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四十六章 阴谋

第四十六章 阴谋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110更新时间:2015-11-24 09:00:47
    杜国英自顾说的高兴,却没看到吕伯奇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这位知州大人见杜国英说的越来越起劲,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呵斥道:“放肆,你区区一个武夫,居然在本官面前如此无礼,还有没有一点体统了?”

  “大人!您不是要和我们说清理军屯之事吗?”杜国英张大了嘴巴。

  “哪个要和你分说这些?”吕伯奇那张枯瘦的脸庞被气的通红,他站起身来,一甩衣袖将那叠杜国英辛辛苦苦整理好的文稿拂到地上:“你说这些是军屯就是军屯,本官就要信你?你以为你是何人?”

  “这些在千户所中都有图册,大人若是不信,大可将这些图册与您户曹里的黄册比对即可!”

  吕伯奇闻言哑然,他也没想到这几个丘八如此难缠,居然能拿出凭据来,他方才口气虽然硬,但眼前几个都是武官,论品级还不低于自己,背后还有杨鹤这等二品大员,他也

  只能强压下胸中的怒气,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事情哪有你们说的这么简单,按你们的说法这一千多倾田地,又涉及到那么多缙绅,一时间哪里说的清楚,就算千户所里有田册,可县衙里的黄册,鱼鳞册是多少年前的东西了,只怕差错颇多,就凭这几本书册想要让那么多人将屯田让出来,谈何容易呀!“

  刘成自从进门以来就在冷冷的观察那知州的神色,看对方这样心知必有下文,便笑道:“那请问知州大人有何指教呢?“

  “来人!“吕伯奇喊了一声,从门后走出一个仆人将一个托盘放在刘、杜二人面前。

  “二位!”吕伯奇揭开那托盘上的布,指着上面的银锭和银票道:“制军大人要清理田亩想必是因为军需不足。说实话,这清理军屯之事也不是一时半会能看得出成效的,这六百两银子乃是本州缙绅捐献出来以供大人犒赏军事的,二位拿了这些银子回去也能有个交代了,如何?”

  “这,这——“杜国英看了看盘子里的银子,有些为难的答道:”大人,杨制军让我等来鄜州为的是清理军屯,不是为了筹集军饷呀,而且——“杜国英看了看那托盘,目光又转向吕伯奇,他的意思很明显——这银子也太少了吧。

  “好个难缠的丘八!“吕伯奇腹中骂道,他忍痛又让手下拿了十两银子出来,冷笑道:”这十两银子便与两位买双鞋子穿,这下够了吧!“

  “大人!“一直保持沉默的刘成开口了:”制军大人让我们清理军屯并非是为了筹钱,而是为了安置那些被招抚的流贼,这关系到整个西北的大局。当然,安置流贼也需要钱来购买耕牛、农具,这些钱我们收下了,还请大人列一张名单上来,我等一定会禀告杨制军,对众缙绅加以表彰的!“说罢刘成便站起身来,将那托盘上的银子纳入囊中,拉着杜国英朝吕伯奇行了礼,便告退了。

  “好个贪心的丘八,竟然是钱也要,地也要!”刘、杜两人的背影刚刚消失在照壁后面,吕伯奇就跳了起来,破口大骂起来,他这辈子还没见过这等厚颜无耻之人。但是刘成话语中的信息却让他很快冷静了下来,他在屋内来回踱了几圈歩后,便大声喊道:“来人,备轿!”

  管家从外间进来,躬身问道:“老爷您要去哪儿?”

  “马府!”

  马子怡府邸,书房。

  与绝大部分明代缙绅的书房一样,马子怡的书房位于整个府邸的后半部分,紧靠着一个小池塘,与其他的房屋被几棵槐树和一座假山分割开来,只有少数几个心腹仆人才能够走进这儿。这么做有两个好处:第一、保持一个清静幽美的环境;第二、可以在这儿商议一些机密的事情以免泄漏。

  “吕大人,你的意思是那杨鹤清理屯田是为了安置招安的流贼,而非为了银钱?”

  “正是,那个姓刘的军汉亲口说出来的,绝无半点虚假!可这厮还将那些银钱尽数拿走,还说什么安置流贼还需要银钱购买耕牛、农具,实在是可恨之极!”吕伯奇说到这里,消瘦的脸颊突然抽动起来,显然他对交出这么大一笔钱肉痛之极。

  “原来如此!想不到这杨鹤胸中竟有这般气象,若是他做成了这桩事,那凌烟阁上必有他的名字呀!”马子怡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可惜呀可惜!”

  吕伯奇被马子怡的态度弄得有些糊涂:“马老先生,您为何又说可惜呢?”

  “我说可惜却是说若是杨鹤这般做,就与我陕地缙绅之间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他若是要钱,那就还有商量的余地,多也好,少也罢,大伙儿总能筹给他,毕竟他这些钱总是用来对付流贼的,说来也是为了我等乡梓,给他钱也是应该的。可他要清理军屯,就得丈量我等的田亩,这件事情却是无论如何也是没得商量的,他虽然是二品大员,封疆大吏,但若和整个陕地士绅较量起来,也许能赢的了一时,最后还是会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你说这可惜不可惜?“

  “马老先生所言甚是!“吕伯奇点了点头:“只是今天那个姓杜的丘八说手头已经有了军屯的田册,若是让他拿把这玩意送上去,只怕还是有些麻烦!”

  “哈哈哈!”马子怡突然大笑了起来,指着吕伯奇笑道:“吕大人呀吕大人,天下事哪有这么简单的,你且放宽心回去便是,我自有主张!”

  “是!”

  与绝大多数崇祯年间的卫所一般,鄜州千户所已经只剩下一个破败的影子,城墙四角的望楼只有朝西边的那个还保存完好,其余三个都只剩下几根木柱子,城墙上也多有破损之处,最大的一个缺口是朝东的那面——有一个两米多宽的大豁口,那是前年夏天连续一周暴雨的结果,卫所的千户没有钱粮休憩,只能粗粗的用一排木栅栏拦住,又蒙上一层芦席敷衍。而城墙内便住着七十多户人家,这些便是鄜州千户所原本应该有的一千多户军户所剩的一点可怜的残余,其余的军户要么逃离,要么沦为当地缙绅豪强的佃户,那位贺千户大人也早已将家搬到了鄜州城内,这剩余的七十多家军户除了少数几个家丁以外,其余的实际上已经成为他的私人佃户,为其耕种千户所旁所剩不多,但最为肥美军屯田地。

  与绝大部分既得利益者一样,这位贺千户并不喜欢刘成为首的一行人的到来。按照明代的军屯制度,这位贺千户实际不啻于是这些军户的“土皇帝”——他有权力处置军屯的绝大部分出产、军户的去向乃至生死,而刘成他们的到来无疑对他的统治是一种威胁,当然地方缙绅对军屯的侵吞也是一种威胁,但这种威胁已经存在了两百多年,他对于这种威胁早已习惯乃至接受了。这位贺千户不得不离开鄜州城内他温暖舒适的家,重新回到鄜州千户所内那栋破旧的老宅里,应付这些自称受制军大人之命,清理军屯的不速之客。

  “刘大人,这些是新清理誊抄出来的田册,是最后一部分了。“于何将一叠书册递给刘成,作为一个曾经的建筑公司项目经理,刘成可能是当时整个大明朝对现代财会制度和账薄懂得最多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看懂那些破败错误百出的田册,这还多亏了于何这位曾经游幕多年的老吏,他在得到刘成传授了基本的复式记账法之后,对这种新式记账法赞不绝口,认为这种记账法较之传统的四柱记账法要好得多,可以将一个企业经营的资金流向、盈亏以及每一次交易的发生都在账薄上非常清晰的表现出来。没有于何的帮助,刘成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完成对鄜州周围几个千户所军屯的清理的。

  “很好!“刘成将那一叠田册拿到烛光下,一一仔细查看了一遍,方才小心的将其放入一个铁箱中,锁好之后拍了拍这箱盖:”只要把这玩意交到制军大人那儿,就不怕那些侵占军屯的缙绅们玩花样了!“

  “刘大人,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于何却没有刘成这么有自信:”那些缙绅哪个不是手眼通天的?又怎么会乖乖的把吃到嘴的肥肉给吐出来?“

  “呵呵,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刘成笑嘻嘻的将那铁箱子放进炕头下面:”要来文的,俺们就打文官司,要来武的,我这次带来的二十人都是精挑细选的精兵,火器弓弩甲兵都备的足足的,奉陪到底!“

  于何看了看左右无人,突然低声问道:“大人,你可听说过朱纨朱子纯?“

  “不曾!“

  于何叹了口气,低声解释起来,原来这朱纨乃是正德十六年的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并于嘉靖二十六年提督闽浙海防军务,巡抚浙江抗击倭寇。当时闽浙豪门势家多违禁建造双桅大船,与倭寇勾结运载违禁货物,当地的将吏碍于其势力不敢询问。朱纨上任后一面出兵攻打倭寇的巢穴、浙闽沿海走私的重要据点双屿,并将那些触犯禁令,与倭寇勾结的当地豪门势家严加处置,因此引起闽浙当地的豪门的愤恨,也加深了与闽浙两地官员的矛盾,弹劾他的奏折控诉如雨。嘉靖二十八年三月,朱纨捕获李光头等九十六名海盗,将其全部处死,却被御史陈九德弹劾其擅杀,因此被革职,并逮捕入京审讯,朱纨得知后,心知自己绝对无法逃脱闽浙两地豪门的报复,便服毒自尽。

  “大人,朱大人临死前叹曰:‘纵天子不欲我死,闽浙人必杀我。吾死,当自绝之,不须人也!’像朱大人这等出身清贵的高官只要触了众怒都难逃一死,何况今日?以小人所见,这清理军屯之事须得再三斟酌呀!“

  刘成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于何方才所举的例子给了他很深的印象,自己是不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呢?正当他思量间,外边传来一阵人声,刘成刚刚站起身来,杜国英便推门进来。

  “大人,那个贺千户来了。“

  “他来做什么?“刘成皱起了眉头,此人给他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刚来的时候好不情愿才交出了卫所里的田册,然后就整日里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勾当。这会儿突然来找自己,联想起方才于何所说的一切,刘成心中不由得警惕了起来。

  “杜兄,你让将士们都提高戒备!“刘成一边穿衣一边吩咐道:“咱们这次来可是虎口夺食,千万别食没夺走,自己给老虎一口吞下去了!”

  “嗯,我让脱脱不花带一半人埋伏在堂下,王兴国带着剩下一半人带着火器弓弩守在后院,若是情况不妙就上房顶!“

  “好!“刘成点了点头,将一柄匕首藏在袖子里,收束停当后方才走了出来。此时那个贺千户早已在堂上坐了半盏茶功夫了,那杯清茶加了好几次水,早就淡的和白水一般,那贺千户平日里席丰履厚,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看到刘、杜二人从里面出来,忙不迭迎了上去,叉手便要行礼:“末将参见刘都司!”

  “贺千户免礼!“刘成赶忙将其扶起,口中笑道:“这些日子住在这千户所里,打扰之处还请千户见谅!”

  “刘大人说的哪里话!”贺千户笑道:“大人这番清点屯田乃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下官岂有不竭力帮衬的道理?大人若是愿意,便搬到城里舍下住上几日,那里怎么也比这儿干净些。“

  “不必了,这儿虽然粗陋,但也清静的很,城里面是非多,麻烦也多,贺千户您说是不是?“

  听了刘成这番话,贺千户的脸颊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旋即就被笑容给盖了过去:“刘大人说的也是,倒是下官想的差了!”说到这里他轻拍了两下手掌,堂下走上几个挑着扁担的汉子来,他指着担子两边的竹篓笑道:“刘大人,这里有几坛村酿、几头肥羊,就给弟兄们打打牙祭,请恕在下招待不周之过!”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