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十四章 刺杀

第三十四章 刺杀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39更新时间:2015-11-12 09:01:26
  “李自成,李自成!“李过念叨了两遍:”这名字不错,听起来顺口的很,就是不够响亮,不像其他什么八大王、射塌天、紫金梁,一听就忘不了。“

  “嗯,这倒是!”李自成点了点头,他低头思忖了片刻:“就叫闯将吧,朱皇帝不是说自己是天子吗?就算是头顶上的天,咱们也要闯出个大窟窿来!”

  “对,闯出一个大窟窿!”李过被叔叔充满热情的话语弄得热血澎湃。

  与绝大部分胜利者一样,杨鹤在赢得了西川河之役的胜利后,将自己的行辕设置在了神一魁的老营。白日的大胜让他有些熏熏然,唯一让他觉得有些美中不足的是从神一魁老营中缴获的财货比他预料的要少许多,他本来打算用这一笔财富犒赏三军,激励将士们穷追猛打,一举将陕西群寇荡平。

  行辕,相比起神一魁当时居住的时候,这间原本属于某个乡绅的院落已经被收拾了一番。虽然由于时间的关系,已经来不及将房屋翻修一遍,但屋子内部的陈设已经拾掇一新,厚重的皮毛、座椅、香炉、旗号陈设摆列开来,俨然已经是一座配得上杨鹤尊贵身份的书房了。

  “建生,你看看这报功的首级也有点多了吧。”此时的杨鹤又恢复了平日里那份稳重雍容的高级文官模样:“光是报斩杀神一魁的就有四个,天底下哪有四个神一魁?“

  “制台大人!“赵文德微微一笑:”应该是诸将立功心切吧,毕竟开战前也没人见过那神一魁长啥模样,斩杀了贼首便都报上来了,兴许能够碰上。好歹现在是打了胜仗,这些细微之处就莫要逼得太紧了。“

  “嗯!“杨鹤点了点头,他明白赵文德还没有说出口的眼下之意,自大明中叶以来,文官的地位日渐压过了武官,逐渐形成了文贵武贱的局面。但不管怎么说,武人还是天家的鹰犬,文官不过是借助皇权的威力才能将武人如同家奴一般驱使。有明一代皇权空前集中,不要看那些进士老爷个个清华高贵,但他们的力量最终还是来自于皇权,而非自身。离开了皇权的保护,不要说对付不了骄横跋扈的武将,就连自己家里的佃户和家奴都抵挡不住。别看杨鹤已经是进士出身的二品大员,但若是没有杜文焕这等老兵痞卖力气驱使,恐怕这一仗就赢不下来了,等待着他只有诏狱。

  “那就把那个刘驴儿招来吧,他应该是知道神一魁容貌的。“

  杨鹤的命令立刻被中军传了出去,经过几道门的高声通传,变得越来越响亮,最后撞到大门外的影壁上,激起一波回音。

  刘驴儿早已在大门外等候传见,虽然他已经从杨鹤那儿得到了宁夏镇参将的许诺,但此时的他站在大门外,一会儿想到当上参将后的荣华富贵,一会儿又担心杨鹤会不会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用了,会毁诺要了自己的性命。偏偏此时刘成已经忙其他的事情去了,不在他身旁,连说个话的人都没有。这时他一听到通传,不由得浑身一颤,赶忙整理了一下衣冠,踉跄的向大门走去。守卫大门的一名小校将其拦住,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便是刘驴儿?“

  “小人正是刘驴儿!“他低声答道,声音微微颤抖。

  “把身上兵器都解下来!“

  刘驴儿老老实实的解下腰刀交给小校,那小校将腰刀交给旁边的士兵,又在他身上搜了搜方才放他进去。刘驴儿穿过两道门,又穿过阶下的两排亲兵,由中军将其带入杨鹤的书房,在总督面前跪下。刘驴儿只觉得整个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制台大人,这便是刘驴儿!“中军禀告了一声,便站在了一旁。跪在地上的刘驴儿听得明白,也不知道哪儿多了一股力气,喊道:”末将,不,罪人刘驴儿参见制台大人!“

  “呵呵,刘将军你虽然过去曾经从贼,但今日反戈一击,杀贼与国家有功,已经洗去了身上的罪名,就莫要以罪人自称了,起来吧!“杨鹤笑道:”来人,与刘将军看座!“

  一旁的中军哪来一张小马扎,刘驴儿告了个罪,起来坐了半边屁股。上首杨鹤笑吟吟的问道:“你在贼营时与那神一魁可曾见过面?“

  “见过。”

  “那见了他的首级,可辨认的出?”

  刘驴儿听杨鹤需要他的效力,心中暗喜,赶忙答道:“辨认的出!”

  “好!”杨鹤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中军通传了一声,外间便抬了四枚首级进来,刘驴儿仔细的一一辨认,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禀告大人,这里面没有神一魁的首级。”

  “啊,你是说这四枚首级里没有一个是神一魁的?“

  “正是!“刘驴儿抬起头小心的看了看杨鹤的脸色,唯恐自己成为杨鹤迁怒的对象:”小人刚刚一一辨认过了,这四枚首级里,有两个是贼首一斗谷、蝎子块的首级,其余两个小人就不认得了。“

  杨鹤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原本以为虽然手下有冒功的行为,但这神一魁的首级一定在其中,便无伤大雅了。但现在听刘驴儿这么说,心中不由得担心起来,他来回踱了几圈,突然问道:“你将神一魁的相貌仔细说出,以便明日在乱军之中寻找他的尸首。”

  “是!”刘驴儿将神一魁的身材、相貌仔细说了一遍,最后犹豫了会,最后还是低声道:“制台大人,小人有一事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在我面前,有什么不该讲的,说吧!”

  “制台大人,那神一魁乃是朔北逃兵出身,骑术和武艺都十分了得,身边那几百亲兵又都多半是积年的大寇和马贼,我恐怕——”刘驴儿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不过他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恐怕神一魁已经逃出去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刘驴儿磕了个头,退了下去。杨鹤站起身来,在首级面前转了两圈,突然对赵文德问道:“你觉得这厮说的有几分可能?”

  “制台大人,有几分属实不要紧,不过陕西布政司那边和朝里都有人盯着大人,若是有把柄落在他们手上,必然会成为他们攻击的由头。”说到这里,赵文德稍微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其实这一仗斩获极多,只要照实说贼首神一魁不知下落,正在加紧缉拿即可,圣上也不会怪罪。”

  “嗯!”杨鹤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看来我修心的功夫还是不够,总想着毕其功于一役。”

  “大人这是心忧国事!”赵文德不声不响的拍了杨鹤一记马屁,笑道:“这份奏折送到京里,天子对于西事也可以放心些了。”

  “是呀!”杨鹤叹了口气:“接下来就是招抚的事情了,贼首已经就擒,其余贼众也自然丧胆,只要稍加恩抚,肯定就愿意解甲回乡了。”

  正当杨鹤对未来踌躇满志的时候,刘成却处于一场危机之中,确切的说是酒宴上的围攻。作为一个曾经的项目经理,他在酒桌上自然不是个雏儿,但穿越过来小半年基本没怎么喝过酒,加之平日里基本吃的都是粗粮,可能是脂肪储备不够的缘故,几碗村酿下肚,脑子就有点熏熏然了。

  “刘千总,你是西安人,俺也是西安人,俺们俩可是乡里,你这碗酒可一定要喝!”旁边一个姓王的军官将酒水淋漓的大碗递了过来,刘成腹中不由得暗骂:“我一个穿越者啥时候在大明有乡里了。”手上却没柰何接过碗,苦笑道:“这位兄弟,俺已经喝得有些过了,不如这碗酒暂且压下,日后咱们补上可好!”

  “今天归今天,日后归日后,那能混成一团。”那汉子却坚持的将酒碗与刘成碰了一下,满饮了下去,将空碗翻过来在众人面前晃了一晃,桌上的同僚们立即发出一片赞叹声,刘成只得皱着眉头将碗中酒喝了下去,那酒刚刚下肚就觉得胃中一阵翻涌,一股酸涩的液体涌上喉头,刘成顾不得告了声罪,便跑到一旁哇的一声

  呕吐起来。

  吐了好一会儿,刘成才觉得好了点,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酸软无力,便回去向众人告了个饶,便踉踉跄跄的往自己的住处走去。刘成走了一段路,觉得腹中一阵阵翻江倒海,连忙走到墙边扶住又是一阵呕吐。这一阵呕吐下来,刘成只觉得连肠子都要吐出来了,吐完后也顾不得肮脏,一屁股坐在墙根,倚着墙壁休息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刘成正想站起身来,黑暗中却走过来一个人来,距离刘成还有七八步远就停下脚步,沉声问道:“你是刘成刘千总吗?“

  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让刘成的的心中一下子提高了警惕,他装出一副醉鬼的样子:“啥子刘千总,俺是你爷爷!“

  黑暗中那人却不着恼,冷笑了一声道:“刘千总好机灵的人,怪不得人家惦记着你的脑袋!“说着就一刀当头砍来,刘成赶忙拔刀一挡,可他现在手脚酥软,只能勉力将对方的佩刀拨开,那厮的刀砍在墙壁上火星四溅,距离刘成的脸颊不过数寸,若非这堵墙,只怕连刘成半边肩膀都卸下来了。吓得刘成赶忙爬了起来,转身就跑,背上却挨了对方一腿,摔倒在地,刚刚翻过身来,那人已经站在刘成跟前,刀尖直逼刘成的咽喉。

  这时刘成才有功夫看清来人的面目,只见对方身着一件明军士兵常穿的胖袄,脸上蒙了一块黑布,看不清长得什么模样,只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成,满是杀意。刘成只得强自镇定,问道:“这位兄弟,我刘成平日里哪里得罪了你,逼得你下此毒手?”

  “刘千户,我与你无冤无仇,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你还是早点上路,去阎王老子那儿去问个究竟吧!”那汉子不由分手,提刀便要朝刘成胸口刺来。刘成此时手脚酸麻,只有闭目待死。这时从黑影中又窜出一个人来,一把就抓住那蒙面汉子持刀的右臂,用力拗到背后,随即就从左肋连刺了两刀。先前那蒙面汉子张开了口却只有一声暗哑的声音,就身子一软倒下了。后面那汉子在尸体上擦了两下匕首,对躺在地上的刘成问道:“大人,您没事吧!”

  刘成抬头一看,却是自己的手下王兴国,他苦笑道:“想不到是你,快扶我起来。“

  “大人小心!”王兴国伸手将刘成从地上扶了起来:“这厮同来的还有一人,落在后面放风,也给我结果了,幸好没有误事。”

  “还有一人?”刘成捡起地上的佩刀将尸体脸上的黑布拨开,不由得惊呼了一声:“是他?”

  “大人您认得他?”

  “嗯!”刘成点了点头,地上的这具尸体半盏茶功夫前还在拼命向自己敬酒,和自己扯老乡,可一转眼就要在自己身上捅几个窟窿,想到这里刘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你搜嗖他的身上,看看有什么东西。”刘成的声音有点冷。

  “嗯!”王兴国应了一声,在尸体上摸索了一会,除了一些零碎外,还有两大锭银子,刘成掂量了下大约有四十两。

  “就为了这么点银子就要我的性命。”刘成冷笑了一声,不知道是在嘲笑地上的死者还是在嘲笑自己性命在别人眼里的不值钱。

  “应该不止这么多,这只是定金,事成之后应该还有一笔。”王兴国答道。刘成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部下,在此之前自己并没有太过注意对方,看来这是自己的眼光问题。

  “你是怎么发现这个人要杀我的?”

  “在酒桌上我就觉得这家伙不对,好几次敬大人酒都是他撺起来的,而他自己喝酒的时候一碗酒少说倒掉了半碗,大人刚出去一会他也跟着出去了,要是这我还看不出来这双眼睛当真是白长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