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十五章 旧仇

第三十五章 旧仇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405更新时间:2015-11-13 00:01:22
    “嗯!”刘成点了点头,将那两锭银子递给对方:“这点银子你先收下,查清楚到底谁才是背地里要杀我的人,今天的事情我记住了。“

  王兴国笑嘻嘻的将银子塞进腰里:“大人放心,我王兴国的眼睛亮的很,是人是鬼我一看就知道,俺娘说过,这孩子就是个吃肉着锦的命,错不了。”

  “哦?”刘成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汉子脱下自己的草鞋,熟练的将地上尸体的皮靴子扒下来:“你就这么信得过我?“

  “那是,大人你才吃几个月兵粮,这次保下来至少是个留守、世袭千户。换了别人这可是几辈人在西边砍西虏才能挣下来的前程呀。要是能跟上您,您当个千户,俺少说也能混个百户、总旗啥的吧,那可比当着大头兵强一百倍了。“王兴国坐在地上,一边说话一边将死人的鞋子往自己脚上套:”正好一般大小,您看至少今晚俺挣到十年的军饷加一双好靴子,这不是好运气吗?“

  刘成被王兴国的乐观态度搞得有点哭笑不得,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来,帮个忙,把尸体都处理干净了。“

  “大人放心,往衣服扒光了往山沟里一丢,被狼一啃,第二天鬼都不知道是谁。“

  回到自己的住处,刘成一头躺倒,虽然他的肉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但头脑却十分清醒。他开始在认识的人中逐个排查那个幕后凶手,但很快他就放弃了。原因很简单,以自己穿越以来的所作所为,嫉妒的同僚、被陷害的敌人、自己无意间得罪的小人,有动机要杀自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排查不过来。

  “果然是乱离人不如太平犬呀!“刘成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身来,盘起膝盖,就像幼年失眠的时候那样,研究起天花板上斑驳的纹路起来,他任凭自己的想象力肆意飞驰,将那些杂乱无章的纹路牵强附会成各种奇妙的图案——一匹中箭的野马,垂死的野猪、飞翔的秃鹫、投掷标枪的猎人等等。在这一刻刘成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孩提时代,不用考虑生死利害,不用考虑是非对错,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有趣。

  “砰,砰!“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几下敲门声将刘成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中,他不动神色的从枕头下抽出佩刀,又穿上鞋子方才沉声问道:“谁?“

  “是我。”屋外传来的是王兴国的声音,刘成松了一口气,将佩刀收回鞘中,起身将门拉开。王兴国钻了进来,又小心的将门合上,低声道:“大人,事情有眉目了。”

  “这么快?”刘成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

  “也是运气好。“王兴国笑嘻嘻的答道:”小人处理尸体的时候,在那望风的小子身上连点银星子都没有摸到,就寻思有点不对,动手的身上有四十两,望风的总有个三两五两的吧。“

  “兴许是没放在身上吧!“刘成话刚说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以他对当时明军内部情况的了解,欠饷情况十分严重,普通的士兵手中基本都不会有多少现钱,那个士兵如果突然得到这笔钱一般都会随身携带,否则若是被旁人发现了说都说不清楚,毕竟这些钱的来路见不得光的。

  “那你的意思是他将这些钱都花掉了?“

  王兴国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俺在那儿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一点,大人您竟然这么快就想到了。“

  “你继续说下去。“

  “是,能这么快把这么多银子花完,要么是赌,要么是嫖,可这地方也没地方嫖,只能是赌了。“

  “赌?这荒郊野地里哪来的地方赌博?”

  “大人,这您可就不知道了!”王兴国笑着低声解释了起来。原来古今中外各国的军队后面,都存在着一支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影子商队,就好像跟随在猛兽后面的食腐动物一样,这种跟随在军队后面的商队向军队出售粮食、酒、**、赌博等等商品或者服务;又从军队手里廉价收购奴隶、各种战利品,当然明军也不例外。前些天军情紧急,这个商队距离明军大营的距离比较远,将领对士兵的约束也比较严,士兵自然不敢去聚赌;现在打了胜仗,士兵手里或多或少的都有了点战利品,又多了几文赏钱,这些生死里滚出来的汉子自然要去畅快的消费一番了。王兴国既然知道那亲兵的形容,只要去赌档里打听一下这几日有哪个士兵堵得特别大,输的特别多就能知道许多东西了。

  “我已经打听过了,这厮姓贺名成,是陕西米脂菜地峁人,与贺人龙即是乡里,又是族亲,这贺成昨天中午与贺人龙的一个亲兵头目大吃大喝,晚上就去那儿赌了个通宵,输了个底朝天,赌桌上还说今天晚上还要再去翻本。”说到这里,王兴国就停住了,贺人龙与刘成的矛盾在这支明军中知道的人很多,王兴国自然也不例外。

  “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是,大人!”

  当王兴国走出屋子,刘成一屁股坐回床上,捂住头发出一声痛苦地**。可以说这个答案完全是在刘成意料之中的,只是在潜意识里他完全不愿意往这个方向想。原因非常简单,无论是从官职还是

  手下的兵力来看,贺人龙都要远远压过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与其爆发冲突是不利的。因此刘成在下意识里总是在回避对方,甚至到遭到刺杀时都不愿意往那个方向考虑。但王兴国的调查将这种虚薄的纸给捅破了,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顾忌得了。刘成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拔出腰刀,一刀将桌角斩落下来,厉声道:“那就看看谁死谁活吧!”

  正当明军上下享受着胜利的时候,一队大约一千多人的骑兵正沿着河谷向西北行去,凌冽的北风夹杂着雪片像刀片一样吹在骑士和战马的身上,沿途不断有人或者战马哀鸣着倒下,但剩下的人却无一人回顾,径直向西北。

  这队骑兵的首领便是神一魁,和绝大多数能够在历史上留名之人一样,他也有一种特别的直觉,当明军的伏兵出现,胜利的天平已经无可挽回的倒向明军一边时,神一魁果断的率领所能指挥的全部骑兵转头向西北突围,由于明军中军的骑兵已经精疲力竭,杜文焕没有派兵追击。神一魁的突围成功了,还收容了一些原本属于其他首领的骑兵,但是他不敢回到自己的老营,而是直接向西北逃走了。

  转眼已经是五更时分,地平线附近的天空呈现出一种鱼肚白色,那是地平线下的太阳光折射到大气层的结果。此时神一魁的骑队距离战场已经有六十多里路了,再往北地势逐渐上升,就是真正的黄土高原了。

  “掌盘子的,前面有条河,这一气少说也跑出去五六十里了,官兵追不上来的,让大伙歇息会,饮饮马吧!”一个小头目对神一魁说。

  神一魁看了看四周的部下,点了点头:“就这样吧。“说罢就带着自己的亲兵勒马上了路旁的高岗,等待着后队的骑兵。

  清晨的太阳,就好像一个红色的圆盘,从地平线上缓慢的爬升起来,喷薄而出的阳光从东边的山脊上闪现出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岩石和植物表面那层白色的寒霜逐渐融化了。神一魁的士兵们三五成群的聚成一团,吃着干粮,更多的士兵把已经累垮了的牲口杀掉,用临时收集来的柴火烤着吃,空气中弥漫着动物蛋白质被烧灼特有的臭味。

  “掌盘子的,吃点东西吧!“不沾泥将一块烤好的马肋肉递了过来,他是唯一一个和神一魁一同突围的农民军首领,手下也有两百多骑兵,眼下与神一魁合兵一处。

  “我吃不下。“神一魁将肉推开:”几万弟兄,一下子就没了——“说到这里,这个铁打的汉子眼角已经微红。

  “哎,都怪那个刘驴儿。“不沾泥吐了口唾沫:”现在看来两面光早就降了朝廷,倒是李鸿基是被陷害了。“

  神一魁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过从他脸上抽动的肌肉来看,此时他的心中是非常痛苦地。

  不沾泥拔出腰间的匕首,将旁边的马鞍挪了过来,将马肉一片片的切下来放在马鞍上,一边问道:“掌盘子的,你有想过接下来怎么办吗?“

  神一魁拿起一块马肉塞进嘴里,这马肉烤的半生不熟,又没有盐,到嘴里又腥又硬,十分难吃,他咀嚼了好一会儿才咽了下去。神一魁吃了两块马肉,随手折了一根灌木枝条,在地上划了几笔,边画边说:“这里是陕西都指挥司的地盘,再往西边走就是陕西行都指挥司了,沿边的堡寨好说,可要是去了西番地,就更难了。”

  原来明建国之初,将全国的军队划分为16个都指挥使司,5个行都指挥使司,2个留守司。16个都指挥使司中除去13个与承宣布政使司相同的以外,另外还有3个,分别为位于北直隶的万全都司、大宁都司以及位于隶属于山东布政使司的辽东都司。五个行都指挥使司则为陕西、四川、湖广、福建、山西,其治所分别在今天的甘肃张掖、四川西昌、湖北郧县、福建建瓯、山西大同。两个留守司为中都留守司(凤阳),兴都留守司(湖北钟祥)。如果对明代历史稍有了解的话,就不难看出两个留守司是历史遗留问题,中都与兴都一个是朱元璋的故乡,另外一个则是嘉靖皇帝登基之前的所在,到明末军事上实际上已经只是个空壳。而辽东、大宁、万全三个都指挥使司则分别拱卫京师的三面,五个行都指挥使司要么位于边疆要害之地,要么虽然位处内地,但附近有蛮族或者山区,附近有各种潜在的不安定因素,实际上担任着临近的都指挥使司前沿阵地的责任。陕西行都指挥使司的地理位置大体上与今天的宁夏**自治区重合,东北是鞑靼蒙古人,西南则是今天的青海省,当时主要为土默特部,南面是朵甘司宣慰司,可谓是四面受敌,其环境可比陕西这边要险恶多了。神一魁祖上几代都在做西北的戍卒,虽然自己没有亲自去过那边,但对于西番地的各种传言可没少听。

  “掌盘子的!“不沾泥神情突然变得鬼祟起来,他做了个手势让护卫走的远了些,回过头对神一魁道:”不如咱们也降了吧!“

  “什么?“神一魁的眉毛一下子皱了起来,不沾泥有些害怕的向后挪了一下:“俺这也就是个建议,接下来咋办还是您掌盘子。“

  神一魁并没有像不沾泥预料的那样发怒,而是垂下了头。不沾泥见状,继续劝说道:“不是俺不沾泥贪生怕死,只是眼下形势确实太糟了,咱们现在也就这千把人,又没粮食没牲口,眼下又正是春荒的日子,官兵要是把

  咱们往西边赶,这千把弟兄难道去西边啃土去呀?“

  “可这也要官兵肯收降我们呀?招安招安,也不知道害了多少好汉子的性命。”

  见神一魁的态度软化了,不沾泥精神一振,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俺先去探探官军的风口,再作主张便是,就算不成,咱们这一千多人都是骑兵,官军想要抓住咱们也不容易。”

  “也好!”神一魁点了点头:“那就劳烦贤弟一趟了!”

  “掌盘子您这儿也别闲着,要尽可能的多收容溃兵。”不沾泥低声道:“无论是官府答应不答应,咱们手头上多些人马总是不错的。不同意,要和官军继续打下去自然要兵多些;同意招安,兵马越多,咱们头顶上的官帽子也大些。”

  “你说的对!”神一魁点了点头,两人商议已定,便开始吃起马肉来。刚刚吃了几口,便听到远处传来号角声,那是哨兵通知有人马追来的讯号。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