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四十二章 君威

第四十二章 君威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26更新时间:2015-11-20 09:01:08
  听到崇祯口中吐出“司礼监”三个字,饶是以王承恩的修养,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如果说明朝读书人的最高理想就是成为内阁首辅,那么明朝宦官的最高理想就是成为号称內相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名义上司礼监不过是掌管书籍、书画、笔墨纸砚、以及书册等物品,但实际上从明代中叶开始,司礼监逐渐承担着专掌机密,批阅章奏的巨大权力,甚至连皇帝才能掌握的“批红”即最高决策权有时候也由司礼监的掌印大太监代行,因此明代许多人甚至认为司礼监而不是内阁才是真正的宰相。当然这种看法不一定正确,但也可见当时司礼监权位之重。

  “陛下!”王承恩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压制住急促的心跳,沉声道:“以老奴所见,户部毕先生也上了折子,陛下总是要给个答复的,至于陕西杨先生那儿,他也是朝廷的老人了,也能体谅陛下的难处,申斥几句,再抚慰几句,杨先生自然也是明白的。这件事情就没有个对错,强要分出个对错了,反而就坏事了!”

  听到王承恩提到户部毕先生,崇祯皇帝的脸色也微微一动,这位户部毕先生便是当时的户部尚书毕自严,此人字景曾,是明末著名的经济学家,他死后留下的诸多文稿例如《石隐园藏稿》八卷、《留计疏草》、《督饷奏稿》、《四库总目》等,乃是后世研究明末经济史的必读资料。此人在天启五年后因为与魏忠贤不和被踢出了权力核心,去南京(明代南北两京都有一套政府班子,但南京那套没有实权)当都察院右都御史,次年又改任户部尚书(也是南京的),直到崇祯即位才回到北京就任户部尚书(这次是北京的)。崇祯继位的时候,国库已经如洗,为了重修三大殿和与后金的战费,魏忠贤不但用光了中央的库银,就连各地地方的存银也被下令运到京中。若非毕自严在担任户部尚书期间殚心竭虑、兴利除弊,崇祯二年冬清兵入关时,天下勤王兵云集京师时,发生兵变的恐怕就不止陕西和山西那几支勤王兵了。当时毕自严在围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昼夜不停的批阅处置粮饷事物,累得口脸肿大,口吐鲜血不止。崇祯晋升他为太子少保,王承恩提到此人,崇祯的态度也不由得发生了变化,道:“既然毕先生都上了折子,那还是申斥杨鹤几句吧!”

  “是,陛下!”

  崇祯与王承恩说了几句话,就又开始低头批阅起他的奏折起来,直到初更时分方才休息。服侍完崇祯休息后,王承恩出得殿来,早有当值的小太监迎了上来,谀笑道:“老公祖辛苦了,御膳房已经准备好了滚热的点心,可要先用点再歇息?”

  “罢了!”王承恩摇了摇头,突然问道:“你方才说我辛苦,可我有主上辛苦吗?”

  “这个——”那小太监顿时哑巴了,过了半响方才苦笑道:“老公祖,您这话问的有点过了,圣上辛苦不辛苦哪里是小人可以说的。”

  “这倒不错,是我问的差了!”王承恩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夜空,突然说道:“三更起罢初更眠,一年三百六十天!便是耕地的牛也有几日空闲的吧,何况万乘之尊?老天爷呀老天爷,你若是有点人心,就看顾点这大明天下吧!”

  王承恩的声音不大,乾清宫前的风却不小,一旁的小太监听不清楚,还以为是对自己下什么命令,赶忙唱了个肥诺:“老公祖,小的耳聋,方才没听清,还请您再说一遍。”

  “没听清!”王承恩打了个哈哈:“没听清便没听清吧,我方才是说只望明天是个好天,莫挂大风下雨,也好让圣上与几位娘娘去西苑好好玩玩,也散散心。”

  也许是真的老天有人心,听到了王承恩的祈祷,第二天的北京果然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往日里漫天的尘土也歇了。崇祯带着周皇后和袁、田两位贵妃,在大队太监与宫女的簇拥下,出了宣武门,沿着护城河北岸的御道向西而去。坐在车上,崇祯还在

  考虑着西北、辽东的兵事,走到团城附近时还派一个太监回到紫禁城中对当值的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传旨,若有要紧的军报便直接到西苑向他奏鸣,无需等他回宫以免耽搁了。

  一路到了金鳌玉栋桥,崇祯看到左右太液池中水波荡漾,岸上桃李争芳,桥上和风习习,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崇祯轻轻顿了两下足,车旁随驾的王承恩赶忙探过头来,崇祯低声道:“慢些行,朕要看看这湖上景色!“

  “遵旨!“

  车驾前进的速度一下子慢下来了,一旁的周皇后看崇祯心情不错,低声笑道:“皇上,这北京城啥都好,就是一到春天风刮得厉害,前些日子我都不太愿意出门。“

  “你是苏州人,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自然不是北京能比的,不过祖宗定都于此,自然有他的用意。”崇祯笑着答道,他与周皇后可谓是患难夫妻,崇祯刚刚登基时,宫中形势不稳,懿安皇后(天启的皇后)警告他不要吃宫中的食物,于是崇祯便从王府中带着面饼入宫登基的,登基后一段时间里甚至连饭食都是周皇后亲手操办,以免被人暗中下毒。夫妻二人的感情深厚,远胜过历史上绝大多数天家夫妻。

  “是呀!亏得皇上今日一同出游,要不然还不知道是什么天气呢!”一旁的田贵妃接口道,她是扬州人,与周皇后算是小同乡,平日里关系就不错,容貌在三人中最美,又通诗书音律,平日里最得崇祯宠爱。

  “哦!可这与朕又有什么关系?”

  “皇上乃上天的元子,有百神庇佑,您出行自然和风气爽啦!”

  “哪有这般说的!“崇祯闻言笑了起来:”朕虽然身为天子,但天道无私,不分贤愚,尧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这两人乃古之圣王,尚不能免水旱之灾,何况寡人!“

  崇祯夫妻在车内说话,外间王承恩轻声询问接下来的行程,崇祯看了看身旁的皇后与贵妃,低声道:“先去大光明殿上香,上完香后便去团城吃茶休息,然后去瀛台用膳吧!“

  大光明殿乃是嘉靖皇帝当年静摄的所在,这位明代在位时间第二长的皇帝崇信道教,一生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宫中修炼长生之术,这座道观实际上就成为了当时大明帝国真正的权力核心,不难想象这座道观修建的多么宏伟华丽。当崇祯皇帝的车驾抵达时,早已得到通知的百余名道士都跪伏在山门外迎接圣驾。

  崇祯皇帝与后妃们进得殿来,稍事休息后就来到玉皇牌位前依次上香。外间钟鼓齐鸣,奏出肃穆的音乐,待到青词与黄表焚化完毕后。崇祯虔诚的跪在黄绫拜垫上磕了头,默默的祈祷了一阵,才起身走开。当皇后和两个妃子焚香祝祷的时候,崇祯走出殿外,站在松树之下,看了看四周美丽的风景,轻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嘉靖皇爷在位时整年也不上一次朝,在这儿精修,可国事却也太平。“

  周后与两位贵妃烧过香走出大殿,看到崇祯站在松树下,眉间满是心事,周后赶忙上前问道:“皇上,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崇祯勉强一笑,对太监吩咐道:”去团城吧!“

  这团城本是太液池中的一个小岛,元代时便在上面修建了仪天殿,明代增修后改名为承光殿,并在岛屿四周修建城墙,并有垛口,由此得名为团城。崇祯一行人上得城来,太监们早就在树下摆开桌椅。崇祯坐下后,脑子里还想着国事,脸上不免阴沉了起来,周皇后看了心底不由得七上八下,又想起前几日母亲入宫时在自己面前说的那些话,便向侍立在身后的田贵妃使了个眼色。田贵妃上前一步,笑道:“皇上,今日风景甚佳,不如让妾身弹奏一曲,以娱圣心。“

  “皇上,田家妹子说自己这些日子曲艺又有长进,不若请陛下评点一番!“周皇后赶忙接口道。

  “贵妃说自己长进了,必然是长进的!“崇祯强笑道,他此时心情郁郁,本来不是很想听的,但又不愿意驳了周皇后与田贵妃的面子。周皇后见崇祯没有开口拒绝,便向一旁的太监点了点头,早有送了古琴几案上来,田贵妃在几案前坐下,稍一凝神便弹奏起来,她少时学琴,幼功本好,入宫后又下了苦工,一曲《平沙落雁》弹下来四周静籁无声,半响之后才听到崇祯轻叹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想不到半旬不见爱妃的琴艺又长进了!“

  田贵妃敛衽行了一礼,微红着脸答道:“非是臣妾琴艺长进了,而是皇上忧心国事,无心玩赏罢了!所谓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便是此意。“

  听了田贵妃这番回答,崇祯不由得苦笑起来,田贵妃话语中的怨尤之意都要漫出来了,他如何听不出来。只是继位以来,国事日非,眼见得大明三百年江山就要有倾覆之危,自己又如何能够放下心来享受眼前美人的

  浓情厚意呢?他下意识的随口问道:“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说的不错,却不知是何人诗句?“

  田贵妃有些诧异的看了崇祯一眼,不知为何这位平日里极为喜爱诗书的天子此时居然连这么大众的诗句都想不起来作者是谁,赶忙应答道:“禀告皇上,乃是岳武穆的《小重山》中的一段。“

  “想不到武穆王竟然也有如此清新瑰丽的词句。“崇祯强自笑了一声,随即叹道:”那宋高宗何其幸也,虽女真作乱,但也有岳、韩、李纲等名臣良将,中兴大宋,却不知我大明的岳武穆,韩忠武现在在哪儿。“也难怪崇祯如此感叹,明末的状态与靖康期间颇有相似,面对的都是东北起家的女真少数民族割据政权,所不同的是北宋还有以岳飞为代表的中兴四将,而崇祯手下却始终没有得力而又深的他信任的优秀将领。

  周皇后见状,赶忙劝慰道:“皇上莫要忧心,臣妾听说前些日子三边总督杨鹤已经平定了西北乱事,这岂不是一个好兆头?”

  “嗯,杨鹤总算是办事得力!”崇祯点了点头:“若是西边也不得安宁,东西两边一起闹起来,那国事就更加艰辛了。”

  周皇后装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臣妾还听说那杨鹤私动盐引筹集军费,想不到这位杨先生倒是个果决的人。”

  听到妻子说到这里,崇祯不由得想起昨天从王承恩口中得知最近周家有人入宫见皇后的消息,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响。他是个极其刻薄的人,最忌讳的便是内外勾结,欺哄自己,于是便装出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随口道:“盐引乃是国家财路,杨鹤这般做定然是错的,只是这次他平定了西北乱事,便作罢了。”

  周皇后听崇祯口气依稀是对杨鹤不满的样子,想起那天夜里母亲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咬了咬牙:“陛下所言甚是,盐政乃国家命脉,若为一时之利坏百年之计,非智者所为。”

  砰!

  崇祯猛地将茶杯砸在地上,厉声喝道:“后宫不得干政,这些话是你应该说的吗?”

  周皇后一下子扑倒在地,颤声道:“臣妾该死,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崇祯冷笑道:“你也知道自古以来,后宫干政的哪有一个有好结果的?想不到你竟然为了一己私利,做出这等事情来!”

  “臣妾没有为了家人——”周皇后刚刚说到这里,声音就停顿了,脸上露出又是恐惧又是后悔的表情。崇祯猛地从御座上站起身来,走到妻子的面前,厉声问道:“你如何知道朕知道你母亲入宫探望的?”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