阶下囚的悲惨境地。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中了神一魁的圈套,一来是因为神一魁的性格不太可能会采用这种阴谋来对付自己;二来则是这告身从何而来呢?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精心设置的陷阱之中,一同落入陷阱的人还有很多、甚至包括整个农民军,而设置这个陷阱的人却隐藏在黑暗中,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这个陷阱的绳索一直通往官府,想到这里,李鸿基的脑子开始隐隐的作痛起来。

  李鸿基正绞尽脑汁回忆着过去发生的一切,企图中当中找出一丝线索时,地窖外隐隐传来厮杀声。他想要站起身来,可屁股刚刚离地脑袋就撞到了坚硬的石块,他惨叫一声又坐了回去。

  “鸿基叔,鸿基叔!”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间传来,李鸿基侧耳听了听,大声喊道:“是李过吗?我在这儿!”

  李鸿基的喊声得到了回答,几分钟后地窖的门被打开了,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李鸿基面前。

  “鸿基叔!”眼泪从李过的双眼里涌了出来,和他脸上的尘土混在了一起,顿时将他糊成了一张大花脸。

  “你怎么来这儿了,寨子还好吧?”李鸿基人还没有出地窖,就连忙问道。

  “快把俺叔扶出来!”李过没有回答李鸿基的问题,几双手将李鸿基从地窖里拉了出来,他双腿刚刚解除地面,却脚底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旁人赶忙将他扶到一边坐下,替李鸿基解开身上的枷锁

  ,又拿了只葫芦递给他。李鸿基喝了几口,只觉得一股暖流流入胃里,整个人这才慢慢恢复了起来。

  “叔,您那天前脚走,后脚神一魁就派人来攻打咱们寨子了,新投过来的杆子看见他们人多,多半都反了水。剩下的人太少,俺只能带着剩下的兄弟退守到那栋大宅子里,神一魁打了两天都没打下来,连大红狼都让我给杀了。后来听说官兵打过来了,他不得不退了兵,我乘着夜里带着兄弟们跑出来救了您。”李过将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脸上露出惶急的神色来:“叔,您要是歇够了,咱们快走吧,不然神一魁要是打完了官兵回来,咱们就走不了了!”

  “你放心,神一魁回不来了!”李鸿基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一开始还有些摇晃,但很快他的脚步就坚实起来。

  “您咋知道?”

  “他和我一样,都中了官军的圈套,这一仗他输定了,就算能逃出命去,也顾不上这儿了!“李鸿基看了看四周,低声道:”这老营后边里有他神一魁这几年抢来的不少财物军器,咱们现在去拿一笔!“

  “叔!您身子骨没问题吧?“李过有些担心的看着李鸿基:“要不咱们快走吧,为了这点财物冒这个风险不值当。”

  “我可不是为了钱财!”李鸿基冷笑道:“拿不走的就一把火烧了,不然也会落到官军手里!”

  看到叔叔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精明强干,李过心里那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他招呼了手下一声,便紧随着李鸿基朝老营的粮台而去。

  一行人路上并没有遭遇什么麻烦,神一魁已经把大部分的精锐都带到了战场上,无形之中老营里看守松懈了不少,而且此时的农民军还没有统一的服色,又没有学会用腰牌口令来鉴别敌我,像李鸿基这种对其内情十分熟悉的人很容易就混到了粮台门口,到了这儿才被看守粮台的一个哨总拦住了,这个哨总的瞎了一只眼睛,有个绰号叫瞄的准,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们是哪个杆子的?怎么没跟着掌盘子的上阵?”

  李过正想找几句话糊弄过去,一直隐藏在兵士丛中的李鸿基走上前来,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梁问道问道:“瞄的准,你看看我是谁?”

  瞄的准瞪大了仅有的一只眼睛,定睛一看,细密的汗珠立刻从额头上冒了出来,他后退了一步指着李鸿基道:“黄,黄来儿,你不是被关在地窖里,怎么——”

  瞄的准还没说完,就被李鸿基一脚揣在小腹,仰天摔倒,李鸿基抢上前去将其当胸一把提了起来,冷笑道:“区区一个地窖就向关着你爷爷?笑话——“话音刚落,李鸿基就从腰间拔出解腕尖刀在胸口戳了两刀,瞄的准顿时就没了气息。李鸿基拔出腰刀,大声喊道:”杀进去,一个也不要放过!“

  李鸿基的亲兵们一拥而上,守卫粮台大门的绝大部分士兵们还来不及拿起武器就被杀死,极少数头脑清醒的掉头就跑,才能逃出一条性命。李鸿基看着粮台内四处升起的火光,脸上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一旁的李过兴奋的说:“神一魁这狗贼,总算报了他暗害叔父的仇!“说到这里,他小心的看了看李鸿基的脸色,低声问道:”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走!“李鸿基走到一间没有着火的库房们前,捡起一把斧子三下两下的砍开了铁锁,打开库门:”这一仗官兵是打赢了,他们势力大,咱们不是他们对手,只有走!”

  “那以后呢?”李过看着手下的士兵们冲进库房将里面的钱财搬到找到的骡子背上:“要不去山西?听说那边官兵少些。”

  “不。”李鸿基摇了摇头:“咱们往西走。”

  “西?为啥往西?那边饥荒可大得很。“

  “侄儿!“李鸿基此时的心情不错,他耐心的给李过解释道:”你说大伙当初为啥起来造反?“

  “没粮食吃,活不下去了呗。“

  “不错,眼下杨鹤是打了胜仗,可杨鹤能弄到粮食给没饭吃的穷哥们吃吗?“

  “当然不能!”听到这里,李过的眼睛亮了起来:“叔,您还想接着干?“

  “对!”李鸿基点了点头:“山西那边是官兵少,可是饥民也少。别看杨鹤能打赢这一仗,依我看多则八个月,少则五个月,陕西这边又得闹起来。别看咱们现在就这几百人,到时候竖起招兵旗,还怕没有吃粮人?就是十万八万也能拉的起来!”

  李鸿基的自信感染了他的侄儿,李过敬仰的看着他的叔父说:“叔,您这次大难不死,定然是老天让您领着咱们这些穷汉做一番大事业。”

  “要做一番大事业不错,可和老天有吊毛关系!”李鸿基说了一句粗话,轻蔑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要做成事,就得靠自己。俺以后就不叫李鸿基了,叫李自成,自己就能做成事!”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