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十六章 雄心

第三十六章 雄心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08更新时间:2015-11-14 09:01:44
    “官兵追来了!”神一魁一骨碌从地上跳了起来,不沾泥拔出腰刀喊道:“掌盘子你带着弟兄们快走,我留下来断后!”

  “好兄弟!”神一魁的猛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这时旁边的亲兵已经把战马牵过来了,不沾泥一把把缰绳塞进神一魁的手里:“情况紧急,快走!”

  神一魁与不沾泥带了二十多个亲兵,下得坡来,正准备分手,却看到一骑朝这边狂奔过来,一边跑还一边高声喊着:“掌盘子的,不是官兵,不是官兵!”

  “不是官兵?”神一魁疑惑的问道。

  “不是官兵!“那个骑士奋力拉住缰绳,胯下的战马长嘶着前蹄离开地面,他费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控制住坐骑。

  “掌盘子的,是另外一队被打散的弟兄,他们跟着我们的蹄印就跟了上来,放哨的是个入伙没多久的弟兄,看差了。”

  “确实不是官兵?”神一魁还是有些不放心。

  “旗帜服色都不对,再说一共也就两百多骑,是官兵也不怕!”那骑兵答道。

  “老天保佑!”不沾泥笑了起来:“走,咱们去看看。”

  当神一魁和不沾泥两人带着亲兵来到放哨的小山头下时,他们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部下方才提到的那队人马了,相比起狼狈不堪的败兵,这队人马要神气的多,每个人除了战马以外,还有一匹驽马,至少是一头壮骡用于托运个人的盔甲和行李,在队伍的后面还有几十头骡子。士兵们本人更是都有皮袄或者棉袄御寒,头上戴着毡帽,完全不像是一支刚刚打了败仗,连夜逃战场的败军。

  “你们的头领是谁?”不沾泥打马上前大声问道。

  对面的骑兵却不回答,反问道:“你们是谁呀?“

  “哼!”不沾泥冷笑了一声,让开一步,指着一旁的神一魁道:“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这就是陕西十七家大小杆子公推的大头领神一魁,快让你们头领出来见人。“

  那骑兵上下打量了一下神一魁,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不沾泥见状大怒,道:“你笑什么?”

  那骑兵用马鞭指着神一魁与不沾泥对左右同伴笑道:“一个个蓬头垢面,破衣烂衫,胯下的马廋的都没膘了,连草原上的骚鞑子都比你们像样点,还大头领,啥时候大头领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那骑兵的讥讽引起了众人的哄笑,这更给不沾泥的怒气火上添油,他拔出腰刀想要给对面那几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一点教训看看,却被神一魁一把扯住了,对面的见这边拔了刀,也纷纷拔出刀剑,两边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列位。”神一魁轻踢了战马,到了两队人马中间的空地,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我是不是神一魁不要紧,不过想必你们也不想动手吧,让你们首领出来讲清楚岂不更好?”

  神一魁的话语让紧张的气氛渐渐松弛了下来,他回头做了个手势,他的亲兵们纷纷还刀入鞘,那边的士兵见状也纷纷将放下刀剑。这时人群后面传来一个声音:“做得好,咱们义军的刀枪箭矢应该用来杀官兵,而不是自相残杀,做哪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说话间,对面那队人马向两厢分开,中间让出一条路来,当中走出两骑来。神一魁见了来人身着羊皮袄子,头戴白色尖顶毡帽,却是被自己关在地牢里等待回来处置的李鸿基,不由得目瞪口呆:“李鸿基,你怎么在这儿?”

  “呵呵!“李鸿基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在哪儿?还关在那个地牢里,已经被官军砍了脑袋?“

  “小心戒备!“这时不沾泥也看清了来人是李鸿基和他的侄儿李过,他可是知道神一魁与李鸿基的旧怨,赶忙下令亲兵拔刀戒备,一时间气氛又紧张起来。

  “神一魁你放心,我这次来并不是要向你报仇的,还有,我不叫李鸿基了,现在我叫李自成。”

  “不是报仇?“神一魁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李自成,一旁的不沾泥赶忙大声道:”掌盘子的,这厮诡计多端,定然是看到我们人多,想要哄骗您,等我们放松戒备再从背后插上一刀的。“

  “不沾泥你休要血口喷人!“在李自成身后的李过骂道,却被李自成伸手制止住,他转过头对神一魁冷声道:“掌盘子的,你虽然将我囚禁起来,又要杀我。但不是为了并吞我的杆子,而是受人欺骗,以为我暗中投降了官兵,要拿兄弟们的脑袋换自己的乌纱帽,所以我不怪你。现在你应该知道谁才是真正为了自家富贵,暗中与官府勾结的人了吧?”

  神一魁的脸色变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喟叹了一声,伸手示意身后的亲兵放下兵器:“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是中了朝廷的计策,以为你是朝廷的内应。现在看来那内奸应该是两面光,不过他被你踢飞的火盆烧坏了脸,早已伤重死了,果然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呀!”

  “死的好,出卖兄弟的狗贼!”李自成啐了一口,上下打量了下神一魁:“你现在还有多少人马?”

  神一魁脸色微红,他也知道现在是一副败军之将的形象,低声道:“还有一千多人,不过都是骑兵。”

  “也罢!掌盘子的你也不要灰心,当年我们起事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人马呢!“李自成的态度变得友好了起来:”我后面有粮食有盐,先让大伙儿饱餐一顿,然后咱们往西边去,一边走一边收容失散的弟兄,不要看眼下里官军势大,这不过是一时的,陕西有那么多没饭吃的穷弟兄,他们都指着咱们义军替他们出头呢,只要咱们熬过这一阵,最多明年就能翻天——“

  随着李自成的话语,神一魁的头却越垂越低,到了后来几乎压到了自己的胸口,李自成却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状态,只顾着自己说的高兴。他方才已经将各种利害关系想的清楚明白了,神一魁虽然已经输的一塌糊涂,但在陕西诸多大小农民军中,名声最响亮的还是非他莫属。在古代社会,由于信息传播手段落后,绝大多数人都是通过口口相传来获得必要的信息的。因此在内战中名声就显得格外重要,以刘备为例,他来救徐州时不过有一千多鲜卑骑兵加几千流民,这点兵力在当时不过是个大点的土豪,可架不住他汉室宗亲的名声,陶谦一死就在众人的支持下当上了徐州牧。在眼下的局面下,如果能打着神一魁的旗号,比那个劳什子的闯将的旗号要响亮的多。

  “对不起,李兄弟,恐怕我不能领着你干了!“一个声音打断了李自成滔滔不绝的话语,神一魁抬起了头,他的脸苍白的如同死人一般:”我已经和其他人商量好了,准备向杨鹤杨总督求抚。“

  “求抚?那不是投降吗?“李自成闻言大怒,他厉声问道:”你难道忘了死在官军刀下的几万弟兄们吗?还有你的哥哥神一元,他也是死在官军手里的,难道你连杀兄之仇也忘了?“

  “我当然没有忘,也忘不了!“神一魁的声音也渐渐高亢起来:”我正是想到了死掉的那么多人才决定向朝廷求抚的,我和兄长起事是为了替弟兄们找一条活路出来,可反而让他们死在官府的刀下,难道还要这样打下去吗?要死多少人才是个头呢?“

  “你的兄弟们是活不下去才跟着你起来造反的,如果他们没跟着你起来造反,也早就饿死在家里了。你不是害他们,是救他们!“李自成的声音仿佛铁铸的,个个掷地有声:”至于死多少人是个头,等到我们打到北京城,把朱皇帝赶下台,让天底下的受苦人都过上有田种,有饭吃的好日子,那就到头了。“

  “什么?打到北京去,把天子赶下台?“神一魁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随之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就凭我们这一千多人你还想打到北京去?你也是当过驿卒的人,应该清楚朝廷有多少精兵猛将,哪里是我们这些没饭吃的饥民能够打得过的?难道这次的事情还没有让你明白吗?“

  “这次兵败是因为我们中了杨鹤的奸计,有内应。“

  “是,但不全是!”神一魁慢慢的摇了摇头:“你是没有见到官兵的阵势,这一仗我们输固然有内奸的原因,但就算没有内应,官兵照样不是我们打得过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这次打赢了杨鹤,可朝廷还可以调动其他省的精兵,还有辽东辽西的精锐边军,这些我们打赢了,还有西南的狼兵、苗兵、四川的白杆兵、河南的僧兵,蒙古鞑子,大明朝万里疆土,哪里是我们这些人打得过的。”

  “那又如何?我们输一次再来一次,不到最后打进北京城就不罢休。到处都是没有饭吃的穷人,只要咱们肯替他们做主,他们就都会跟着我们的,天底下的穷人比富人多几万倍,最后赢得一定是我们。”

  “不,只要来一场透雨,田主免掉一年的租子,朝廷免征辽饷,大伙就会回去种地的。没人愿意过这种没根没底,没日没夜的日子的。朝廷上面的大人先生们也不是傻子,眼下西北这种境地他们也看到了,他们一定会减免粮税,让百姓们有条活路的。”

  “一定不会!”李自成斩钉截铁的否决了神一魁的臆想:“你难道不知道田主老爷们都是什么德性吗?天旱绝收正好可以逼着穷人卖儿卖女,压价买下祖上留下来的最后一点宅地坟地。对咱们穷人来说这年月是在滚烫的油锅里苦熬,对他们田主老爷们可是发家致富的大好日子。朝廷里都是田主老爷,他们会减免粮税?免掉租子?要会这么做我就把这一对眼睛珠子挖出来丢在你面前!“

  “不要说了!“神一魁猛地摇了摇头:”既然你我兄弟想走的道路不同,再争论下去也是徒然伤了兄弟之间的义气。那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吧!“

  “也好!”李自成的脸色也变得平静下来,他朝神一魁拱了拱手,道:“今天我最后叫你一声掌盘子的,下次见面你是官兵,我是贼,大家就拼个你死我活吧!”说罢,李自成便打马掉头走了。看着李自成离去的背影,神一魁脸上的神色十分复杂,有几分敬佩,也有几分羡慕,还有几分妒忌。

  这时不沾泥从背后凑上来,在神一魁耳旁低声道:“掌盘子的,要不让我带人追上去把他们都给——“说到这里,他做了个杀头的手势。

  “算了!“神一魁意兴阑珊的摇了摇头:”大伙都是神像前烧香发过誓的兄弟,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得这么绝了,不好!“说罢,他打马回头行去,口中低语道:“再说也不知道是他对还是我对,还是多留一条路给穷人吧。”

  延安,三边总督行辕。

  对于杨鹤来说,最近一段时间可谓是喜事连连,在他赢得了对陕西农民军主力的决定性胜利后,不久之后就接到神一魁派出使节向其乞抚的消息,这让正在与幕僚们商讨如何起草向朝廷报捷的奏折的他感到无比的兴奋。如果说在此之前杨鹤还只能在奏折上厚着脸皮吹嘘“斩杀贼兵若干,马匹若干,甲杖山积,诚数十年未有之大捷。”那么现在杨鹤就能明明白白的向天子禀告自己招抚的计划已经奏效,西北的乱事已经基本平定了,

  “恭喜老公祖!”一个幕僚看出杨鹤的喜色,上前笑道:“在下方才算了一卦,卦象曰“大火流金‘。按五行说,火能克金。金者兵向,又指西方。正是应了大人一战之后,兵气尽销,朝廷至此再无西顾之忧。如此大功,天子定然会招您入京,升阁拜相呀!”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