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四十九章 缙绅中

第四十九章 缙绅中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146更新时间:2015-11-27 09:05:43
  马府。

  马子怡起来的时间很早,虽然他已经年过六旬,但还依然保持着过去少年时求学

  时良好的生活习惯,卯时四刻就六姨太的帮助下起床梳洗更衣。当他正等待着早膳的时候,一名贴身仆人快步走了进来,在马子怡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他的眉毛立刻紧皱了起来。

  “人在哪儿?”

  “禀告老爷,我让他在偏门的耳房等候!”仆人低声答道。

  “好,你现在把那厮引领到旁边的柴房去,我待会就过去,记得不要让其他人看到!”马子怡低声道。

  “是,老爷!”那仆人退出门外。马子怡在屋子里来回踱了几圈歩,低声骂道:“废物!”

  这时六姨太从外间进来了,在她的身后两个婢女用托盘拿着早饭。六姨太原籍苏州,乃是马子怡游宦时候納的,她刚进门还没有看清马子怡的阴沉脸色,笑嘻嘻的说:“老爷,今早我做了您最爱吃的鸡粥和湖州粽子,您可要多吃点!“

  “罢了!“马子怡强压下胸中的怒气,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六姨太说:”你一个人吃吧,我有点事去偏院一下!“

  “老爷,这些可花了我好些天的功夫,这陕西可不容易弄到包湖州粽子的米和粽叶呀,您还是吃点吧!”六姨太笑嘻嘻的取了一枚粽子凑了上来,一边撒娇一边将剥好的粽子凑到马子怡的嘴边。

  “我已经说过不吃了!”马子怡右臂一扫,将粽子打飞在地上,他看了看被自己的行为吓得呆住了的六姨太,冷哼了一声,便推门出去了。

  柴房里齐九正拿着两个馒头大口的吞咽着,看他的样子显然是已经饿的紧了。这时马子怡从外间走了进来,齐九见了赶忙站起身来行礼,却不小心被嘴里的食物噎住了,痛苦的抓住喉咙发出格格声。马子怡见他这般模样,眉头越发紧皱了起来,指了指齐九对身旁的仆人道:“帮帮他!”

  “是,老爷!”那仆人赶忙走到齐九身旁,用力拍击着对方的脊背,很快齐九就将他喉管里的食物吐出,痛苦的弯下腰咳嗽起来。

  “你现在把昨晚所发生的一切都说出来,快!”马子怡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是,老爷!”齐九咽了口唾沫,低声道:“昨天夜里,俺们受马管家所命,去了那千户所旁边,与贺千户和几个亲兵汇合了,到了约莫三更时分,便看到那千户所城着火了。那火势烧得很快,一转眼功夫就看到火光冲天,半边天都照亮了,咱们躲在树林子里还在想,这城里的军户恐怕没有一个能逃出去的——”

  “闭嘴!”马子怡再也忍耐不住齐九的啰嗦,厉声喝道:““谁问你这些,捡要紧的说!”

  “是,是,是!“齐九赶忙应道,他有些迷惑的看了看站在马子怡身后的那个贴身仆人,想要得到一点提示,见到手下这般模样,马子怡只得叹道:”你就说说后来发生了什么,为何就你一个人跑回来,其他人呢?“

  “是,是!后来咱们看到户所城里越烧越大,突然树林子后面也着火了,大伙只有跑到小河边避火,却被人用火器袭击,死了不少人,后来又有人拿着刀枪杀过来,我吓得又掉头跑回树林里,冲破火焰才逃出一条性命!”

  “等会,你说袭击你们的人有火器?”马子怡好不容易才从手下乱七八糟的报告里找到了一点有价值的信息。

  “是,是,绝对是火器,就听得一声响,前面十几个就好像被雷劈了一般,幸好我跑的慢点,不然我也死在河边了!”齐九的脸上又是庆幸又是恐惧。

  “那其他人呢?马管家呢,还有贺千户呢?”马子怡抱着一线希望问道。

  “不知道!”齐九摇了摇头:“当时黑漆漆的,能顾着自己就不错了,哪里顾得到他们,可能是死了,也有可能是被贼子抓了,还有可能是迷路了。”

  “罢了!”马子怡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计策竟然就这样一败涂地,显然袭击者是那个前来清查军屯的刘都司,否则他们不会有这么多精良的火器,现在能做的只能祈祷贺千户和马管家不要活着落到那刘都司手上,不然后患无穷。

  “老爷,要不要把这个人给处置了,以绝后患!”贴身仆人朝傻傻的站在那儿的齐九使了个眼色。

  马子怡稍一思忖,便摇头道:“算了,反正现在落在那个刘都司手上也不缺这一个人。“

  “是,老爷!”那仆人应了一声,低声道:“那要不要把吕知州请来,知会一声也好有个准备。”

  “还是算了!“马子怡摇了摇头:”吕伯奇是流官,若是让他当做没看见还容易,但若让他知道了还什么都不做那就难了。你去将刘举人、赵老爷他们几个都请来,一起商量之后再做主张!“

  “是,老爷!“

  看了看朝门外走去的贴身家仆,又回头看了看坐在地上继续啃馒头的齐九,马子怡不由得摇了摇头,低声骂道:“朽木不可雕也!“随即他便回到书房里,一边吃早点,一边等待着受邀请客人的到来。可不知道为什么,鲜美可口的鸡粥与湖州粽子吃到嘴里便如同木头一般,难以下咽的很,马子怡吃了几口便一甩袖子:”都撤下去吧,我已经饱了!“

  马子怡在书房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每隔几分钟便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去看看邀请的人来了没有,到了中午时分才看到那贴身家仆跑了过来,马子怡赶忙问道:“人来了吗?”

  “刘举人就在门外,赵老爷可能要到午后。”家仆气喘吁吁的答道。

  “怎的这么慢?”

  “禀告老爷,昨天是刘举人岳母的寿辰,刘举人去拜寿喝得烂醉,晌午才醒;赵老爷昨天有一个同年的侄儿路过,去了怡红楼闹到了两更天,听说夫人发了火,连脸都打破了!”那家仆的声音越说越小,到了最后已经与蚊子一般。

  “竖子不足与谋!”马子怡顿足骂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放不下酒色二字!我马子怡居然与这等人物为伍,当真是瞎了眼了!”

  马子怡正指天骂地的时候,一个黑胖子气喘吁吁的进了院子,距离马子怡还有十几米远便拱手笑道:“马老先生,我昨天替岳母做寿,便多饮了几杯,不想竟然睡过头了,海涵,海涵!“马子怡见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也不说话一甩袖子便转身进屋去了。那刘举人见状脸色微变,看到那贴身仆人向自己使了个眼色,赶忙腆着脸跟着进了屋里,向马子怡唱了个肥诺:”马老先生,俺也实在是没想到您今天一大早就来找,您也知道我平日里也就这点嗜好了。“

  “不要说了!“马子怡强压下胸中的怒气:”你可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私派家奴,夜焚卫所,这是什么罪名?一个不小心就是要抄家灭族的呀!“

  “老先生!”刘举人打了个哈哈:“您也未必太小心了,刘某说句托大的话,在这鄜州一亩三分地上,还不是我们的天下?那个狗屁都司还敢丈量屯田,不要说放火,就是让家奴们一涌而上打杀了他又如何?最多大伙破费几百两银子,买几条性命去抵了便是。”

  马子怡看到刘举人那副自信满满的模样,胸中的怒气反倒一下子没了,他冷笑了一声:“那若是事情不成反倒让人家抓到把柄了呢?”

  那刘举人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把柄?能有什么把柄?难道还能把我们都抓去过堂?那吕知州可是咱们用银子喂饱了,这官司咱们还能输了?”

  “是吗?”马子怡闻言不怒反笑,对外间喝道:“将那齐九喊来!”片刻之后他指着迷惑不解的刘举人对齐九说“你把昨天晚上所发生的那些事情说给刘老爷听听!”

  “怎么会这样?”几分钟后,神情惨淡的刘举人转过头对马子怡问道:“贺千户不是都安排好了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对了,马管家与贺千户呢?这两个人到哪儿去了?”

  “还能去哪儿了?”马子怡冷笑了一声:“千户所城离这儿也有七八里路,这厮夜里连滚带爬今天早上都已经跑回来了,现在午时已过,就算爬也爬回来了吧。要么死在乱兵之中,要么就是落到那些丘八手里了。”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这两人都死了,千万别落到那些丘八手里!“马举人闭目祈祷起来,这时外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原来是那位昨夜里在怡红楼折腾了晚上的赵老爷总算是来了,只见其身上穿了件拷绸袍子,右边腮帮子上贴了好大一块膏药,一进门就做了个团揖,陪笑道:”让二位久等了,我昨夜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发了风团,请了大夫贴了膏药,也不知啥时候才能好!“

  马子怡此时已经懒得和这些厌物争吵,只是把脑袋偏到一旁只当没看见,倒是那刘举人如蒙大赦一般跳了起来,指着赵老爷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好你个赵老三,出了这等事情昨夜里还敢去怡红楼喝花酒,还说什么发风团,分明是夫人抓花了脸,还来诓骗我等,你以为我们好骗吗?“

  那赵老爷却是个好脾气的,被刘举人指着鼻子大骂也不着恼,只是不住的讨饶:“刘老爷,不是昨晚有远客来吗,不得已呀!饶过了我这一遭,下次怡红楼这个东道便是我的了!”

  这两人吵的火热,一旁的马子怡却是再也听不下去了,站起身来喝道:“两个人都给我闭嘴,齐九,你把昨夜里都发生了什么都说给赵老爷听听!“

  待到齐九将昨天夜里纵火不成,反遭伏击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赵老爷那张平日里保养的很好的白胖脸上早已满是黄豆大小的汗珠,口中不住的说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赵老三,你就少说两句吧!“一旁的刘举人径直打断了赵老爷的话头,转过头对马子怡说:”马老先生,以学生所见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大伙儿要抱成团,昨夜里那桩事虽然动手的就只有咱们这三家的人,可到底是为了大伙儿,只要鄜州的缙绅能够抱成团,天大的事情到了最后也就是个屁!“

  听了刘举人的话,马子怡无声的点了点头,对方的话语虽然粗鲁,但却对于明末的地方政治格局描述的十分贴切。与汉唐宋等汉族建立的大一统政权不同,为了减少政权运行的成本,明帝国从开国时候就实际上放弃了介入基层,从基层获取财税资源的努力,而是走上了一条将基层政治和税收委托给缙绅集团,换取这个集团的支持,并获取财税资源的道路。换句话说,缙绅的身份在明代并不只是简单的退休官员和生员,还承担着“包税人“和基层法官的责任。不难看出在这种利益格局下,除了太祖、成祖这样拥有巨大政治威望和强大武力的开国帝王以外,其后的皇权面对这个集团实际上是颇为软弱的,因为中央政府无法绕过这个集团从基层获得必要的财政资源,那么当双方发生利益冲突的时候,为了避免破坏大局,中央政府往往不得不做出一定的让步。因此明朝中后期出现江南百姓被转运粮食压榨的苦不堪言,而士绅却动辄拖欠数十年税款,被派去监督征税的太监和锦衣卫却被当地士绅煽动的民众当街打死,最后却不了了之的情况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在这种政治格局下,如果鄜州的缙绅真的能够抱成团,那么这次冲突就算闹到天子面前,最后的结果很可能还是以和稀泥告终。

  刘举人见马子怡点了头,兴奋的一拍手掌:“那好,我立刻就发帖子,晚上便在我家里谈事,把吕知州也请来,让他也明白咱们鄜州士绅的态度!“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