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十八章 长途贸易

第三十八章 长途贸易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36更新时间:2015-11-16 09:01:25
  听了于何这番话刘成不禁哑然,在大明朝天大地大皇帝老子最大,连皇帝老子都没把祖宗的法度当回事挣私房钱,那下面的百姓商户似乎也没有啥义务遵守禁令。毕竟在十七世纪还没有啥“人民主权”的概念,这江山就是朱家的,士大夫吃了朱家的俸禄要忠君之事,这些追逐什一之利的商人可没有这个义务。

  于何看刘成沉默不语的样子,以为自己方才说的话得罪了他,赶忙赔笑道:“小人方才说的那番话多半是路听途说,若有不实之处刘大人莫要见怪。“

  “于先生以实言相告,我怎会怪罪先生!“刘成笑了起来,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的见识自然远远超过守备、都司这个级别的军官所应有的水平。从远古时代开始,在东北亚大地上农人与牧民之间的战争就从没有停止过,农人千方百计的保护自己的田地和谷仓里的积谷,为此他们修建了城市、壁垒乃至万里长城;而牧人则想方设法越过这些阻碍,抢夺农民的积谷以避免在寒冷的冬天饿死。在绝大部分时候,农人与牧民的分界线是和四百毫米降雨线重合的——这也是降雨农业的生死线。在数千年的时间里,数以十万计的军队就在这条线的两侧对峙、厮杀,可以说这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战争。在这场战争中,牧人一方拥有动员代价、机动的优势,而农人一方则拥有军队数量、技术、财力方面的优势。由于双方各自拥有”不对称“的优势,因此在绝大部分时候,在这条漫长的边界上并没有发生决定性的会战,而是无数次偷袭、伏击、劫掠,农人们想方设法用策略、工事、技术和金钱来替代流血,而牧人们则用欺骗、坚忍、敏捷和凶残来与之抗衡。在这种漫长的冲突中,对盐、铁这两样极为重要的战略物资的禁运显得尤其必须。铁是制造武器的必须材料,而人不可能不食用盐,而这两样物资都是草原牧民几乎不可能自己生产的,从某种意义上讲,看王朝是否将由盛转衰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盐铁的禁运水平。像大明这种连天子的管家都在走私贸易里占股分红的,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刘成思忖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开口询问几句:“于先生,徐兄弟插手这盐货买卖,想必是得罪了原有的那几家商号吧,既然他们有那么大的后台,难道不怕他们借助官府势力,加害于你们吗?”

  于何听了刘成的问话,还以为刘成是有心加入又害怕遭到牵连,赶忙笑着解释道:“刘大人有所不知,那几家商号虽然手眼通天,那那几位大佬只是占了干股吃红,替他们遮风挡雨,把官面上的干系处理干净了便了了,又怎么会去替这几家商号干这些邋遢事?说白了,这些大人先生们只是把这几家商号当做可以挤奶的牛羊,最多也就不让豺狼把羊叼走了,让他们割草、喂养那是绝不会干的。说句夸口的话,敝教这些年来在西北发展

  甚快,也有教众十余万,驿站道路两旁所见之处皆是香坛,那几家商号若是与我们撕破了脸,只怕他们的口外生意也不好做。“

  “那那些草原上的酋长呢?会不会那几家商号向其施加压力,不让他们买你的盐货?”

  “大人说笑了!”于何笑道:“您想想,若你是那些酋长,是希望同时可以从几家买到盐,还是愿意只能从一家买到盐呢?那些商号求的是财,那些酋长买不买得到盐可是生死存亡呀,你说哪家拗的过哪家呢?”

  刘成听到这里,不由得点了点头。于何方才的话将利害剖析的非常明白。对于草原上的那些酋长来说,食盐是军国之需,假如他们与大明的关系恶劣,很可能大明会下令加紧边界巡查,封锁食盐输出,那时多一条食盐输入渠道可能就是生与死之间的差别;而商号要求的是赚钱,对于他们来说封锁徐鹤城这一条新的食盐输出渠道无非是多赚少赚的问题,在这轮博弈中胜利者肯定是草原上的酋长们。

  “先生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刘某多谢了!“刘成郑重其事的向于何长揖为礼,于何赶忙站起身来,让开刘成:”小人当不起,当不起。“

  “当得起,当得起!“刘成强把于何按在椅子上,受了自己一礼,对外间喊道:”来人,取些酒食来,我要与先生喝上几杯!“

  外间应了一声,不一会儿便送上一壶酒,两副碗筷,一盘蚕豆,几块羊肉,还有一碟腌韭,刘成笑嘻嘻的给于何倒满了酒,又给自己倒满了,双手举杯笑道:“为我尽一杯,为君发三愿,一愿世清平,二愿身强健!

  “说罢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于何听了,知道刘成所引用的乃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赠梦得》一诗的前半段,心中微微一热,赶忙将自己杯中酒也一饮而尽,接答道:”三愿临老头,数与君相见!“两人相互对视,不由得会心一笑。

  刘于二人两杯酒下肚,分说些商旅上的事情,不由得气氛活络了许多。作为一个前世在网络上各大军史论坛潜水多年的资深潜水党,刘成很清楚十七世纪的长途贸易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行业,甚至可以说近代资产阶级就是长途贸易的产物。与很多人所认为的不同的是,大规模的长途贸易在人类历史上实际上是很晚的事情。与区域性、地区性的市场与贸易不同,长途贸易必须由一个与生产完全脱节,拥有巨额资本的商人阶层才能完成。前者不过是一些一边生产,一边在附近区域贩卖的“商贩“——即所谓的贩夫走卒而已。而后者就完全不同了,要进行长途(通常是跨国)贸易,首先就必须将所要贩卖的商品购买下来,然后在转运到远方出售,也就是说这些商人必须首先为远方的消费者垫付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考虑到古代的交通条件,他们往往要在数年后才能收回成本和利润。由于古代世界不存在一个统一的货币体系(即美元,英镑),国与国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唯一的通货单位往往就是贵金属,不难想象,能够经营长途贩运的商人集团会拥有多么庞大的贵金属储备。为了筹集到如此庞大的资本,除了多年的贸易积累以外,这些商人集团往往还会兼营票号来吸取零散的资金,发行各种汇票来避免大量贵金属的运输,这实际上就是现代金融的萌芽。

  在欧洲这些金融集团以税收、矿产、港口等有利可图的资产作为抵押,借钱给君主进行战争,从而让这些君主能够武装远远超过他们财力所能支持的军队进行战争,而他们也能从战争中不断汲取利润发展壮大。

  很多历史爱好者都认为欧洲在近代的兴起是由于工业革命的原因,但如果对历史稍有了解的话就会发现工业革命的开端是十八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国,珍妮纺纱机的发明是1765年,瓦特的改良的可投入实用的蒸汽机已经到了1769年。位于西欧大陆的法国、德国等国工业革命的时间更晚,已经到了十九世纪之后了。而在此之前,西欧早已经拥有了对世界上其他部分巨大的优势地位,比如1757年隶属于东印度公司的克莱武以很小的一支部队就打败了拥有十倍于己大军的莫卧儿帝国孟加拉总督,夺取了当时印度次大陆最为肥沃的一块土地,克莱武也因此成为了百万富翁。正是从印度汇入英国的黄金促成了工业革命的产生,因此工业革命是西欧占据优势地位的果,而非原因,最多说工业革命扩大和巩固了西欧的优势地位,而不能说工业革命促成了西欧近代的霸主地位。如果说能够制造廉价优质的商品就能征服世界的话,从明朝中叶开始,中国是世界上出产最多最好工业制成品的国家,也是冶炼最多铁的国家,为什么是西欧而不是中国征服世界呢?原因只有一个,在明代的中国,这种从长途贸易起家的金融集团没有和军事力量结合起来,反而集聚了大量的白银沉淀下去,成为了一颗恶性肿瘤。而在刘成的眼前就有一颗正在萌芽的种子,想到这里,刘成的心跳就急促了起来。

  “于先生!“刘成又敬了对方一杯酒,笑道:”您觉得这口外贸易,最难办的是什么呢?“

  于何此时已经有了四五分酒意,脸上已经花红花红的,说话也放松了许多:“大人,这口外贸易若说难处多得很,风沙、气候、盗匪,但最麻烦的只有两件事:一是钱,二还是钱!”

  “哦?”刘成笑道:“您这话说的分明是一件事情,怎么是两件事情。”

  “大人有所不知,这钱和钱差别大了,容我细细替大人分说!“于何将手中酒杯放下,又拿了几粒蚕豆,一边吃一边说道:”第一个钱是收货的货款。您想想,这口外生意比不得村头巷尾的小买卖,一年也就跑个一趟,若是货带少了,那连人工钱都挣不回来。因此带货的钱自然是多多益善,像我们这次光是自己就有二十万两银子的货,加上合股的小商户不下三十五万两,您说这钱是不是大问题?“

  “不错,这钱果然是大问题。“刘成点了点头(为了让读者们形象的了解三十五万两银子是什么概念,韦伯举一个例子:从万历四十六年到万历四十八年,明政府征收辽饷弄得天下骚然,近四年时间一共征收到了五百二十万零六十二两):”可若是货带的太多,会不会弄得卖不出去或者价格压低,最后搞得折本呢?“

  “大人多虑了!“于何笑了起来:”那些骚鞑子付款又不用铜钱银子,只用皮子、筋角、药材、牲口还有别的硬货,这些东西他们那儿应有尽有,茶叶、盐和杂货他们又怎么会嫌多?就算一时卖不掉,也可以存在货栈里,到时其他部落的也会过来买,下一次再把东西带回来就是了。“

  “先生所言有理!“刘成点了点头,的确以当时的运输条件,区区几支商队运出去的货品比起蒙古牧民的需求可以说忽略不计:”只是若是将货物屯在那边,不会有人抢劫吗?“

  “大人,那各部大汗也不是傻子,咱们去做买卖,给他带来各种货物,各部来他这儿做买卖,他还能从中抽捐税。若是让人把我们货栈里的东西抢了,就没人过来做买卖,吃亏最大的还是他自己。“

  “不错!”刘成笑着替于何空了的杯子倒满酒,笑问道:“那第二个钱呢?”

  “那便是货款!“于何抿了一口酒,又吃了一块羊肉,继续说道:“草原上那些骚鞑子倒是好说,他们的买卖都是以货易货,不用担心压款的事。在内地就不同了,盐货就不用说了,官家的买卖是拖不得款子的,便是茶叶、铁器、杂货这些都是必须拿出现钱去买的,而皮货、筋角、牲畜这些就不同了,有现钱的还好,没有现钱的就要等到他们将东西卖清了才能回款,两三个月是少的,便是一年半年也不是没有,头疼的紧。”

  “于先生。”刘成听到这里,微微一笑:“我倒是有个法子,不知道成不成。”

  “哦,想不到大人您对这商贾之道也有法子?小人愿闻其详。”

  “其实先生方才说的难处归根结底只是一件,就是钱少了,若是能把一个铜板当两个铜板用,一两银子当做二两银子用,岂不是就好了?”

  于何闻言摇头笑道:“哈哈哈,大人您莫不是有仙人传授的点金之术?若是能有此法,那我等还跋涉千里逐那什一之利作甚?每日在家中数银子不就好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