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四十七章 火攻

第四十七章 火攻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70更新时间:2015-11-25 00:01:42
  刘成看了看那竹篓,里面有四坛酒,还有几口被杀好的羊、还有些许菜蔬瓜果,正是他们此时所需要的,便笑道:“既然贺千户如此盛情,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刘大人说的哪里话!“那贺千户脸上笑的都要烂了,只要您在制军大人那儿替小人美言几句,小人这儿便都有了!”

  “好说,好说!”

  那贺千户又寒暄了几句,便拱手告别,刘成与杜国英将其送出门外,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杜国英笑道:“看来倒是你我多虑了,这个贺千户此番来倒是好意。”

  “嗯,想必是这厮左思右想,最后还觉得两边下注比较好!”刘成笑道:“也好,大伙儿晚上也打一番牙祭,这几日清汤寡水的肚子都要叫娘了!”

  于是刘成下令将肉菜分下去,好好的做了一顿,只是酒却被扣了下来,让几个好酒的抱怨不已。用罢了饭,各自安歇不提。

  约莫到了当夜三更时分,刘成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他骨碌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拔出藏在枕头下面的佩刀,方才厉声喝道:“什么事?”

  “大人,外边走水了!”外间的声音颇为急促,刘成听出来是王兴国,此人实际上已经是刘成的贴身护卫,晚上就在刘成门外席地而睡。刘成赶忙穿上衣服,推门出来,目光所及之处已经烧成了一片,天空也被映红了半边,随着夜风传来的是被烈火夺去家和亲人的哭喊声。

  “怎么会这样,火势怎么会这么大?“

  “大人,应该是哪家灶台里的火星溅出来了,军户的家里穷,不少人家也就是个草屋,房顶连瓦片都没几块,一点就着!”

  刘成的脸色很难看,但他很清楚王兴国说的没错,古代社会没有火柴,为了避免取火的麻烦,绝大多数人家都是在灶台里留有余火,上面盖上厚厚的炉灰保温,第二天早上煮饭的时候添上木炭或者柴草,然后一捅炉子就着起来了,穷人的屋子又多半是茅草屋,之间的

  距离又很近,在这种情况下稍有不慎便会引起大火灾。

  “大人!“杜国英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了:”把靠近火场的几间屋子都拆了吧,不然火头一蹿过来,咱们也跑不了!“

  “不行!“刘成看了看四周的情况:“火头已经起来了,这千户所城太小,屋子都靠在一起,今晚风又太大,我们还是先出城再说!”说到这里,刘成喝道:“王兴国!”

  “在!”王兴国应了一声。

  “你去我屋里去,把炕下面那两个铁皮箱子拿出来!“

  王兴国应了一声钻进屋子,片刻后出来时双手各提着一个铁皮箱子,刘成转身对杜国英道:“你马上召集将士,我们立刻出城,记着,别把于老先生拉下了!“

  刘成一行人的行动很快,一刻钟功夫后,二十多人就已经出了卫所城的北门,在城门外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河,刘成打算在那儿等到第二天天亮在做主张。一行人刚走了一小段,担任前哨的王兴国突然一把拉住刘成,低声道:“大人,前面有人埋伏!“

  “有人?“刘成的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他压低声音问道:”你确定?“

  “肯定有人!“王兴国指着不远处的树丛:”大人,河边的树林上面夜鸟叫的厉害,下面肯定藏着人,应该是冲着咱们来的。“

  刘成侧耳细听,果然如同王兴国所说的,小河岸边传来一阵阵鸟鸣声,联想起白日里专门送酒肉的贺千户,冷笑了一声道:“果然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贺千户倒是好辣的手,唯恐咱们不死呀!”

  “都司!”杜国英也凑上来问道:“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要不然咱们先撤吧,反正田册都清理好了,送到制军大人那里便是大功告成了!”

  “哪有这么简单的!”刘成冷笑道:“咱们辎重都在城里,两条腿黑布隆冬的能走多远?第二天早上他们发现咱们不在里面必然会追上来,那时候怎么办?”

  “追上来?我们可是总督大人的特使,他们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杜国英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他们连朝廷的卫所都敢纵火焚烧,还有啥不敢干的?”刘成已经是满脸杀气:“若是我们现在不动手,明天早上那个贺千户一定反咬一口说我们烧了和卫所城,至少一个失察的罪名是跑不了的,那个姓吕的狗官早就想找咱们麻烦了,只是没有由头,现在这么好一个把柄落到他手上,还会放过我们?”

  “那你说怎么办?”杜国英已经慌了神,一把抓住刘成的胳膊。

  “一不做二不休,杀他个屁滚尿流!”刘成指着那片河边的小树林:“若是我没有猜错,那个贺千户一定就在那片林子里等着我们,只要把他抓住在手里,咱们就处于不败之地。”

  “好,好,我都听你安排!”杜国英颓然低下了头。

  正如刘成所预料的那样,在小树林里隐藏着六七十个身着黑衣的汉子,那位不久前送来美酒肥羊的贺千户也在其中,在这些人中一部分是千户所里的亲兵,而更多的则是当地几个大缙绅的家奴。当贺千户看着卫所城里升腾而起的火焰,内心深处的心情是颇为矛盾的,既有大功告成的欢喜,也有自己起家根基被焚毁的痛惜。旁边的一个身着褐色长衫、瓜皮小毛的中年汉子冷笑道:“怎的,贺千户你心疼了?“

  “那是自然!“贺千户脸上抽搐了一下:”怎么说也是祖宗百战后留下的基业呀,就这么一把火,啧啧——“说到这里,贺千户不由得摇头叹息起来。

  “呔!“那中年汉子唾了口唾沫,冷笑道:“几十间破茅棚子,烧了有甚可惜的?那城又烧不掉,报个失火上去,上面自然会拨银子下来重修的。”

  “你懂得甚么!”贺千户被那中年汉子说的着脑了:“这千户所要紧的不是地,而是人,本来愿意当兵户的就好,这一把火下去,至少要死三五十条人命,俺这个千户算是绝了门了,损阴德呀!”

  那中年汉子听到这里,脸上露出鄙夷不屑的神色来:“贺千户呀贺千户,你也听我家老爷亲口允了你的,只要这次你站在缙绅这边,你小儿子今年府试那关就把稳了,一个举人

  帽子到手,以后也是知书达理的老爷了,这岂不是比继续当这个丘八头强百倍?“

  听到对方提到儿子的前程,贺千户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他一把抓住对方的衣袖:“马管家,这府试的事情,你家老爷应该不会是在诓我吧?“

  “呸!“那马管家一把甩开贺千户的手,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没见识的东西,你以为我家老爷是什么人,说出来的话还会有假?我就给你漏个底吧,今年府试的主考官是我家老太爷当年在礼部尚书任上收的门生,与我家老爷是世家兄弟,只要我家老爷一封书信过去,你小儿子的举人帽子就是板上钉钉的,你就等着听新科举人叫你爹吧!“

  听那马管家说了这番话,贺千户脸上的笑容几乎要溢出来了,他赶忙拱了拱手:“若是俺家那小子能考上举人,自然忘不了马老爷,也忘不了管家您的好处!“

  “好处不好处不要紧,眼下的差事办好才是最要紧的!“那马管家脸上神情越发倨傲了起来,他指了指远处火光冲天的卫所城:”那伙贼配军会不会跑出来?“

  “您放心,我今天下午还送了酒肉过去,一共才二十个人,俺就送了四坛好枣子酿过去,都是十五年以上的陈酿。你也知道当兵的哪个不是见了酒就和见了亲娘一样,这四坛子酒下肚,不要说着了火,就算是在耳边放大炮也醒不过来!”

  “好,好!就是这么好的酒就给这些粗胚喝,糟蹋了呀!”马管家知道这枣子酿乃是鄜州有名的佳酿,用的乃是黄米、高粱还有少量枣子酿成,也许是因为加了枣子的缘故,入口特别绵甜但后劲却大得很,若是寻常汉子,入口个一两斤便会醉死过去,那四坛酒足足有一百二十斤,又是十五年以上的陈酿,足以让那二十个丘八醉死过去了。这马管家平日里也是个好酒的,一想到这么多酒被别人喝得干干净净,自己却沾不了一滴,不由得痛惜万分。

  “马管家您放心!”贺千户笑了起来:“俺那边还留着一坛最好的,等今天这事完了,咱们再去喝个痛快!“

  “好,好!“马管家闻言大喜,只觉得肚子里那几条酒虫都要跳起舞来,恨不得即刻就办完了差事去喝个痛快。正在此时,两人身后却传来一阵叫骂声,回头一看,却是烧起了几团火,正朝自己这边蔓延过来。马管家不由得怒骂道:“哪个蠢货把火点着了,抓住了一定要活活打死!”随即奇道:“眼下已经是五月,地上的青草都长起来了,怎的还烧的起来?”

  “管家你有所不知!”贺千户却是知道原委:“这片林子外面就是麦田,军户们收割完了便将麦秸堆在田头,而且这片林子本来就是千户城里的烧柴林,有些军户时常将树枝砍断了堆在林间空地,等晒干了再拉回去当柴火烧,因此这林子里有不少干柴草,一点就着!”

  “为何不早说!”那马管家见风朝自己这边吹过来,火越烧越大,一顿足便朝河边跑去,那贺千户也赶忙跟在后面,他们的手下见状,也乱哄哄的朝河边跑去。

  贺千户刚刚跑到河边呼吸了两口新鲜的口气,便听到一声巨响,随即便看到跑在前面的十几个手下连声惨叫,倒了一地。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看到月光下从河堤上跳出十几个黑影,朝自己这边杀过来。这些不速之客动作像老虎一般敏捷和迅猛,像割草一样将贺千户的手下砍翻在地。贺千户的大脑没有经过任何思考,肉体就在本能的驱使下转身向林子里逃去。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在贺千户的记忆里只剩下一片模糊了,他事后唯一记得的就是急促的呼吸,火辣辣的喉管、如铅一般沉重的双足,还有满目的火光和惨叫声。他仿佛落入了一个怎么也摆脱不了的噩梦之中,突然,他的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头狠狠的撞在一棵树桩上,昏死过去。

  噗!

  一盆冷水被当头泼了下去,贺千户的身体抽搐了几下,眼睛睁开了。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突然想起来昏倒前发生的一切,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就想逃走,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好像钉子一样将他的双脚钉在地上。

  “贺千户,干嘛那么急着走呀!我这里还有半壶酒,留下来一起喝口吧!”

  贺千户转过身来,他竭力让自己的脸上布满笑容,但看上去却比哭还难看。只见刘成坐在一棵树桩上,两旁站着四五个手持刀枪,凶神恶煞的军汉,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贺千户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向前膝行了几步,磕了四五个头,一边磕头一边喊道:“刘大人,不,刘爷爷,俺都是被逼的,饶了小人一条狗命吧!”

  “被逼的?”刘成冷笑了一声,喝道:“带马管家上来!”话音刚落,王兴国便从一旁提了一人过来,狠狠的掼倒在地,贺千户一看,正是今晚与自己同来纵火的马管家,只是现在的他赤着脚,光着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早已没有了不久前的骄横模样。马管家刚刚从地上爬起来,便指着贺千户喊道:“老爷休听这厮胡言,他是堂堂千户,正五品的武官,哪个能威逼于他?明明是他想要巴结我家老爷,儿子考举人能够走门路,才主动提出纵火的。”

  贺千户一听马管家这么说,顿时急了,破口大骂道:“狗奴才血口喷人,这千户所城乃是我贺家祖宗留下的基业,若不是被你们这些缙绅逼迫,我又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情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