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四十三章 新政策

第四十三章 新政策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58更新时间:2015-11-21 09:01:20
  周皇后嘴唇剧烈的颤抖着,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身后的袁、田两位贵妃也赶忙跪下恳求开恩,崇祯却只是不理,一双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妻子的脸,眼睛中流露出愤怒、失望与不解。突然,身后传来一个阴柔的声音:“皇爷,是奴才遣人告诉皇后陛下的!“

  崇祯有些不敢相信的转过身来,看到王承恩跪在地上,他强自压下胸中的怒气,问道:“你为何这般做?难道不知道这是犯了欺君之罪吗?“

  崇祯的声音在众人中引起了一阵恐惧的波动,每个人都知道这绝不是一句空话,与周皇后、两位贵妃以及大臣不同,王承恩虽然拥有巨大的权力,但理论上他不过是皇帝的一个奴才,与猫、狗等畜生没有任何区别。崇祯要杀皇后、贵妃、大臣还必须下旨,审判经过一番手续,受到无数惯例和法律的限制;而要杀王承恩则只需要一个眼色,这个在大明权力序列里排在一百名以内的大人物就会被剥去外袍,拖下去乱棍打死,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替他喊冤叫屈。

  “奴才知道,不过奴才还知道若是不告诉皇后,一旦触怒了皇爷,说不定就会惹出什么大祸来。皇后乃是皇上的结发夫妻,若是因为这个闹出事情来,对皇后不好,对皇爷不好,对大明也不好。奴才不过是个畸零人儿,觉得还是先告诉皇后,莫让其冲撞了陛下的好。“

  “王公公!我,我——“跪在地上的周皇后不禁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崇祯冷哼了一声,他看了看地上的周皇后和两个贵妃,想起信王府的新婚岁月和对方替自己生下的孩子,心中不由得一软,沉声道:”你先去启祥宫去住吧,若无他事,便不要出启祥宫门了!“

  周皇后听了,心知崇祯的意思是将自己贬入冷宫中,心中不由得满是酸楚,赶忙磕了一个头道:“臣妾谢恩!“

  崇祯点了点头,转向王承恩,他的目光闪动了几下,最后道:“至于王承恩嘛,先回宫再做处置!“

  崇祯四年(1631年)四月,陕北固原,三边总督府。

  赵文德坐在桌前,正在批阅一堆公文,也许是因为重新安定下来的缘故,相比起几个月前他的双颊丰满了少许,脸上也少了许多风尘之色,青色的宽袍穿在身上,更显得雅量高致。原先幕僚中对他的攻击早已消失了,在幕府中已经有流言当杨鹤卸任后将带着他一同入京,推荐给在任的礼部侍郎,下一轮科举一个进士位子已经是妥妥的了,

  毕竟在明末,读书人考进士才是正途。

  “赵大人!“一个军官进来,呈上一个帖子,低声道:”是刘都司的。“

  “哦,是他呀!“赵文德将帖子放到一旁:”你将他带到偏厅去,我稍后再去。“

  “是!“

  “谢茶了!“偏厅里,刘成笑嘻嘻的将一两银子塞进军官的手中,才一屁股坐了下来,相比起刚刚穿越的时候,他变得又黑又瘦,整个人就好像是铁打的,精悍而又结实,唯一没有改变的唯有那一双灵动的眼睛和满脸的笑容。

  “刘都司,让你久等了!“赵文德进得门来,刘成赶忙站起身来,敛衽行礼道:”末将参见赵大人!“

  “罢了!“赵文德赶忙扶起刘成,笑道:”刘都司,好久未见,听说你在神一魁军中助他招安乱贼,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儿。“

  “赵大人,卑职便是为了此事来的!“刘成从怀中取出几张纸来,双手呈上道:”大人请看!“

  赵文德接过那几张纸,扫了一眼,目光顿时离不开了,他将几张纸都草草浏览过一遍,低声问道:“刘都司,这上面都是真的?”

  “这些都是小人暗中清点过得,每个数字都是仔细核过几遍,纵然有差错,最多也不过百中一二罢了。”

  “那这些数字其他人都没有看到过?”赵文德低声问道。

  “卑职这条性命是制军大人一手救的,而赵大人是制军大人最信任的,我一整理好了就直接来这儿了!”

  “好,好,好!”赵文德连说了三个好字:“你是个有心人,今日之事总督大人绝不会忘记的。”说罢便要转身离去,刘成赶忙伸手将赵文德拉住,问道:“赵大人可是要去见制军大人?”

  “那是自然,这么要紧的事情自然要第一个告诉杨大人!”

  “以卑职所见,还是莫要不要这么急为上!”刘成微笑着的答道,随即他便低声解释道。原来他这几张纸记载的是这几个月来每天神一魁打垮或者招安的农民军的人数,里面按照青壮、老弱,饿死、流散、以及每天消耗的钱粮制作成表格,看上去一目了然。按照数据显示,虽然已经过了春耕季节,但神一魁那儿的青壮人口增长速度没有下降,所花用的钱粮也在不断增加,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你说的我也知道,只是这等事如何能够拖延?”赵文德皱着眉头说道,显然他对于刘成阻止他立即去见杨鹤颇为不满,若不是这个消息就是刘成带来的,只怕已经发作起来。

  “赵大人,您是制军大人最看重的幕僚,杨大人若是问你应该如何应对,请问你如何回答呢?”

  “自然是要增加钱粮——”赵文德话刚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且不说杨鹤手头上有没有那么多钱粮,就算有哪些钱粮也是要用来养现有的西北明军,而不是用来养那些被招抚的农民军。

  “赵大人你和我不同,我是武将,只要能把发现的事情报上去,然后按照上面的大人的命令去做就好了。而您是文官,若是不能给杨大人一个答复,只怕会给制军大人一个不好的印象。“

  赵文德没有说话,他心知刘成说的不错,按照明代以文驭武的体制,武官被认为是无脑的肌肉半兽人,动脑子的事情基本都交给文官了,刘成哪怕拿不出这份详细的表格来,只要跑过来含含糊糊的说上几句,只要事后证明他说的没错,那就是有功;而自己如果拿不出法子来,就算不是有过,在上司眼里的地位也会下降。他看了看刘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低声问道:“刘都司,莫非你有什么妙策?”

  “妙策不敢当。”刘成笑嘻嘻的将早已打好的腹稿说了出来:“赵大人,以小人所见之所以春耕季节之后还是没有多少人返乡有几个原因:一、有些人已经野了心,不愿意回乡去做农活,这些人不多;二、一部分人离乡的时候已经将耕具、种子牲口都吃光了,回乡也没法种地;三、还有一部分人家中田亩已经被大户兼并,不愿意回乡给人当佃户的。第一种且不必算了,后面两种就得给他们弄到田地、种子和耕具,不然谁也没法一直养下去。”

  “不错,那你说有什么办法?”

  “清理屯田,补入军户!”

  刘成的声音不大,但听在赵文德的耳朵里却好像晴天打了个霹雳,他后退了两步,指着刘成喝道:“你好大胆子,这岂不是要置杨大人于死地吗?”

  面对赵文德的呵斥,刘成却只是微微一笑:“赵大人说笑了,若说小人这是要置制军大人于死地,好像您先前出的盐引那一策也是差不多吧,为何厚此而薄彼呢?”

  “那如何相同?”赵文德连连摇头:“盐引不过是一时之事,得罪的也不过是山西几个商贾,内阁的相公们还有天子还是分得清轻重的。这清理军屯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本朝两百多年来军屯早就乱七八糟,几经买卖,如何说得清楚归属,你这么做除了引得本地缙绅群起而攻之什么好处也得不到,做不得,做不得,绝对做不得!”

  “赵大人,若是平常自然是做不得的,但今时不同往日呀!“刘成看了看左右无人,压低声音对赵文德道:“缙绅老爷们敢于拒绝清点无非是把准了地方官员的脉,他们就算不给钱粮也拿他们没法子,总不能用官兵来抄他们的家吧,反正最多一任两任就要走人。可现在就不同了,神一魁手上可是有好几万拿着刀枪的青壮,若是他们赖着不给,陕地形势一乱,第一个死的就是当地的缙绅,刀子架在他们脖子上,由不得他们不把往年侵吞的屯田给吐出来。”

  赵文德听完刘成这番话,额头上早已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连连摇头道:“做不得,做不得。你这是拿流贼来胁迫缙绅呀,不管成与不成,陕地的缙绅还不恨死杨大人和我?到时候恐怕是连回乡躬耕田亩都是一种奢望了。“

  “赵大人,难道你以为制军大人动了那几家山西盐商的买卖就能安然退下来吗?“刘成反问道:”你应该知道那几家盐商都是通天的关系,若是制军大人能够入阁拜相也还罢了,若是西北之乱复起,那时恐怕是新账老账一起算,你难道还能安然脱身吗?”

  赵文德顿时哑然,他很清楚刘成说的都是事实,如果西北兵事再起,杨鹤倒台,那么自己当年建议私自出售盐引的旧账一定会被人翻出来。不会有人想起来正是他的建议才能让明军在西川河打败了神一魁。以明末党争的逻辑,如果你所站的边完蛋了,那么你过去做的一切都是错的,而且他还不像那些考上了进士的官员有同年和座师罩着,仅仅是一个区区举人的他唯一的依靠就是杨鹤,其仕途绝对是一路黑到底,绝无半点复起的可能。

  “罢了!”赵文德苦笑着拿起那几张纸纳入怀中,对刘成道:“刘成呀刘成,我真后悔今日见了你。”

  “呵呵,赵大人,他日你入阁拜相,满身金紫的时候便会谢我了!”

  签押房中,杨鹤翻看着赵文德转呈的文稿,脸上神色复杂,赵文德站在一旁,垂手侍立。过了约莫一盏茶功夫,杨鹤将那文稿轻轻放下,看着赵文德叹道:“建生,你这可是条险棋呀!”

  “大人,并非我要走险棋,而是形势所逼呀!”赵文德答道。

  “当真形势到了这种地步了吗?”杨鹤反问道:“你应该知道国朝两百多年来,清理军屯的也不是没有,但十之八九都是惨淡收场,便是那一两个做出点事情的,其后也——”说到这里,杨鹤的话语停住了,但他的态度非常明显,并不愿意按照赵文德建议的那样清理军屯。

  “大人,您请看!”赵文德又从怀中取出几张纸来,正是方才刘成献给他的关于神一魁招抚流民的数据变化,杨鹤一开始还看不太出究竟来,但他能够从一介书生做到二品大员,智商绝对没有问题,经由赵文德稍一解释很快就入了门道,脸色立刻就变得严肃起来。

  “建生,你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还有谁看过吗?”杨鹤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显然他不想让第三者听到。

  “是刘成刘都司送到我这儿来的,就是被派到神一魁那儿监视其招抚之事的那个人,我已经问过了,他这些东西直接送到我这儿,我看了后就直接来大人您这儿了。”

  “是他?”杨鹤的脸色变得好看了少许:“那他人在哪儿?“

  “我方才进来时就让他在大门外等候!“

  “快让他进来!”杨鹤道,随即他又改口:“不要通传,你亲自出去把他从后边小门带进来,记住,换身衣服,莫要让旁人看见了!”

  “是,大人!”

  看着赵文德离去的背影,杨鹤霍的一下站起身来,焦虑的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起来,作为一个在官场上打滚了近三十年的高级文官,经历和位置让他比赵文德更能看出刘成的那几张薄薄的纸片的威力,他甚至可以根据这些数据大概推断出再过多长时间自己的招抚政策就将崩溃,而这也意味他本人政治生涯的终结,甚至还有可能会牵连到自己儿子杨嗣昌那前途无量的仕途,这是他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