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十七章 边贸

第三十七章 边贸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08更新时间:2015-11-15 09:00:47
    “哪里哪里!”杨鹤笑道:“本官已是耳顺之年,如今官居二品,已经唯恐阻挡贤路,误了朝廷的大事。这次仰仗天子洪福,将士用命,侥幸平定了西乱,便要告老还乡退隐林泉才是,如何还敢寄望升阁拜相,万万不能,万万不能!”

  “哎——!”那幕僚笑道:“老公祖这话可就差了,郭汾阳年过六旬,尚能领兵平定仆固怀恩之乱,收复长安。何况我公现在又无需披甲上阵,正是春秋鼎盛之年。如今朝廷正是多事之秋,若是老公祖返乡退隐,奈朝廷何?奈天下苍生何?”

  那幕僚的恭维引起了其他幕僚的附和,一时间行辕内谀词如潮,简直要把杨鹤整个人都托到天上去了。杨鹤正得意间,眼角却瞟到赵文德坐在一旁,眉头紧皱,一副有心事的样子。他此时还没有被手下的迷魂汤给灌迷糊,便问道:“建生,你对这神一魁求抚有何主张?“

  见杨鹤亲口询问,众幕僚向赵文德投去了且羡且妒的目光,赵文德仿佛没有感觉到众人的目光,低头思忖了一会,才沉声答道:“依在下所见,这神一魁求抚之事还有三个关节须得把握稳了,西北兵事才算是完结了。“

  “建生请讲!“杨鹤现在对赵文德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称呼也不再称呼其官职而是亲热的以字相称。

  “第一,须得派一个精明能干的人去神一魁那儿,亲眼确认这不是缓兵之计而是真心求抚。“

  “建生所言甚是!“杨鹤点了点头。

  “其二,若是神一魁真心求抚,就让他去将各股流散贼寇一一抚平,此乃以贼攻贼之计,不伤官兵分毫,就能将诸多流贼一一平定。“

  “好计!“杨鹤击掌笑道:”这计策我也想到了,想不到让建生先说出来了,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第三才是最要紧的!”赵文德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这西北兵事固然是一群强梁小人不恤本朝三百年天载地负之大恩,起兵犯上。但能闹到这么大,还是因为连年大灾、加之征收辽饷,搞得民不聊生,流离失所的缘故。说到底,让这些流贼放下兵器受抚容易,但若是不能让他们自耕自食,这乱事还是会再起,到了那个时候,想要弹压下去就更难了。我的第三条便是在平定流贼之后,就检点其精壮为兵,补入军中,淘汰老弱,发以牛籽耕具,让其回乡务农,自食其力,这才是一劳永逸的善举。”

  “嗯!建生最后这条果然是老成谋国呀!“杨鹤点了点头:”可是这应该需要不少银钱,想必你也有了想法了吧?“

  “不错。“赵文德点了点头:”大人,先前我等拍卖盐引,还可以说是军情紧急,可是这桩事就不能用这个由头了。以在下所见,大人应该在奏折里向朝廷请饷,大人能够这么快平定西北兵事,光是省下的钱就何止数十万两?百姓回乡后还能完粮纳税,想必这个钱朝廷还是肯出的。“

  “嗯!“杨鹤点了点头,不过他的心中却不如赵文德那么笃定。由于他的身份和地位,杨鹤比赵文德对于天子本人性格的了解要深入得多。虽然后世诸多史家对于崇祯皇帝朱由检的评价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操切刻薄,对于在外的封疆大吏更是如此,自己担任三边总督,掌握西北军事大权,又向其额外请饷要钱,这可谓是触动了这条真龙的逆鳞。不过杨鹤还是将心中的担心压了下去:“那你觉得派何人去神一魁那儿好呢?”

  “大人,俗话说‘用生不如用熟‘。”

  “呵呵!”杨鹤笑了起来:“你是说用那个刘成呀,也罢,他前面几桩差事的确办的不错,也算是一员福将了,这次就还是用他吧。”

  刘成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又一次被决定了,此时的他正在住处接待一名老相识,那便是于何。这位红阳宗的祭酒是作为一个商队的首领来延安的——一个刚刚被解围的城市里必然会有许多商业机会。作为一个不速之客,他首先表达了对刘成升迁的祝贺,并转达了徐鹤城的问候,最后拿出了一份厚礼——三百件上好的羊皮。

  “都司大人!”于何称呼着刘成的新官职:“仓促之下备不得厚礼,不成敬意,还望收纳!”

  “多谢了!”刘成心里很清楚这份礼物应该是于何自作主张从货物中拿出来的,否则就会是银两而非货物了。不过这也是一份颇为实用的礼物,自己手下的士兵不少人身上的衣衫都颇为破旧了,正好将这批羊皮制成皮袄发放下去。他随手拿起一张样品,在手里掂量了两下,发现特别厚实,随口问道:“你这羊皮好像特别厚实,想必穿在身上会舒服的很。“

  “大人好眼光!“于何翘起了大拇指:”小人这羊皮乃是正宗的滩羊皮子,虽然不是最好的二毛皮,但比较起内地山羊皮子还是强上百倍。“说到这里,于何见刘成脸上露出迷惑的神情,便细心解释起来。原来他口中的滩羊乃是产自宁夏以北的半荒漠半草原地带的一种蒙古羊,以轻暖,结实、毛色美丽而著称,从来都是用来制作皮裘的上等材料,而他口中的二毛裘皮乃是出生后一个月的羔羊宰杀剥去的裘皮,质地最为上乘。

  “原来如此,那你这些皮子原本准备在延安出售的?“

  “大人说笑了!“于何笑了起来:”这滩羊皮虽然不是最上等的二毛皮子,也不是延安这里的穷当兵的穿得起的,我这一趟走了宁夏那边,换了不少皮子回来,打算在这儿出手一些比较差的皮子,好的皮子要到西安才能卖出价来的。“

  “果然隔行如隔山呀!“刘成笑了起来:”于先生在这生意上果然渊博,还请多多指教。“

  “哪里哪里。”于何谦虚了两句,见刘成请教的态度颇为真诚,便细心解释起来。原来到了明末时期,蒙古边疆地区与内地的贸易已经非常繁荣了,由于游牧业生产的特殊性,蒙古部落有许多生活必需品必须来自内地,例如盐、茶、铁以及各种生活日用品。其获取这些商品的途径通常有两个——商业或者劫掠。但从经济上看,简单的通过商业手段获取这些生活必需品是不可持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游牧业区域用来交换的商品无非是毛皮、牲口、角等初级产品,其生产效率远远低于盐、差、铁等商品,如果牧民只能通过交换来获得这些商品,其结果必然是所有牧民沦为汉地商人的债务奴隶(实际上清代历史也证明了这点,虽然蒙古贵族在政治上是满清贵族

  的盟友,政治地位高于汉地,但由于满清完全统一了整个蒙古高原,整个蒙古与内地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市场,结果就是到了清末蒙古自上到下都成为了以晋商为主体的汉族商人的债务奴隶)而自从北元覆灭以后,蒙古高原再也没有出现过统一草原的雄主,无力打破长城对大一统的明王朝进行征服。因此在整个明代历史中,出现了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某个强大起来的草原政权对明王朝进行战争的目的都是“互市”——即以一种人为限制下的对游牧民族一方比较有利的价格,而非自由市场产生的价格进行商业交易。那些游牧民族的统治者也许不懂得现代的经济学,但是他们还是能够懵懂的感觉到,假如和汉人商人直接交易,其结果一定是本民族越来越穷困衰亡,成为汉族商人的债务奴隶。而明王朝每当军事上取得优势,就取消“互市”,因为这种“互市”是要以付出巨大经济代价为前提的,没有“互市”并不是断绝了内地与草原的商业贸易,而是这种贸易是按照正常的市场规律进行的,无疑也是对生产力远高于草原牧民的内地商人极为有利的。因此从事这种往返于草原与内地的长途贸易的利润是极其丰厚的,以刘成手中的滩羊皮为例,一张在草原上所费不过半斤盐甚至几两盐,而贩运到西安等内地都市,一张滩羊皮就能卖出三四两银子的高价来,其间的差价动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而这还不是商业的全部利润。由于游牧业生产的不稳定性,经常会出现雪灾、旱灾,牲口大量死去,牧民手中也缺乏铜钱、银等通货,商人就可以通过压低收购价、抬高售出价、发放高利贷、拖延货款等办法获得更高的利润,因此如果一趟行商正常走下来,扣掉员工薪水、途中路费、商业贿赂等等,获得百分之几百的利润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刘成虽然在前世也曾经读过一些关于西北边贸的书籍,但听了徐鹤城的这番活灵活现的解释,还是觉得大开眼界,随口问道:“这般说来,那这趟你们跑口外获利颇丰几成呢?”

  于何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若是旁人开口询问,小人自然是要耍些花头的,但刘大人却是我家教主的生死之交,自然是不同的。”说到这里,他的右手伸出五根手指来说:“刨掉各种杂费,应该有这个数。”

  “五倍?”刘成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他刚刚听对方说这种长途贩运贸易利润丰厚,但没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此时内心深处不禁对先前拒绝徐鹤城邀请的决定有一丝后悔。

  “大人有所不知,走口外的贸易去一趟回一趟就是小半年的光景,加上沿途的各种风险,稍有不慎就是人和牲口都完了,赔的血本无归。我们这次也是运气好,好几次都遇到大股盗匪,软硬兼施才熬过去了。几年平摊下来也就三倍的利润不到。“

  “于先生你说的也是,你们这生意也是拿性命去博的。“刘成点了点头,他此时才明白为何徐鹤城如此看重自己的练兵才能,对于别人来说充其量不过是家丁头目,而在他那儿就是重要的生意伙伴,如果自己能够在每支商队训练出一小队精锐护卫,每年减少的损失就是成千上万雪花花的银子。

  “是呀,不过明年开始就要好多了!“说到这里,于何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明年?为何这么说?“

  “大人您应该知道我家主公已经搭上了线,插手了盐货的买卖,有了这大宗盐货买卖,就可以搭上鞑子的贵酋,那生意可就不一样了。“于何说到这里,发现刘成还是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赶忙低声解释道。原来虽然在草原上虽然也有少量出产盐的地方(主要是咸水湖),但毕竟游牧民族缺乏开采和运载的技术和人力,因此牧民们食盐的主要来源还是汉地。作为一种生活必需品,食盐出口管制自然也成为了明王朝与草原上的游牧部落的斗争工具。通常来说,明王朝只会放开向那些与其友好的部落出口食盐,而对于其他敌对关系的部落,则禁止向其出口大量食盐,以削弱对方的实力。而能够给部落带来稳定大量食盐供应的商人,自然会得到草原上的贵酋的重视,给予其各种优惠条款和保护。

  刘成听到这里,立即发现其中的毛病:“于先生,若是按你这么说,那你们这食盐生意是没有得到朝廷允许的吧。”

  “刘大人!”于何的声音略微拖长了点,脸上一副“你不会连这也不知道吧!“的惊讶表情:”这生意做得最大便是那几家山西佬,他们的商号里不要说朝廷上的几位相公,就连宫里御马监的高公公也是有插手的。“说到这里,于何朝东边拱了拱手:”当今天子的庄子就是高公公掌管的,这生意官家都在坐,咱们做点将本求利的买卖有什么不可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