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四十章 牛圈堡

第四十章 牛圈堡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424更新时间:2015-11-18 09:00:34
    那半大小子应了一声,便沿着楼梯跑了下去,焦好运墙上去了一胡禄箭,走到堡垒角楼处,用力拉了两下弓,确认这弓平日里保养得还不错,才眯着眼睛从射孔里向外望去。

  此时那队人马距离水泡子的距离已经缩短到只有四五十多米了,而距离堡垒的距离还有一百多米,但是他们的速度并没有放慢,显然这些骑兵并非只是路过饮水,而是冲着这堡垒来的。焦好运咬了咬牙,将一支箭的箭头折断了,张弓搭箭对准人那队人马前面六七米处射了一箭。箭矢划破空气,带着一声尖啸声直插入为首那骑前面几米远的地里。那个骑士猛地拉紧缰绳,胯下的坐骑前两足离地,嘶鸣起来。

  “远来的朋友,这里是大明榆林卫定边寨牛圈堡,要是为了饮牲口请自便,这是莫要离得太近了,生了误会可不好,这可是官军!”

  这时骑队里面已经有一人跳下马来,将地上那支箭拔了起来,看到没有箭头递给当头的那人,笑道:“掌盘子的,这倒是个机灵人,您看连箭头都折断了。“

  为首那人脸上却没有什么笑容,沉声道:“咱们是要招安的人了,以后像‘掌盘子’这类黑话还是莫说为妙。”

  “大哥说的是,小弟一时顺口了,以后一定注意。”地上那人赶忙躬身谢罪。那首领跳下马来,上前走了十来步,距离那牛圈堡还有一百米出头,便高升喊道:“我是神一魁,今日要在你们这儿办一桩事,并无恶意,你们莫要担心。”

  “神一魁?”箭楼里的焦好运被吓了个踉跄,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作为一个明军军官,他对于神一魁的大名自然是如雷贯耳,前几日听路过的军士说杨鹤总督打败流贼,西北多路流贼死伤殆尽,神一魁身负重伤,生死不明。可看眼前这汉子,怎么看也不是身负重伤的样子。

  “不是说身中数十箭,只逃出十几骑,已经跑到西番地去了吗?那这眼前人强马壮的是什么人?娘的,又是虚报军功!”焦好运平生第一次觉得虚报军功也是如此的可恶。

  “大头领,大头领!”焦好运小心的将脑袋凑到射孔旁,用有点颤抖的声音喊道:“咱这牛圈要啥没啥,没钱没粮没女人,唯一有点用处的就是这泡子水。您就放过咱们吧,您放心,你们经过这桩子事我们绝不会告诉上司,这年头你好我好大家好,犯不着为了每个月九斗老米去拼命。”

  焦好运正在箭楼里苦苦哀求,却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那少年兵抱着一支锈迹斑斑的三眼铳上来了,看到焦好运回头来便问道:“头,要把火绳点着吗?”

  “别点,别点!我的亲祖奶奶,你这是要我的老命呀!”焦好运赶忙压低声音道:“你也不看看外面有多少人,咱们有几个人,要是打起来人家半顿饭功夫就能把咱们全砍了,那可是神一魁,朝廷都挂了名的人物,快,让人把家伙都藏起来,千万别点着了,让他们闻到硫磺味,以为咱们要打就完了!”

  戍兵们有些迷糊的将火器放到了墙角,一个个半蹲着靠在城碟后面,除了那个没见过刀兵的半大小子,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恐惧。

  “守堡的汉子!“神一魁大声喊道:”俺神一魁已经向杨制台请降了,我这次来这儿便是迎接制台大人的特使,并无恶意。若是方便的话,可以给咱们一点木炭吗?也好煮顿饭吃!“

  “好说!好说!“焦好运连忙应道,转过头便对箭楼外面喊道:”弄点柴草丢下去。”

  “头儿,那神一魁真的要招安吗?”那少年好奇的问道。

  “兔崽子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管他是真是假,咱们熬过去这一次就好了!“焦好运狠狠的给了那少年一下板栗,转过身对其他老兵双手合十道:”大伙儿齐心协力熬过这一次,俺焦好运拼着这把总不干了,也要请大伙乐呵乐呵!“

  也许是焦好运的许诺,也许是外面一百多骑兵的威胁,堡垒内的老兵们的动作比平日里快了不少,不一会儿他们就缒了几大捆柴草和一箩筐木炭下去,那神一魁果然突然说许诺的那样只是派几个人过来将柴草和木炭搬到了水边,开始打水烧汤。箭楼上的焦好运这才松了口气,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坐在箭楼上,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日头都已经距离地平线只剩下一个两指宽窄的距离,神一魁的亲兵们的神色变得不安起来。他们的顾虑很容易理解,这一百多骑兵在城堡外面,没有一点可以据守的地方,白天还好点,到了夜里就算几个人冲出来,就能将这队骑兵打散了。方才下马捡箭的汉子低声道:“大哥,天快黑了。要不咱们先换个地方扎营,明天再过来吧。“

  “不行!“神一魁摇了摇头:”按照先回来的人说的,总督大人的使者就约定在这儿,咱们若是先走了,使者大人来了看到空无一人回去了怎么办?“

  “大哥——!约好了是午时三刻,现在都啥时候了?现在都啥时候了?这是谁的错?”那汉子说到这里,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谁知道是不是官兵耍的诡计,把大哥您引到这儿来一网打尽?”

  “休得胡言!”神一魁低声呵斥道:“人家是什么?杨总督的使者;咱们是啥?求抚的乱贼,咱们能和官府的大人讲理吗?再说这野地里,走迷路了绕了远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俺神一魁若是怀疑总督大人耍计,早就跟着李自成去西番地了,何必求抚?”

  两人正说话间,旁边一个眼尖的突然喊道:“那边来人了!”神一魁赶忙站起身来,右手搭了个凉棚朝旁人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山脊线上冒出一排指头大小的骑影来,他粗略的数了数约莫只有二十骑左右,久悬的心算是下了肚,他指了指那汉子道:“你过去看看到底来得是什么人?”

  “好咧!”那汉子应了一声,打马便往那边飞驰而去,过了小半刻钟功夫又赶了回来,距离还有十余丈便大声喊道:“是杨都督的使节,还有不沾泥张大哥一起回来了!”

  “快,快,都从地上爬起来,精神点!”神一魁赶忙大声呵斥道,原本横七竖八的团坐在地上的骑士们赶忙站起身来,整理好衣甲,在道路两旁列成两行,摆成夹道欢迎的模样,神一魁带着五六个头目站在道旁,惴惴不安的等待着使者的到来。

  “刘大人,我家首领就在那边。”不沾泥半躬着背,指着不远处的那两行人马,谀笑道:“要不要我过去通会一声,让他们过来迎接大人。”

  “无妨!”刘成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连续五天的跋涉让西北风在上面割出了十几道细细的口子,看上去不明显,却深的很,一碰就斯拉斯拉的疼,这让刘成不得不保持着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反而在不沾泥等人面前增添了几分高深莫测的威严。

  “来了,来了,快奏乐、放炮!”神一魁看到刘成一行人已经到了跟前,赶忙低声下令道,身后两个拿着唢呐的军士立即摇头晃脑的吹了起来,又点着了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挂鞭炮,一时间烟尘四起,倒将这边塞朔野,水泊道旁多了几分喜庆气氛来。

  “罪人神一魁帅部属拜见大人!”

  看着神一魁带着身后的五六个农民军头目跪倒在尘土里,刘成并没有立即下马,而是倨傲的驱赶着坐骑绕着跪在地上的人们走了两圈,方才跳下马来,用马鞭轻轻的敲打了两下神一魁的肩膀:“你便是神一魁?“

  神一魁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他头也不敢抬:“不错,正是罪人!“

  刘成上下打量着对方,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观察着这个著名的农民军的领袖,一双粗糙长满了老茧的手掌和匀称有力的四肢,被风沙打磨成古铜色的脸庞,目光有些流离,显然对方还并不习惯自己的身份。

  “起来吧!“刘成沉声道:“神一魁是你的真名?“

  “不是!“神一魁摇了摇头:”小人的真名姓吴,只是起事时害怕殃及家人,才起了这个外号!“

  “原来如此!”刘成点了点头:“制军大人让本将前来造册清点你属下兵马,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大人!”神一魁对刘成道:“现在天色不早了,小人的营垒距离这儿还有小三十里路,不如歇息一晚,明天早上再赶路如何?“

  刘成看了看天色,此时太阳已经有小半边落到了地平线下,他知道黄土高原上此时已经没有多少植被,天黑后温度下降的很快,连夜赶路可不是什么好选择。他看了看不远处的堡垒:“也好,今晚我们就在那个土堡里将就一晚上吧,好歹有个挡风的。”

  “这个——”神一魁犹豫了一下,将方才的事情向刘成讲述了一遍。刘成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块符信,递给身后的脱脱不花:“你过去和守堡的把总说一声,就说是杨制军的使者,让我们住一宿。“

  脱脱不花应了一声,便打马朝那边去了,那焦好运验了符信,便赶忙下令手下开了堡门。由于土堡里面的空间太小,只让神一魁、刘成、不沾泥以及十来个护卫进了土堡,其余的人便在堡垒外面的羊马墙后歇息。刘成看到土堡内的穷破样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把焦好运叫来附耳低语了几句,那焦好运一听脸上就笑开了花,忙不迭的点着头。

  西北的夜来的很快,几分钟前还能看到天边那一缕残阳,转眼间天空就是一片漆黑,凄厉的北风在堡垒外面的乱石滩上打着卷儿,不是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狼嚎声。刘成、不沾泥、神一魁、杜国英几人围在一个炭盆旁,上面驾着一只剥洗干净的瘦羊。

  “几位大人!“焦好运谀笑道:”现在是春天,羊都没啥膘,包涵包涵!“

  “无妨!“刘成笑了笑,他也知道这个把总已经是竭尽所能了:”银钱没有短少你的?你把另外两只洗剥好了给外面的弟兄送过去!“

  “多了多了,哪里会少!”焦好运手里捏着腰里那块又冷又硬的银锭,嘴角都要咧到腮帮子那儿去了,脱脱不花刚才给他的那块银子足足有五两,虽然从明朝中叶开始由于通过海贸大量输入白银,东南地区银的购买力已经下降了不少,但在经济相对落后的西北地区,白银还是保持着很高的购买力,尤其是对于靠近边界线的焦好运来说,羊是很贱的牲口,白银这种硬通货就很难得了。

  “刘大人,这怎好让您破费!”神一魁本以为刘成是靠着总督大人特使的身份仗势欺人吃白食,哪里想到对方是掏钱买羊,赶忙对身后的亲兵使了个眼色,接过一个包裹塞了过来,笑道:“些许东西,不成敬意,还望刘大人笑纳。”

  刘成接过那布包,打开一看却是六七锭银子,还有十几件金银器皿首饰,算下来也值得两三百两银子,在眼下的处境里想必神一魁也是搜**净才能够拿出这笔来,也算的是出了血本了。刘成微微一笑将包裹推了回去。

  刘成的举动倒把神一魁吓着了,以为对方嫌自己小气,唯恐刘成回去在杨鹤面前说自己的坏话,赶忙躬身请罪道:“大人,在下先前兵败,老营里的财物都没有带走,这些便是身边仅有的一些,您请暂且收下,待到以后定当补上。“

  “大首领,你接下来要花钱的地方还多得很,我知道你此时手头也不宽裕,这般虚礼就免了吧。“刘成说了一半,才发现桌上从神一魁到杜国英脸上都露出不信的神色,有些哭笑不得,只得伸手在包裹里取了一支金钗,苦笑道:”这样吧,我取了这支金钗,便算是我受了你的情谊,如何?“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