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四十八章 缙绅上

第四十八章 缙绅上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16更新时间:2015-11-26 09:08:10
  “基业?哼,你这千户所里的军户,路边的野狗都比他们过的好点,你何曾把这当做祖宗留下的基业?“马管家冷笑了一声,转过头对刘成就换了一张面孔:”老爷,这先送酒肉,然后纵火焚烧的计策就是这贺千户想出来的,为了不让你们疑心,他连城里手下几十家军户都没有事先迁出来,都一股脑儿都烧了,上百条性命呀,实在是狼心狗肺。“

  贺千户眼见的马管家口中吐露的内情越来越多,唯恐刘成将罪责都怪在自己头上,虽说自己是正五品的武官,但要是把自己绑了,往千户所里的火堆一推,谁又能怪得到他的头上?赶忙大骂了一声放屁,便扑了上去狠狠一拳打在马管家右眼框上,马管家也不甘示弱还了一肘,两人便扭打作一团。这贺千户年轻时也练过几天武艺,马管家则年轻个七八岁,一时间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在地上滚来滚去,斗了个旗鼓相当。刘成也不阻拦,只是坐在一旁笑吟吟看着,地上两人扭打了半盏茶功夫,气力都耗的差不多了,却又不肯松手,只是狠狠的相互盯着,一副要生吞了对方的样子。

  刘成看两人打不动了,便朝一旁使了个眼色,王兴国上前将两人从地上提了起来,往地上狠狠一掼,只听得两声惨叫,贺、马二人松开了手,躺在地上只顾着喘气了。刘成冷笑了一声,道:“打够了?好,现在我开始问你们话,我问一个,另外一个不许说话,若是敢说哄骗与我的,那边大火还没熄,我就送他和那上百条冤魂作伴去!”

  自从宋代中叶开始,我国古代儒学、佛教、道教开始出现合流的趋向,在底层民众喜闻乐见的评书、戏词等艺术形式中,充斥着大量因果报应、地狱来世的内容。贺马两人平日里也没少看这些玩意,现在死到临头了,一想到平日里戏文评书里提到的那些鬼神报应之事,顿时觉得透骨生寒,整个人抖得如同筛糠一般。

  刘成见贺马两人这般模样,心知已经到了讯问的时候了,便沉声问道:“贺千户,我问你我等前来清理军屯,不敢说对你有好处,至少也不会有坏处,为何你和那些缙绅勾结起来暗害与我,难道只是为了你儿子科举之事?”

  贺千户看了一旁的马管家一眼,心知若是自己敢说一句假话,那厮就一定会跳出来将自己咬的体无完肤,只得咬了咬牙,小心答道:“大人,你有所不知呀,那马子怡之父曾经入阁,做到礼部尚书,门生故第遍布天下,我一个小小的千户又如何敢于拒绝他的要求呢?再说马子怡并非一个人,满鄜州的缙绅这回都站在他那边,还有吕知州,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呀!至于我儿子科举之事,不过是顺便罢了,便是没有这档子事,小人难道就敢和满鄜州的士绅为敌不成?”

  刘成冷哼了一声,他心里清楚只怕贺千户说的基本属实,否则一旁的马管家早就跳出来了。他转过头朝马管家问道:“马管家,为何满鄜州的缙绅都反对清理军屯?总不会他们都有侵占军屯吧?”

  “那倒不是!”马管家赶忙答道:“能够侵占军屯的也是少数,但只要是缙绅,收纳投献、收容逃犯、侵占官地、拖欠官粮之类的事情总会沾些。这些缙绅之间或为同年,或为姻亲,拐弯抹角总是能拉上关系。若是这次军屯的事情你置身事外,将来遇到你的事情其他人也不会伸手了。”

  “原来如此!”刘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突然问道:“收纳投献那些是为了钱粮,那为何要收容逃犯呢?“

  “大人您这就有所不知了!“马管家笑了起来:”要想家业兴旺可不是光光有个功名就行的,别看那些老爷们一考上举人就有成群结队的乡人前来投献,但投献是一回事,给不给你钱粮又是一回事。俗话说‘奴大欺主’,这些投献的人里固然有想少交几个钱粮的老实农夫,但也有不少是奸猾之徒,若是没有几个心狠手黑的,恐怕最后只落得个好听的名声,钱粮半分也吃不到嘴里!还有衙门里的胥吏、乡里的游手,土豪,这里不少都是不怕死的滚刀肉,老爷们的帖子最多不过是送去打板子,在宅子里养几个杀过人、行事没遮拦的汉子,文面上过不去的,杀几个人就好说了。“

  “呵呵!“刘成听到这里,冷笑了一声:”想必今天夜里也有几个这种好汉吧?“

  马管家正说的得意,刘成这句话便好似当头一棒,他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忙不迭答道:“大人果然明见,不过在您面前也不过如同土鸡瓦犬一般。”

  “少废话,你去将那些在逃罪犯都给我挑出来!”

  “是,大人!”

  刘成又问了贺千户几句,便吩咐将其押下去好生看守。一旁的杜国英看的兴奋,凑上来笑道:“这下好了,收容重犯,纵火焚烧,这可都是大罪,一张状子捅到制军大人那边去,看这些狗贼怎么收场!”

  “嗯!”刘成笑着点了点头:“这次就劳烦你跑一趟,天一亮就出发,先去延安,找神一魁,先从他手下调一百骑兵过来,省得那些缙绅狗急跳墙!”

  “好咧!”杜国英笑了起来:“还是跟着刘都司你干的爽快,俺们这些丘八以前被这些缙绅文官欺压的惨了,这次可要扳回了一城了!”

  看着杜国英远去的背影,刘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这些天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肩膀上的担子轻松了不少,其实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清理军屯的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拜初中受过的政治课教育所赐,刘成根本不相信仅凭几张轻飘飘的纸就能让那些侵吞土地的缙绅将下肚的肥肉吐出来。没有明晃晃的刀子抵到喉咙上,那些平日里横行不法的缙绅们又怎么可能让出到手的利益呢?有了今天晚上这些证据,也不怕那些缙绅再玩出什么花样来了吧。

  “刘大人!”

  正当刘成在回味胜利的美妙滋味的时候,于何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这个老人的神情有些忧虑,他递了一张纸给刘成

  ,低声道:“来袭击的人里有十七个逃犯,其中有四个已经死了,还有两个没有抓到,剩下的十一个里有四个是杀人,三个盗卖耕牛的,两个是贩卖私盐的,还有一个是忤逆不孝,一个是与嫂子通奸。“

  “还真是啥样人都有呀!“刘成冷笑了起来,他现在对明代的法律已经有了一些了解,按照当时的法律,于何刚才说的那些罪行里基本都够砍头了:”那这些人里面有几个是马家的?“

  “五个,三个杀人的,一个与嫂子通奸,还有一个是忤逆不孝的!“

  “好个马老先生,满口的道德文章,满腹的男盗女娼!“刘成冷笑了起来:”我倒要看看这位马老先生到时候会是怎么样的一副嘴脸!“

  “大人,小人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我之前还有什么不能讲的!“刘成笑了起来,随手在扫去旁边树桩上的尘土:”来,坐下说话。“

  “多谢大人。“于何坐了半边屁股下去:”大人,以小人所见,还是莫要把那些缙绅逼得太紧了为好,见好就收便是了!“

  “适可为止?“刘成冷笑了起来,指着还在燃烧的千户所城道:”今天若不是我下令不可饮酒,若不是王兴国机敏发现了埋伏在树林里的那些贼人,只怕你我现在早已是一具尸首了。你让我见好就收,他们又何尝知道什么是见好就收?“

  “大人,请听我细说!“于何耐心的继续说了下去:”你记得我先前说的那位朱纨朱子纯吗?人家是进士老爷出身,还不是落得个服毒自尽的下场?那位还只是杀了几个海盗头子,您可是要与那些缙绅老爷撕破脸,要人家的身家性命呀!恐怕就算杨总督也未必会站在你一边,就算杨总督站在您一边,陕西省的学政也不会革了那马子怡的功名,只要他的功名还在身上,您就拿他没有什么办法,拖下去最后倒霉的还是您!”

  面对于何的劝说,刘成没有马上做出回答,过了约莫半响功夫,他才问道:“那你说应该如何行事?“

  “大人,您派人将这一切禀告杨制军和借兵来鄜州都是对的,毕竟有盗贼放火围攻千户所都是事实,谁也没法指责你擅自调兵。但说是缙绅,尤其是马子怡参与其中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你说他收容逃犯,他却可以推说是被人蒙蔽,对这些毫不知情;那个贺千户和马管家现在在你手上自然是你要他说啥他们就说啥,可到了堂上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矢口否认?到了最后还不是清楚不了糊涂了?与其这般不如派个人去那位马先生府邸,把事情摊开了,看看他能出个什么价码来!“

  “你的意思是把这些人质扣在手上迫使其做出让步?“

  “不错,那位马子怡还有个弟弟在朝中为官,这对他来说是奥援也是把柄,毕竟门风不靖,收容不法,横行乡里这些把柄落在宪老爷的手上也不是闹着玩的,还不如吐出些田地来落得干净。这位马老爷可以说是鄜州的首户,只要他肯做出让步,其他人就好说了!“

  “于老你说的也是!“刘成权衡了一会利害,笑了起来:”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

  听了刘成的这句话,于何也笑了起来,刘成方才说的那段乃是《孟子尽心上》中的一句,意思是君子射箭,将弓拉满而做出跃跃欲试的样子而不发射,以等待最好的时机,正好符合他方才的建议。

  “老夫尝为他人言,然皆不省,大人一语则悟,殆天授也!“于何话音刚落,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大笑了起来,语中未竞之意,皆会于心。

  次日黎明,鄜州城东门。几个衣衫褴褛的守城老兵懒洋洋的从被窝里钻出来,与平日里一样走到城门旁准备开门,此时城门外早已等着许多早起的农民,今天正好逢十五,是个赶集的日子,但这个几个老兵依旧按照往日的节奏,有一下没一下

  的执行着开门的节奏。

  终于等这几个老兵完成了一系列步骤,门刚打开一个口子,一个黑衣汉子便钻了进来,却被一个老兵一把揪住,喝道:“好个没道理的,竟敢私闯城门,不要命了吗?”

  “俺是马府的齐九,有要紧事,快让我过去!”

  “齐九?”那老兵闻言一愣,这个齐九本是个鄜州下辖宜君县的军户子弟,由于与邻居争夺田界杀了人,不得不离家避罪,便投在马府里当了家奴。由于过去是军户子弟的缘故,与这些看城门的老兵倒也熟悉的很,有时候帮马府主人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需要夜里出入城门时也没少送老兵们好处。老兵赶忙上下打量了眼前的汉子,只见对方神情狼狈,身上衣衫多处破口,就连头发都乱七八糟的,但的确是齐九本人。

  “你怎的弄得这般模样?帮你家主人做什么事情去了?”

  “你莫要多问,我要马上去见家主人!”齐九一把将那老兵推开,便城里跑去,刚跑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那老兵低声道:“若是别人问你,千万别说今天早上在这儿见过我,自然有你的好处。若是不然——”说到这里,齐九冷哼了一声,目光露出一丝凶光。

  “这个你放心,我今天就没见过你!”那老兵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赶忙应承道。

  齐九没有说话,转身便朝城内跑去。那老兵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低声骂道:“娘的,仗了马府的势力,倒骑到你家老爷的头上来了,老天长眼,一个雷活劈了你!”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