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三十九章 会面

第三十九章 会面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10更新时间:2015-11-17 09:01:11
  “先生只怕是听差了!”刘成放慢了语速,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方才说的是一个铜板当两个铜板用,而非一个铜板变成两个铜板。”

  “那这又有什么区别?”

  “此间的区别可就大了。“刘成微微一笑:”商人做买卖,银钱只是作一个抄手,在甲地买入花钱,乙地卖出收回。就好比我等渡河,这银钱便是过河的舟船,若是我们能够把船做的轻便些,渡河后背在身上,又何须在每条河上都准备一条船呢?“

  听到这里,于何已经听出了几分意思来,手中的酒杯也不由得放了下去,低声问道:“那如何才能将那舟船做的轻便些呢?”

  “比如你们这单生意,须得一年放得回本,在这一年时间里本钱便被占住了,没法做其他事情。那你们便将这单生意的货物提前一年卖出去,收回这些银子不就行了?”

  “那如何卖的出去?这货物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如何有人肯出钱来买?”

  “如何卖不出?”刘成笑着拿起旁边那张滩羊皮来:“好比这张羊皮,若是买现成的货,要一两银子;若是一年后的皮,现在付了八分即可。天下多有人拿身家性命去赌场里祭那六面的骰子,为何无人肯出钱来赚这两成的利息?”

  “那若是这商队半途出了事情,皮子都没了呢?”说到这里,于何只觉得屋子里又是潮湿又是闷热,明明是初春乍寒的日子,额头上却现出亮晶晶的一层汗珠来,他心里隐隐约约意识到,对方口中说的乃是极为商业上一等一的大机密,若是做的成了,便是翻天覆地的大事。

  “可以事先约定,商队赔了这约定也就没了;也可以将商队分成几队,相互之间贴补,不过这样一开始就要多付几分;具体办法很多,但事先要建立信用,只要这信用建立了,一张纸也能当白花花的银子使。”

  “一张纸也能当银子使,一张纸也能当银子使!”于何口中念叨了几遍,突然站起身来,向刘成深深做了一揖,沉声道:“大人提点,敝教实在是担当不起,小人这就回去禀明主上,他日必有回报,告辞了!”说罢便向门外跑去,过门时被门槛绊了一下,险些摔了个跟斗。

  看着于何离去的背影,刘成将杯中残酒倒入口中,细细的品味,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方才提点对方的便是商业存单的出现,在明末要想在商业上更进一步,最要紧的就是把水搅浑了,提高资金的周转速度。不然在一个以贵金属为货币的世界里,通货紧缩几乎是必然现象,什么买卖都不如在家里后院挖个大洞,把银子藏进去,,这么做风险为零,而只要外部输入白银的速度低于白银沉淀加上商品增加的速度(这几乎是必然的,欧洲货币革命是人类历史上极少数反例),这些白银收藏家们的财产就会不断增值。

  正当刘成回味自己方才对于何所说的一切时,带着杨鹤召见消息的亲兵把总破坏了他的好心情。与绝大多数穿越者不同的是,其实刘成并不喜欢冒险,尤其是刚刚从一场冒险中脱身,还没有完全享受到冒险成功的果实时。

  但可惜的是本书并非主角光环大爆发的游戏攻略,而是一本历史小说。因此当崇祯四年的时代洪流汹涌而下时,即使是身为穿越者的主角也无法置身于岸边,只能与其他人一样在洪流中挣扎求生。

  “刘大人,制台大人召见!“

  相比起前些日子,把总的态度已经好了许多,但还是颇为冷淡,毕竟刘成虽然升迁的很快,但作为一个外来者,他来不及通过联姻、袍泽等各种各样的手段寻找到自己的盟友,因此处于一种孤立的状态自然就是理所当然了。

  “是,下官马上就去!”刘成赶忙站起身来,他的右腿碰到了那张滩羊皮,心中不由得一动。他俯身将那滩羊皮捡了起来,笑嘻嘻的走到把总身旁,笑道:“这位大哥,前些日子劳烦您事情颇多,在下心中早已过意不去,这张滩羊皮倒也还过去的,还请收纳!“

  “这如何当得起?”那把总口上推辞,手中却已经将那滩羊皮接了过来,只觉得手中羊皮轻暖异常,他也是识货的人,心知这滩羊皮制成的皮袄若是在西安城里少说也得七八两银子,便是他不吃不喝也要一年多才能买得起,实在是已经承了刘成好大的人情。

  “当得起,当得起!”刘成将见对方接过羊皮,心下便有了底:“在下能有今天全靠制台大人的栽培,整日里都想着报恩却没有门路,兄弟平日里便是在制台大人身边行走,若是能提点一二,在下便承了好大的人情,莫说是一张羊皮,便是十张百张也是受得起的。”

  “刘大人果然是个有人心的,难怪官升的这般快。“那把总翘起了大拇指,他整日里在杨鹤身边行走的,如何听不明白刘成方才那番话的意思,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俺汪顺平也是好朋友的,大人放心,以后若得知消息,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那就谢过汪兄弟了!“刘成心中暗喜,他并非一刀一枪杀出来的功绩,官职都是凭着杨鹤的提拔,又与贺人龙结下了不解之仇,若是在杨鹤身边没有个通风报信的,只怕风向一边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汪顺平官职虽然不大,但好歹也是杨鹤身边的人,自古以来衙门里都是防外不防内,只要留心一个把总已经可以知道很多东西了。

  刘成来到行辕,接了杨鹤的差使,心下倒定了下来。在他看来这个差事倒是个美差,以他在农民军卧底那段时间的所见所闻来看,农民军从上到下绝大多数人还缺乏一个造反者的自觉,对明王朝的弱点和处境也缺乏必要的了解,要招安这样一群人倒不是什么难事。由于多年的政治教育的缘故,绝大部分读者都认为越是出自底层的造反者,反抗现有秩序的决心就越坚决;出身阶层越是富裕的人,反抗决心就越容易动摇。但历史的有趣之处就是他的复杂性,在很多时候很难用简单的一两个教条来概括所有的事实。确实出身底层的人受到的政治和经济压迫最重,当他们觉醒之后会更加坚决的与现存秩序做斗争,但由于眼界的因素,在绝大部分时候出身底层的人无法将自己的痛苦生活与当时的社会制度连接起来,他们或者将其归结于命运,寄希望于来世;或者将其归结于某个具体的贪官污吏,寄希望于青天大老爷或者天子。因此他们的反抗通常是盲目的、本能的、自发的,其具体表现就是对前途的茫然和动摇,因此在遇到挫折时也很容易选择投降。而那些出身比较上层,甚至统治阶层顶层乃至皇室的反叛者,由于教育和知识的缘故,他们很清楚朝廷的弱点,也很清楚自己的目的和失败的后果,因此他们一旦起事,反而就会坚决的战斗到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历代王朝对读书人从贼看的非常严重,就是因为一旦有读书人加入农民军,那农民军的斗争策略性和坚决性都会得到极大的提高,给朝廷带来极大的麻烦。

  陕西庆阳府定边营牛圈,位于庆阳府城西北三百余里,周围百余里地都是不生寸草的乱石滩和童山濯濯的丘陵地,唯有此地有一个方圆六七十米大小的水泡子,途径此地的商旅牧民都要在这儿给人畜饮水。早在宋代时,西夏兵入寇,当地守将便在此处下毒,西夏军队人马多死于此处。到了明代,这儿已经不再是一线边防,因此只在这儿在这儿设置了一个不大的屯堡,有一个把总带着七八个老弱残兵在这儿把守。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兵站在堡顶,饶有兴致的四处张望。年轻的他还不像那些年纪大他许多的袍泽那样被这种无聊的边塞生活折磨的彻底麻木,还在努力的在黄褐色的视野范围寻找到一点有趣的东西:一只黄羊、一头野驴、一道卷起的龙卷烟,天上某块形状奇怪的云朵,并不时发出惊呼声。而其余的老兵们则横七竖八的躺在墙角晒着太阳,解开破棉袄,露出如同搓衣板一般的胸脯捉着跳蚤,这是为数不多的能够打发他们百无聊赖的戍卒生活的消遣了。与此同时,底层的堂屋里传出哼哧哼哧的声响。

  “焦头,焦头!”那小兵突然从堡顶上跑了下来,他急促的脚步让木制的楼梯剧烈的晃动着,落下许多尘土,迫使楼梯下的那个老兵忙不迭挪开位置,同时引起了一阵哄笑声和咒骂声。

  “甚事?“一个脑袋从底层的窗户里探了出来,与此同时哼哧声也停止了,借助正午的阳光,可以看清这个汉子三十出头,赤裸的上半身上横七竖八的有着三四道刀疤,一脸的络腮胡子,眼里满是不耐烦的光。

  “焦头,西边有人马过来了!“

  “大中午的有甚人马,是不是你小子眼睛看差了,把羊群看成人马呢?”

  “哪有!”那小兵急了,大声喊道:“足有一百多人呢,都骑着马,要不您上来看看?”

  “娘的!”那汉子骂了一声,脑袋又缩了回去,屋内的哼哧声又响了起来,而且变得更为急促,十几个呼吸后,屋内传来一声爽快的喊叫声。随即房门被推来了,那汉子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走了出来,在门旁捡起木勺,在一个布口袋里舀了两勺粟米,掂量了两下,又有些不舍的加了半勺,在口袋上打了个结,朝里面喊道:“鞑子婆娘,俺这次还多给了你半升谷子,可别又在外边说我焦好运焦总爷小气了!”

  话音刚落,屋内又走出一个妇人来,这妇人头上并没有如汉人妇女那样挽髻,而是胡乱打了个结,身上只穿了一件光板羊皮袄子,皮袄的下沿露出黑乎乎的两条腿来,赤着脚,一声不吭的捡起那口袋,掂量了两下,又将口袋打开伸手口袋里抓了两把,确认里面装的是粟米而非糠或者霉米,最后方才将那口袋重新打好结塞进怀里,朝焦好运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口附近的一个角屋走去,焦好运有些迷醉的看着那妇人摇摆的腰肢,嘴角下意识的流出涎来。

  “焦头,你快上来呀,来人越来越近了!”

  堡顶又传来那小兵的声音,将焦好运从回味中惊醒了过来,他猛擦了一下涎水,沿着楼梯就跑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大声骂道:“娘的,要是看错了俺非把你这两股筋打折了不可!”

  “头,您看!”那少年指着约莫两三里外的一行人影:“这看上去不太像是定边寨子的守备老爷的人马吧!”

  “娘的!”焦好运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了,作为一个在西北吃了n代军粮的军户,他一眼就看出了这绝非是定边寨子的那位守备老爷的亲兵,原因非常简单,以那位守备老爷的吝啬劲头又怎么养得起一百多号骑术这么精良,队形整齐的骑兵?看来这位焦把总的父亲给儿子起得“好运“名字也没能挡住厄运的到来。

  焦好运立即转身冲到墙壁内侧,对着下面的正在晒太阳的老兵喊道:“娘的,快都给滚起来,堵死门,披甲、张弓、把火药和铳子都搬到墙上来!流贼来了!“

  堡垒内部顿时一片混乱,这些衣衫褴褛的老兵们跳了起来,许多人甚至来不及系紧腰带,裤子一下子落了下来,露出光溜溜的屁股来,有几个人倒是撞成了一团。焦好运骂了一句,正想下去教训一下这些混球,手心里却多了一个物件,回头一看却是那年龄最小的戍卒,他已经将角弓上好了弦,递给了焦好运。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